白鹤情(第二十九章) 报恩

字数 2090阅读 807
图片发自简书App

阿丽娜告诉我,这个村子的消息太过闭塞,只能勉强探听到,那日最后应是郭将军带兵去救援了,而生还人数却不得而知。

但我心中有一种感觉,赵谨俞没有死,他还活着。

我坚信他一定活着。

我在阿丽娜家中住了几日,身体经过调养逐渐恢复了,只是灵力暂且空虚,为了我的安全着想,她极力要求我继续住在她家,直至灵力回复为止。

我见过了阿丽娜的丈夫,是一个很普通的男子,有着憨厚的笑容,壮实的臂弯,凭外貌讲来,他是配不上她的。

但他待她却的确也很好,她说什么,他都默默地听着,事无大小牢记心中;每日做活回来,还总不忘给她带一支山林间的美丽野花。

阿丽娜每日操持家务,望着丈夫和孩子的笑容,眼神温柔得能掐出水来。

后来我才知道,并非每只妖与人结合都能生下后代,此事九死一生,即便成功了,妖变成人,能活的时日也不过短短十几年。

但望着他们一家人如此和乐融融,又未尝不觉得,这样才是真正的幸福。

可是这种幸福,很快便被打破了。

那日我和阿丽娜正在院子中一同晾晒洗好的衣裳,忽见小兰玛哭着跑了进来。

“阿娘,那些奇怪的叔叔把阿爹抓了,阿爹的头还在流血!阿娘,你快去看看吧!”小兰玛哭哭啼啼地道,眼睛肿得如桃核儿一般。

阿丽娜手中的衣服一下子掉到了地上,她慌忙问道:“兰玛,你说什么?!在哪儿?快带阿娘去!”

我也顾不得那些滴着水的衣裳,一股脑全丢到了一边,随着她们娘儿俩赶紧跑了出去。

在村子的街道中间,阿丽娜的丈夫躺倒在地,头上不断流出红色的鲜血,双眼半睁半眯,显然已快失去意识了。他周围站着几个士兵打扮的男子,正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他。

阿丽娜跑到他身边,望着他眼泪也掉了下来:“乌郎,乌郎,你怎么样?发生了什么事?”

那几个士兵为首之人嗤笑一声,道:“你就是这家伙的女人?你家男人偷盗了我们大人家中的首饰,你说,这事怎么解决?”

他抬手指了指地面,我这才看到,阿丽娜丈夫的手边,掉落着一个蝴蝶样式的精致发簪。

阿丽娜含泪喊道:“不可能!乌郎不是这样的人!他为人耿直善良,绝不会做偷鸡摸狗的事!”

那士兵挑斜了嘴角:“他是什么样的人我不管,这是不是他偷的也不能你说了算。你们这些穷乡僻壤的村民,怎么可能买得起这种贵重的东西?不是偷的是什么?现在只有两条路,是让你男人去官府领罪,还是你跟我们走,去大人那儿求求情,你自己选吧!”

此话一出,我已明白了所有。

定是这些人为了强抢民女,给阿丽娜的丈夫下了这个套。他爱妻心切,只是想讨阿丽娜的欢心,哪会想到此中人心险恶,遭了他们的道。

周围聚集了许多村民,均敢怒不敢言,眼中恨意滚滚。

阿丽娜站了起来,整个人显得很平静,她妥协地垂下了头:“我明白了 ,我跟你们走。”

“算你识相!”

几个士兵奸计得逞,欢喜非常,领着阿丽娜就要走,我忙出言道:“慢着!”

那士兵十分不耐地回头道:“你是什么人?官府办事也敢阻拦,还要不要命了?”

我追上去,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巧笑道:“几位官爷,小女知道你们捉人只是为了交差,既然都是拿人,不如就让小女换这位姐姐去可好?”

阿丽娜听了,慌忙摇头:“阿持,不可!”

那士兵上上下下看了我几眼:“你?你行吗?大人要的只是本村的女子。”

“官爷,小女打小就是在这村子长大的,再说了,你拿小女和这位姐姐比比,小女岂非更加年轻,更加美貌?不比那已嫁做人妇的昨日黄花要好?实不相瞒,此番跟几位官爷走,小女也是想寻个出路,这破村子落后不堪,小女早就待够了,做人总得为自个儿的前途想想,官爷,您说是也不是?”

士兵杵着下巴又打量了我几眼,眼中渐渐显现出满意之色:“行,你这女娃模样不错,人也机灵,懂事!成,那你就跟我们走吧!”

阿丽娜急忙拉住我:“不行!你不能跟他们走!”

那士兵听了,一时火光,抬起手就要打阿丽娜:“我说你这妇人,怎么磨磨唧唧的,让你滚你就滚!看着碍事!”

我忙拦住了他,又赔着笑道:“官爷官爷,稍安勿躁,她只是有点想不通罢了,求官爷给小女点时间,容小女和她谈谈,话个别。”

士兵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去去,给爷抓紧点!爷几个还忙着呢!”

“是是是。”

我拉着阿丽娜走得稍远了一些,她满脸焦急地道:“阿持,你千万不能跟他们走,他们都是豺狼虎豹,我怎么能拖累你。”

“正是因为他们是豺狼虎豹,你此时已是一个普通的凡人,如何应付得了?就让我去吧,如此也可报答你对我的救命之恩。”

她还是很犹豫:“可是你的灵力还未…”

“我没事的,你放心,”我看着她的眼睛坚定地道:“阿丽娜,你听我说,你回头看看你的丈夫,他已经奄奄一息了,你再看看你的孩子,她在哭呢!他们现在是最需要你的时刻!你留下来,比我留下来要重要的多!”

她回头望了一眼,眼中多了一分不忍与怜惜。

“可是…”

她还想说些什么,那边的士兵却已是失了耐心,狂躁的喊道:“我说你们好了没有?这女人怎么都这么麻烦!”

“好了好了,官爷,我这就来。”

我回完话后,偷偷幻出一片身上的羽毛,交给阿丽娜:“什么都别说了,这是目前唯一的解决之法。阿丽娜,若是以后我出了什么事,你就想法子托人把此物交给芦苇荡的青歌,他是我的亲哥哥,一定会来救我的。”

阿丽娜握住了羽毛,望着我,眼中矜着泪,重重地点了点头。




感谢阅读,喜欢就点个赞吧( ˘•ω•˘ )

话说换个个封面,是不是好看点_(・ω・」∠)_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