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捧杀的孩子

图片发自简书App

初春的阳光照进小院,阳光并不热烈,可这院子里倒亮堂的很。

院里并无多少春色,墙角有一株枣树,那光拉拉了无生机的模样,像极了一旁嵌在藤椅上的老汉,他已经许久未动过身了。

他不乐意待在屋里,那间屋早被杂旧的物什填满,他更愿意看着太阳,太阳从东边到西边,一步一步走得比谁都慢都艰难。每天走出房门的那一瞬间,他似乎觉得自己刚从棺材里蹬出腿来,又赚了一天。

今天似乎要特别些,老汉打眼看了一下脚边的搪瓷碗,剩下的饭粒还聚在碗底。那只老野猫如今都弃了他,老汉合上了眼,喉咙间似有不成句的调子漏了出来,惊得刚落脚的麻雀逃也似的飞走。

从前不是这样的,从前连最调皮的孩子都喜欢他,如今什么猫儿狗儿……猴儿倒都来嫌他。他有三个孩子,一个儿子两个女儿,他越看重的孩子到头来和自己越发不亲,也一个个离自己越发远。

他的大孙子出生在猴年,刚出生时,他抱在手里那张小脸红的猴屁股似的,望风似的吮他手指,那时候他心想,这孩子指定和自己亲,一定好好待他。

后来的事不提也罢,他突然想到了自己年轻时做的许多荒唐事。当时令他最得意的一件事是发生在一个炎热的夏天,有关一个如今每每想起都令他心凉的一个孩子。

那时候村里还不兴建如今的洗澡间,所以一到夏天的傍晚,老老少少都光着膀子去村里的中心港游水,那地方不太深,水又干净,走远一点还有人经常逮到鱼。

那一天,自己玩水上岸,发现自己衣服没了,当下便慌了神,自己下面可还裸着呢,要是没衣服裹着回去一路上得被大老爷们的唾沫星子给淹死,可是自己明明就把衣服搭在柳树下啊,自己游水故意选了这么偏静的一块地方,衣服一定叫谁偷走了。

那一天,他在河里泡了很久,他能感觉到自己全身的皮肤都被泡涨了起了褶皱。

终于,在蚊子成团涌出来没一会儿后,有个孩子抱着自己的衣服向自己走近,他认识那个孩子,是老王家的独苗苗。

“诶,我捡到几件衣服,是你的嘛?给你。”丢下衣服,那孩子转身就想走。

他很确定自己一定是被这个平时斗霸惯了的孩子捉弄了,而衣服也一定是他藏起来的,他的心思由一开始沸腾的愤怒慢慢的平息了下来。

“诶,你等下。”一边说,他就一边穿裤子。

那孩子转过身,眼里有些惊惶。

他的笑意更深了,说:“我家里还有些白糖糕,我得谢谢你今天帮我找到裤子呢!”

后来,也的确如他所说,他把这个孩子迎到自己家里,任他结结实实地吃了一顿他本来用去做客的白糖糕,那白糖糕可真甜,那个小孩子不住的说。

临走前,他又对那孩子说:“今天可多亏你啊,不然我得光屁股了。”

“下次可别让别人拿走你衣服了。”那小孩子用大人似的口吻叮嘱他,然后便欢欢喜喜的回自己家去了。

后来,当村里所有人都被中心港淹死那个孩子的消息震惊时,他,在那天赶集的时候买了一大包白糖糕。

那个小孩子拙劣的谎,大概是任谁都不会信的。而他装着相信了,不过是想惯着他,惯成个精,让别个人来收拾他。

打这件事后,他摸着了几分为人处事的便易法子,从那时起,村里许多孩子都喜欢与他一处玩,而越顽皮的孩子竟都越发与他亲近。

他想想自己如今这般光景,大抵这世上也许真有报应这一说。他用心对待,教其明对错、辨是非的,恰恰是最厌恶自己的人,而他从前满心算计过的,又时时与自己打照面,有的竟还给自己送饭。

这世道啊,他又仿佛从没有弄明白过。到如今,身子骨熬成这一把烂筛糠,自己倒也不想懂了,也就得过且过。

那只皮毛灰败的老野猫不知道从哪晃了出来,似平日见惯了这般场景,直冲那搁一边角落的碗去了。嗅了一嗅,舔了一浅口,“喵——”,老野猫又耷拉着脑袋尽力的吃起来。

他在藤椅上侧了侧身,将那掉色的踏花被又搭在膝盖,他看了看太阳,已近西斜,要冷了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金庸的《笑傲江湖》是金庸武侠小说里我最喜欢的一部。小时候太崇拜嗜酒如命的大师兄了,以至于没学会独孤九剑,学会了嗜酒...
    谁啊张阅读 200评论 0 1
  • 一直想写一本情报新手和情报爱好者可以阅读,专业人士也可以阅读的文献。撰写这本书的目的不是去介绍如何从事情报活动,不...
    飘扬的海阅读 440评论 0 2
  • 是的,起风了。 更不幸的是,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所以,听说你失业了;所以,听说你失恋了;所以,听说你失去亲人了;所...
    暴躁的二维兔阅读 547评论 0 1
  • 妈妈是出生于60年代的人,他们那个时候兄弟姐妹很多,在这些亲戚中,外婆家作为长女的姨妈,让我印象深刻。 很小的时候...
    乔妹你好阅读 77评论 0 0
  • 镇江,属于苏南,北揽长江,西临南京,南与常州、无锡、苏州串联,构成苏南经济板块,经济条件相对比苏北好。我曾在这里工...
    郑红阅读 169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