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她(三)

      他意识到我无意说出的事实,终于把那张我看见就生气的脸给染色了。我不知为什么会  突然这么说,气氛僵在了那里。他连喝了三杯水后,起身离开了餐厅。我看着他离开,死的心都有了,这不是我想的,我想和他开心心的吃顿饭,想让他放松下心情,想让他别太累了,就是没有想给他使小性子,我也没那资格呀。

  很久没有听到任何声音,我起身向外面走去,到了客厅才发现他躺在沙发上,很累的感觉。

  我轻轻的走过去,坐在他旁边,忍不住的帮他松松骨,两个人很安静,很安静。其实我真的想这样一辈子,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守着他,即使什么都不做的待在他身边,就会莫名的心安。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有些发酸,就停下了,傻傻的看着他。

  “手酸了?”

  我闷哼了一声,意识还在发散中,并没有想到是谁在和我说话。

  直到他睁开眼睛,我才回神,嚷嚷道:你没睡呀?

  他反问道:“我有说睡觉吗?”

  敢情我又被他耍了,撇了撇嘴:“你没睡怎么不说话,我还担心吵醒你呢?吴姨去买东西了,邓叔说帮她拿着。我只是说了今晚有几个朋友过来吃饭,不知道他们都准备了什么?还有我买了个按摩椅放在书房了,回来后自己放松一下,还有锻炼,更要保持,你都一把年纪的人了,不注意锻炼身体是吃不消长期紧张的生活,少抽烟…”

  他慵懒的斜靠在沙发一角,我则自己在那里碎碎念,也不顾得他有没有有听进去:“乐乐说他领导买了个车载的按摩仪器,我让她探听好后,在买一个。你出去拍戏也好用。”

  我的脑子飞速的转着,唯恐忘记了什么。

  他看着我唠唠叨叨的,还时不时的捏着手臂,叹口气,伸出手帮我揉着肩膀说:“下次出去时多带块电池,记得交代清楚什么时候回来,怎么回来?”

  我愣了下,想到乐乐对我说动车出事时他的紧张,我鼻子酸了,哽咽着点头说:“好。”

  “孙超更想让你去他那里,我给你回了,他那里不适合你。”

  “恩”,

  我们完全没有察觉情况有变:有我问他答。转变成他问我答的状况。

  “我明天下午要去吉林,有个谍战题材的还没有接触过,陈姐说先帮我盯着,能拿下最好。

  “恩。”

  “估计又要炒了”。

  “恩”。

  直到吴姨回来,我才意识到他已经帮我揉了好久的手臂了。我飞快的跑到大门口帮吴姨拎东西, 兴奋的吆喝着:“吴姨,你太好了,这么多我爱吃的。”

  吴姨笑着对我说:“我只是按照吩咐采购,你谢错人了。”

  我撇了撇嘴,看着某人揉着自己的手腕,想去拍拍马屁,结果直接无视我的存在,径直对吴姨说道:“按摩真不是人做的。”

  我一时没有反应出他什么意思,就呆呆得看着他,他则大摇大摆得进书房了。

  吴姨好心的提醒我:“他说不是人做的?”

  我才意识到又被人给涮了。

  我愤愤不平的在吴姨那里声讨他的精神折磨,吴姨实在被我吵得没有办法了,把我给轰了出去,拒绝我接近厨房50米范围。

  我到书房门口时,听到他在讲电话,本想离开。他却把门从里面打开,示意我进去。

  他挂了电话后对我说:“找到工作了吗?”

  突然很没有骨气的想哭,最后一天了,最后的晚餐,我没敢抬头,只是低低的说了句:“还在找”

  “要不你还是回来吧,公司也没有说不准我有两个助理,而且陈姐算是经纪人,不是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