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终至

文/多海天边

我一直觉得铺天盖地、飘扬而下的鹅毛雪与轻音乐《明镜菩提》很相配,再配上杜甫的《冬至》诗,就更有一番韵味。

有一种雪的意境是无法用语言说出来、也无法用文字描述出来的,即使我用语言说出来了,用文字描述出来了,那总归还是有差别的。

一座古色古香的四角亭子在客栈的院前静静地坐落着,天气暖和的时候,常常会有几个眉清目秀的姑娘在那里做女工,偶尔也会有几个模样俊俏的后生在此吟诗做对。

那些日子里的亭子是热闹的,它安安静静地看着姑娘们的手在绣布上一上一下,她们的手是如此灵巧和富有魔力,不一会儿各种美丽的图案就纷纷在姑娘的绣布上呈现。

四个姑娘绣的图案都不一样,第一个姑娘绣的是牡丹,她来自洛阳,从小在花海里长大,她期待将来有位翩翩公子能来信与她共话家乡牡丹。

第二个姑娘绣的是一只美丽的孔雀,它骄傲地站在那里,却并不向人们展示它美丽多姿的尾巴,都说孔雀是最自恋的动物,这大抵说的就是它的这种姿态,一姑娘好奇:“你怎么不让人家开屏呢?”二姑娘莞尔一笑:“总有一天会开屏的。”

第三个姑娘绣的是一女子泛舟采莲图,那女子在莲花中巧笑嫣然,熠熠生辉,仿佛天上来的仙子。

第四位姑娘绣的就是这座四角的亭子,角与角之间由相同的木头不规则地连接着,角的边沿线上都有一道道的小槽,是用来排水的,每当下雨的时候,水滴就顺着小水槽滴落下来,滴在光滑的青石板上;下雪的时候,透明的冰碴子就往小水槽里冒出了头,毫无顾忌地展示它独特的美;顶尖是人字型的,棕色的琉璃瓦更加突出了它的古色古香。

四姑娘绣的正是下雪天的亭子,亭顶是一层厚厚的积雪,天空中的雪花还在静静地飞舞,甚至还能感受到它们落地的声音,但这样的亭子里却没有一个人。

“你为什么不绣几个人在这里赏花观景或吟诗作对呢?”一姑娘指着绣图问。

四姑娘笑笑:“这就是我心中的雪景图,多一景少了中心,多一人少了俱寂,如此刚刚好。”

秋去冬来,大雪纷至,细微的风声中雪花簌簌飘落,雪景中的亭子呈现出了姑娘手中绣图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