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

  第一夜 1.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总有几分钟,其中的每一秒,你都愿意拿一年去换取。

总有几颗泪,其中的每一次抽泣,你都愿意拿满手的承诺去代替。

总有几段场景,其中的每幅画面,你都愿意拿全部的力量去铭记。

总有几句话,其中的每个字眼,你都愿意拿所有的夜晚去复习。

亲爱的,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一个人的记忆就是座城市,时间腐蚀着一切建筑,把高楼和道路全部沙化。如果你不往前走,就会被沙子掩埋。所以我们泪流满面,步步回头,可是只能往前走。

2004年的时候心灰意冷不想劳动,每天捧着电脑打牌,一打就是十几个钟头。但我的技术很差,毫无章法可言,唯一的优势是打字快,于是创造了自己的战术,叫作废话流。

一发牌,我就开始在聊天框里跟玩家说话:“赤焰天使,你娘舅最近身体好吗?”“天使为嘛是赤焰的呢,会炖熟的,你过日子要小心。”“咦,苍凉之心,好久不见你怎么改名字了?”“毛茸茸你好,帮帮我可以吗,我膝盖肿肿的呢……”

结果很多玩家忍无可忍,啪啪啪乱出牌,骂一句“我去你大爷的”就退出了。这样我靠打字赢了打牌,赚到胜率75%。后来慢慢不管用,我又想了新招。

我在对话框里讲故事。

系统发牌,我打字:“从前有个神父,他住的村子里最美的姑娘叫小芳。突然小芳怀孕了,死也不肯说是谁的孩子。村民就暴打她,要将她浸猪笼。小芳哭着说,是神父的呢。村民一起冲进教堂,神父没有否认,任凭他们打断了自己的双腿。过了二十年,奇迹发生了。”

然后我就开始打牌。对话框里一片混乱,其他三个人在号叫:“我弄死你啊,发生了什么奇迹?去你妹的,老子不打了,你讲话能不能完整点儿?”

就这样,我的胜率再次冲到80%。

废话流名声大震,还有很多人来拜师。我一看胜率都在50%以下,头衔全部还是“赤脚”,冷笑拒绝。

正当我骄傲的时候,跟我合租的茅十八异军突起,自学成才。

这狗东西太无耻,他发明的属于废话流分支:诅咒术。比如好端端地大家在打牌,茅十八打一行字:“大慈大悲普度众生观世音菩萨,圣洁的露水照耀世人,明亮的目光召唤平安,如果你想自己的父母健康,就请复述一遍,必须做到,否则出门被车撞死。”

我去你的三姑夫!

当时强迫转发还不流行,被他这么一搞整个棋牌间里一片手忙脚乱,人人无心计算。一局没打完,他已经依次请过太上老君、上帝、耶和华、圣母马利亚、招财童子、唐明皇、金毛狮王谢逊、海的女儿……我输了。

茅十八这人生活中安静沉默,连打电话都基本只有三个字:“喂。嗯。拜。”他成为废话流宗师,让我瞠目结舌。

2

我跟茅十八的友谊一直维持着,2009年甚至一块儿自驾去稻城亚丁。当时他带着自己的女朋友荔枝,开到冲古寺,景色如同画卷,层峦叠嶂的色彩扑面而来。

我知道茅十八的打算,他紧张得发抖。

他跪在荔枝面前,说:“荔枝,你可以嫁给我吗?”

才一句话,后半句就哽咽了,那个“吗”字差点儿没发出来,将疑问句变成祈使句。

荔枝说:“怎么求婚也就一句话,你真够惜字如金的。”

茅十八一边抽泣,一边说:“荔枝,你可以嫁给我吗?”

荔枝说:“好的。”

茅十八给荔枝戴戒指,手抖得几乎戴不上。我和其他两个朋友冒充千军万马,声嘶力竭地号叫,打滚。

2010年荔枝生日,茅十八送的礼物是个导航仪。大家很震惊,这礼物过于奇特,难道有什么寓意?

茅十八羞涩地说,他鼓捣了一个多月,把导航仪的语音文件全部换掉了。我兴奋万分,逼着荔枝开车,一起检验茅十八的研究成果。

这一尝试,我彻底回想起茅十八称霸废话流的光荣战绩。

在开车兜风的过程中,导航仪废话连篇:“完蛋,前面有摄像头。这盘搞不定了,我找不到你想去的地方。大哥你睡醒没有,这地址错的啵?”

大家乐不可支。最牛X的是在等红灯时,导航仪里茅十八严肃地说:“手刹还拉好了?万一倒溜怎么办?你不要按喇叭,按喇叭搞什么啊,前头是个活闹鬼的话马上来干你,你又干不过他,老老实实等不行吗,哦,你没按喇叭,算老子没讲……”

大家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荔枝笑得花枝乱颤,说:“你平时不吭声,怎么录音啰唆成这样?”

茅十八说:“上次去稻城,你不是嫌导航仪太古板,不够人性化吗,我就改装了一下,以后开车你就不会觉得无聊了。”

荔枝拿起导航仪,随便一按,导航仪尖叫:“你不会是想关掉我吧,老子又没犯法,你关,你关,回头老子不做导航仪了,换根二极管做收音机,你咬我啊……”

所有人叹服。

3

2011年,茅十八和荔枝分手。

荔枝把茅十八送她的所有东西装个盒子,送到我的酒吧。

我说:“茅十八还没来,在路上,你等他吗?”

荔枝摇摇头,说:“不等啦,你替我还给他。”

我说:“他有话想和你说的。”

荔枝说:“无所谓了,他一直说得很少。”

我说:“荔枝,真的就这样?”

荔枝走到门口,没回头,说:“我们不合适。”

我说:“保重。”

荔枝说:“保重。”

那天茅十八没出现,我打电话他也不接。去他在电子城的柜台找,旁边的老板告诉我,他好几天没来做生意了。

最后在一家小酒馆偶尔碰到,他喝得很多,面红耳赤,眼睛都睁不开,问我:“张嘉佳,你去过沙城吗?”

我想了想:“是敦煌吗?”

他摇头说:“不是的,是座城市,里面只有沙子。”

我说:“你喝多了。”

他趴在桌上睡着了。

4

就这样,荔枝的纸箱子放在我的酒吧里,茅十八从来没有勇气过来拿。

有天店长坐我车回家,拿个导航仪出来玩,我看着眼熟,店长撇撇嘴说:“乱翻翻到的。”

她一开机,导航仪发出茅十八的声音:“老子没得电了你还玩。”

吓得店长鸡飞狗跳,说见鬼了,抱头狂号。

我打电话给茅十八:“东西还要不要?”

茅十八沉默了一会儿,说:“不要了,明天回老家泰州。”

我说:“回去干吗?”

茅十八说:“家里在新城商业街替我租个铺子,我回去卖手机。”

我忽然心里有些难过,也没有话,刚想挂手机,茅十八说:“卖手机挺好的,万一碰到个年轻貌美的姑娘,成就一段姻缘,棒棒的。”

我说:“你加油。”

茅十八说:“保重。”

我说:“保重。”

5

2012年8月,我心情很差,开车往西,在成都喝了顿大酒,次日突发奇想,还是去稻城看看。

虽然只有一个人,但沿途听着导航仪茅十八的胡说八道,一会儿“跑那么快作死,掉沟里面我又不能帮你推”,一会儿“一百米后左拐了,妈逼你慢点儿”,倒也不算寂寞。

我觉得茅十八真是天才,我忘记插电源,亮红灯后导航仪疯狂地喊:“老子没得电了老子没得电了,你给老子点儿电啊!”

我差点儿笑出来,赶紧插电源。

翻过折多山、跑马山、海子山、二郎山,想看牛奶海和五色海的话,要自己爬上去。我觉得很累,于是停在冲古寺。绿的草、蓝的水、红的叶、白的山,我看着这一场秋天的童话发呆。

导航仪突然“嘟”的一声响了。

是茅十八的声音:

“荔枝,你又到稻城了吗?这里定位是冲古寺,我向你求婚的地方。抵达这个目的地,我就会对你说:因为是最蓝的天,所以你是天使。你降临到我的世界,用喜怒哀乐代替四季,微笑就是白昼,哭泣就是黑夜。”

“我喜欢独自一个人,直到你走进我的心里。那么,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我不喜欢独自一个人。”

“我想分担你的所有,我想拥抱你的所有,我想一辈子陪着你,我爱你,我无法抗拒,我就是爱你。”

“荔枝,我在想,当你听到这段话的时候,是我们结婚一周年呢,还是带着小宝宝自驾游呢?”

“我站在那一天的天空下,和今天的自己,一起对你说,荔枝,我爱你。”

听着导航仪里茅十八的声音,我的眼泪涌出眼眶。

那一天在云影闪烁的山坡上,草地无限柔软,茅十八跪在女孩前,说:“荔枝我爱你。”

今天在云影闪烁的山坡上,草地无限柔软,茅十八的影子跪在女孩的影子前,说:“荔枝我爱你。”

这里无论多美丽,对于茅十八和荔枝来说,都已经成为沙城。

一个人的记忆就是座城市,时间腐蚀着一切建筑,把高楼和道路全部沙化。如果你不往前走,就会被沙子掩埋。

沙城就是一个人的记忆。

偶尔梦里回到沙城,那些路灯和脚印无比清晰,而你无法碰触,一旦双手陷入,整座城市就轰隆隆地崩塌。把你的喜笑颜开,把你的碧海蓝天,把关于我们之间所有的影子埋葬。

如果你不往前走,就会被沙子掩埋。所以我们泪流满面,步步回头,可是只能往前走。

哪怕往前走,是和你擦肩而过。

我从你们的世界路过,可你们也只是从对方的世界路过。

哪怕寂寞无声,我们也依旧都是废话流,说完一切,和沉默做老朋友。

第一夜 2.猪头的爱情

我大醉,想起自己端着泡面,站在陽台上,看校园的漫天大雪里,猪头打着伞,身边依偎着小巧的崔敏,他们互相依靠,一步步穿越青春。

大学室友有四个,其中睡我上铺的叫猪头。

夏天的时候,天气太热,压根儿睡不着。

宿舍的洗手池是又宽又长一大条,猪头热得受不了,于是跑过去,整个人穿条裤衩横躺在洗手池里。那叫一个凉快,他心满意足地睡着了。

结果同学过来洗衣服,不好意思叫醒他,就偷偷摸摸地洗,冲洗衣服的水一倒,沿着水池差点儿把猪头淹没。

猪头醒过来之后,呆呆照着镜子,说:“靠,为什么我这么干净?”

猪头想买好点儿的电风扇,但身上钱不够。于是他写了篇小说,投稿给《故事大王》,打算弄点儿稿费。

他激动地将稿子给我看,我读了一遍,肝胆俱裂。故事内容是男生宿舍太肮脏,导致老鼠变异,咬死了一宿舍人。

他问我怎么样,我沉默一会儿,点点头说:“尚可,姑且一试。”

后来稿子被退回来了。

猪头锲而不舍地修改,改成男生宿舍太肮脏,导致老鼠变异,咬死了来检查卫生的辅导员。

稿子又被退回来了。猪头这次暴怒,彻夜不眠,改了一宿,篇幅增加一倍。

这次内容是,男生宿舍太肮脏,导致老鼠变异,咬了其中一个学生。学生毕业后成了《故事大王》的编辑,虽然明明是个处男,却得梅毒死了。

稿子这次没被退,编辑回了封信给他,很诚恳的语气,说:“同学,老子弄死你。”

猪头放弃了赚钱的梦想,开始打游戏。他花三十块钱,从旧货市场买了台二手小霸王,打《三国志2》。

他起早贪黑地打,一直打到游戏卡出问题,居然活活被他打出来六个关羽、八个曹操。

那年放假前一个月,大家全身拼凑起来不超过十元。于是饿了三天,睡醒了赶紧到洗手间猛灌自来水,然后躺回床位保持体力,争取尽快睡着。

第四天大家饿得哭了。

班长在女生宿舍动员了一下,装了一麻袋零食,送到我们这儿,希望我们好好活着。当时我们看着麻袋,双手颤抖,拿起一根麻花送进嘴里,泪水横流。

靠麻袋坚持三天,再次陷入饥饿。我记忆犹新,后半夜猪头猛地跳下床,其他三人震惊地盯着他,问:“你去哪儿?”猪头说:“我不管我要吃饭。”我说:“你有钱吃饭?”猪头擦擦眼泪,步伐坚定地走向门口,扭动身体大喊:“我没有钱,但我不管我要吃饭。”我们三人登时骂娘,各种恶毒的话语,骂得他还没走到门口,就转身回床,哭着说:“吃饭也要被骂,我不吃了。”

清早猪头不见了。我饿得头昏眼花,突然有人端着一碗热汤递给我。我一看,是猪头,他咧着嘴笑了,说:“我们真傻,食堂的汤是免费的呀。”

全宿舍泪洒当场。

猪头喃喃地说:“如果有炭烤生蚝吃该多好呀,多加蒜蓉,烤到吱吱冒水。”

再后来,猪头恋爱了。

他喜欢外系一个师姐。

猪头守在开水房,等师姐去打开水。

但他不敢表白。师姐将开水瓶放在墙边,一走远,猪头就把她的开水瓶偷回宿舍。一个月下来,猪头一共偷了她十九个水瓶。

作为室友,我们非常不理解,但隐约有点儿兴奋,我们可以去卖水瓶了。

一天深夜,猪头说:“其实我在婉转地示爱。”

我大惊,问:“何出此言?”

猪头说:“我打算在毕业前,偷满她五百二十个水瓶,她就知道这是520(我爱你)的意思了。”

大家齐齐沉默,心中暗想:我去你大爷的。

那时候的男生宿舍,熄灯以后,总有人站在门外,光膀子穿条内裤煲电话粥。他们扭动身体,发出呵呵呵呵的笑声,窃窃私语。

每张桌子的抽屉里,打废的IP电话卡日积月累,终于超过了烟盒的高度。

猪头很愤怒。他没有人可以打电话。他决定打电话给师姐,师姐叫崔敏。

那头崔敏的室友接的电话,说她已经换宿舍了。

猪头失魂落魄了一晚上。

第二天,食堂前面的海报栏人头攒动,围满学生。我路过,发现猪头在人群里面。出于好奇,我也挤了进去。

海报栏贴了张警告:某系某级崔敏,盗窃宿舍同学人民币共计两千元整,给予通告批评,同时已交由公安局处理。

大家议论纷纷。说真是人不可貌相。

我去拉猪头,发现他攥着拳头,眼睛里全是泪水。

虽然我不明白他哭什么,但总觉得心里也有些难受。猪头扭转头,盯着我说:“崔敏一定是被冤枉的,你相不相信?”

当天夜里,猪头破天荒地去操场跑步。我站在一边,看着他不惜体力地跑。一圈两圈三圈,他累瘫在草地上。

他躺了半天,挣扎着爬起来,猛然冲向女生宿舍,我怎么追也追不上他。

后来,猪头白天旷课,举着家教的纸牌,去路边找活儿干。

再后来,在人们奇怪的眼光中,猪头和师姐崔敏一起上晚自习。

到冬天,漫天大雪,猪头打着伞,身边依偎着小巧的崔敏。

几年前曾经回到母校,走进那栋宿舍楼。站在走廊里,总觉得推开308,门内会团团坐着四个人,他们中间有个脸盆,泡着大家集资购买的几袋方便面,每个人嘴里念念有词。

我们在网吧通宵,忽而睡觉忽而狂笑。我们在食堂喝二锅头,两眼通红,说兄弟你要保重。我们步伐轻快,在图书馆,在草地,在水边喝啤酒,借对方的IP卡打长途,在对方突然哭泣时沉默着,想一个有趣的话题转移他的注意力。

然后我想起猪头狂奔在操场的身影,他跑得精疲力竭,深夜星光洒满年轻的面孔,似乎这样就可以追到自己心爱的姑娘。

我们朗读刚写好的情书,字斟句酌,比之后工作的每次会议都认真,似乎这样就可以站在春天的花丛永不坠落。我们没有秘密,我们没有顾虑,我们像才华横溢的诗歌,无须冥思,就自由生长,句句押韵,在记忆中铭刻剪影,陽光闪烁,边缘耀眼。

猪头结婚前来南京,我们再次相聚。再也不用考虑一顿饭要花多少钱,聊着往事,却没有人去聊如今的状况。因为我们还生活在那首诗歌中,它被十年时间埋在泥土内,只有我们自己能看见。

我们聊到宿舍里那段饥饿的岁月,笑成一团。

猪头拍着桌子喊服务员,再来一打炭烤生蚝,多加蒜蓉,烤到吱吱冒水就赶紧上。

他高兴地举起杯子,说:“我要结婚了,大家干一杯。”

猪头的太太就是崔敏。

很快他喝多了,趴在酒桌上,小声地说:“张嘉佳,崔敏没有偷那笔钱。”

我点头,我相信。

他说:“那时候,所有人不相信她,只有我相信她。所以,她也相信我。”

我突然眼角湿润,用力点头。

他说:“那时候,我做家教赚了点儿,想去还给钱被偷的女生,让她宣布,钱不是崔敏偷的。结果等我赚到费用,那个女生居然转学了。”

他说:“那天崔敏哭成了泪人。从此她永远都是个偷人家钱的女生。”

我有点儿恍惚。

他举起杯子,笑了,说:“一旦下雨,路上就有肮脏和泥泞,每个人都得踩过去。可是,我有一条命,我愿意努力工作,拼命赚钱,要让这个世界的一切苦难和艰涩,从此再也没有办法伤害到她。”

他用力说:“那时候我就是这么想的,以后我也会一直这么做的。”

我大醉,想起自己端着泡面,站在陽台上,看校园的漫天大雪里,猪头打着伞,身边依偎着小巧的崔敏,他们互相依靠,一步步穿越青春。

十年醉了太多次,身边换了很多人,桌上换过很多菜,杯里洒过很多酒。

那是最骄傲的我们,那是最浪漫的我们,那是最无所顾忌的我们。

那是我们光芒万丈的青春。

如果可以,无论要去哪里,剩下的炭烤生蚝请让我打包。

第一夜 3.初恋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

我会承诺很多,实现很少,我们会面对面越走越远,肩并肩悄然失散。你会掉眼泪,每一颗都烫伤我的肌肤。你应该留在家里,把试卷做完,而不是和我一起交了空白纸张。对不起,爱过你。

1

加班后12点,就去一家很熟悉的酒吧喝酒。酒吧里的女人都被别人摸来摸去,我没有兴趣摸田园犬,田园犬也没有兴趣摸我,就呼啦啦喝了好多。

田园犬说:“你知道八卦游龙掌讲究的是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吗?”

我说:“制你妹,不如制服诱惑。”

田园犬当场翻脸:“我严肃的时候你也严肃一点儿好不好?”

我心想,八卦游龙掌很严肃吗?靠。

田园犬说:“所以说,在爱情里,一定要先去追求别人。”

我说:“追你妹,太没面子了。”

田园犬说:“一定要先追,因为你先追,顶多一开始丢点儿面子。如果追到了,就说明你研究了她的爱好,迎合她的喜怒,你已经慢慢渗透她的生活,等你厌倦她的时候,她却已经离不开你。因此,在结局里,一般提出分手的,都是先追求的那一个。”

我大惊失色:“太卑鄙了,太强大了,这算什么?”

田园犬喝了一杯:“如果打仗需要《孙子兵法》,那么谈恋爱,需要的就是‘犬子兵法’。”

透过金黄色的啤酒,我突然发现,每个女人都有了姿色。也许这就是所谓的酒色。

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慢慢的,当她不放心自己,才把生命托付给你的时候,你已经先发制人,先发离开。

2

六年级的时候,和班长同桌。当时总是班长拿第一名,我拿第二名,于是她是大队长,我是中队长。

大队长和中队长的最大区别,就在于一般举行仪式的时候,她大声喊:“赖宁,你是我们的骄傲!”而我站她旁边,严肃地行少先队礼,她不喊完,我不能把手放下来。

因为少先队礼,老子恨死了赖宁。

有一天,来了个胖胖的班主任。她在上面自我介绍,我们在下面议论纷纷。

班长:“长得真胖。”

我:“这么胖,炖汤一定很好喝。”

班长:“才吃早饭你又饿了?”

我:“这么胖,我一定要得到她。”

胖胖的班主任宣布了一条最新规则,每天都要睡午觉,谁睡午觉不老实,班长就把他的名字记在本子上。

从那天开始,我每天都被班长写在本子上。唉,老子真想改名叫作懋罱綮,记我名字的时候,也让她多写几笔。

她越是记老子名字,老子越是不睡,要是早点儿让老子学会生理卫生知识,就一刀砍断她脸部肌肉,再一刀割断她文胸带子。

我之所以知道她六年级就戴文胸,是一次她又记我名字,我就抓她辫子,被她逃脱,再抓,抓到一根松紧带,大叫:“哇,这是什么?没事把自己五花大绑干什么?”

结果她号啕大哭。

结果我要喊家长。

妈妈告诉我,这叫作文胸,男孩子不能随便抓。

我心想:不是说应该抓好文化,文胸也算是文字辈的,为什么不能抓?

等我长大后,再一次抓到文胸,悲哀地想,小时候没有抓好文化啊,现在抓文胸都只能抓到A罩杯,抓不到D罩杯的。

3

迎接期末考试,终于不用午睡。班长带了一本课外读物,《小王子》的绘图本。她借给全班人看,我就硬憋着,不问她借。

全班人看完了,她在后面出着黑板报,我偷偷过去:“借给我看看好不好?”

班长:“不借。”

我:“你借我看,我送你文胸。”

班长咬住嘴唇,不理我了。

我恼羞成怒,暗想,这又哪儿触犯你了!

在期末考试前,胖胖班主任给大家算总账,所有被记名字的都要在水泥地上打手背。

一个一个被点名,我都做好从早上打到晚上的准备,结果始终没有叫到我。

我心想,这个胖子,难道真的被我得到了?

期末考试后,就毕业了。

毕业当天,班长送我一个包裹,里面有两样东西。

一是那本《小王子》绘图本。

一是那个记名册。

我打开记名册,发现密密麻麻的记录里,每一天,都有一个名字被圆珠笔涂成一个蓝块。

送我这个东西干什么?我莫名其妙。

直到初中,我的智商终于提升到一百之后,有天我才突然明白,那每一天的记录里,蓝块下一定是我的名字!

在她交本子之前,把我的名字都涂成了蓝块。

我冲回家,翻箱倒柜,找到了那个记名册,在最后一页找到了电话号码。

可是我打那个电话号码时,班长已经搬家了。谁也不知道班长搬到了哪里。

于是在我的记忆里,班长永远成为了一个美人。

更重要的是,这把我初恋的年龄,从六年级一下子提升到了大一。

叹气,这跨度也太大了吧。

4

大一的时候,女孩子姜微从外地来找我。她先给我一条绿箭口香糖。

我:“这是什么?”

姜微:“口香糖。”

我:“顶饱吗?”

姜微:“你没有东西吃的时候,打电话给我好不好?”

我:“没有钱吃东西,老子还有钱打电话?”

姜微:“那这张电话卡你拿着。”

我:“都没有东西吃了,我还要卡干什么?”

姜微:“那这张银行卡你拿着。”

我突然泪水掉了下来,去你大爷的电话卡,去你大爷的银行卡,老子饿。

后来我和姜微打了半年电话。

我发现一个重要的讯息,女孩想我的时候,都是在打电话的时候哭。妈妈想我的时候,都是挂了电话后哭。

再后来,我发现很要好的朋友喜欢姜微。

于是我问姜微借了一千五百块。

我把这十五张一百块压在枕头底下。

没有钱去吃饭的时候,不碰它。

没有钱去网吧的时候,不碰它。

就连姜微打电话说,没有钱交学费的时候,我都没有还给她。

嗯,结果朋友帮她交了。

五年之后,他们结婚了。

我送了一千五百块的红包。

这个红包里的十五张一百块,都被枕头压得平整,没有一丝褶皱。

我终于还掉了这十五张一百块,留下了一张绿色的口香糖的包装纸。

这张绿色的口香糖包装纸,也被枕头压得平整,没有一丝褶皱。

5

上高三的时候,我没寄宿,住在学校教师楼边上的一栋两层小土房里。楼上住的是我,楼下住的是退休老校长。

永远有电,永远有水,通宵看武侠书从来不用手电筒,想回就回,想走就走,那呐喊奔放的生活!

你读高三的日子,有我快活吗?现在回想,都快活得想翻空心跟头呢。

班主任是个孤独而暴躁的老女人。我经常因为她的孤独,而被喊过去谈心,因为她的暴躁,而在谈完之后被怒骂。

悲愤之下,我索性破罐子破摔。早操不出,早读不去,心情一旦不好,连早课都不上。

这叫什么?

魄力。

6

一天大清早,有人敲门。我开门,是个女生,还拎了个塑料袋子。

我心想,妓一女生意怎么做到高中生这里来了?

女生:“你没吃早饭吧?”

我:“不吃,滚。”

女生:“这么粗鲁干什么?”

我:“就是这么又粗又鲁。”

女生:“是别人托我带给你的。”

我:“别人是什么人?”

女生:“别人不想告诉你,不要算了。”

我:“不想告诉我?那就是不用我还了吧?”

女生:“送你的为什么要还?”

我:“哈哈哈哈,别人真好。”

女生走了,我一边吃着麻团和豆浆,一边心想,别人太穷了,早饭送这个。

我班有朵校花,爆炸美丽,爆炸智慧,学习成绩永远是年级第一。

我的愿望是用法律制裁校花同学,槍毙,或者帮我考试,以上二选一。

同桌的愿望是用法律制裁门卫,这样可以半夜偷偷溜到录像厅看片子,看到一半喊老板换片!

几年后,同桌被法律制裁了,他在承德当包工头,偷税漏税拖欠工资,被判入狱三年。

当年我就知道这个同桌并非等闲之辈。一天约了我去城里打游戏,他居然还带了一个猪头妹。

打到半夜,他问我借钥匙,说要和猪头妹住过去。

我还要打街霸,用钥匙和他换了十几个铜板。

第二天大早就出了状况,他们出房间时被楼下退休的老校长看见了。

幸好天色不好,老校长没有认出女生是谁,不然和猪头妹同居,太掉价了。

无奈天色不好,老校长也没有认出男生是谁,我房间出来的肯定是我,太委屈了。

班主任开始找我谈话,脸色凝重。

教导主任开始找我谈话,脸色凝重。

副校长开始找我谈话,脸色凝重。

我正在绝望地等校长找我谈话,接着锒铛入狱,我是个流氓啊流氓!一个还没有摸过女生小手的流氓,哭跪。

突然校长就不找我了,老师们谁也不提这事了,突然就烟消云散。

我好奇得三天没睡着觉。

某消息灵通人士私下和我说:“想知道为什么吗?”

我:“想。”

消息人士:“十个铜板。”

我:“好。”

消息人士:“你知道校花同学吧。”

我:“废话。”

消息人士:“是她跑到校长那边去,说那晚住在你房间的是她。”

我大惊:“这不玷污我的名声吗!”

消息人士:“滚,校花同学是咱们学校高考状元的唯一希望,是考取重点大学的唯一希望,哪个老师会碰她?她这么一说,自然就不追究你,事情就过去了啊。”

校花同学不但爆炸美丽,爆炸智慧,还爆炸伟大。

在爆炸伟大面前,未成年同居就像天上的浮云一样。

7

但我后来没想到,校花同学不比我们江湖中人,她是施恩图报的。

从此,在校花同学的要挟下,我参加早操,参加早读,参加早课。

但校花同学后来也没想到这么做的弊端。

校花同学:“张嘉佳,我们一起报考南浦大学吧?”我大惊失色:

“南浦大学?你以为我是校草?名牌大学,那他妈的是人上的吗?”

“啪。”我的左脸被抽肿。

校花同学:“我们一起报考南浦大学吧?”

我:“你给我一百块我就填。”

校花同学:“给你一块。”

我:“一块?你怎么穷得像小白?”

校花同学:“小白是谁?”

我:“我家养的土狗,我在它脖子上挂了个一块的硬币。”

“啪。”我的右脸被抽肿。

结果两个人都填了南浦大学。

结果我考上了,她没考上。

她服从第二志愿,去了天津。

8

天津为什么不是江苏城市,搞得电话全是跨省长途,一个学期下来,抽屉里一沓电话卡。

我消耗电话卡的岁月里,出现了姜微。

我很少接姜微电话,就算自己在宿舍,也要舍友说我不在。

因为我要等校花同学的电话。校花同学打来占线的话,还要解释半天。

可是校花同学突然再也不打电话给我了。

打过去,她也永远不在。

我等了一个星期。难道她死了?他妈的,一想到她死了,我就难过得吃不下饭,我真善良。

我等了一个月。就算死了也该投胎了吧?一想到她投胎了,我就寂寞得睡不着觉,我真纯朴。

我等了三个月。我想去天津。

这时候,姜微从外地来找我。

她先给我一条绿箭口香糖。

我:“这是什么?”

姜微:“口香糖。”

我:“顶饱吗?”

姜微:“你没有东西吃的时候,打电话给我好不好?”

我:“没有钱吃东西,老子还有钱打电话?”

姜微:“那这张电话卡你拿着。”

我:“都没有东西吃了,我还要卡干什么?”

姜微:“那这张银行卡你拿着。”

我心想,姜微就是比校花同学富裕啊。

于是我问她借了一千五百块。

我把这十五张一百块压在枕头底下。

没有钱去吃饭的时候,不碰它。

没有钱去网吧的时候,不碰它。

姜微没有钱交学费的时候,我都没有还给她。

终于,姜微不理我了。她喜欢我的一个朋友,他们很合适,他们一样……他们一样有钱。

我始终没有去天津,因为……要去也是校花同学来南京对不对?

9

学期末,熟悉的声音。

校花同学:“你还好吗?”

我:“你好久不打电话给我了。”

校花同学:“呵呵,没有钱买电话卡。”

我:“太穷了吧你,我有钱我分你一点儿。”

校花同学:“不要分钱了,张嘉佳,我们分手吧。”

我:“……还是分钱好了。”

校花同学:“我说真的,张嘉佳,我们分手吧。”

我:“……我要分钱。”

校花同学:“张嘉佳,记得照顾好自己。”

我:“……分钱分钱。”

校花同学:“有空多打电话给妈妈,她一定很想你。”

我:“……分钱分钱。”

校花同学:“张嘉佳,你想我吗?”

我:“……分钱分钱。”

校花同学:“不要哭了,记得有一天,我托人给你送早饭吗?我现在还不知道你吃了没有呢。”

我:“……我吃了。”

校花同学:“张嘉佳,记得吃早饭。对了,如果再让你报考一次,你会选什么大学?”

我心想,我什么地方也不选,我找个村姑,在那二层小土楼,洞房种田浇粪,这辈子都不用买电话卡。

“张嘉佳,分手以后,你再也不要打电话给我了。”

电话就这么挂了。

挂的时候,我已经忘记哭了,但是我好像听到她哭了。

10

五年之后,听到姜微和我朋友结婚的消息。我送了一千五百块的红包。这个红包里的十五张一百块,都被枕头压得平整,没有一丝褶皱。

我终于还掉了这十五张一百块,留下了一张绿色的口香糖的包装纸。

这张绿色的口香糖包装纸,也被枕头压得平整,没有一丝褶皱。

而在这五年里,我去过校花同学的家里三次。她的照片一直摆在客厅靠左的桌子上。

照片边上有本笔记,有一盆花和一些水果。

照片前还点着几根香。我抽烟,她抽香,还一抽好几根。

看她这么风光,可是我很难过。

我知道这笔记本里写着,她给谁送了早饭,她为谁背了黑锅,她要怎么样骗一个笨蛋分手,她真是个斤斤计较、施恩图报的小人。

笔记里还夹着病历卡。

我想,应该感谢它,不然我还要消耗电话卡。

我想,应该痛恨它,否则我不会这么难过。

每次我会和她妈妈一起,吃一顿饭。

每次我和她妈妈吃饭,都说很多很多事情,说得很开心,笑得前仰后合。

每次我在她家,不会掉一滴眼泪,但是一出门,就再也忍不住,蹲在马路边上,哭很久很久。

如果我是这样,我想,那她妈妈也一定等我出门,才会哭出声来吧。

11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继续没有早饭吃。没有早饭吃的时候,我就想起一个女生。

女生:“是别人托我带给你的。”

我:“别人是什么人?”

女生:“别人不想告诉你,不要算了。”

我:“不想告诉我?那就是不用我还了吧?”

女生:“送你的为什么要还?”

我:“哈哈哈哈,别人真好。”

我一边吃着麻团和豆浆,一边心想,别人太穷了,早饭送这个。

送早饭的时候,校花同学和别人一样穷。

考大学的时候,校花同学和小白一样穷。

打电话的时候,校花同学和我一样穷。

听到收音机里放歌,叫《一生所爱》。

我没有抽一口,烟灰却全掉在了裤子上。

我没有哭一声,眼泪却全落在了衣服上。

电视机里有人在说,奇怪,那人好像一条狗耶。

狗什么狗,你见过狗吃麻团喝豆浆的吗?

抽屉里一沓电话卡,眼泪全打在卡上,我心想:狗什么狗,你见过狗用掉这么多电话卡的吗?

“张嘉佳,你想我吗?”

“……分钱分钱。”

“不要哭了,记得有一天,我托人给你送早饭吗?我现在还不知道你吃了没有呢。”

“……我吃了。”

“张嘉佳,记得吃早饭。对了,如果再让你报考一次,你会选什么大学?”

我心想,我什么地方也不选,我找个村姑,在那二层小土楼,洞房种田浇粪,这辈子都不用买电话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