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了美人师尊后

我穿成了病娇疯批徒弟的美人师尊。

正要按照剧情嫁人成婚,却被这徒弟设计将我囚禁起来。

他轻轻咬着我的耳垂呢喃道:

「师尊,我就是要亲手把你送进深渊里,然后做你唯一的光。」

1

「师尊……你这是拒绝我的意思吗?」扶舟挑了挑眉,病态的面容上一双水光潋滟的桃花眼里倒映着我慌张的脸。

几天前我穿越进了一本玄幻古言,成为了书里一大门派里赫赫有名的美人师尊。

不仅有着绝世的美貌,还有一个病娇疯批的徒弟。

此时,我这传说中的徒弟将我逼在了墙角,迫使我抬起头才能和他对视。

扶舟的眼神逐渐染上一丝阴翳,雾蒙蒙地叫人看不真切。

我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结结巴巴道:

「呃……你年纪尚小,师徒恋,没前途的。」

那本书我只看过开头,只知道扶舟是一个外表温润如玉实则偏执且手段残忍的男主。

只要惹到他,一般没什么好下场。

更别提和他谈恋爱了。

扶舟忽然抬手,修长的手指抚上我的眉眼。

「徒儿已过及冠之年,师尊以这样的借口搪塞徒儿,莫不是有了心上人?」

他轻言细语,可那凉飕飕的语气让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瞧见他面色阴沉的脸,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答。

扶舟低下头,按住我的肩膀,在我的脖颈处难耐地厮磨。

突然,他用力咬了一口。

我脑袋一懵,耳垂不由得泛起一丝红晕。

「仲芷,你只能是我的!」

我狠狠地咬住自己的舌尖,才勉强控制住方才想要花痴笑的冲动。

仲芷平时清冷孤傲,虽然严厉但管教有方,无人不服。

如果再这样下去,要是被人看出来我不是仲芷,岂不是完蛋了吗?

我冷下脸抬袖一挥,用内力将扶舟打到了一边。

「放肆,扶舟,你竟敢直呼为师名讳,本尊看平素太宠着你,让你愈发狂妄了。罚你面壁思过三日,若还是想不明白,便别来找本尊了。」

说完,我便赶紧转身离去,给众人留下了一个高深莫测的背影。

2

第一次使用内力没轻没重的,据说扶舟当时被我打的当场吐了一口血。

还是其他师兄弟赶来将他扶回去了。

我溜去看了他一眼,只见本就看起来病弱的扶舟墨发披散,缠绵在软榻上,没有血色的肌肤更是苍白。

不知道他是不是察觉到我来了。

扶舟忽然抬眸,往窗缝这里瞧了一眼,吓得我赶紧屏住呼吸侧身藏了起来。

下一秒,我听见他轻轻的嗤笑一声。

绯色的薄唇弯起一丝浅浅的笑意, 将他那张冷峭的俊脸柔和了几分。

「如果这样能让你回来,我甘之如饴。」

扶舟虚弱的声音在内阁响起。

我想,他这话应该是说给真正的仲芷听吧。

只可惜,她的灵魂大抵已经不在了,我的身形怔了怔,一时间心里五味杂陈。

最终,我还是压抑住想要推开门的冲动离开了。

因为我知道我不能再和他有过分的发展了,因为……

我要和书里第一大反派魔尊靳城结婚了。

扶舟在一次历练的时候,不知死活抢了魔尊靳城的东西,靳城当场气的赶来将这小门派屠了个半死。

这靳城虽然心狠手辣杀人不长眼,但是看见仲芷就一见钟情了。

于是结果就是。

仲芷嫁给靳城,靳城放扶舟和门派里其他人一条生路。

传闻,仲芷可是靳城的白月光啊,当初失踪的时候,靳城不惜一切代价只为找到她,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我的眼皮跳了跳。

这狗血剧情,妙啊。

3

出嫁当日,鲜衣怒马。

门派里的众人都泪眼婆娑的送别我,我盖着红盖头,只能微微的瞥见远处奔腾而来的千军万马。

一匹白色的骏马叫嚣着在我跟前停下,发出了气魄的啼鸣声。

骏马的主人轻而易举的就将我捞上了马背,紧紧的靠着我。

「抓紧。」

靳城的声音似乎带着一点与生俱来的桀骜不驯和压迫感,我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也不敢回头望他。

毕竟他要的是仲芷,不是我。

要是被他看出来什么不妥,到时候不止是我,就连整个门派都会……

我紧紧的抓住缰绳,掌心不自觉的冒出了汗水。

正当靳城想调转马头离开时,一道白色的身影从天而降烂在他的面前。

「且慢。」

我听出来了,是扶舟的声音。

我心里咯噔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出现了。

我连忙摘下了盖头,只见来者一袭白衣,裙裾飘扬,牵动着细碎的发丝,略微遮住他那双冷冽的眼睛。

扶舟望着我,清冷的脸上没有一丝红晕。

那瓷白的皮肤在这午后的烈日下显得病态的白。

他望着我,漆黑的眼瞳里涌动着愤怒与醋意。

我想,大概他是在怨我吧。

我低下头,微微敛眸心虚的不敢看他。

身后的靳城冷哼了一声,丝毫没有将扶舟放在眼里。

「这就是你的小徒弟啊,看起来也不怎么厉害嘛。」

我这才发现,靳城不仅说话猖狂,样貌也是生的桀骜不驯。

鎏金发冠将他一头青丝高高束起,身着黑狐裘,腰间扣着银白的链带。

墨眉轻挑,狭长的凤目下偏偏又有一点万种风情的泪痣。

他和我对视了一眼,愣了一下。

然后那薄唇戏谑的朝着扶舟讽刺出一句:「好狗不挡道。」

靳城说完,我们所骑的这匹马还附和似的扬起了前蹄,发出了一声啼鸣。

这让我猛然踉跄了一下,差点从马背摔下来。

马蹄激起的黄沙溅了扶舟一脸,他只是淡漠的用修长的五指一挥,缭绕的尘埃便散去了。

他抬眸:「靳城,你是不是就爱抢别人的东西?」

周围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几位长老瞬间脸色苍白,挤眉弄眼的朝我投来一个哀求的眼光。

靳城嘴角抽了抽,扶着脑袋大笑:「哈哈哈哈,怎么?有种你再来我手上抢一次试试?」

他的手搭上了我的腰腹,扬起下巴挑衅地望着扶舟。

话音刚落,扶舟执拗的拉住我的手,迫使我低下头。

柔软冰凉的唇瓣激的我浑身一个哆嗦。

我的身体瞬间绷直,面色绯红。

卧槽。真刺激!

我不敢抬头看他们任何人的反应。

扶舟语气带着点挑衅:「你以为我不敢么?」

这下靳城更怒了,用力把我捞回去,然后握住了我的细腰。

扶舟抿了抿唇,阴恻恻地看着他游走在我小腹的手。

我吓得一个激灵,想拿开靳城的狗爪,但他的蛮劲很大,根本推不开。

我实在担心靳城一怒之下将扶舟宰了。如果男主死了,面位崩塌,我岂不是彻底回不去了?

显然,我得阻止他们。

我清了清嗓子,准备发表一点意见。

没想到的是。

扶舟直接用内力打掉靳城的手,然后一把将我扯到他的马上,扬长而去。

抢……抢婚了!

4

我听见靳城暴怒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紧跟着便是铁蹄的追逐践踏声。

扶舟这个疯子,居然在这时松开了缰绳,仍由马奔腾。

我又着急又害怕:「不行,你送我回去。」

他却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将我的手臂圈在了身后,温热的胸膛紧紧贴了上来。

「师尊还没明白吗?不管生死,你都只能和我在一起。」

他贴住我的脸,红唇在我嘴边一张一合,只差一点就能吻上来。

我的心脏怦怦直跳,又气又羞。

扶舟的动作却愈发肆意。

他的手指开始掠夺我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从眉心滑至鼻梁,扫过睫毛与眼尾,最后落在了唇心。

动作轻缓又漫长。

「这些……都是我的。」

我被这强烈的醋意还有占有欲激的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下一秒,他突然伸手捂住了我的眼睛

身下的马愈发失控,加之未知的黑暗让我甚至感觉自己的身体都有些失重。

黑暗中,我的耳窝被柔软滑腻的温热轻轻的缠绕上了。

微凉的水泽让我的背脊都挺直了。

那像是一条毒蛇,嘶嘶的吐着信子,正不断的威胁催促着猎物束手就擒。

最终,我还是哇的一下大叫出声。

扶舟用手指轻轻的抹去我眼角的湿润:「吓着了?」

我点了点头,故作嘤嘤啜泣了几番。

他冷漠的神色终于有所松动,颇为怜惜地将我搂住。

这匹发了疯的马还在狂奔,扶舟眉头轻蹙,微微用力将我的头按在了他怀里。

「师尊乖,别看。」

下一秒,我便听见刀刃插进血肉里发出闷响。

白马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哀嚎,剧烈挣扎了一下,然后摇摇欲坠。

他紧紧的抱住我,翻身一滚,我俩便稳稳的摔在了草地上。

只见那匹白马狼狈的倒在地上,猩红的血液顺着它的心口滚滚流出。

这一幕,血腥又骇人。

我下意识地倒退了两步。

不知道是不是牵扯到了扶舟的旧伤。

他猛然捂着胸口吐出一口黑血,那原本毫无血色的薄唇被渲染成了妖冶的瑰丽。

他死死的看着那了无声息的马,冷不丁的冒出一句:「它伤了你,它该死。」

我忽然有些心酸,扶舟是真的喜欢仲芷。

可我不是她!

以他这么病态的性格,如果他知道了真相,说不定会把我大卸八块吧?

我望着扶舟俊俏苍白的脸,怔怔的说不出话来。

他虚弱的站起身,擦了擦嘴角的血。

「师尊的这幅表情是觉得徒儿心狠手辣么?」

「可即便如此,我也不后悔方才所作所为。」

听到这话,我知道他是误会我了。

可是以原主那种心怀天下悲悯众生的样子,这个时候,她大概会说……

还没等我思考好,我的身体鬼使神差地吐出一句:

「我的徒弟,不该这般凉薄。」

我都有些惊讶我会说出这样的话。

扶舟的眼睛闭了闭,捂着心口,嘴边牵起一丝自嘲的笑容。

「师尊还是如此。」

「可我心里没有天下苍生,我只想要你。」

5

不知是不是原主本就喜欢扶舟。

对于如此炙热的告白,我的心里似乎悸动了那么一下。

身后,蓦然响起一阵干瘪的掌声。

靳城坐在马上,好整以暇地望着我们。

他的身后还跟着魔教的千军万马,短短几秒,那些将士就将我和扶舟包围了起来。

「真是一出师徒情深的好戏码啊。」

「演够了吗,演够了就走。」

他朝我勾了勾手指,示意我坐在他前面。

这时……

扶舟用力扯住了我的肩头,然后当着他们的面,狠狠地咬了我的唇瓣一口。

我吃痛的惊呼一声,诧异地看着他。

扶舟连眼皮都懒得抬起,唇边的笑令人心颤。

「她方才都承认了自己是我的,靳城,强扭的瓜不甜。」

他就这么望着靳城,眼底带着揶揄和雄性的炫耀。

靳城居高临下地看着扶舟,手里攒动着一股血红色的力量,然后对准了我。

「流魂玉和她,选一样。」

我缩了缩脑袋,听着他们的两的对话衣襟早已被冷汗浸湿。

我以为扶舟肯定会开口选我,然后把那块不知道什么用的破玉交给靳城。

然后靳城放了我,完美结局撒花。

但事实却是。

扶舟沉默了。

然后那大概聚集着靳城八成内力的一掌,便拍在了我腹部。

我的五脏顿时像被撕裂开,被震碎了般蚀骨的疼痛弥漫开来。

嘴里一股腥甜从喉头窜了出来。

狗男二,你还真敢下手。

我两眼一黑,闷出一口血,没了意识。

……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在一处黑压压的寝殿里了。

我不知道后续是什么样的情况了,但目前看来,靳城应该是没有得到流光玉。

然后,还把我捡回了魔宗。

此时的靳城坐在床头,看我醒了,幽幽的递给我一杯水。

「没想到你这么脆弱啊,一掌就要死了。」

然后,他意味深长地睇了我一眼,嘴角微挑:

「你不是仲芷。」

他盯着我,语气笃定又危险。

「从你掀开盖头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不是她。」

我的眼里顿时闪过一丝慌乱。

心中警铃大作。

卧……卧槽,他是怎么发现的?

下一秒,他用力扼住了我的脖子,让我喘不过气来。

「说,你到底是谁。」

我张开嘴贪婪的吸入着仅有的一丝空气。

因为缺氧脸色涨红,但我却还是倔强的摇了摇头。

我不能说,也没法说。

不说,也许靳城还有放过我的机会。

可我要是说了,我是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人,他恐怕会直接把我的脑袋手起刀落,然后屠了青山派满门吧?

靳城微微的眯起眼睛,审视着我,然后更加收紧了他的五指。

就当我以为他就要就此掐死我的时候。

他松开了我。

像扔垃圾的似的,把我扔在了地上。

「学的很像,但终归不是她。」

「你骗得过扶舟,骗得过那些老头子,但你骗不过我。」

片刻,他似乎又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意味深长道:

「你说,扶舟为什么要流光玉不要你,是不是发现你是个冒牌货了?」

6

想起扶舟那先亲我一口,然后又对我见死不救的渣男行为。

我心里不由得刺痛。

反正也无话可说,我选择躺在地上装死摆烂。

面对我这张逃避战术,靳城又好气又好笑,像拎个小鸡仔似的将我从地上抓起来。

带着我转身进了一处地阁。

而这寒气逼人的洞穴里,竟然暗藏着一口水晶棺材。

靳城将我扔到了棺材前,我趴在那往里一瞧。

里面赫然躺着一个妙曼的女子。

而她竟然生的一张和我一模一样的脸。

螓首蛾眉,浓密的睫毛瞌上。

像是睡着了一般。

我想,如果她睁着眼的话,想必是美目盼兮,一颦一笑都似芳华。

不出意外的话,她应该就是真正的仲芷。

那我又是怎么回事?

孪生姐妹?替身文学?

我一只手捂住了心口,望着靳城不知说些什么。

他冷冷的扫了我一眼:

「别以为我摸了你两下就是喜欢你啊,我只是为了试探他罢了。」

「那家伙的反应,看来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真正的师尊已经死了,还守着一个冒牌货偷偷自乐,真是可笑。」

我愤愤的望着她:「你明知道我不是她,还强娶我做甚?」

「谁让他抢我的东西?」

靳城的声音像是从鼻子里哼出来的,带着浓浓的不屑。

「流魂玉,是复活仲芷的首要条件,而你就留在这里,给我当牛做马吧。」

……

我好几次想要反抗和逃跑,都被靳城抓了回来。

他甚至威胁我。

如果我再挑战他的底线,他就去青山派把扶舟杀了。

有时候我真想意气用事,可没办法啊,我是穿书来的。 

男主不能死啊。

我发现魔宗里有一处巨大的藏书阁,汇集着世间千万书籍。

不知道从里面能不能找到方法。

于是,我每天都泡在里面,起早贪黑的寻找回家的办法。

靳城每每见此,都会用促狭的语气讽刺我几句。

「无名小卒,还会识字呢?」

无名小卒,成了我在这的新名字。

我答应靳城,只要他不动青山派,我便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

靳城总是问我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我便故弄玄虚的告诉他:

「你们都是一本书里的人物,我可是书外面的人,比你们厉害多了。」

这时靳城就会好奇的坐在我旁边刨根究底,问我他是不是主角。

我白了他一眼,愤愤道:

「人家扶舟才是主角,你可是反派大boss。」

「嗯,那我的结局是什么?」靳城坐在我身后默默地替我梳发,绑上发带。

我享受的眯起了眼睛,略微沉思了一刻,然后道:

「虽然我没看过那本书,自古反派多行不义必自毙啦。」

靳城表面上风轻云淡,实则出其不意,抓着我的头发用力一扯。

「还乱说话么?」

我摇了摇头,摸着头皮,嘴里念叨着再也不敢了。

呜呜呜,好痛。

他突然往我嘴里塞了一块甜甜的东西。

我嚼了嚼,是绿豆酥。

我眼前一亮,兴奋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昨天晚上就想吃绿豆酥?」

靳城白了我一眼,没有理会我,扔下一包绿豆酥走了。

7

晚上,我做了个梦,梦到靳城死了。

我惊醒了过来,赤着脚便跑出门想去找他。

不承想,我推开门便看见一道欣长的人影站在围栏前。

靳城站在那里,皎洁的雪花星星点点的飘落在他的狐裘上,此时他收敛起了平素里的嚣张跋扈。

淡淡的眺望着漫天的飞雪。

我一愣,脑海里窜出一个场面,他每晚都会在这里守着我睡觉。

看见他好好的活着,我长舒了一口气。

然后,我便有些懊恼。

为什么自己的情绪如此不受控制。

对扶舟有种莫名的喜欢。

现在对靳城居然也心生担忧了?

听见身后的声响,靳城有些惊讶我会醒来。

但他还是第一时间用衣袍裹住了我。

「怎么醒了?」

我鬼使神差地抱住了他。

「喂,我不是你那小徒弟啊,别发疯。」靳城的声音有些嫌弃,想要推开我。

「你每晚都在这吗?」我死皮赖脸的赖在他怀里小声的问道。

靳城沉默了片刻,将我抱了起来,用掌心暖了暖我冰凉的脚掌。

我忽然想起来靳城都是白日里睡觉,不由得打趣道:

「你不会还怕黑一个人不敢睡吧?」

「你是不是晚上偷听到我想吃绿豆酥然后就去买了讨好我呀?」

靳城不想回答我后面的问题,只是用力的把我的头摁在他的胸口。

过了好久好久,在我就快要睡着的时候。

我好像听到靳城小声的嗯了一声。

等我下次醒来的时候,竟然过去了好几日。

灵医郑重其事的对我说,「你的身体里有两个灵魂,并且另一个一直在扭曲你的思想。」

靳城对于这种事也十分的震惊。

唯有我自己清楚的很。

原来那些对扶舟的情绪,都是来自于身体里仲芷的意识。

靳城说,一定会帮我找到灵魂分离的办法。

8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我偶尔从靳城口里得到扶舟安好的消息。

他好几次拿我要挟向扶舟换取流魂玉。

但扶舟从未回过他的信。

对此,靳城恹恹的摸了摸我的脑袋说。

「没想到你这么没用啊,早知道就不强娶你了,每日里只会白吃白喝我的。」

我心里有点酸酸的难受。

一丝别样的情绪堵在心头,上不去也下不来。

我极其讨厌被仲芷左右的感觉。

直到有一天,我躲在靳城的门口,听到他的手下对他汇报青山派全门覆灭的消息。

也许是仲芷的情绪又开始控制我。

我气的直接打开门冲了进去,将刚准备给靳城端来的茶水摔在了地上。

「靳城,你这个骗子!」

对于我的偷听墙角,靳城倒也不恼,双手抱怀,阻止了他那想拿下我的手下。

「听到了?」

看到他这么傲慢极度自满的表情,我恨不得上前抓花他的脸。

然而,我听见靳城用很慢的语速说出了一句:

「青山派,被扶舟灭门了。欺师灭祖的罪行,估计现在正道的人都在追杀他呢。」

如同雷轰电掣般,我呆住了。

只见靳城召集了手下,蓄势待发的样子。

我拉住了他:「你要去哪?」

「当然是帮那些正道的老家伙们讨伐扶舟啊,他们可是答应事成之后将十方圣器拱手奉予我。」

靳城的眼底闪过一丝肃杀与嗜血。

近日的朝夕相处都险些让我忘了他本来是个杀人不长眼的恶魔。

我默默的松开了他。

还有 39% 的精彩内容
支付 ¥2.99 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