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空巢青年的那几年

“偶尔我也想看看象牙山之外的地方。”————尼古拉斯.赵四

图片源于网络,侵删。


早上刚到公司就看到某窗口蹦出来的关于“外漂”们的新闻,原谅我用这个不确切的词来形容这个群体,毕竟一开始看到空巢青年的时候,我还是有点不适应。遥想到当初混迹帝都时的自己,不免引发感叹,离开一个信息充盈的几近爆炸的城市后,我俨然已经变成落后于网络文化发展的老人。文章中提到了许多空巢青年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就也借着这股儿热乎劲儿,回忆一下当初自己的生活吧!

我的房子只有12㎡!

初到帝都的时候,对租房价格真的不太敏感。我的家在北方的一个小城市里,平时听早已离家租房的同学谈起房租时也未有什么感触,每个月1500左右就能在这个城市租一个不错的一室一厅。有个朋友特幸运租到一套的房子,整个建筑面积在85平左右,房间装修谈不上豪华却很是精致,尤其所在的小区造景偏法式风格,法式廊柱上的雕花细腻华丽,营造出一种舒适宜居的氛围。于是刚到北京的时候,我心想,即使要天天吃泡面也要找一个环境好一些的小区来住,毕竟住得好才能待得久嘛。后来简直想对自己呵呵了,上班的地方在四惠,房子租在了通州,本以为一趟公交能到的地儿都不叫事,结果才发现北京的交通教会了我如何做人。。。。好在小区环境不错价格也算合理,我也只好每天早上7点就起床准备挤公交了。通州也不像北京市里那么堵,人口密度也小很多,但周边的公共设施还算齐全,所以生活起来也很方便。唯一一点就是房间实在太小,有多小呢?这么说吧,我要想在地上打个滚都得蜷着腿。令我欣慰的是,房间有一个大的落地窗。窗外就是郁郁葱葱的树支树干,房间朝向不错,每天都能看到阳光,所以闲暇时我就坐在窗边,一边读书一边喝一桶酸梅汤。屋子里除了床和衣橱,唯一的 家具就是一张素白色的写字桌了,这个位置几乎承包了我所有的文娱活动——追剧,码字,准备考试。那时候,每个周五下班后,我都会匆忙地挤上地铁,在离家最近的超市买上一堆零食,回到家后迫不及待地打开早已下载好的恐怖电影,在冷气开的很足的房间里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然后欣然地开始周末生活。房间特别小,但那时我的心很大。

一人食菜单

零食是个好东西,尤其是在你独自生活却又不爱做饭的情况。那时候我最爱吃的就是超市里卖的密封包装的泡椒凤爪,其余或是市场或是熟食区卖的散装的总感觉少了那么一点点的味儿。。。。防腐剂的香味!作为一个对吃研究不多,要求更少的人,我一直以来都坚定地认为我绝对是那种扔哪儿都能吃的特别多的人。北京的餐饮业特别发达,全国各地,无论哪儿口,只要你想的他就一定有。望京的西里海鲜,慈云寺周边的小哥香川坊,三里屯儿边上的那家仔皇煲,茶花妹子的汽锅鸡,还有杨家火锅等都算是我的心头好,但饶是再喜欢吃,也顶不住长时间的吃——一来是钱顶不住,二来是吃多了,味儿也就没那么香了。每每到了月底,钱包唱起了空城计,也就逼得我不得不亲自上阵做两道黑暗料理了。在北京我学会的第一道新菜是番茄金针菇,别看他俩听起来不怎么搭,做出来味道还算不错,另外一道菜就是上汤娃娃菜,这两道菜支撑了我在北京的好一段时光,以至于往后回到家再想到这两道菜,我都够了。越到后来那段离开的日子,我就越发觉得饭菜的味道特别寡淡。原来家里的饭菜填饱的不只是我的胃,还有我的心。

糊成一片的邪恶寿司


我的床特别好睡!

我一直就认为好的工作效率来自于好的睡眠,不知为什么,来到北京后我感觉自己的作息变得无比正常,然而工作效率也很一般- -。一天冗长的工作结束,晚上随手翻几页书,躺在床上,全身的那种放松感,就像沉入一片棉花地。原先在家里总是熬夜的我,在10点左右就渴睡了。最最神奇的是,无论我在内段时间遇到多么沮丧和难过的事情,只要回到家里,洗个澡,饱饱吃上一顿,再躺在我的大床上,不出一炷香的功夫,就陷入梦乡。我在床头特意摆了一大瓶薰衣草香薰和一只大闹钟,香薰是为了让我睡得更甜,大闹钟是防止我睡得太沉。后来,我想可能这个床也是担任了我那段时期里的心灵排解师,就像一个巨大的拥抱,温厚而有力量。

越孤单越要出去逛

朋友们最佩服我的一点就是我能自己一个人干好多事,能干哪些事呢?就前一阵儿微博、朋友圈疯传的孤独等级测试,我对此很是嗤之以鼻。独自一人吃火锅怎么啦,没人跟我抢黄喉、百叶、鸭肠、手切牛肉etc。一个人看电影,这叫事吗?买一大桶爆米花,专挑情侣旁边“咔哧咔哧”。我人生中极为重要的一个信条就是,当你很孤独的时候,一定要把自己放在人群中。所以每当我的小伙伴不能一起出来浪的时候,我就很自觉地把她那儿一份也带着浪,就素一个这么努力的boy。有钱的时候就去世贸工体吃个饭,喝点酒,没钱的时候就围着工体遛弯。就这么说,包括却不仅限于全北京的大爷大妈,论遛弯,我就没怕过谁,毕竟腿粗走遍天下,人丑寸步难行。

像素渣一屏的世贸


我王汉三又回来了

终于的终于,最后的最后,时间还是让我做了最好的选择——滚回家,虽然挥别帝都还是让我有点后悔和不甘,但毕竟我来过了,谁又能说这是不好的呢?不是不好的,我就喜欢。

跟文毫无关系的突如其来的自拍


我就是象牙山的王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 你说出任何一个汉字,她都能迅速报出,这个字在《新华字典》的哪一页。 早在16年前,17岁的张戈就在赵丹军主...
    吴聪灵阅读 153评论 2 5
  • 患者男性,四十岁。 主诉阴囊部潮湿严重,手心腋窝出汗怕冷,平素喜饮酒。 舌淡苔微黄腻脉左尺玄又关尺稍软 左尺玄考虑...
    陈洪波中医诊所阅读 209评论 0 0
  • 高考过后,成绩我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了。心里是满满的苦涩,差不多十年的寒窗苦读,给了我一个可怜的成绩。 只是恨我的偏...
    梦鸳阅读 6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