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的一天

“你好,肯德基2453号为您服务,请问需要点些什么?”

“你好,我刚刚在网上提交了一份订单,但是忘记备注少放沙拉酱了。另外,请给我一包酸辣酱。”

“好的,请确认您的订单号码,我们会立刻通知制作部。”

“好的,谢谢。”

五分钟之后,我的外卖就出现在了餐桌上。没有外卖小哥,没有很长的等待。薯条还是热热的,脆脆的,蛋挞有些烫手,炸翅还冒着热气。

“你好,这里是苏宁电器部,您预约的十分钟后冰箱传送是否可以进行?”

“可以,谢谢”

我把传送装置放到客厅的墙角,这里刚刚消失了一台旧冰箱,传送到了废物处理站。十分钟以后,我的新冰箱通过传送装置来到这里,开始了它的工作。

吃完午饭,我出门上班,几天没有呼吸外面的新鲜空气,我选择了步行。街上人很少,擦肩而过的人互相微笑致意,现在在大街上看见真人的概率和几十年前看见劳斯莱斯一样低。

马路上已经没有汽车了,也没有轻轨或是地铁。人们目前可以选择的最快捷的交通方式是通过传送门。只要两点之间的距离小于20万公里,就可以实现传送。但随着距离的增长,损耗也会增长。也在物品传送时问题并不明显,但为了身体健康,人们目前只在短距离内选择这种传送方式。

我家和单位并不远,而且传送损耗对于我来说正好减肥了,对于某些研究提出的对脏器的振动损伤,我觉得我并不在乎,反正震坏了还可以换个新的。

我先生的器官更换指标已经被我霸占好几年了,去年我换了左肾,前年换了右肾,大前年换了左眼。长期躺着看书让我的眼睛损耗很大,今年我还想换个右眼。

政府每两年给我们这些精英人士一个器官更换的指标,而对于尚未完全消除的社会底层人士却终身不能享受指标。如今像接线员这种工作都已经由人工智能替代,目前的社会底层仅剩很少部分的工作了。

社会的不公平无论科技多发达也会一直存在的。

先生他不喜欢器官更换,也不喜欢自身的传送。他每天骑自行车上班,坚持锻炼和饮食,不吃垃圾食品,有六块腹肌。

我一直不是很懂在这个年代居然还有活成这样的人,好像从21世纪穿越过来的。

不过先生的器官更换指标浪费也是浪费了,有的同事把指标卖给没有指标的人,不过他们也没什么钱,我也懒得折腾。而那些有钱人,他们并没有指标的限制,如果可以承担高昂的费用把自己整个换一遍都行。

走到单位,刚好下午两点,险些迟到了。不经常走路是不太适应,不仅腿部肌肉力量不够,腰腹的支撑也有些问题。我揉揉走了十分钟就酸疼了的粗腿,想起了先生肌肉紧绷的线条,觉得自己也该运动运动了。

工作很轻松,如今需要动脑的地方太少,电脑代替了人脑进行更快捷准确的计算和信息搜索,我们只需要在它们筛选好的方案中选择一个,然后又无所事事了。

晚上下班,我实在不想走回家,打开传送装置去外面吃晚饭,今天吃的是寿司,脂肪含量少些。

回到家先生正在吃素食,我看着他摇了摇头,回屋看小说去了。

无戒365极限挑战营日更第五十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