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劫

                        桃花劫(修订)

。。  地府,奈何桥边,一位女子跪在孟婆面前,哀求:婆婆,我可不可以不喝这碗汤,我不想忘了他。孟婆:人生苦楚,总逃不过一个情字,你又何必如此执着?女子哭:婆婆地府中人,自然不懂人间情爱。孟婆放下手中汤碗,望着天上幽幽一叹:我怎会不懂,五百年前,他还不是月老,我也还不是孟婆……

。。五百年前的孟婆,不是如今这副枯槁苍老的样子,也不住在这阴暗腌臜的幽冥府,她住在九重天,是三界六道有名的战神。

。。我自有记忆以来就和师傅住在乌石山上。师傅这个糟老头子每天老不正经,喝酒吃肉还喜欢漂亮姑娘,唯一值得肯定的地方就是法术武功,可惜两百年前被我出了师,从此便再没什么能摆谱的了。

。。后来又过了一百来年,神魔浩劫不知道为什么从边界打到了我的乌石山下,刚准备把师傅他老人家扔下去镇场面,才想去五十年前师傅出去云游去了。只得自己出马。

。。下山后看到一个特别丑的,一招砍了,后来才知道那是魔界的君王。

。。虽说敕封了战神又住进了三十三天,可我觉得这云蒸霞蔚金碧辉煌的九重天看多了也没个别致。一日里闲得发慌,就屏退了小仙娥们自己出去晃。

。。就这样还真让我溜达出一条路来。

。。小径尽头是一片绵延不尽的桃林。我一头扎进去,才发现这桃林别有洞天。桃林竟是隐隐循着八卦阵法,还好我略通这些奇门遁甲之流,就直奔阵眼而去。

。。后来每当我想起当时的选择时,都想一把掐死自己。

。。阵眼里没什么奇异法宝和妖魔精怪,倒是有个仙人。月华一样的白发流泻一地,披着艳烈的红衣。光这一个背影,竟夺了灼灼的十里芳华。

。。我确信我从那一刻开始爱上他。

。。那男子好像在伏案书写着什么,本来行云流水般的动作突然顿住,抬手倒了杯茶,推向空无一人的对面。

。。我面上一红,心想,他这是发现我了。索性不再扭捏,走进桃林中心,坐到他的对面。

。。那男子近看面相,生的更是清俊。我觉得这人可真是漂亮。同时又暗暗扯了扯衣角,使我的衣裙看起来稍整齐一些。

。。基本又过了大概两炷香的时间,那男子放下笔,活动了一下手,笑着开口:“战神怎么有空到我月老府?”

。。我吃了一惊,道:“你怎么知道我是战神?”

。。他眉目含笑,朝我腰间努了努嘴,我才发现这腰牌我忘了摘。

。。我正窘得不行,那男子又说:“吾名毕之,姑娘芳名?”

。。我心想:毕之,毕之,真是好听的名字。又结结巴巴开口:“希……希音。”

。。他点点头表示记住了。

。。然后又拿起笔开始写着什么,我微微往前探了探身子,发现是是姻缘薄,于是我问了一句:“毕之你……是月老?”

。。他闻言轻笑,答道:“不是,月老是我师傅。只是她常年不在天上,我就替她处理这些事情。”

。。然后接下来多半是我喋喋不休的问话,他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当时的我只顾着惊喜,现在想起,他的回答都近乎敷衍。

。。直到他提醒我天色不早我才起身告辞。回府邸的路上我心情雀跃,进了宫门吩咐了芙儿替我准备沐浴,就直奔卧房。

。。躺在青丝媚软上,我竟觉得不如桃花林里的薄毡来的舒服。正胡思乱想,芙儿在外面轻叩了三下门扉,说:“上神,准备妥当了。”我便起身向汤池行去。

。。汤池的四角各有凤首吐汤,雾蒙蒙的水汽四溢,我整个人缩进汤池里,淡哂旁边有些拘谨的芙儿,说到:“芙儿你可知道月老那个徒儿?”

。。芙儿的眼神好像一下亮起来,语气都透着喜悦:“知道,怎么不知道。毕之大人是九重天上最温润如玉的君子神仙,顶顶的脾气好,没有那个姑娘不喜欢他的。”

。。我想起毕之那张祸国殃民的脸,觉得芙儿实不诓我。

。。我又有些揪心,开口:“那他,可曾喜欢过那个?”

。。芙儿忽然露出一副“上神你这就有所不知了的表情”对我说:“这个嘛,三界六道没有谁是不知道的。掌着姻缘薄,理男女情爱,牵世间情思的毕之大人却是个顶顶薄情的主。 ”

。。 我啧啧称奇,问到:“何来此说?”

。。芙儿喝了口不知哪来的茶,道:“毕之大人是个草木化成的精怪,他是月老下界的时候点化成的神仙,然后就收了他做徒儿。可草木嘛,天生便缺一颗七窍玲珑心。故而那一日被拒绝的百花仙子说:‘生得多情的毕之,却是个没心的。’”

。。我倏尔觉得心情有些烦闷,然后就打断还想再说的芙儿,说:“我困了。”

。。芙儿答了声:“是。”伺候我出了汤池回到卧房就退下了。

。。回到卧房时,我一时半会儿却又睡不着,脑袋里不停盘旋着的先是毕之的声音语气神态,然后是那片十里的桃林。在满目的烟粉桃花里,我渐渐入了梦乡。

。。第二日,我想了一整天。就算毕之没有喜欢过其他姑娘也是没什么的,或许不是他不能喜欢,而是没个值得他喜欢的。或许我就是那个能感动他的人呢。师傅从小教我,若是哪个东西自己想要了,只要还没有主,便要争取。

。。可后来的事实证明,我与其他的那些姑娘没什么两样,甚至我还不如人家漂亮,除了会舞刀弄枪,整天还凶巴巴的。与那些弱风扶柳的小仙子们比,真不知我那会子哪来的信心。

。。可那时的我想要的,就只是毕之。

。。从此我便日日到毕之的桃花林里去。如是怎么说,六合八荒都知道天界有个没脸没皮的战神喜欢月老府的毕之大人。

。。付出就会有收获。我日日等在桃花林中,等毕之到了以后好站起来和他问好,装作我来得早,恰巧碰见他的样子。或者时不时的出现在月老府的某个角落,装作迷路的样子。

。。而毕之待我的态度也多少有了些改变。从先前的温文尔雅变的……有些……恶劣。

。。首先是毕之招待我的东西也变得越来越奇怪,一开始只是茶水,后来竟变成一些奇形怪状的糕点,再后来就是一些奇奇怪怪的汤汤水水。

。。每次我问毕之这些什么东西的时候,他总是微红着脸不许我问,再或者,就是扭扭捏捏地岔开话题避而不谈。再到后来,他找到了我的弱点,每次我这样问的时候,他就微笑着看着我的脸,什么都不说。我通常都会被这样的笑迷了心智,哪还管吃进去的是什么东西。可见古人说色令智昏,实非诓我。

。。后来有一日,我逮了一个月老府的一个小童子,恩威并济地问他毕之每天给我吃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他有些迟疑,过了半晌,吞吞吐吐的说:“是……桃花糕和桃花羹……”

。。“那怎么会是那个颜色?”我满脸的不信,揪着他领子的手又紧了几分。

那童子快哭了,带着哭腔说:“是……是毕之大人,做给小白吃的……小白……小白刚闻了闻就吐了……然后……毕之大人觉得倒掉可惜……就……就……”

。。小白,是毕之养的灵兽,是一只吃食神的黑暗失败实验品都面不改色的兔子。

。。我突然觉得有些反胃。

。。后来我打了两日没去毕之的桃花林希望他来给我道歉。结果没憋住的我,第三日还是自己没骨气跑去了桃花林。

。。刚进了桃花林,毕之就上来神情关切地问我:“你是这两日不舒服了吗,怎么没来。”

。。我心头一喜,被毕之突如其来的关切冲昏了头脑,一股脑的嗯,也不知自己说了什么。

。。然后毕之他叹了口气,说:“我的糕点居然连希音吃了都会生病。”

。。“嗯嗯嗯。”我被他心伤的小模样击得心口生疼,只顾着安慰他。

。。嗯了半晌发现不对,背对我的毕之不停耸动的肩膀表示他已经快憋不住笑了。

。。“嗯?!”我咬牙切齿的看着偷笑的毕之和那些小仙娥们。

。。旁边那个前几天被我威胁过的童子幽幽地说:“毕之大人,您做的东西,三百年前被月老喂饕餮时,连饕餮都吃不下去,那东西可是比咱们小白还不挑食的。”说罢他咽了咽口水,在我快杀人的目光中,说完了后半句:“所以您早就应该放弃厨艺这劳什子的一档子事了。”

。。后来就这样过了有百年的光景。我依旧日日往桃花林里去,月老府都混成了半个家。可还是没有拿下毕之。

。。我想着不然就这样也挺好,毕之待我终究与他人不同。我见过毕之生气恼怒的神态,也看过他疲惫烦累的模样,那些不为人所知的毕之,我都见过。

。。我坚信,他不是没有心的,他对月老府里的每个下人都关系呵护,奖罚分明,从不摆谱端架,那样翩翩公子的毕之,怎么可能是没心的呢?

。。就像每月朔日望日之时,月老府内摆府宴,毕之都会叫我一起。我病了痛了他也会来照看。我觉着毕之是喜欢我的,就像我喜欢毕之那样。只是他还没发现而已。反正神仙的年岁悠长,我愿意等,千年万年我也愿意。只因为那个桃花林里我一见倾心的白发红衣。

。。可天意弄人,原本计划长久的我却被迫放弃。

。。说起来天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每届月老继位要伴着大婚。月老本就是个司天下情爱的职,可若不懂情爱,又怎么当的好月老。

。。可这规矩传的久了,竟变了味道。不知怎的从知情爱变成了行合卺。我真想撕了这个规矩。

。。因为毕之要继位月老了。

。。听到这个消息时,我正为毕之做礼物。毕之本是没有生辰的,草木化成的他不知道自己的生辰。于是我自作主张的把我桃花林里遇见他的那一日作为他的生辰。而听到消息的那一天,是我欢喜他的,第一百年。

。。我还没来得及为小泥偶画上眉眼,就一路飞奔去了桃花林。路上,我不停地涌出眼泪,到了边界时,避免看起来太丑,我才擦了擦,走了进去。

。。毕之还是那样好看的模样,白发红衣,不减风华。

。。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含着笑,问他:“毕之,你要大婚了?”

。。可其实我心里痛的像是撕裂了一样。

。。毕之扭过来,眉梢眼角都带着笑,至少我是从未见过他如此欢喜的模样。

。。“是的。”

。。我怕自己的眼泪又涌出来,连忙低下头,声音闷闷的问:“能告诉我你娶的,是哪家姑娘么?”

。。毕之好像突然显得有些慌张,说:“不……不能。诶呀,希音,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我的眼泪终于忍不住了。夺眶而出。原来,竟是我自以为是了。

。。我鼓起勇气,含着眼泪。我知道我现在一定丑极了,可我坚持了百年的欢喜,最起码要求一个结果。

。。我轻轻地对毕之说:“毕之,我喜欢你整整一百年了,从那天我在桃花林里遇见你的时候起。”

。。毕之还是那副不悲不喜的模样,甚至嘴角微扬,却对我说:“我也喜欢你,希音。”然后垂下头仿佛思考了片刻,又问“可你们说的喜欢,是什么?”

。。我扭头出了桃花林。浑浑噩噩不知到了哪里。一路上脑子里混混沌沌,只有毕之那一句。

。。“可你们说的喜欢,到底是什么?”

。。毕之,果真是没心的。他生的多愁多情,却是煞了旁人。我欢喜了毕之百年,百年过后,亦不过是场带着微微桃花色的梦罢了。或许对毕之来说,他欢喜我,不过跟他欢喜桃花糕一样,可对我来说,我欢喜他,并不仅仅是一种需要。

。。百年梦一场,谁景入凄凉。

。。“从此我就跑到这幽冥地府里当了孟婆。每日里不知凡几的痴儿们求着我不喝这孟婆汤,可年年岁岁,岁岁年年,他们每世所不想忘的人,都不一样。这人间的爱恨痴嗔看多了也便看破了。诸如我,不过是喜欢了一个不喜欢我的人罢了。”我顿了顿,又说:“姑娘, 我只是个女人而已,红尘怨苦痴嗔,我都知道的。 ”

。。我回身抄起木碗盛满了孟婆汤,对那姑娘说:“姑娘,这故事,你便权当听听,喝了这碗孟婆汤啊,前世今生,大梦一场。”

。。“既然想通了,为何不回来呢。”这声音分外熟悉。

。。我僵住身子不敢动,那人却绕了个弯,走到我面前对我说:“嗯?希音,你怎么不回来。”

。。他依旧是五百年前桃花林里的那个模样,美目盼兮,风流俊逸。可我已经在地府顶着孟婆的脸待了不知何几年月,早就忘了自己的模样。

。。“是不是只要我不来找你,你就打算此生再不见我了?”

。。既然你不需要我,我又何苦讨嫌。

。。我调整表情,幽幽地说:“这位神仙大人,老朽乃孟婆,并不是您说的什么希音。”

。。他微微一笑,开口:“那日里你来桃花林找我,是我的过错。可有一件事你误会了。我天生不懂情爱,可希音,你不一样。我看到你会欢喜,看不到你会失落,欺负你让我觉得开心,听别人说你喜欢我我会觉得满足。那日我只是想确认这样的感觉,是不是你们说的欢喜。”

。。我呆愣。

。。他从袖里取出一个卷轴,和我说:“希音,这是百年前我向天帝讨的婚书。之所以不告诉你是怕你觉得我只是为了一个莫须有的规矩去娶你。所以才打算推迟在继位典后。”说完他笑了笑,又开口:“可我的新娘子,却让我推迟了百年。”

。。我颤颤巍巍接过那烫金卷轴,打开。

。。天地为证,桃花为媒,原来我和毕之,已是百年的夫妻。

。。蓦地我的眼泪又忍不住的涌出来,不知为什么而哭,而眼泪却又是忍不住。我觉得这样有些丢脸,就一边擦眼泪一边翁翁地问:“之前哭那姑娘呢?”

。。毕之好像没忍住笑,摸摸我的头然后对我说:“是我师傅。她嚷着要来看徒弟的媳妇儿。”

。。我有些窘。

。。互相沉默了半晌,毕之又掏出一对儿小泥偶,小希音捏的可爱天真,小毕之除了眉眼以外却惨不忍睹。他对我说:“这是我在你房里找到的,我又捏了个希音。现在它们也是一对儿了。”

。。然后他牵过我的手,扭过头来对我说:“希音,我们回家好不好。”

。。我破涕为笑,对他说:“嗯。”

。。我知道我们看起来不配,此时的他还是那副清心寡欲不食烟火的清逸样子,而此刻的我眼泪鼻涕糊了满脸,枯槁苍老,一身黑衣,带着阴气。

。。可哪又怎样,我此生从未如此刻一般圆满幸福。

。。我突然想起七百年前师傅为我占的一卦,他说我命里有桃花劫。我当时不信,觉得他在咒我还把他打了一顿,现在想想,师傅求饶时说的并未诓我,竟是真的。

                     番外——毕之

。。我是个桃花精,却意外化成个男子。师傅千年前下届游历,说我是个好苗子,就直接把我点化成仙,带回了天界。可天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我的劫,终究要来。

。。那日里初遇希音的时候,我其实约了太子殿下下棋。处理姻缘薄的同时想着他快到了就抬手给他倒了杯茶。不知怎的却突然冒出一个姑娘,坐到了我的对面。

。。我瞄了眼腰牌,没想到这姑娘还是个战神。

。。又过了两柱香的时间,我估摸着太子殿下估计是来不了了,就活动活动手指,问了问那姑娘:“战神怎么有空来我月老府?”那姑娘看起来慌张的很,又有些愚笨,而我一向喜欢伶俐的东西。故而对那姑娘的谈话,我也确实是敷衍。

。。可这姑娘吵吵嚷嚷没个节制,我终于受不了了,对那姑娘说天色不早了。那姑娘才讪讪停住话头告辞。

。。至于那姑娘的名字,我是真的没记住。

。。可后来这姑娘日日来我这桃花林,无论怎么暗示明示这姑娘都呵呵一笑似听不懂的样子。我索性不管她,任由她在月老府里逛。

。。那一日我看见这姑娘在桃花林里和我府里的小仙童玩闹。她红扑扑的脸配着藏青的男式古服,别扭的很却又可爱的紧。我低声问旁边的小仙童:“那姑娘,叫什么?”

。。扫红一副吃惊的表情,对我说,:“毕之大人,希音姐姐喜欢你这么久了,你居然连她名字都不知道?!”

。。我挑挑眉。这姑娘,喜欢我?

。。扫红一副深沉的样子:“唉,也对,我们毕之大人是个,没~心~的~”

。。我一听就知道这孩子是在拿百花仙子那事揶揄我。于是后来我罚他清洗了两个月的——恭桶。

。。后来我也说不清对希音是怎样的感觉。只是觉得这姑娘可爱又好捉弄,而扫红嘴里要喂给小白的桃花糕和桃花羹,其实是我费了一夜功夫为希音做的。

。。后来太子殿下继了位,一日里把我叫去重华宫说要与我商议事情。其实我是懒得去的,可太子殿下又说,与我的劫有关。

。。进了宫门,夕封他难得不扑上来而是乖乖坐在龙椅上。神色凝重。

。。我随手拈了一颗葡萄,问到:“天帝陛下今日,被天后娘娘训斥了?”

。。他却一声不吭。

。。我直了直身子,问他:“夕封,不是有关我的劫么?”

。。他抬起头来,对我说:“毕之,你的劫数,是情劫。”

。。我挑了挑眉,表示惊讶,然后“嗯”了一声。

。。天地陛下突然跳了脚,向我喊到:“毕之!是情劫啊!情劫!”

。。我一向看不得他那副不稳重的样子,于是扭头出去,淡淡回到:“那又怎样?”

。。他看我一脸浑不在意,突然跑上来拽住我的袖子把我扯过来,又大声地说:“对旁人来说自然没个什么,可你呢?你扪心自问,你担得起这个情劫吗?!”

。。我拂掉他的手,一边继续往出走一边对他说:“你这大殿里的三生镜,也太慢了些。”然后我顿了顿又说:“给我拟个婚书,和谁的你暂且不必写。算算日子……那继位典也该到了。”

。。天帝陛下就满脸疑惑被我留在了重华宫中。

。。你的三生镜太慢了些,这情劫,早来到了我身边。

。。后来那一日希音来桃花林里找我,我本是要和她说明我打算娶她。

。。至于我是否喜欢希音,我还不知道。不过我能感觉到我欢喜希音的心情,与有时念着夕封不同,与我欢喜桃花糕不同,与我欢喜小白不同,都不同。看到希音时的欣喜满足,我从未感受过。

。。我想问问她,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们口中的非常非常喜欢,又是怎样的喜欢。

。。顺便问问她,我取桃林为礼,以此身为聘,你可愿教会我,什么是欢喜。

。。可我的新娘子好像误会了什么,整整百年,从我追出桃花林时算起,我再未寻到过她。

。。起初我发疯似的寻了她三十年,三界六道,四海八荒,每处山头每处湖泊我都觅过她的踪迹。可她是战神,是忘川边界血染战袍却不损丝毫风华的战神,她若想谁也寻不到她,那谁又能寻到她。

。。后来的七十年,我日日坐在桃花林里批示姻缘薄,为凡间的男男女女牵情理爱,却不知道我红绳的另一段,又在哪里。我原本以为我明白欢喜明白情爱就是我的劫,可原来百年的入骨相思,噬髓生离才是我的劫数。

。。万幸我最终还是找到了她。

。。血红的忘川蒸腾雾气,她一身黑衣,变成了我不认识的模样。

。。“怎么了我的徒儿,看呆了?”师傅在一旁调笑。

。。我没空理她,继续看着我百年未见的希音。

。。“啧啧啧,果然有了媳妇儿忘了娘,看师傅如何把你媳妇儿领回来哈~”

。。我看着师傅装成地府里普遍存在的女子,向希音哭诉。

。。她以前就是月老,痴男怨女的戏码看得太多。

。。万幸我找到的希音还是百年前我认识的那个模样,小小的蠢笨和可爱,是那个我放在心里的模样。

。。蹉跎百年?不过百年。

。。不妨用这百年,换我们日后岁月悠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楔子> 传说中,每只妖的名字都是一个故事。姐姐,我,残泪,都不例外。 脱去脚上的绣花鞋,我赤裸着双足,在沙滩上留...
    何以许如生阅读 88评论 1 3
  • (一)桃花庵 每年三月是看桃花的好时候! 桃花好看,更为看人! 不知道何时开始?我便放不下了! 这是个秘密,我一个...
    锝铒门香阅读 83评论 0 1
  • 很多人说妖猫传不好看,而我给好评,至少我看完之后会很有兴趣地去看长恨歌,去了解唐代的历史。读史使人明智。看一部电影...
    怎么啥名都被使用了阅读 34评论 0 0
  • 路过风,路过雨 却在你的世界拥抱了彩虹 路过白天,路过黑夜 蓦然回首,你的笑容刚好照亮我的天空 路过轻性感,路过长...
    叹叹叹息阅读 6评论 0 0
  • 章子怡和巩俐都是张艺谋力捧出道的,两人也在国际上取得成就,同是“谋女郎”但常常有两人不和的传闻。 章子怡最近在上浙...
    小小娱乐阅读 76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