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吴谢宇弑母案”心理分析和推理建模

0.096字数 3475阅读 2251
版权所有,转载需注


      这里我只根据已知信息剖析他的心理,延伸推理,不下论断。并特此声明:不接受没有依据的揣测和猜测,相信科学,如网友盖棺定论的吴母压抑型人格,吴谢宇有抑郁症,吴谢宇有躁郁症,吴谢宇有人格分裂,吴谢宇有多重人格等不负责任的言辞,这种病理上的问题如有确诊,医学自有定性。

      案件能搜到就不复盘了,时间轴大家自行新浪百度。

      三年的逃亡里,不管这是不是吴谢宇要的人生,白天教书,是因为他愿意,晚上做男模,是因为他喜欢。他终于不用活在别人希望他成为的样子里,他终于不是别人眼里完美的他,但他是他眼里真正的自己。


      吴谢宇是高智商罪犯,但吴谢宇弑母不是高智商犯罪。虽然吴谢宇的行为,道德上天理不容,法律上罪不可恕,但我却欣赏他一点,就是他终于诚实地面对了自己本来就存在的畸形,变态和扭曲。之所以方式会这么极端激烈,不是因为学业压抑了他,不是吴母压抑了他,是他一直以来自己压抑了他自己,是他不肯放过他自己。无论是为了迎合别人的期待,还是习惯了一路走来的荣誉,赞美,掌声和褒奖,他从来没有为自己活过,一天都没有。他是可怜的,但没人可怜他,因为没人认为他可怜。就像是一个原本就满目疮痍的脸通过自己研发的生化技术临时易妆成了一个人见人夸的完美脸蛋展现在别人面前,与其说别人夸他的美,不如说夸的是生化技术好,而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不是真的他,如果把妆卸掉,他的自卑和清醒会让他清楚认识到没人会爱真的他。

    那么如果没意识到这点,也就这样了,继续“行尸走肉”,这里的行尸走肉是第三视角。但如果意识到这点了,而且还是习惯成功享受征服的高智商,那就很严重了。因为他是一定要改变这个状态的,并且以往一路以来的学霸光环和经验告诉他,他要的不是这样,他绝不接受就这样了,他跃跃欲试,他不要失败。他可以忍受绝望,但他忍受不了无尽到压根看不见的希望。


     


      但是他现在要把妆卸掉了,用最极端最剧烈最戏剧化的方式告诉全世界,我就是满目疮痍,我本来就是这样!那么一定是出现了这么一个意义能让他有勇气把妆卸掉了,这个意义对他而言,是冒险的,是值得的,是颠覆的,甚至是救赎的。知道他要的意义就自然知道了他弑母的动机,而不是大家直接去费劲脑筋想他弑母的动机到底是什么百思不得其解,因为我说的这个意义,是根源,不是原因。

      那么吴母,或者是和他研发生化技术的人,或者是他为了把妆卸掉献祭的人。区别在哪里:


    要么,吴母在吴谢宇要实现的意义里成为了最大障碍。也许会有人反驳我,说那可以离吴母远远的,逃避,躲开:

第一,如果事情真的这么简单能靠逃避解决还用得着杀人吗,比常人智商高的吴谢宇难道想不到吗,显然不是。

第二,吴谢宇是否有精神疾病,他的精神疾病是否系家族遗传交给医学去诊断,但可以肯定的是能有这样的行为和举动,排除了冲动,他一定是病态的,扭曲的,那么就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去理解这个问题,也理解不了。这里讲一个我看过的故事,一个人在一个亲戚的葬礼上遇到了他一见钟情的人,后来他的姐姐死了,最后警方认定是他杀的,而他的杀人动机竟然是,为了能在葬礼上再次见到那个他一见钟情的人。这是典型的变态心理思考方式。也是常人无法理解的思维和做不出来的行为。

第三,也是我最想说的一点,前提是障碍论成立,那么吴母这个障碍一定是横在吴谢宇为了实现他的意义路上的,巨大的,移动不开的,以至于堵塞导致他无法避开也无法前行的障碍,那么在这种情形下大多数人会选择别的路走,条条大路通罗马,好死不如赖活着。但是吴谢宇的自信,自负和自卑在这一刻同时发作了,1.他脑子不会拐弯,不知道换条路也能曲线救国实现他要的意义(这种情况我认为不可能,也就是现实是没的变通的),也就是急迫想实现但发现无路可走 2.他清楚地形,能实现他要的意义的,只有这一条路,然而这唯一的一条路被吴母这个最大的障碍横住了,他如果放弃这条路,去走别的路也不是不可以,但别的路没有他要的意义,或者根本达不到他要的意义,他又不想要(比如他是学霸这条路,北大学霸,真才实料的GRE成绩全球5%,这些让人艳羡的光环和头衔,但在他眼里,靠长期的没有自我和压抑自我,付出了只有他自己明白是个什么样的代价换来的头衔和光环,可那又怎么样了呢),也就是说换条路就意味着彻底换方向了,都没有迂回实现的余地这一说。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吴谢宇会怎么做,我刚才说了,自信自负自卑同时发作了,这个力量叫毁灭。所以他会选择清除障碍,继续走这条路。


      但是有一点,我翻看资料包括几乎所有的案件报道,当一方面全民关注点在吴谢宇的弑母动机上,另一方面对他所作所为惋惜感慨时,我一直注意到一个问题,就是吴母的致命死因。到现在法医也没有予以公开,相关报道也含糊其辞。作案工具和摄像头监控设备那些说的很详细了,但致命到底是下毒,还是刀,还是窒息,还是什么?这会影响对性质的判断。吴谢宇已经被抓,尚未公布三年前的致命死因真的不太科学,不排除吴谢宇依然在和掌握一定信息但还没能全盘掌握扼要信息的警方打太极。其中有篇报道说,吴母的头部脖子和胸部有刀伤,也就是说吴谢宇当时分尸未遂。预谋非激情犯罪彼时可以确认,那么是什么样的原因让缜密的吴谢宇放弃最开始计划好的分尸(分尸对吴谢宇畏罪潜逃有利,不分尸对吴谢宇畏罪潜逃无利)。事实上,在弑母后的半年多里,如果不是吴谢宇在2月14号那天给舅舅发了去我家里看看,有惊喜这么条短信,不会有人知道吴母已经死了半年了,细节具体就不赘述了,案件常规报道里都有。但是我的两点疑惑总结一下就是1.官方为什么不公布致命死因 2.吴谢宇为什么放弃了原本计划好的分尸。

    所以要么,基于上段的第2个疑惑,吴母就是吴谢宇想要的意义的本身。杀人分尸大体的两种情况,1. 为了加大案件侦破难度 2. 为了实现某种癖好或占有欲。那么在蓄谋已久准备好了非常全面的工具企图分尸却没分尸,对分尸这个行为,这里我强调的是行为本身,心理素质不够这点可以直接忽略,害怕分尸发出的声响引起注意和骚动这点有可能,还有一种可能,是因为不舍,或者恐惧(注意这时的吴母已经死亡)。这里我说的是两种情感,但不管是两种情感的哪一个还是都有,这两种情感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吴母在吴谢宇心里,是一种超出母子关系正常阈值的权威。但这两种情感的出发点是截然不同的,也就是本质。如果是舍不得,不舍,放不下,那就是因为爱,吴谢宇要保存对尸体爱的完整性,这种完整性是神圣的,这里不排除爱情甚至性。如果是恐惧,那吴母对吴谢宇而言就是一种做不到冒犯的机制,甚至专制。所以在这个前提下可以确定的是,分尸这个行为本身对吴谢宇而言,不是做不到,而是不想。


    要么,就是吴谢宇找到的人生意义比吴母的生命更重要,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这个意义来的,让他甚至觉得做人都没那么重要了,什么规则,什么伦理一切的一切他都不要了,他只要那个意义,因为他认为只有那个意义,能让他觉得他还活着,并能活出他自己。(我说的很抽象,是因为严谨地说目前为止我不知道这个意义是什么,但它一定存在,我也不会从认识吴谢宇的人嘴里或者多方媒体的报道里去找线索,因为要么太主观,要么不着调。我会等吴谢宇本人的专访或者自述书以及警方对案件进展的官方公示,在这里找答案,我为什么要用到“找”答案,而不是“得到”答案,是因为我判断吴谢宇只是认罪,但不会把关键和要害的真实内心想法说出来的,即使表达,要么指鹿为马,要么雾里看花。)



不务正业的作者


     

      在大学的吴谢宇依然是人才济济的北大同学眼里的翘楚,那个延续了高中之勋的“宇神”,这个“神”的由来,是吴谢宇的学习成绩,好性格,好人缘,多才多艺缺一不可的共同结果。吴谢宇的完美,吴谢宇的自律,吴谢宇的高情商,最终都抵不过吴谢宇的孤独,至于当时是不是极致的孤独不得而知,但这个孤独也是正常的,因为他知道,这个“光环”本是他因为热爱学习自然而然的附属和产物,但这个“光环”要么成了人们和世俗眼里评断他的主流标准,要么同样环境里学习好的大多数其实对他的“光环”别有用心在所难免。没有人真的在意他学习过程中学了什么学了哪些这件事本身,在这个“光环”下,没有人真的会看到并在意他的喜怒哀乐,甚至所有人只是认识他的名字,却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谁。他没有归属,没人可诉。这就是吴谢宇想要追求他要的意义的原因。一旦他找到了,他可以否掉他这个“神”,他可以不要“光环”,因为这些无法找补他。至于结果也不该奇怪,多大量级的反弹,就有多大量级的触底。

      亡命天涯的三年来,从神坛自己选择瞬间地表以下的他,或许愧疚过,但他一定不后悔。人们心痛的只是这个故事的惨烈和反差难以接受,但人们不知道的是,对这个一天没为自己活过甚至无数次已经感觉不到自己活着的少年,做自己比做大神,真的,多了,也幸福多了。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