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17

序章  业火

        不知名的荒野孤村,无边的烟幕下只能隐约看到焦黑的断壁残垣,一个约摸十二、三岁的少年跪坐在地上,因惊恐而暴瞪的双目痴痴的盯着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嘴里不自觉发出病态而兴奋的“嗬嗬”怪笑,一阵凌乱急促的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他…他还在这里,这个怪物还在这里,他毁了我们的村子,大伙儿一起上,杀了他!”一群拎着农具的村民愤怒的看着少年,却又因恐惧没有人敢出头,一时间陷入僵局,而就在此时,不远处的田间小路出现了一个纤细的人影,不多时,来人已经出现在村民和少年之间,是一个女人,一个持着华丽手杖,精致而优雅的女人,“外…外乡人!这里不欢迎你!”领头的村民吞了吞口水,又忙不迭的进行驱逐,女人没有理会一众村民,径直走到少年面前,

        “你,看的到?”

        “是,好多血,好多……”少年无神的双眸突然有了神采,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嘘!”女人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唇间,“让我看看”,一个水色的圆盘出现在少年头顶,仿若石子投湖般,一圈涟漪泛开后,如时光回溯般出现了之前的画面,少年如被激怒的猎犬般对着一群模糊的黑影龇牙咧嘴,因害怕而不住的嘶吼,村民纷纷伸长了脖子想看清黑影下的隐藏,却依旧只看到一团黑气,然后,二个耕作回家的村民被黑影盯上了,少年猛的朝其中一个村民身后扑去,驱逐了黑影的同时却也被村民的锄头打伤了胳膊,“他…他疯了!”被袭击的村民惊恐的看着瞳孔泛着紫红色光芒的少年,“妖怪!妖怪!救命啊!”胡乱挥击的村民打退了少年,却被去而复返的黑影所包裹,顷刻竟消失不见,“嗷!”少年发出野兽般的嘶吼,骤然扑向黑影,随即双手竟环抱住了无形的黑影,猛的一用力,竟然将黑影碾碎,风一吹,散落一地黑气就消失不见,随即显形的是之前消失的村民,不完整的……“啊!”同行的村民惊叫的跑远了,

        “妖怪,你们……你们是跟妖怪一伙的!”领头的村民迅速的给事情定了调,“哼!”女人手杖一挥,少年再听不到村名的聒噪,仿佛整个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人,“你,怎么选?”,女人声音冰冷,似询问的话语却透出判决的问责感,“杀了他们!”少年猛的抬起头,苍白的面庞透着病态的红润,“哦~”女人有些玩味的声音略微拉长,似笑非笑的掏出一把晶莹剔透的匕首,“你~~确~~定~~么?”一字一顿的节奏伴随着匕首缓慢的在少年脸上拉出四道对称的血痕,也不知是极致的惊恐还是生无可恋的绝望,少年就那么痴痴的笑着,满是血水的脸就像不是自己的一样,“是!”随着最后一道血痕的划落,少年重重的点了点头,

        “很好!”女人笑了,如绽放的黑玫瑰般在少年的心中种下了一颗种子,“拿着,以后你就是‘小丑’。”一个银白色的小丑面具扔到少年怀中,女人手杖一挥,结界散去,少年又能听见周遭村民的议论和火焰的燃烧,“散!”女人一身低吟,之前还鲜活的村民们就像烟花一样炸裂开,绽放出一圈的血玫瑰,画面竟还有些唯美雅致,一个有着宝石蓝眸子,如瓷娃娃一般的小女孩从花丛中钻出,女人右手一抬,小女孩化作一道蓝光钻入女人体内,“回收成功!”女人带着一丝满足留给少年一个纤长秀丽的背影,“我们回家!”

———————————————————————————————————————————————————————————————

第一章  暗流

        不知名的华丽宫殿,偌大的大殿上只零星的站落着几个侍女,“暗主!”偏殿守门的侍女向带着银白色小丑面具的年轻人欠了欠身,“王,在么?”,“王在闭关,不见客!”,“我不是客人!”,“王吩咐过,不见任何人!”,“我知道了。”

        “哟!我们的暗主回来啦?这得有一年没见了吧,还是那么玉树临风,风流俊逸呢!”一个肤白若脂的女人出现在小丑面前,一袭拖地黑裙,如瀑的黑色长发上戴着一个精致的发箍,发箍的正中心是一颗鲜嫩欲滴的红色苹果标识,除此之外,再无饰物,但就是这简单的白加黑却搭配出童话中公主的气质,当然,是黑暗风的童话,女人成熟中透着高贵的声线却又与她的形象有所差别,

        “没有……你也没变……”小丑不太擅长应付这个女人,

        “那是!我们的雪主依旧那么长袖善舞,八面玲珑,可不正是一点没变么!”身着黑色燕尾服,一副绅士打扮的黑衣男子推了推装饰用的单边金色眼镜,

        “小灰灰!哪有你自己说人家的!枯老前些天可是在人家的工作报告上写了‘小雪性格腼腆,不善与人交流’呢,老娘,呸,人家爱死这句话了!”

        “咳咳!灰骑你别听她瞎说,那还不是这个惹祸精生了事端的权宜之计。”人如其名,一个脸庞如枯树般的老头不住的拄着拐杖敲击地面,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4,481评论 1 305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1,908评论 1 258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5,710评论 0 214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1,372评论 0 18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9,216评论 1 262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949评论 1 178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558评论 2 275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308评论 0 168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9,183评论 7 237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675评论 0 214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416评论 2 217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757评论 1 232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314评论 1 33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7,215评论 2 213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682评论 3 214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665评论 0 9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91评论 0 170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687评论 2 233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830评论 2 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