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我就是那个心机姑娘

01

在宋音音的世界里,男人分为两种,爱她的和不爱她的。但遗憾的是,爱她的,都不在她的眼里,不爱她的,却偏偏刻进了她的心。


刻在宋音音心尖上的这个人叫唐曾,来自小镇的,自幼由寡母养育成人的凤凰男。


凤凰男很奇怪,他对所有人都有如春风般温和知礼,却偏偏在她面前,冷酷的如同数九寒天里冰凉的白萝卜。


有一次上公开课,她迟到,好不容易从教室后门溜进去,坐在最后一排的椅子上,屁股还没坐稳,她身边便有人触电般的弹跳起来,拿起书径直换了座位,满脸的鄙夷与嫌弃。


那赤裸裸的嫌弃便来自唐曾。

爱脸红的宋音音当即被惊的目瞪口呆,手足无措。


理工学院的机械系,男多女少,像宋音音这般美貌的女生能出现,简直如同神迹。


但她毫无美女的自觉性,对男人和气的一塌糊涂,面对众多的求爱表白,她婉拒的真诚,能参评感动中国。


“对不起,真对不起,谢谢你的喜欢,是我没有眼光,你一定能找到更好的。”


她边道歉边弯腰鞠躬,令对面表白遭拒的男生连沮丧的心情都不好意思升腾。


美女向来孤傲多、人缘差,但宋音音身边所有的人都喜欢她,除了唐曾。


夜里,音音辗转反侧孤枕难眠,她很忧伤,忧伤爱上了一个讨厌自己的人。


02

大学的第一天,宋音音便喜欢上了唐曾。是缘也好是孽也罢,她都欣然觉得是属于她的命中注定。


那日,绿树阴浓夏日长,瘦小的宋音音拎着行囊在系门口挥汗如雨,转头看见不远处的池塘边垂手站着一位白衣男生。他鬓角上的头发略有些卷曲,露着好看的耳垂,一张脸白净清俊,神色温和。


音音低头看了看自己,裙子不知何时打了褶,因为走了两里路,鞋脏了袜子歪了,全身汗渍渍,散发着令人暑湿难忍的热气。


这世间还有如此干净的男生?

宋音音自惭形秽,当即对他心生爱慕。


但初见美好,再见却潦倒。唐曾对她似乎有着天生的厌烦,即便她每天都挂着殷切真诚的笑容,他总有能力以寒气逼人的冷,令那笑容尴尬的凝固,如同十一月孤孤单单悬在高枝的柿子。


音音很受伤,但她没胆量亲自去质问他,只能暗搓搓的向同学们旁敲侧击的打听。


很快便有了真相。


原来唐曾少年时家境不错,父亲是当地小学的校长。但他父亲多年前被人诬陷挪用公款,当地法院受了贿赂,未经细查便对他判了刑。


半生清白的校长自此起了心魔,竟在狱中得了重病撒手人寰,只留下他们孤儿寡母,背负着恶名度日。


唐曾恨着诬陷者,更痛恨那个受贿的法院院长。


宋音音听闻真相之后,倍感心酸,心酸过后是绝望。


她亦有个做法院院长的父亲,这不是秘密,虽然此院长非彼院长,但估计唐曾此生,都不愿与她有任何纠缠吧。


更令她心碎的是,后来听说,一向不近女色的唐曾似乎喜欢上了学校便利店的收银员。


03

乖乖女宋音音迷上了便利店,有事没事便寻个借口从便利店抱回成堆的方便面与酸奶。


她是为了去偷窥叶子。叶子是便利店的收银员。


最初她是带着几分嫉妒与好奇,但一个月后她与叶子成了朋友。不得不承认,连高中都没读过的叶子,身上有股不同寻常的令人忍不住怜惜与亲近的气质。


叶子喜欢读诗,亦喜欢写诗,清晨与午后,超市很清净,她便凝眉站在柜台后,用纤细的手玩弄着额前的一缕长发,静静的发呆。她发怔的模样,天真而忧伤,像秋日里迷失在秘密花园里的孩童,带着惘然。


有几次,音音还隐约听见她在低声呢喃,“金色的柴胡/被风的手掌揉搓/你一笑/白云纷纷为你起立。”


那声调婉转低沉,透着某种腔调,令她想哭。那一刻,她几乎忘记了叶子是自己潜在的情敌,她接近她的小心思,是为了靠近唐曾。


为了投其所好,音音买了海子的全套诗集,拿来送给叶子。


“海子的诗,你最喜欢哪首?”秋日里静静的午后,便利店洒满碎金的光阴,叶子偏过头来,轻声问着她。


“我喜欢《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感觉好美。”音音殷切的回答,然后又问,“你呢?”


“《夜色》。我有三次受难:流浪、爱情、生存。”


阳光正好,可音音忽然伤感了,不知为何,叶子的声音,总令人有欲流泪的冲动。


她想,如此轻声细语读诗的女孩,唐曾被迷惑,亦是情有可原的。


04

认识叶子一个月后,宋音音有了靠近唐曾的机会。


那天,叶子参加同城的读诗会,同时邀请了唐曾与音音前去。但令音音沮丧的是,听着他们对诗歌感情丰沛的吟诵与精美浪漫的解读,她忽然心生自卑,觉得自己是个文盲。


她欲安慰自己说,学机械的人不懂诗歌,但是为什么,偏偏唐曾会懂?


读诗会上,唐曾读的是他自己写的诗,“生命如七月流火/你的名字写在墓碑/你的笑容刻在心上。”


多年以后,每当宋音音回忆那一日唐曾的神情,都会恍然心动。他那般的孤独,那般的深情,他是那样干净清俊的男人啊,却承受了生命的不幸,这想想便令她无比心痛。


她倏忽便想起叶子的话,“诗歌属于不幸的人,它安慰着每一个无家可归的灵魂。”


她的心更痛了。也许,唯有他们的灵魂是惺惺相惜的,而她,向来平安喜乐,从未有过坎坷,来这里,更像是滥竽充数的。


可她胸中有一团熊熊烈火,这火焰凶猛,怂恿着她奋不顾身,去靠近那个孤独的灵魂,去温暖那颗遭遇过不幸的心。


幸好,唐曾没有看出她那日的窘迫,虽然他没与她多说一句话,但至少他眼中的嫌弃如大风过境后的天空,飘了,淡了,散了。


从那以后,每周的读诗会,都是三个人参加。宋音音敏感的发现,叶子的话语不多,她对唐曾也毫不暧昧,她如同一个老朋友,微笑,温暖,却又如同看不透的云,神秘,孤独。


或许,是襄王有梦,神女无心。这小小的发现,令她振奋。


然而没过多久,她又忍不住沮丧,因为有一天,唐曾面无表情的对她说,“你不喜欢诗歌,何苦勉强自己?”


05

《倚天屠龙记》,赵敏曾底气十足的对张无忌说,“我偏要勉强。”


可内心软怂的宋音音不是赵敏,如此坚定强势的话语,她说不出口。


还是叶子替她解了围。那天,读诗会结束,叶子去帮人收拾桌子,转身回来时恰巧听见了唐曾的话。


她轻轻的含笑走过来,拢住音音的肩头,温柔如春风,“你知道她不喜欢诗歌,难道不知道她喜欢什么?”


一句话说完,唐曾和宋音音都脸红了。


一个人的眼睛,藏不住眼泪,也藏不住爱火。宋音音那双美丽的丹凤眼灼灼有光,被光芒闪过的男人,自然心中有数。


他年少轻狂,难免倔强,但他不傻,女孩每次在教室相遇对他的嫣然一笑,每次读诗会为他流露的心疼,他看的出,亦读的懂。


叶子的一语道破,竟然令宋音音与唐曾的关系缓和了不少。


在后来的日子,三个人一起读诗,一起聊天,竟起了惺惺相惜之感。在等待叶子下班的时间里,音音和唐曾有一会儿单独相处的时间,唐曾渐渐的,也会与她多聊几句,冰山上的老树,也染了春天的草木香。


如此美好心动的日子,宋音音很满足,她想,若时光能日日如此,也不算辜负青春。但,两个月后,忽然有一天,叶子不告而别了。


电话停机,QQ里留言不回,她只留下一封信,信中是她最爱的诗句。


“我有三次受难:流浪、爱情、生存。”


宋音音拿着信,双手颤抖内心惊恸,她哭了。哭着哭着,忽然唐曾的手拢上她的肩头,就像那日叶子的温柔缱绻。


“她有自己的心事,是留不住的。”

他的心情亦不佳,但他在安慰她。


06

宋音音从来没有问过叶子,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这个女孩,没读过高中,却爱读诗写诗,年龄不大,却已走过大半个中国。


重要的是,她聪明又善良,懂得周全亦懂得珍惜。她早已看穿她的心事,她在午后靠近自己的小心机,但却小心翼翼的捧着维护着,不曾有半分怨言。


还有好多心事要讲,还有好多事情未做,可宋音音却再没这个机会。


唐曾告诉她,在叶子心里藏着一个人,那是她的青梅竹马。但那个人在少年时骤然失踪,她今生的心愿,便是找到他,将全世界最美的诗读给他听。


在音音惊愕的表情里,他领着她穿行过城市的各个角落,商场、小区、学校,那些平日被她忽略的宣传墙,赫然贴着密密麻麻的寻人启事。在风里,白色的纸页上下翻飞,就如同一场大梦过后,惘然凌乱的世事人心。


纸页里的男生,面容清秀眼神憨厚,仍是十几岁的少年模样。那是叶子凭借记忆画出来的,他来自她的记忆,来自她心底的秘密。


是怎样刻骨铭心的爱,能令一个女孩从十七岁到二十二岁,穿越大半个中国,走过千山万水,始终热切的寻找追逐?


原来爱情竟是这样的苦,却也是这样的美。


叶子走后,唐曾与宋音音仍然每周参加读诗会,在公交车上,若是人多拥挤,他亦会牵起她的手护住她。每当这时,音音的心里都风起云涌,幸福的不知所措。


人会因了解而相爱,亦会因了解而分开。现在,他们属于前者。


她不勇敢,但爱情令她鬼迷心窍。所以,在某天回学校的路上,满城林荫,天色愈来愈晚,走着走着便走到了黑天,她满脸羞红,主动抱住了他。而他,瞬间呆怔后,亦回吻了她。


他们恋爱了。


两个人都开始怀念叶子,原以为喜欢的人在身旁,是件很容易的事情,但其实世人不懂,这是幸运。


这样的幸运,他们有,而孤独的叶子没有。


07

后来,他们始终守在一起。


唐曾的家乡在南方,大学毕业后,宋音音忐忑不安的随他去看望母亲。


他的母亲,中年丧夫,始终没有再嫁,多年的寡居令她孤傲清冷,面对宋音音,自始至终都没有一丝笑容。


她的心结比唐曾更加紧扣,对音音的家庭,提不起半分好感。


客厅里,音音捧着一杯水坐在沙发上,心惊胆战的望着卧室的窗户。那里时不时传来母子的争吵声,声音愈来愈烈,突然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响起,她手中的热水晃了几晃,水花溅在她的手上,灼热而锐痛。


门“吱呦”一声开启,唐曾走出来,嘴角微笑,左脸泛红。音音的眼圈随即亦红了。


他们决定去大城市生活,并且已经开始计划着未来。火车上,音音趴在唐曾的肩头,忍不住哭泣。


也是这样一个夏日,她看见他卷曲的鬓角,干净的模样,便起了爱慕之心。四年过去了,他依旧清俊干净,眉目如画,似是玉人。


他为她挨了一耳光,她愿意用美好的一生去抚平、去安慰。


叶子始终没有消息,多年过去了,QQ早已鲜有人问津,但宋音音依旧每天打开叶子的头像,反复刷看她的空间。


她的头像是一株柴胡在风中飘荡,她的空间许久未更新。


但音音知道她会一直在。她因爱情而流浪,因爱情而生存,这个世界里,她仍有不舍。


在这样的思念里,宋音音和唐曾迎来了一场唯美而简单的婚礼。婚礼上,两个人相拥而泣。人生有甜蜜亦有惆怅,终是百般滋味。


音音将婚讯发在QQ说说里,这里的好友早就零落天涯,她是为一个故人而发。


果然,几日后,心有灵犀般,她收到了故人的回复。


“愿你们做幸福的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盛夏的夜,初为人妻的宋音音坦言多年前自己结识叶子,仅仅是为了唐曾。可后来,她真的忘却了自己的初衷自己的小心机。


她抱住唐曾,“当初,你为什么会喜欢叶子,是因为同样不幸同样孤独吗?”她轻声问。


唐曾紧紧抱着她,低头嗅到她发间栀子花的香,“是的,因惺惺相惜而喜欢,却因贪恋温暖而相爱。音音,你是我生命中的火种,在我的眼里,也在我的心上。”


音音忍不住又流泪了。他的声音多深情啊,许多年过去了,她仍是个爱流泪的傻瓜。


可是她知道自己是多么多么幸运啊,因为,她见过这世界上最好的姑娘,亦听过世界上最美的情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