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不觉晓(十八)

图片发自简书App

前景回顾

第十七章:

就在大学期间那种本寝室其乐融融而外寝室勾心斗角的氛围里,我们迎来了第一个实习机会,于是,所有人为此争得头破血流!

我自然也是报了名且做足了功课的,但是很残酷却又情理之中的被秒刷。

一开始遭遇这种尴尬我是拒绝的,可我还没开口,海选面试官就直接甩出入选人员的简历,我看后默默的退出了现场,那形象,跟夹着尾巴似的,就差没捂脸狂奔了。

我受到了打击,因为人家简历上,满满的都是证书和工作经历,而我,纯的如同一张白纸。

我开始意识到学习的重要性。我想,学医没成功,总不能自暴自弃一辈子吧。

我开始泡图书馆,参加各种各样的考证,最狠的是在BEC higher听力各种变态篇章的折磨下,我写了满满两个笔记本的听力原文,听不懂,倒回去重听,好在大学期间啥也没有,就时间多,短短一年,加上良好的英文功底,我竟然在众人里脱颖而出了。

我喜滋滋的拿着到手的证书,继续着我勇往直前的拼劲,一时间被同学奉为“考霸”,为啥呢,考什么过什么,牛逼坏了。

有人说认真的女人最美,当然我努力的初衷并不是想证明什么,只是面试期间被拒,满腔的不服无处发泄而已,但是,无心插柳柳成荫,那种不逼死自己不罢休的狠劲逐渐造就了我的悄然蜕变,让我这么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黄毛丫头有了质的飞跃。

我终于不再想尽办法粘着发小,而是敞开心扉和同居两年的室友打成了一片,我发现了她们以及自己的好,九宝的可爱,抱抱的优雅,小燕的幽默,和自己的古灵精怪。

我发现了世界的美,付出和回报的等价交换。

大二上学期结束后,我和室友抱抱相约在古城跨年,我们两家正好在两市交接处。

她来的前一天,我正在自己的房间,对着墙壁上的米拉米亚画动漫,那时刚接触素描,一心沉浸在其中,忙的不亦乐乎。

家里的座机突然响起来,我没在意,直到老爸怒吼着喊我,我才惊悚的跑过去。

肯定是个男生,这是老爸怒吼的唯一理由!

我战战兢兢的接过电话,望着老爸不满的睨视,心中百感交集,我都成年了,至于吗?

“王小贝,”电话那头,熟悉的声音如同隔着遥远的星空,突然间变得飘渺起来,“知道我是谁吗?”

我张了张口,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惊喜?愤怒?疑问?失望?

“喂,你在听吗?”他的话语突然间有了焦虑。

“在在在!”我回过神来,“吕晓龙,你终于舍得出现了!”

电话那头,响起了久违的轻笑,他语带欣慰,“你还记得我啊。”

“怎么不记得,”我阴阳怪气的数落着,“化成灰我都记得!”

“最近怎么样?”他轻声询问。

“挺好的,”这一次,我终于不再掩饰,“我过得很开心,你呢?”

“还行,”不痛不痒的回应,随即又问,“有时间吗?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好呀!”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我们约在古城南门前的广场上,出门前我第一次用了BB霜,那是买乳液时送的小样,薄薄的一层,让略显疲倦的容颜瞬间变得水嫩剔透,化妆的魔力!

我依旧扎着高高的马尾,厚重的刘海斜斜梳在右边,后来果然如同贴吧中说的,男生都对马尾斜刘海的女生来电,因为那是她们最清纯的样子,我下车的瞬间似乎看见了吕晓龙眼中满满的欣赏,虽然它一闪而逝,我都还没来得及认真捕捉。

“你真是一点都没变。”他一眼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认出了了。

“可是你变了!”我嘟起嘴巴,看着他年少的稚嫩早已褪去,脸上呈现出与这个年龄段不相符的成熟,略带撒娇的喊道。

“变丑了?”他一扬眉,竟然宠溺的拍了一下我的头顶。

“没那回事!”我扬起脸,乐呵呵的笑着,“你陪我去一下银行,之前钱包丢了,卡一直在挂失中,今天终于有空解冻了。”

我转身,一蹦一跳的向前,跳过南门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回头,看见他就在不远处紧跟着我,顿时心花怒放!

办完手续我们去了北门的城墙上,那里人相对来说比繁华的南门少很多。

我们天南地北的聊着,聊到权景,聊到班花,聊到那次身陷“囹圄”,被冻到四肢麻痹,聊到我身不由己却假装镇定。

可是,我始终没问他,为什么高三那年,他会突然消失在我的世界里,我想方设法想要找寻的答案,却在此刻,再也没了开口的念想。

我们去了KTV,他唱了好多歌,很好听,我窝在沙发,看着他的侧脸,却突然生出了一丝莫名的解脱。

“你唱歌给我听啊?”他扬起嘴角。

“好呀!”我咧着嘴,点了一首《樱花草》,可惜当时中气不足,唱的很烂。

“这首歌我很喜欢,”他点燃一根烟,“之前很累的时候,躺在床上,听着这首歌,就会特别放松。”

我撅了噘嘴,尴尬的笑笑。

我们离得很远,我还是没有闻到他身上的味道。

傍晚时,我接到了抱抱,和他道别后,我领着抱抱进了家门,老妈已经等候多时。

“你穿这双,家里拖鞋有限,”老妈甩出一双单薄的不能再单薄的拖鞋,翻眼瞅我一眼后,立刻转向抱抱,眸中顿时生出浓浓的和善,“抱抱是吧,你穿这双,天气冷,不要冻坏了。”

我望着抱抱脚下那双暖的都要膨起来的棉鞋,瞪大了双眼,还是不是亲生的?

洗漱完毕躺在床上时,书桌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我伸头一看,是今天存进手机的新号码,吕晓龙三个字赫然显示在大大的屏幕上。

接通,吕晓龙似乎喝了酒,他微醺的声音吐出我等了五年的询问,“王小贝,我们交往吧,好吗?”

好吗?我想,还是不好了吧。

我记得看过最心酸的一句话:有人问我,失去的东西还能回来吗?嗯,怎么说呢,还是会的吧。只是我曾经丢了一枚扣子,等后来我找到这枚扣子时,我已经换了一件衣服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前两天,准备自习看看 SD的源码,建了个demo ,用cocoapod 导进去,发现导入的sdwebimage 才...
    清雪飘香阅读 410评论 0 2
  • 昨天偶然间在 http://segmentfault.com/ 上看到一篇关于表单验证进阶的文章,链接见底部,之后...
    webCoder阅读 1,102评论 4 23
  • 跨越远山 跨越沧海 灿烂的岁月 你与我同在 远山 是你的眉眼 沧海 是你的笑颜 你是 我的 远山 与沧海 我也是 ...
    安然静雪阅读 258评论 0 1
  • 这个世界很有趣,有些人忙着做事,有些人忙着做梦,有些人忙着做戏。还有人不慌不忙,既做事又做梦,又在人生这场戏里做自己。
    道无显隐阅读 3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