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王立群解读李清照《点绛唇》

今天分享李清照少女时代的一首词《点绛唇》,以此来纪念这位杰出的宋代词人的诞辰。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这首词写什么呢?大意是说:早上起来,荡完秋千,站起身来,懒得去揉一揉发麻的双手;尚未绽放的花朵上,布满了晶莹的露珠,涔涔香汗已将我的薄衣湿透。园中突然闯入一位小男生,吓得我顾不上穿鞋,也顾不上滑落下来的金钗,含着羞意直奔屋子;回到屋内,缓过神来,忍不住倚门眺望那位小男生,但手里还拿着青梅,装着是闻梅香。


这和我们前面讲过的《醉花阴》、《一剪梅》,在内容上差异很大,因为写作此词时李清照还没有出阁,没有出嫁,所以这个词中表现的和前面两首词有非常不一样的新气象。新在哪儿呢?一是没有相思的困扰,二是充满着少女的情态。十几岁的小女生开始对小男生感兴趣了,这是什么呢?这是小女生情窦初开的情景。但是呢,她的人生阅历还让她不会掩饰,不会处理,加上刚刚荡完秋千,发髻蓬松,薄衫湿透,很狼狈,所以这才一路狂奔回房,鞋子忘了,金钗掉了,全顾不上。其实她对闯入园中的小男生充满了兴趣,所以回房以后才会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所以这首词表现的是李清照尚未出阁之前对生活的兴奋、欢乐和憧憬。


我们先看上片四句:“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上片的前两句写她荡完秋千,站起身来,懒洋洋的揉揉发麻的双手。李清照是个很细腻的词人,她这个“纤纤手”指代的就是小女生的手,这种写法源自《诗经·硕人》的“手如柔荑,肤如凝脂”,《古诗十九首·皎皎河汉女》也有“纤纤擢素手,札扎弄机杼”,这句中的“慵”用得很漂亮,“慵”是什么意思呢?懒。什么叫“慵整”啊?“慵整”就是懒得去揉已经发麻发烫的手了。这小女生的细皮嫩肉、荡完秋千后的疲劳,全落在这个“慵”字上了。开篇这两句,它的功力全部在动作神态上,完全不写相貌,但是一个少女的情态已经跃然纸上了,这和此前此后诗人词人凡是写到女人必重颜值大不相同。


“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这两句前四个字的“露浓花瘦”很重要,但是几乎所有讲这首词的人都忽略了它,这四个字为什么重要呢?它写的是带着露珠含苞待放的花,这花象征着像自己一样花一样的年龄、水一样的娇润的青春少女的形象。下一句好讲了,荡完秋千,涔涔香汗,轻湿罗衣,显得衣带不整。这四句不是白写的,它为下片写小女生的狼狈相埋下了伏笔。


下片五句是全篇最精彩的地方:“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刚刚活动完,还没有回房,小女生突然看见一个小男生闯进来了,赶快回避,所以鞋子也没穿,发髻上的金钗掉到地上也顾不上去拾,带着羞涩跑得很快。古人的走就是今天的跑,为什么跑这么匆忙呢?羞。一个未出嫁的小女生不方便见陌生男子,特别是见小男生,作为一个小女生的李清照才跑的如此匆忙。写到这儿,闺阁少女的形象已经进入到我们眼球,但是还没有达到全词的高潮。


这首词真正的高潮是和羞而走的小女生,跑回闺房以后,“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这是全词最精彩的一个动作。小女生青春萌动,希望见到小男生,这叫情窦初开,但是这个小男生长得怎么样,是不是自己喜爱的那一类,她刚才只顾着逃,根本没有看清,所以她还想再看看,看看这个小男生是不是自己喜爱的那一类的,所以她写了一个极其罕见的动作,小女生狂奔进屋以后,回眸眺望,但她眺望又是在嗅青梅的动作掩护之下完成的。这又把少女的羞涩、青春的欲望,全部含蓄的写了出来。


中国古代诗歌从没有写过内心如此复杂的小女生形象,这是一个创举。唐代杜牧的“娉娉婷婷十三余,豆蔻枝头二月初”,被公认是唐人写少女的佳句,但是我们今天一读,特别是和李清照的这首词一比,就知道杜牧只写出了少女的婀娜身姿,但是整个的人太模糊看不清。但是你读了李清照这首词,宋代小女生的形象就清晰多了。她是青春已经觉醒了,青春已经萌动了,渴盼交友了,但是书香门第的家教早已经成习了,所以她只能在有限的范围内,搞那么一点小动作。


这首词的最大亮点是以一组镜头写了一位青春期的小女生,这组镜头可以分出来三个分镜头:第一个是荡完秋千、起身搓手揉手;第二个分镜头,是园中突然闯进一个小男生,这个小女生受惊狂奔;第三个分镜头,是带着羞涩跑回屋里边,以嗅青梅遮掩自己的回眸眺望。三个分镜头都以少女为中心,组成了一个富有特色的动态画面,让人忍俊不禁又回味无穷。


另一个亮点是叙事,宋词的长项是抒情,特别是书写人类最普遍的感情——恋情和爱情,李清照婚后的大量词作,特别是名作,都是以书写爱情来取胜。但是这首词是个例外,通篇叙事,从荡秋千,到活动后的搓手揉手,再到小男生闯入,小女生的仓皇出逃,直到最后的回望,全是叙事。全词只有“露浓花瘦”四个字好像是写景,但实际上仍然是写人,这在宋词中是极为罕见的。


最后,我们再重温一下李清照这首名作《点绛唇》。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g��u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