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未情深(14)

第十四章:搬出去或者收尸

数日阴沉的天气,今天忽然晴了。被雨水洗净的天碧蓝铮亮,一抹艳阳高高悬在蓝天上,给寒冷的冬天增添了些许暖意。

容素推开落地窗,赞了声好天气。腰上突然被一双大手圈住,一个沉乎乎的脑袋搭在她肩上,“可不是,一连下了几天雨,我都发霉了。”

容素浑身僵得跟僵尸一样,心扑通扑通乱跳,“你酒醒了?”说完恨不得咬舌自尽,已经过了一夜,华佐棠酒不醒都难。

华佐棠噗嗤一笑,声线暗哑慵懒,“你昨晚是不是对我干嘛了?这么心虚。”

容素憋红脸,转过身恶狠狠地瞪华佐棠,“你有这个姿色吗?”

华佐棠大笑,露出一个死帅死帅的表情,“还好昨晚我还有一丁点清醒,要不然,也看不到你对我,这么主动。”他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呵!都快给你咬破了。”

容素羞成大红脸,恶狠狠地扬起手,巴掌未落下却被华佐棠温柔地抓在手里。

华佐棠抓着容素的手,像捧着稀世珍宝,一点点送到嘴边,温柔地亲了亲,“我曾经决定要恨你,折磨你,但终究舍不得。”他盯着容素的眼眸,炙热得似乎要把容素融化,“以后你想报的仇,我帮你报。你别恨我了,成吗?”

容素的眼睛被一团水雾笼罩着,“我要恨华家人,我要折磨华官若,你也帮我吗?”

华佐棠微愣,喉咙上下动了动,话未出口,容素猛地推开他。

“别谈这个话题,我不想逼你。”

华佐棠长叹一声,从背后抱住容素,坚毅的下巴搭在容素头上,低沉魅惑的声音响起,“我们搬出去住吧。”

搬出华家,远离华家人,远离容素的仇恨……

他终究说不出报复华家人的话。

容素一瞬间眼红了红,华佐棠家庭观念有多重,她知道的。她从没想过华佐棠会为了她,搬出他住了二十多年的家。

华佐棠手臂渐渐收紧,“我想给你一个家。”

轰!容素脑子一片空白!她还能有家吗?家这个词,她还能奢望吗?她的心脏一阵阵抽疼起来,眼泪如决堤之水汹涌而出。

哇!容素突然咬唇痛哭起来,哭得稀里哗啦,像小时候被抢了糖果的小孩,毫无顾忌地宣泄心中的伤痛。

可不就是被抢了糖果吗?被称之为家的糖果。

华家人听到这个消息,皆震惊不已。

华母矜持优雅地捏着杯子,气的手都在发抖,“我们已经把公司赔给她了,还不够吗?”

华官若把掌心都戳破了,再也顾不得装柔弱了,恶狠狠地盯着容素,“她恨的是我们所有人!不把我们折磨得痛不欲生,她不会放手的!你看看,哥哥这样的人,都能为了她,不要我们了。”她突然哽咽地抱住华母,“妈,这个女人抢走了你唯一的儿子!我唯一的哥哥!”

华佐棠皱了皱眉,“小若,你怎么这么说话!”他指了指容素,语气严肃,“马上过来跟你嫂子道歉。”

“我不!”华官若眼眶湿润,无助地摇头,“哥,我什么都能听你的。但是这回,我说的没错!我如果不吵不闹,那,我跟妈妈就会永远失去你了。”

华母满脸失望,语气有些不郁,“你告诉我,因为当年的一点错,我们华家,还要付出多少?”

那是一点错吗?容素突然抓狂起来,一把推开华佐棠,拽着华母的衣领声嘶力竭地喊道,“这是一切悲剧的源头!所以你是罪魁祸首!华官若身上流的血,就是隔应我一辈子的钉子!这件事无解!因为我对你们只有恨!”

华佐棠连忙拉开容素,华官若突然冲过来抓着容素,“我身上的血怎么了!我有选择吗?我本来是华家的千金,突然有一天当了你们容家的私生女!我愿意吗?我有选择吗?你竟然高高在上地指责我!凭什么!”

华奶奶急得团团转,“越闹越僵了!还得打电话让你爸从部队回来!”

容素痛哭流涕起来,一巴掌狠狠甩了过去,“那还不是你那不知道在哪里的妈妈,犯贱爬上爸爸的床!”

华官若突然沉默下来,幽静如深渊的双眸直勾勾地看向容素,“你告诉我,那是我能选择的吗?”说完脆弱地滑坐在沙发上。

华母心疼地抱住华官若,气的声线都在发抖,“我不管你什么狗屁私生女理论,小若是我养大的,她就是我女儿!我华家对你已经仁至义尽了,从今天开始,你要是再敢对我们华家人动歪心思,我绝不放过你!”

容素哈哈大笑起来,笑着笑着,眼泪就出来了,“到底是谁动歪心思?从头到尾,都是你们华家人!你不放过我,好,我等着。”说罢冲出华家。

华佐棠连忙跟上,到玄关处时突然听到杯子破碎的声音。

果不其然,华母气的把杯子扔在桌子上,手也被割出一条血痕。

她冷语威胁道,“华佐棠,我今晚如果看不到你这个人回来,明天,明天给我收尸吧!”

华佐棠闻言一顿,脊背爬上一股寒流。他踌躇了一瞬,马上拉开门去追容素。

身后突然想起一阵玻璃碎地的声音……

华佐棠拐出院门,就看到容素蹲在地上,满是泪痕的脸有些失魂落魄。

“你没事吧?”华佐棠略微有些不安。

容素愣愣地看向华佐棠,浑身抖如筛糠,她道,“我刚好像看到我妈妈了,坐在车里。”

华佐棠怔了怔,看到一个死去的人?

“你看错了吧。”

容素红着眼摇头,“真的是,一样的脸!”她扬起脸,语气中略带一丝哀求,“会有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吗?还是,那就是我妈?毕竟……当时我们也没找到尸骨。”

华佐棠抱起容素,心里也有些疑惑,如果真的是容母,早就回来找容素了,毕竟容母是那么温柔的一个人,怎么舍得自己女儿一个人承受痛失双亲的苦。

不过,如果不是容素的幻觉呢?

“我们去保安室查查。”

两人到保安室调出刚刚的监控。

在容素跑出来前,华家门口停着一辆奥迪,不久从车上下来一名衣着华丽的贵妇,转过头时,那张脸,赫然与容母生前一模一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