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爱有天意(五十九,六十)

字数 4895阅读 1644
图片来自网络

文/唐妈

第五十九章

沈耀连忙站起来,吃惊地看着父亲。

在座的股东也开始窃窃私语,除了基金公司的代表,剩下的人也都起身向沈连平打招呼。

沈连平绷着脸,狠狠地瞪了沈耀一眼,然后把目光投向了刘向前。老刘当年是自己一手提拔上来的,居功至伟,尤其是在航道上花了不少心血,所以沈连平给了他百分之十的股份,这么多年,自己从未亏待过他,可是,这个昔日的好兄弟却在最关键的时刻反水了。真是看错了人啊。

刘向前也知道自己这次做得太没道义了,低着头不敢看沈连平。

沈耀把位置让给父亲,自己坐在了左手边的位置上。

沈连平没有理众人的招呼,径直坐了下来。站起来的股东们面面相觑,尴尬地坐回了座位上。整个过程中,沈连平都没有看坐在桌子另外一头的林齐。

“虽然我这老头子已经不管事了,但是我这股东权利还是可以行使的吧?我好歹也是第二大股东,你们竟然不等我来,就召开股东会?谁给你们的胆子破坏股东会章程!”

沈连平忽然开口说道。

他声音苍老中带着冷冰冰的威严,众人竟然都被说得低下了头。

沈连平冲顾东说:“顾东,你作为董事长助理,不会连整个都不知道吧?你是怎么胜任整个职位的?从今天起,停职一个月,扣罚半年的奖金,你好好想一想。”

顾东起身站在沈耀背后,微微弯了下腰:“是。”

众人心里都开始打鼓,今天这个会看来不好开啊。

“好了,我既然到了,那就重新开始吧。沈氏刚刚遭受重创,我相信在座的各位也不希望再爆出什么利空的消息吧。最好把你们手里的权力都攥紧了。”

顾东将投票界面初始化,冲在座的各位点了点头:“诸位董事,可以开始了。”

计票器上红色的数字飞快地闪烁着,很快就出了结果。

除了林齐、刘向前和一家基金公司代表,其他股东都投了沈耀。

沈耀看了看结果,默不作声地看向了林齐。

林齐冷笑了一声:“沈总,您运气总是不错。不过,好运是会用完的。”

说罢,起身向外走去。

“林齐。”沈连平忽然出声。

林齐走到门口的步子停了下来,转身看着沈连平:“沈伯伯。”

“好,你还会叫我一声伯伯。那沈伯伯就倚老卖老,跟你说点过来人的经验。”

“您说,我洗耳恭听。”

“得饶人处且饶人,林齐,不要把人逼到底。弹簧压的越厉害反弹也越厉害,就怕最后伤人伤已。”

沈连平紧紧地盯着林齐,一字一顿地说道。

林齐笑了一下:“那也要看是谁先动手的了。沈伯伯,您年纪大了,我们小辈的事情您就不用费心了。儿孙自有儿孙福,您多保重身体。”

说完也不等沈连平在说什么,拉开门大步走了出去。

沈连平盯着门愣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脸上竟然有一瞬间的颓然。自己真是老了吧。

不过那份颓然只出现了一下就被威严的表情取代了。

“各位没什么事就先回吧,我和刘董还有点事情要商量。”

众股东本来就是逐利而来,这会儿看尘埃落定,老沈要兴师问罪,立马麻利儿地撤了,一时,会议室只剩下沈连平,沈耀和刘向前,还有一直跟着沈连平的顾远。

刘向前坐在位置上没有动,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沈连平伸了伸手,顾远把两份份文件递给了他。

沈连平把手里的文件展开推到了刘向前面前。

“老刘,我不知道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要不凭咱们多年出生入死的交情,我相信你是绝对不会背叛我的。这里是我名下百分之一的股份,我私下转给你。希望能帮到你。”

刘向前吃惊地看着沈连平。沈氏近千亿的市值,百分之一虽然比例不大,实际数额却是惊人的。自己在这节骨眼儿上差点让沈家父子丢盔弃甲,沈连平竟然还不计前嫌地要转给自己股份?

“沈哥,这,这……我不能要啊。这次真的我也是没办法了,刘涛那臭小子在澳门赌钱输了个精光,差点被高利贷给办了,我实在是被逼无奈啊。我这胳膊肘往外拐,实在态度不起您了。”

沈连平摆了摆手:“我没跟你计较。你签字吧,这个钱我也不会白给你。”

刘向前迷茫地看着沈连平,等着他往下说。

“你还记得航道吧?虽然已经转给了李家,但是以前千丝万缕,却是如何也屡不清了。而且我们和李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次有人暗地里在查当年航道的事。那会儿主要靠你来着,所以我希望你守口如瓶,航道的事如果出了问题,那就不是钱能解决的了,怕是咱们的老命都得搭进去啊。”

刘向前打了个冷战。航道里面的猫腻多的可怕,他最清楚不过。的确如沈连平所说,一旦有人想拿那个做文章,他们是如何都逃不过的。

“我正准备出国,其实手续都办好了。”

刘向前说得有点底气不足。

沈连平嗯了一声:“那这个钱你正好拿去养老。刘涛也不懂事,你总得为他考虑。”

刘向前看已经说到了这个份儿上,只能提笔签下了名字。

沈连平点了点头,把另外一份文件递给了沈耀。

“沈耀,我名下还剩下百分之十四的股份全部转赠给你。今天让你刘叔做个见证。”

沈耀目瞪口呆地看着父亲苍老的脸。

自从夏尧被父亲逼走后,自己和父亲的关系一直都是淡淡的,交流也很少,如果要深究,自己真不是个称职的儿子。可是,父亲刚刚帮自己解决了这么大的危机,现在又要把自己名下的股份转赠。

“爸……”

沈连平摆了摆手:“你什么也不用说,你只要记住,不管到什么时候,我都是你爸。签了吧。”

沈耀觉得嗓子有点发紧,颤抖着抓起笔,签下了名字。

沈连平看顾远收拾了文件,终于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笑容。他拍了拍沈耀的肩膀:“那沈氏就交给你了,希望你不会让爸爸失望。老刘,走吧,咱哥俩去下盘棋。好久不下,都生疏了。”

刘向前还没从震惊和内疚中缓过来,闻言僵硬地笑了笑,冲沈耀点了点头,起身和沈连平离开了。

沈耀一直等父亲走远了,才皱着眉对顾东说:“爸爸刚才的话,你就当是他给你放假了。他的意思相信你也懂。还有就是,在休假前,你还得帮我做一件事。”

沈耀看了顾东一会儿,似乎在思考,良久才开口。

“你派几个得力的人跟着爸爸和林齐,我总觉得还有事发生。”

第六十章

秘书敲了敲门,听到一声“进来”后推开了门。

林齐站在窗边,不知道在想什么。直到秘书站在了办公室中央,他才转过身问道:“什么事?”

秘书是新来不久的大学生,一直觉得自己老板特别帅,可就是绷着一张脸,见天不见笑容,有点不容易接近。

距离沈氏股东会结束已经半个月了,林齐还觉得一口气憋在胸口没下去。他本来是胜券在握的,没想到沈连平竟然对这些股东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差一点,只差一点,自己就可将沈耀踩在脚下了。

秘书悄悄咽了口唾沫,老板身上的气场真可怕。

“林总,前台说楼下有位夏小姐想见您。”

林齐愣了一下:“夏小姐?夏尧吗?”

秘书摇了摇头:“前台没有讲。”

林齐瞪了秘书一眼,拉开门朝楼下跑去。

电梯门一打开,林齐就看到了坐在前台旁边沙发上的夏尧。

夏尧也看到了林齐,站起来微微笑着。

“夏尧,你怎么来了?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林齐惊喜地问道。

“哦,我忘记带手机了。”

夏尧其实刚从A国回来,是莫子潇接的机。一路上,话唠莫公子一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憋地脸都红了。

最后夏尧实在受不了了:“我说莫公子,您要有话就直说,是我变胖了还是变黑了,你说吧,我饶你不死。” 

莫子潇咽了咽唾沫:“那我说了啊?”

“嗯哼。”

“那个,林齐和沈耀打起来了。”

莫子潇目不转睛地看着车子前方,不敢去看夏尧的脸色。

“打起来是什么意思?”

莫子潇清了清嗓子,尽量平淡地把林齐和沈耀这一个多月的纠葛说了一遍,说完看向夏尧,才发现她脸色苍白。

“子潇,你也觉得是我的错吧?因为我,林齐才会对沈耀出手,也是因为我,林齐才会变得,这么,这么……处心积虑。”

“没有,夏尧,你别这么想。男人嘛,啧,我该怎么说呢。”

“子潇,送我去林齐公司吧,我想和他谈谈。”

莫子潇叹了口气,变了个道,往林齐公司开去。

林齐看着夏尧有点憔悴的脸,有点恍惚。夏尧竟然来找自己了。

“林齐,我有点事想和你说,咱们找个地方好吗?”

“哦,那到楼上吧,公司楼上有咖啡厅。”

沈耀帮夏尧倒了杯牛奶,自己冲了杯咖啡,两人面对面坐在咖啡厅的茶座里。咖啡厅就是内部员工使用的,地方不大,但是胜在私密性好,摆着高大的绿植和盆栽,两人坐的地方正好在一棵巨大的鸭掌木后面,如果不留心,都看不到坐在这里的两个人。

林齐看着夏尧慢慢地喝着牛奶,等着她开口。

“林齐,我听说你和沈耀的事了。”

林齐在心里冷笑了一下,看吧,果然是这样的,夏尧来找自己,竟然是为了另一个男人。他没有说话,淡淡地笑着。

“林齐,对不起,这么多年我一直想对你说这句话。当初我做了最不应该的选择,让所有人都不幸福不快乐,甚至,妈妈都因为我去世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和沈耀早就不在一起了,也不可能在一起,你,放过他,也放过你自己吧。”

林齐一直微微笑着,其实早已心如刀绞。

“放过他?放过自己?夏尧,我喜欢了你五年多的时光,最后忽然发现自己最爱的人竟然和自己的姐夫在一起,你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吗?跳梁小丑?我谁都不会放过。”

夏尧皱着眉看着对面满脸痛苦的林齐。记得上学那会儿,大家都开玩笑说林齐是俊熙哥哥般的暖男温文尔雅。就在两个月前,这个男人满脸都是阳光般的笑容,开朗自信,可是,现在坐在对面的却是一个满眼戾气,浑身是刺的人。

“林齐,你不该是这个样子的,你……”

夏尧还没说完,就被兜头一杯热咖啡浇得尖叫了一声。她跳起来拽了桌上的纸巾擦脸,还没站稳,就被狠狠甩了一巴掌,又跌回了沙发里。

夏尧捂着脸,被淋了咖啡的头发黏糊糊地贴在脸上,看起来狼狈不堪。她半张着嘴看着浑身颤抖的林沫,有点搞不明白这是怎么了。

直到林齐扑过去拉住了还准备动手的林沫,喊了一声“姐”,夏尧才如梦初醒。呵呵,夏尧,你看你,报应来了。

林沫伸手指着夏尧:“你,你个贱人。”

夏尧呆呆地看着林沫,然后把目光投向了匆匆赶来的Paul身上。

Paul听林沫一直在抱怨林齐最近太偏激了,所以答应了林沫今天来叫林齐一起吃饭,看能不能开解一下。到了公司,秘书说林齐在咖啡厅,他俩就寻了过来。谁知道不过去吧台点两杯咖啡的功夫,事情就变成一团糟了。

“夏尧,你是夏尧对吧?哈,原来你们都知道。只有我是傻瓜,哈哈。”

Paul伸手想去拉林沫,被林沫躲开了。

“Paul,你也知道是吗?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怜?哈哈,我的前男友,准未婚夫竟然是被自己弟弟喜欢的女人抢走了,然后她现在还是我男朋友的得力干将,哈哈哈,太可笑了。你们,你们太可怕了,全都躲在暗处看我的笑话。”

“林沫,你听我说……”

“姐!”

林沫忽然捂住了耳朵:“我不听,你们不要和我说。”

转身往外跑去。

Paul看了林齐和夏尧一眼,连忙转身追了出去。

Paul追到电梯口的时候,正看到林沫抹着眼泪按上了关门键。

他跺了下脚,从旁边的安全楼梯迅速往下跑去,追到大门口的时候,Paul心都要跳出来了,他朝着林沫跑去方向大喊了一声:“林沫,小心!”

“吱—”刹车的声音很刺耳,林沫跟个布偶娃娃一样被装出了老远,软软地摔在了地上。司机已经从车上下来,着急地说:“是她忽然冲出来的,不怪我。”

Paul跪在林沫身边,轻轻地拍着林沫的脸:“林沫,林沫。”

他双眼血红地冲还在念叨的司机吼道:“叫救护车!”

他不敢动林沫,不知道她伤到了哪里。很快,林沫的嘴角就渗出了血迹,Paul颤抖着手擦着不断涌出的鲜血,嘴里轻轻地念着:“林沫,不怕,不怕啊,我在你身边呢。你不要睡,对不起,你不要睡……”

Paul昏昏沉沉地看着医生把林沫小心地挪到了担架上,抓着林沫的手不肯放开。闻讯赶下来的林齐费了好大劲才把Paul的手扳开。

“Paul,放手,姐姐需要医生。”

夏尧捂着嘴看着被抬上救护车的林沫,感觉浑身冰冷。

手术室的灯亮了七个多小时,医生才一脸疲惫的走了出来。

Paul和林齐立刻都围了上去,夏尧呆呆地站着,看着医生的方向。

“病人遭受剧烈撞击,造成了内出血,现在已经手术解决了。不过,她的大脑也受了重创,能不能醒过来,要看病人的意志了。”

Paul踉跄了一下靠在了墙上,林齐也一瞬间脸色惨白。

“林齐……”

夏尧轻轻叫了一声,她还穿着昨天的衣服,头发上还沾着咖啡,满脸的倦容。

林齐没有看她,低着头说:“你走吧。”

夏尧抖了一下,眼泪差点落下来,为什么总是这样?为什么自己出现的地方总会有不幸发生。

“林齐,对不起……”

“我让你走!走!你没听见吗?”

林齐大吼了一声,周围几个医护人员被吓了一跳,诧异地看着林齐他们几个人。

夏尧退了一步,转身慢慢离开了。

Paul痛苦地抓着头发,他恨死自己了,如果自己早点跟林沫解释夏尧的身份,那林沫就不会这么激动了。他更恨的是沈耀,都是那个男人,他死死占据着林沫的心,却给不了她幸福,甚至让她陷入了如今的痛苦。

他抬头看着蹒跚离去的夏尧,眸子里迸发出了杀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