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 is not Rachel

Rachel and Ross

这句话对于曾看过friends(老友记)的80后和90后而言,应该不陌生。

《老友记》里当罗斯刚交了女友茱莉以后,他暗恋多年的瑞秋后知后觉才爱上罗斯。罗斯陷入两难境地,在茱莉和瑞秋之间犹豫不决。好友钱德勒和乔伊建议他用列举法把两个女孩的优缺点都列出来,这样从中选优,做出最为理智的抉择。罗斯列举了瑞秋的众多缺点,一个接着一个说。而对茱莉的评价,罗斯看到她身上的,全是闪光点。当钱德勒认为他会顺理成章地选择茱莉时,罗斯却说出他觉得茱莉的唯一缺点:她不是瑞秋。

She is not Rachel.

有些爱,无可替代。纵她千般好,亦不是他最爱。

是不是有一种爱,能深入到骨髓呢?我不知道。但当罗斯说出那句“She is not Rachel”时,屏幕外的我被深深感动:这个傻小子是爱瑞秋爱惨了呀!

罗斯知道女朋友茱莉无论工作、长相、性格等等都和他搭调,相处起来也轻松聊得来。可是,茱莉再好,也不是他魂牵梦绕了多年的瑞秋。

有的人,再懒再娇再无理取闹,别人也代替不了分毫。
有些爱,注定种的深,深到根基如石,无人可撼动。

有些幸福就这样默默生长着

当身边的朋友有的已经开始请私家侦探去刺探小三军情,有的正在离婚大战中弥足深陷,有的人入中年忽然变得遁入空门般只知烧香拜佛……H姐还安安静静地生活,仿佛这满世界的狗血剧情她都看不见。

H姐当初和老公共同创办了一家小小律所,在魔都奋力打拼着。没到五年,他们立住了脚跟,在靠近昆山还是上海的地界儿置了处房子,安定下来。结婚当年,H姐就怀上了宝宝,退居幕后,由她老公全权掌管起公司。H姐大学时就开始在律所打工实习,工作以后,更是天天打了鸡血一般拼命工作,誓要在上海挣得一隅天地。那时的她,干练俊俏,在知识产权领域是个性格泼辣的法律精英。认识她的人,只要提起精英女神这样的字眼,第一个肯定会想起来她。

就是这样的她,怀孕时为了肚子里的宝宝而不擦任何化妆品,赶上那年天旱,太阳天天卯足了劲儿地东升西落,她被晒出了一脸的雀斑,还不止脸上,脖子和胳膊也一样被米粒大小的褐色斑点侵略,惨不忍睹。身材更甚,H姐从大家印象中的标准S形直接进化成大水桶。

那时,H姐身边的女友几乎都在和丈夫争吵,我也怕这幅德行的她受到小三的欺负,可她就是默默不言,别人的同情和轮番上演的婚内大战都与她绝缘。

有次去上海出差,我顺便去看望了H姐,地点约在优雅的咖啡厅里。H姐臃肿不堪严重变形的身材快要涨破了那身灰褐色外套。她的出现和咖啡厅的氛围格格不入。

我和她闲聊,怕她会感到自卑。

谁料,听完H姐说完她自己的生活,面对她的神情,我自惭形秽。

很安逸,小幸福,那种带着棉花糖似的软糯味道。她说她的生活就是这种滋味。

原来,H姐的丈夫,在他心底深处最疼爱的人,至始至终只有H姐。所以当她孕龄大了以后需要人照顾,他分身无术,就请求父母来照料H姐,生活方式完全依照她的习惯;所以当她产后身材变形容貌大不如前,他仍觉得她美,带着感激之情;所以当她决定要先照看孩子不想工作赚钱,他点头答应,满怀欣慰;所以当她偶有感冒,他会每隔半个小时一个电话问候,叮嘱她吃药;所以当她没有时间概念以后,他会记得她的生日和所有应该记着的纪念日,陪她度过,为她精心挑选礼品或者带她去吃大餐;所以当她说无聊想种种花草,他就把阳台改成一座小花园……

H姐夫身边不乏新晋白领丽人,有些不知深浅的女人也用了各式各样办法争做他情人,可他都视而不见,只认H姐是命中的唯一。那种深情,已经融入到他血液、骨髓里,对她好,就仿佛每一次呼吸那样自然。

“我不敢和身边的朋友说,也不会在朋友圈晒自己的幸福,她们的婚姻那么痛苦,我这一说,不成了炫耀了么?”H姐缓缓而说。

她脸上流露出恬静祥和的样子,闪耀着那种可称之为幸福的光芒。

H姐起身要走时,我才发现她那件不起眼的深色外套,居然是国际一线品牌的最新定制款!原来,起初对她发福成大妈而不经意产生的同情是多余的。她从来不是大妈,而是一个被爱人宠溺的小娇妻,可以肆无忌惮地遵从自己内心贪吃美食的幸运儿。

爱,是种幸运。

有幸相爱要相守,无幸相爱难回首。
真的深爱,说再见,就像心上剜肉。

忘记了是第几集,《老友记》中,罗斯和瑞秋分手后,遇到了他决定可以结婚的女孩。而瑞秋心中那浇不灭的爱火,让她奋不顾身地飞越大西洋来到欧洲的婚礼现场。她决定要向罗斯表达她的爱意,心里做了一次又一次的练习。当瑞秋出乎罗斯意料之外地出现在婚礼典礼现场时,本来准备大闹一场的她,却只说了一句:“Congratulations.”(恭喜你!)

瑞秋很作很自私,她知道罗斯心中无可取代。但那一刻,她放手了。她祝福,虽然并非发自内心,就是她的言不由衷让看到这一幕的观众感受到隐隐的心酸。

Rachel and Ross

向深爱自己的人道别,仿若为自己关闭了一道生命之窗,但对那些深爱却无法相处的对方,关了自己的门,何尝不是为TA打开一扇窗?

好好道别,真的蛮难。失去所爱,痛心疾首。

想起来《笑傲江湖》里的令狐冲,他爽朗豁达,豪迈潇洒,一心喜欢小师妹岳灵珊。但奈何小师妹心系旁人。令狐冲无论多个性多不羁,面对小师妹,总是多份柔情牵绊。她的临死之托过分到要令狐冲保护恶人——她丈夫,他也答应。令狐心底的那种痛楚,即使金庸老爷子不写出来,读者也能感受到。

对令狐冲而言,失去心爱的人小师妹,从知道她心中有别人开始,就已经失去了。

那份遗憾是难以弥补的,就算有任盈盈这样的灵魂伴侣相伴左右,在令狐的心中某个角落,永远都有小师妹的位置。

再见,两个字,发音并不难,真的爱了,又怎会忍心说出口?

“我不知道该怎么和生活中无法失去的人说再见,所以,我没有说再见就离开了。”(此句摘自电影《蓝莓之夜》)

愿所有人都能和那个从心底就深爱的人长相厮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