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戒

  我是生长在农村的孩子,我所在的村子叫土楼,是一个四面环山的村庄,村子里面大概有几百户人家,是从福建那边迁移过来的,据说祖上过来已经有上千年历史了。

  土楼是属于闵城边界的一个偏僻村子,而闵城下方,则是相邻的瑞市,而土楼所处位置,也就是闵城和瑞市的交界边上村子,土楼下方也有一个村庄,叫岗村,是这个比较大的村子,有上千户人家,是属于瑞市所管辖的。

  土楼和岗村之间有十来里地,这个地方才能真正意义上的闵城和瑞市的交界处,但是往往两地交界处,都是荒芜之地,也就是"乱葬岗"。

    两个村庄都繁衍了千年之久,一旦有人离世,最终都会埋葬在乱葬岗,久而久之,交界之处坟墓林立,更是显得阴森恐怖。然而两村之人经常有贸易往来,乱葬岗也就成了一条必经之路。

    在以往就有一条小路,贯穿两个村庄,听爷爷一辈的人说过,以前有人有过夜路,难免在里面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一直都有闹鬼这样的说法,但是最终都无从去证明。

    时代在不断的进步,为了方便人民百姓,所以农村都开始修建马路起来,我们土楼自然也要修一条马路通往岗村,为了实现村村通。

    农村里面当时是比较落后的,对于请来的挖掘机等等都充满了好奇,自然是很多人都会前去观看,我当时才七八岁的样子,自然也是偷着去了,公路需要贯穿两个村子,必经之路是乱葬岗,所以也和很多人商量了起来,因为其中包括有祖坟的人,但是这终归是利民的好事,也没有太多人反对。

    就这样挖掘机就开始动工了起来,乱葬岗果然是坟墓数不胜数,年代也非常久远,坟墓下面都还有坟墓,因为时间久了就会沉下去,以前的人不像现在社会,死后送去火葬场,最终烧成一坛子骨灰回来。

  以往人死后都是用棺木埋葬的,而且是整体下葬,很多年后都还是一具白骨,挖掘机直接在连绵十来里地的乱葬岗开出一条路来。可谓是到处都白骨成堆,有些人知道自己祖宗坟墓的就会去收集残骸,准备以后再选一个风水宝地埋葬。

  但是更多的都是年代久远了,没有人能识别出来,也就废弃在一旁了,那个时候我很小,对于新鲜的事情非常好奇,也就偷偷跑到那里去玩耍,偶然情况下被我发现马路边上的一节手骨,还被土地稍微覆盖了一些,要不是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是一只手。

    骨指上面居然还有一个戒指,是一个玉一样的戒指,呈现暗红色,我当时居然也没有丝毫害怕,直接就去取了下来,然后偷偷带了回家,这个事情我不敢和家里人说起来,主要是害怕他们会骂我,因为大人是不允许小孩子去乱葬岗那边玩耍的。所以我便偷偷隐瞒了起来。

    那个暗红色的戒指我觉得放在哪里都不安全,也怕被发现,于是我灵机一动,看到了大厅之上的香炉上面,就是经常烧香的地方,奶奶是个非常信神的人,长年累月都会早晚都会在灶台上,还有大厅这里点一支香,愿神能够保佑全家老小平安健康。

    当我把那个戒指丟进去的时候,我感觉那个香炉好像颤动了一下,不过我觉得我应该是幻觉,也没有多去留意,就离开了。说来也奇怪,自从那天我把戒指带回了家里,我就发了高烧,打针吃药也不见好转,最终奶奶去七里山,那里有一座庵,周围村子的人遇到一些鬼怪之事,都会去哪里求神,庵里面有一个神婆,年龄很大了,对于这些事都非常灵验,经常助人逢凶化吉。

  奶奶只好前去拜见,这个神婆果然是有些本事,看到奶奶就说:"你家里有邪物作祟,需要提防,不然会酿成大祸。"奶奶问她怎么破解,最后她只是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最后给了一些庵里面的符纸,吩咐说拿回去记得每个房间门口放一张,最后还给了一捆草药的东西,叫芦根。

    回去后熬药给我喝下去,到时候高烧就可以退,芦根本来在农村就有退烧效果,奶奶自然是深信不疑的,回来就给我熬了汤喝了下去。

    也不知道是因为那个芦根的原因,还是其它原因,我真的高烧很快就退了下去,那天晚上家里半夜不知道怎么回事,感觉房间门口有人敲门,可是爷爷奶奶去看却又看不到什么,大厅里面的狗还时不时会吠叫,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有人说狗是能看到不干净的东西的,第二天起来,发现大厅里面有些乱糟糟的样子,而我家的狗不知道怎么了,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走近了才发现,已经没有了生机。那一天爷爷和奶奶都很压抑,显得很凝重,但是他们没有对我多说什么。

    我大概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但是我还是不敢告诉爷爷奶奶那个戒指的事情,于是我乘着爷爷奶奶不在大厅的时候,我跑到大厅香炉那里,准备取出戒指,把它丢弃,我发现了一个问题,香炉里面烧的香灰居然也呈现了暗红色,我更加恐惧了。

    也证实了心中想法,我用手扒开了香灰,幸好的是戒指还在,只不过看上去显得有些鲜红了,我赶紧一把抓住了它,就飞奔的朝外面跑去。我打算将它丢到河里去,让河水将它冲走,这个不详的东西。

    我跑到土楼村子桥上方,看着下面的奔流的河水,就准备将它抛下去,可是就在此刻,我被一个人叫住了:"林言你站在桥上在那里干嘛?"我一听声音就知道,是村子里面的林强,比我大两岁,长的比较魁梧高大,小时候经常欺负我,而我又打不过他,对他还是有好些畏惧的,所以心里不由得一颤,下一秒我就把戒指又装进了口袋。

    他笑嘻嘻的走过来,我下意识的退了一点,这是本能的对他有点害怕,他突然对我说道:"你刚才装进口袋的是什么东西,快点拿出来,我都看到了,只要你乖乖交出来,我保证不打你。"我知道这个戒指不简单,太过邪门,所以我下意识不肯给他,反而用手捂住了口袋。

    可是下一秒,他突然双手抱住了我,他长的比我高了一截,而且力量也很巨大,我自然没法抵御,最后戒指就被他从口袋抢走了,然后还推了我一把。看了看到手的战利品,非常满意的笑了,冲着我威胁的说道:"原来你有这么好的东西啊!难怪居然敢反抗了,这个事你要敢说出去,我以后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我出于害怕,只好点头。

    最后他拿着那一枚戒指,就像是胜利者一样,扬长而去,我看着他离去的身影,不由得暗自担心起来。但是同时也舒了一口气,因为这个东西终于不在自己身上了。

    然而,戒指去了林强家里,我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林强家里是一个四口之家,奶奶死的早,家里只有他爷爷,还有他爸妈,戒指刚拿走那天晚上,他爷爷就不知道为什么,得了失心疯一样,半夜突然嚎叫,就像梦游一般,时不时抽搐,还跑去厨房拿着菜刀,不断的挥舞着,惊动了周围左邻右舍,最终才把他爷爷阻止下来。

    可是没想到,老人就此没有了气息,大家都说他疯了,可能是癫痫发作,最后抽搐,才导致丧命的,我得知了此事,我心里变得非常恐惧起来,我应该将此事说出去吗?可是我说了有人信吗?我还这么小,最后我还是选择了沉默。

    林强的爷爷死了,尸体第一天也没有送去闵城火化,先放在土楼祠堂,需要放三天,才会送去火化,这是我们当地传下来的习俗,期间亲人都会在那里守灵,结果那天晚上,怪事又出现了,林强的爷爷仿佛回魂了一样,深更半夜居然坐了起来,接下来就往外面走,当时本来就是深更半夜,林强一家人虽然在守灵,可是也非常劳累,自然也不是很清醒。

    但是终归还是看到了这一幕,顿时惊恐的大叫起来,这一声大叫,彻底把守灵的人都惊醒过来,也都看到了这一幕,老人走路显得非常僵硬,是闭着眼睛的,一步一步的朝着外面走动,恐惧彻底蔓延着他们的心里,大家都吓得大气不敢出一声。

  死一般的寂静,更是不敢前去阻拦,老人好像有意识,走的方向是他们家里,他们虽然无比的恐惧,可是也只好从后面跟了过去,老人走进了厨房,居然拿了一块生猪肉,就开始啃了起来,众人不敢进去,只是听到里面在撕咬和嚼齿的声音,都感觉毛骨悚然。

    最后面他吃完了生猪肉,悠悠的走了出来,又一步步的回到了祠堂,躺了回去,要不是嘴边还有残留的痕迹,大家都会以为是一场梦。

    这个事情在第二天彻底在村子里面流传了起来,所有人都开始议论纷纷起来,大多数的人都说赶紧送去城里火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可是族里面的老人又觉得这样做坏了习俗,应该去请神婆前来,看是否能解决此事,毕竟鬼祟之事,终究需要懂行的人来治理。

    这个事情大多数人还是恐慌的,最终年轻的人也不管老人他们的言语,还是一致觉得送去城里火葬场直接火葬,更为保险,当然此事林老爷子儿子林穆也非常赞同,或许是因为昨天的事情彻底被惊吓到了。即使再怎么妖邪,化成灰总是最安心的。于是林穆就和村子几个年轻力壮的人,抬着尸体开始送往闵城去火化。

    据说林老爷子在火葬场里面焚烧的时候,里面还发出阵阵拍打敲击声,要不是送进去的时候验尸确认过已经死亡,火葬场的人员都怀疑送进去的是一个活人,不过最终也尘归尘土归土,烧成了一坛灰,由林强的父亲林穆抱着骨灰盒带了回来。

    这个事才算告一段落,但是只有我知道,其实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一枚戒指引起的,现在已经闹出了人命,我是一个心善的人,自然不再希望出现类似事情,于是一开始把这个事情和爷爷奶奶说了,当我说完的时候,爷爷奶奶就开始大骂我,怎么不早说出来。然后爷爷就撕下了门口,七里庵神婆送的符纸,就朝着林穆家去了。

    当时已经是晚上了,不知道是因为林老爷子的事,还是因为其它原因,村子无形中显得安静了许多,晚上都没人敢出去走动了,倒是有些冷清。

    林穆一家人依旧在守灵,只不过因为原来的事情,从祠堂转到了家里,然而没想到的是,林强不知道为什么,首先眼睛开始通红起来,接下来不断的开始挠抓身体,指甲把身上的皮都抓烂了,丝毫不知疼痛。

    那个模样看起来仿佛是噬人的猛兽一样,当他父亲发现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彻底癫狂起来了,脖颈上面被抓的鲜血琳琳,朝着他爷爷的骨灰冲了过去,林穆看到这一幕,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也竭力去阻止他。

    林强本来就先天发育的很好,长的比较高大魁梧,和他父亲林穆都差不多高大,不知道哪里来的劲头,一下就把他父亲甩开了,他母亲也拼命去拉扯他,可是也被推开。

    林强一下掀开了骨灰盒,开始用手抓食起骨灰来,那个模样极为的狰狞,他的父亲和母亲无力去阻止,只能大声哭喊起来:"不要啊…………,你这是怎么啦!真的是上辈子造了孽啊!"

    爷爷走到他家时,已经是这副模样了,爷爷看了看林强那副疯狂下咽骨灰的样子,二话不说就把家里拿来的符纸就往他身上贴,神婆给的符纸果然很管用,不一会儿林强就颤抖着身子,仿佛在承受着什么痛苦一样,最后昏倒了过去,他父母赶紧上前搀扶着林强,最后将他送去了村子的小诊所里检查。

    等这个事情稍微平缓下来,爷爷便开始询问他们关于戒指的事情,结果他们毫不知情的样子,反问爷爷是什么情况,爷爷脸色有些凝重,不过依旧没有说前因后果的事情,就先离开了。

  第二天等林强苏醒了过来,爷爷便亲自去问他戒指的事情,林强眼神有些闪躲,不知道在想什么,以为是爷爷来兴师问罪来了,毕竟是从我手上抢过去的,有些心虚。

  但是迫于大人的压力,只好一五一十的交代了事情的原委,原来他把戒指拿了回来,也是藏了起来,而藏的地方一开始是林老爷子的房间,后来林老爷子癫狂死后,他又把戒指拿到了自己房间,但是至于昨天的事情他仿佛失去了记忆,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最后爷爷按照他说的地方,果然在他床头柜里面,找到了那一枚红艳艳的戒指,爷爷拿走了戒指,也没有过多和林穆一家人说太多,毕竟说多了还怕起矛盾。本来也是从我身上抢过去的,他们家自然不好说太多,反而教育起林强来,更是对昨天爷爷出手帮忙感恩戴德。

  爷爷取回了戒指,然后在房间里和奶奶商量了好一会儿,又出门去了,去的地方自然是七里山,去找神婆处理这个事情了。

    到了七里庵上,爷爷把戒指交给了神婆,神婆看似混浊的眼睛看了许久,最终感叹了一声:"人死万物皆为空,何苦执着念人间。"然后把庵前面常年点的灯芯抽了出来,开始对着戒指缠绕了起来。

    缠绕过程中戒指仿佛拥有生命一般,发出凄厉的惨叫,仿佛被下了油锅,最终彻底安静了起来。最终神婆对爷爷说:"解铃终须系铃人,从哪里来送回哪里去。"爷爷最后将戒指带了回来,问清楚大概从哪里来了,最后乘着没人的时候,偷偷埋回了乱葬岗。

    最终此事才告一段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