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东华凤九故事续写——第五章

第五章: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我从一开始便下定决心。


“帝君”。

凤九惊魂未定的看向身后,才发现那个把自己拎回来的人正是东华帝君,掩饰不住内心狂喜。

帝君微微皱了皱眉,看着凤九,“诛仙台不是你闹着玩的地方”,语气中看似嗔怪,却难掩担心。

“我只是想看看那诛仙台下面是什么样儿的,没想到……”凤九瞄了一眼帝君严肃的脸,怯生生的说。

帝君瞥了凤九一眼,轻声说了句:“胡闹”,说完便转过身去。

凤九以为帝君要走,猛地上前一把拉住帝君的衣袖,“你别走”。

帝君转过身,看向凤九,“不走留在这干什么?你还想在这诛仙台上看风景吗?”说完,拉着凤九一起离开了诛仙台。

不过是刚刚被帝君从诛仙台上拎了下来而已,凤九莫名觉得欢喜,有机会跟帝君独处,已经让她喜出望外,此刻竟还能与帝君漫步天宫,对凤九来说是绝顶的好事,是来九重天之前想都没敢想过的好事。

她没话找话似的,对身边的帝君说:“这些年,我读了很多史籍,也学了一些治国之法,现在青丘事务在我的掌管之下越来越规矩了。”

凤九满心期待的看着帝君,希望能得到他的称赞。

谁知帝君只淡定的丢出一句“我知道”。

“帝君知道?”凤九狐疑的看向帝君。

不知为何,帝君的脸上划过了一丝局促不安的神情,没再回应凤九的反问。

好在这么多年,帝君一直隐居在太晨宫,也算掩了人耳目,不然堂堂东华帝君,终日走到哪都捧着铜镜看青丘女君,这若是让天上那些八卦的神仙看见,一定会在四海八荒传出各种流言蜚语。不过帝君他老人家是不在乎的,他只想看看凤九有没有受委屈,有没有被谁欺负,至于外人如何诟病,他才没兴趣知道。

见帝君不语,凤九转念幽幽地问:“帝君……这些年……你……还好吗?”

帝君转身看向凤九,居高临下的说:“本帝君日日在这天宫里……能有什么不好?”语气中有一丝凤九不易察觉的违心。

凤九努了努嘴,自顾自说道:“也是,你是东华帝君,怎么会不好。”

二人不再言语,帝君竟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凤九觉得就这样一直在天宫里逛个几百圈也是可以的。

凤九脚踝上的铜铃叮叮当当的响,帝君已有百年没有听过这铃声,如今再次听到,心情竟不自觉的愉悦了起来。

只是不知为何,这九重天上突然天气骤变,雷声大作,灰白色的云层急速的遮住了天空,雷声似重锤敲击,要砸裂这九重天一般。天边呈现出血红色,瞬间撕扯出一道似箭的闪电,直直的朝着凤九打了过来。

九儿。

还未等凤九反应过来,帝君便上前一把抱住了凤九,重重天雷混着闪电狠狠打在了东华帝君的背上。

帝君闷哼了一声,把凤九往怀里带了带。

“帝君……”凤九一声惊呼,扶着怀中人跌坐在地上。

帝君法力至今仍未恢复,没想到凤九竟会在节骨眼历劫飞升上仙的天雷。这天雷若是历不过去便会就此绝命,帝君想着,好在此刻他们是在一处的,他好歹能替凤九抗一抗。

只是,现在的帝君法力仅有一成,和刚入仙籍的小仙差不了多少,替凤九承受这天雷业火的痛苦可想而知。

凤九不知所措,瞬间泪目,看着怀里的帝君微微皱眉的样子,心疼的乱了方寸。

凤九挣扎着用尽浑身力气支撑着东华帝君,忽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这天雷……莫不是自己飞升上仙的劫数?帝君帮自己挡了劫?可是昔日征战天下的东华帝君怎么会被这莫名的天雷......

“帝君,你的法力......”凤九疑惑的看着帝君。

只见帝君原本凌厉的表情渐渐变得柔和,皓白的衣袍上血星点点,漫漫晕染,像一朵朵盛开的桃花,凤九看着,眼里已满是泪水。

帝君扯着嘴角,挤出个这点小伤不碍事的微笑,便无力回应凤九,昏了过去。

帝君昏过去之前,仍听到了凤九撕心裂肺的叫喊着自己的名字,这只小狐狸,旁人怕是要被她这大惊小怪的样子给吓坏了。

果然,正在不远处的司命星君和三殿下连宋闻声赶来,看到凤九怀里的帝君已失去了意识,一时都惊慌失措。

“刚刚……发生什么事了?”连宋直直地看向凤九。

凤九双手染血,抬起满是泪水的脸,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祈求道,“三殿下,快救救帝君,他......他替我受了三道飞升的天雷”,凤九悲痛万分。

“天雷?”站在一边的司命星君听到凤九的话,不禁脸色骤变。

三殿下狐疑的看向司命,“怎么回事?”

司命见状,怕是不能再瞒着三殿下了,终说出了实情。

“帝君下凡回来之后,法力便失了九成,他老人家担心引起四海八荒的混乱,才命我不许告诉任何人,想着过个几百年应该就会恢复了,却没想到......”司命悻悻地看了一眼凤九,收住了后面的话。

凤九听到这,终于泣不成声,帝君没有了九成法力,这三道天雷重重致命,这……凤九不敢想下去了。

“凤九,快别哭了,马上带着帝君去十里桃林找折颜上神,他一定有办法”,连宋冷静的说:“堂堂东华帝君,若是被四海八荒知道他尽失法力,怕是真的会惹出什么不必要的事端,你且记着,谁也不要与谁说,快去。”

凤九听到折颜的名字,像是得到了救命的稻草,立刻用手背抹干眼泪,带着帝君去了十里桃林。

遭受天雷的帝君仅剩一成的法力也受到了冲击,腰间的狐玉褪去隐藏,现出了原形。凤九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她想起,那日在九重天的告别,帝君抚着她额前的凤尾花……如果当年我没有把自己的名字从三生石上抹去,我会喜欢你……百年以来,每次想到那日,凤九尽是心酸,甚至有的时候,她会觉得这些话是帝君为了让她尽早断了念想,给她的一个安慰罢了,只是如今,看到眼前的红尾狐玉,凤九的心再也不能平静了。

在凤九眼里,帝君曾是她的夫君,虽然那时是在凡间,他并不知晓她就是九重天上那只小狐狸,但对凤九来说,她与帝君的百日之恩也是算数的。帝君几次搭救自己,如今甚至为了她险些丢了性命,这份恩情她恐怕是还不清了,凤九有些责怪自己的后知后觉。

此后的几日,凤九吃不下睡不着,日日守在东华帝君的床榻边上,只因折颜说过,七七四十九日之内,要定时为帝君渡元气,保其元神不散,以帝君的资质,便会再造意识,清醒过来。

折颜都这么说了,凤九算是放了心,只是深知这四十九日尤为重要,丝毫不敢怠慢。

凤九每天为帝君汇聚元神,只是,才过了二十几日,她自己便开始力不从心了,身体疲乏,脸颊憔悴,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折颜与白真苦苦劝她,她硬是不肯离开东华半步。

姑姑白浅从昆仑虚回到天宫,从司命星君和三殿下连宋处听得消息后,便匆忙赶回了青丘,威逼利诱加苦口婆心,总算劝凤九睡了一会儿,吃了些东西。

朝暮更迭,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帝君仍然没有要醒过来的征兆。

凤九觉得,一定是自己平日不好好修炼,给帝君渡的元气力量不够,不足以填补帝君所失的修为。

这些日子里凤九一直在想,倘若不是她粘着帝君不放,帝君就不会为了回应她的感情下凡历劫,更不会因此失掉了万年修为。倘若她没来九重天,没去诛仙台……倘若她潜心修炼,算准自己飞升的日子,就不至于害得帝君帮自己挡劫,再不济,即使算不准飞升的日子,修炼的好了,元气精纯,眼下也能让帝君快点醒过来罢。

凤九越想越自责。

�b��(�L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