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T叔叔《庄子内七篇》学习笔记19 人间世(4)

有时候被讨厌比被喜欢更让人轻松

我们内心的世界本来对某一个生命的或者不止一个生命目标都是有某种渴望的,可是我们的头脑却非常的会叉题,就是说当你往这路上走的时候,你可能会忽然顾虑到啊我这样做可能我有一点辜负到我爸爸的期待哦,或者是我这样子做可能我的女朋友会不太高兴,或者我这样子做可能我的上司会不原谅我,就是这个时候呢我们都不经意的想要对我们周遭的人展现出我们的好人的一面。但是呢当我们展现好人的一面的时候,这个好人一面说不定就是我们内在生命的一种走入歧途的状态,因为那个结果不见得是我渴望的。我们会不断地在别人的一个表情、一个动作、一个心情的拨弄之下,就叉题了,就拥有了很多很多我们不想要的人生。

这个我们不想要的人生要如何克服呢?庄子的故事就说,你要非常努力的当一棵没有用的大树。你如果身为一棵树,千万不要像外国童话故事都有那种很感人的爱心树,就是有一棵树啊,让一个小男孩向他要东西,要了这个要了那个最后把这个树剥削殆尽,然后变成一个枯掉的树根,这样的故事在庄子里面刚好是完全不赞成的。庄子是非常不喜欢人当爱心树的。庄子会觉得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要把他的生命发芽茁壮变成一个他要的大树。你如果很喜欢当爱心树的话你活不到那个地方,就是这样的一种观点。

那我们来看看正文。

匠石之齊,至於曲轅,見櫟社樹。其大蔽數千牛,絜之百圍,其高臨山,十仞而後有枝,其可以為舟者旁十數。觀者如市,匠伯不顧,遂行不輟。弟子厭觀之,走及匠石,曰:“自吾執斧斤以随夫子,未嘗見材如此其美也。先生不肯視,行不輟,何邪?”

曰:“已矣,勿言之矣!散木也,以為舟則沈,以為棺槨則速腐,以為器則速毀,以為門戶則液樠,以為柱則蠹。是不材之木也,無所可用,故能若是之壽。”

匠石歸,櫟社見夢曰:“女將惡乎比予哉?若將比予於文木邪?夫柤梨橘柚,果蓏之屬,實熟則剝,剝則辱;大枝折,小枝泄。此以其能苦其生者也,故不終其天年而中道夭,自掊擊於世俗者也。物莫不若是。且予求無所可用久矣,幾死,乃今得之,為予大用。使予也而有用,且得有此大也邪?且也若與予也皆物也,奈何哉其相物也?而幾死之散人,又惡知散木!”

匠石覺而診甲其夢。弟子曰:“趣取無用,則無社何邪?”

曰:“密!若無言!彼亦直寄焉,以為不知己者詬厲也。不為社者,且幾有翦乎!且也彼其所保與衆異,而以義喻之,不亦遠乎!”

A certain carpenter Shih was traveling to the Chi State. On reaching Shady Circle, he saw a sacred li tree in the temple to the God of Earth. It was so large that its shade could cover a herd of several thousand cattle. It was a hundred spans in girth, towering up eighty feet over the hilltop, before it branched out. A dozen boats could be cut out of it. Crowds stood gazing at it, but the carpenter took no notice, and went on his way without even casting a look behind. His apprentice however took a good look at it, and when he caught up with his master, said, "Ever since I have handled an adz in your service, I have never seen such a splendid piece of timber. How was it that you, Master, did not care to stop and look at it?"

"Forget about it. It's not worth talking about," replied his master. "It's good for nothing. Made into a boat, it would sink; into a coffin, it would rot; into furniture, it would break easily; into a door, it would sweat; into a pillar, it would be worm-eaten. It is wood of no quality, and of no use. That is why it has attained its present age."

When the carpenter reached home, he dreamt that the spirit of the tree appeared to him in his sleep and spoke to him as follows: "What is it you intend to compare me with? Is it with fine-grained wood? Look at the cherry-apple, the pear, the orange, the pumelo, and other fruit bearers? As soon as their fruit ripens they are stripped and treated with indignity. The great boughs are snapped off, the small ones scattered abroad. Thus do these trees by their own value injure their own lives. They cannot fulfill their allotted span of years, but perish prematurely because they destroy themselves for the (admiration of) the world. Thus it is with all things. Moreover, I tried for a long period to be useless. Many times I was in danger of being cut down, but at length I have succeeded, and so have become exceedingly useful to myself. Had I indeed been of use, I should not be able to grow to this height. Moreover, you and I are both created things. Have done then with this criticism of each other. Is a good-for-nothing fellow in imminent danger of death a fit person to talk of a good-for-nothing tree?" When the carpenter Shih awaked and told his dream, his apprentice said, "If the tree aimed at uselessness, how was it that it became a sacred tree?"

"Hush!" replied his master. "Keep quiet. It merely took refuge in the temple to escape from the abuse of those who do not appreciate it. Had it not become sacred, how many would have wanted to cut it down! Moreover, the means it adopts for safety is different from that of others, and to criticize it by ordinary standards would be far wide of the mark."

《庄子·内七篇·人间世·四》

原文 翻译
匠石之齊, 有一个叫做石的工匠呢到齐国
至於曲轅, 到了曲辕这个地方
見櫟社樹。 见到一棵栎树,
社,古时候土地公庙这类的祭拜场所的一棵树。

长在庙旁边的树比较不会被砍,如果是长在大马路旁边那任何一个城市计划都可能把它砍掉,但是古迹啊或者怎么样的这种历史地标价值的话就比较容易成活。

原文 翻译
其大蔽數千牛,絜之百圍, 它的阴影可以让放牛放羊的人把他们的大量的动物放到底下来乘凉,
百围,就是我们人的手这样子环抱,一个人的两只手臂叫一围对不对,一百个人环抱才能抱得住这棵大树。

就是以圆周来量的话非常巨大,当然庄子这个是童话故事里的树,我们也不用太当真。

原文 翻译
其高臨山,十仞而後有枝, 这里的考据有人说4尺有人说8尺有人说7尺,那我们现在是大约是归属在7尺啦,
“十仞”也有的版本是写“千仞”,
总而言之就是这个树干长到非常高的地方,才有分枝出去,就是看起来非常巨大的一颗树
其可以為舟者旁十數。 这个“旁”字也有的版本认为应该是方,方就是而且的且,
就是说有十几根树枝粗到可以雕成船
觀者如市, 经过这边的人会看这棵世界奇景,巨大的这个生物,就非常的喜欢观赏,聚集了非常多的人。
匠伯不顧, 结果这个工匠根本理都不理就往前走
遂行不輟。 完全不停下来看一眼。
弟子厭觀之, 可他的弟子眼睛就没有这个老师这么刁了,弟子看到这么大的树,欣赏了半天,
厌,就是吃饱
走及匠石, 弟子看饱了之后才跑步追到他的老师身边
曰:“自吾執斧斤以随夫子, 跟他的老师说,自从我拿起斧头跟从老师,
未嘗見材如此其美也。 从来没有看过这么样子壮硕的一棵大树
先生不肯視, 老师怎么看都不看一眼,
行不輟,何邪?” 脚步连停都不停,为什么看都不看一眼呢?
曰:“已矣,勿言之矣! 够了,你们不要再讲了,
散木也, 老师就解释,这个树是不材之木,可以用的树叫做文木,不可以用的树叫散木。
这个是散木,是没有用的木头,他就开始把这个树骂了一大串,以他专业人的角度做出高度的批判。
以為舟則沈, 做船就沉下去了,那铁答尼号啊,没它的份了
以為棺槨則速腐, 当棺材的话,就非常容易分解的这个环保材料啊,连人带棺一起都消灭了
以為器則速毀, 拿来削碗啊调羹啊一用就掰破,软绵绵的
以為門戶則液樠, 如果拿来当门轴呢它就会渗水出来,粘搭搭
以為柱則蠹。 拿来盖房子当柱子的话,就被虫子吃掉。
是不材之木也, 就是没有用处的树
無所可用,故能若是之壽。 因为它没用所以才能够长到这么大的一颗树
匠石歸, 工匠回家以后
櫟社見夢曰: 这个土地庙的这个树的树精呢,就晚上出现在他的梦里面,
“女將惡乎比予哉? 你到底要把我拿来跟什么比啊,就是你到底要我怎么样哦,
若將比予於文木邪? 你是希望我长成一棵有用的好树吗?
夫柤梨橘柚,果蓏之屬, 夫柤,念祖,实际上就是山楂的楂
这种能够结出山楂、水果以及各种瓜类的树
實熟則剝, 一旦它的果实长熟了,就会被硬扯下来。

我们走在路上绝不喜欢每个人经过都给你一巴掌对不对。可是长好果子的树呢,就是每个人经过都要给你一巴掌,都扯你一下,好像看到你就要拔你一根头发的感觉,而且拔的还不只是头发啊。

原文 翻译
剝則辱; 这样子不是很容易就一直受到外界的侮辱吗?她说当人家摘这些果实啊、瓜的时候,
大枝折,小枝泄。 大的树枝被折断,小的树枝被拉烂
此以其能苦其生者也, 这些都是让这些有用的树木活得很痛苦的东西,
故不終其天年而中道夭, 所以这些树通常都活不到一棵神木就死翘翘了。

就是那种结果子的树其实就象是生蛋的鸡一样,产力不够就要被迫退休了。

原文 翻译
自掊擊於世俗者也。 掊击:打耳光
自已让世俗去打他耳光,就是它在世人面前是自己在揍自己。

小的时候老师啊父母啊都会告诉我们说,我们要做一个有用的人。我也不是反对要做一个有用的人,但是那个有用必须是我们自已喜欢的有用才行。

小时候觉得的某些有用,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很空虚,就像是我不得不喜欢数学里面的某几种算术,我也不太喜欢某些历史地理的一些背一堆有的没的东西,那当我很努力的做这很有用的人考了高分之后,到底我哪里在高兴啊,我想只是一个非常虚荣的高兴,就是我这一代在这方面并没有很开心。

我自己是一个对电脑、电机、车子都很没有兴趣的人,助教在路上什么车都认得出牌子,那我都完全没有办法。其实我也是有驾驶执照的人,可是我每次看到我的驾驶执照都觉得很空虚,就是我为什么要开车,我搭捷运就好,我做飞机就好对不对,就是我就没有这方面的兴趣。可是丁助教就觉得开车很有快感,那的确是有人在这件事上是可以享受的,可是我不是那种人,我每次上车都是那种好像要赴刑场的那种感觉,就是是不是今天就要出车祸了,打从心里面没有那个动力,就是怎么样都不对劲,那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就觉得好像开车这件事情对我没有用就算了。

就是这种感觉。

但是我觉得要像我活到这么样子的任性,也是需要一些勇气的。这个我觉得很多很多人都是不断的被周遭人的声音拐跑,周遭有很多的你应该,你应该要会开车,你应该要会赚钱养家。可是无论如何我觉得我们怎么生活,做什么能够让我们最快乐,这一块要先把它顾好哦。你真的去追寻你所爱的,你就能够达到一个很好的成就,而不是去追寻别人认为你应该爱的,这样子的一种心情。

原文 翻译
物莫不若是。 这个树的灵魂就跟这个工匠说,什么东西都是这样的,
且予求無所可用久矣, 我就是要求这个没有用,就是为了要我自己身上没有可以让你利用的这件事情上,我已经努力很久了
幾死, 这中间已经经历了非常多的痛苦跟挫折,几乎要死翘翘。

我觉得的确是这样子,就是我们如果出生以来,都非常习惯去迎合别人的眼光跟需求的话,你有一天忽然要诚实做自已的时候,真的大家都好像要把自己千刀万剐一样,这种经历说不定各位都有一点共通的感觉。

原文 翻译
乃今得之, 现在才好不容易练成
為予大用。 而练成的这种没有用的这件事情对我就大大的有用,因为我的人生就没有那种分叉的部分,我就可以好好的过我要过的日子
使予也而有用,且得有此大也邪? 如果让我变有用了,我还可能长得到那么大吗?
且也若與予也皆物也, 而且,你这个工匠跟我这个树都是东西,
奈何哉其相物也? 何必把对方当作什么东西来批判呢?就是我看你跟你看我不是一样吗,你不要骂我我也不要骂你。
而幾死之散人,又惡知散木! 就像你这个活不了几年就会死翘翘的没有用的人类,凭什么来批判我是没有用的树。

那当然庄子的文字都是非常象征性的,所以我们把这个象征物把它转换为我们的生活的话,我想我们就会情不自禁的可能会想到说,昨天我好像特别回家孝敬父母一下,那到底是我真的想孝敬他呢还是只是我觉得我应该孝敬他呢,那这个到底我们是人是要活在应该里面呢,还是要该更任性的活,我在这里我真的不敢讲说标准答案是更任性喔,我并不是在说任性,我认为这个故事的主轴呢主要是在于说我们人类有一些比较核心的部分是必须把握的,如果核心的部分被那些对我们来讲那没什么意义的周遭的部分搅乱的话,那我们就会活的很痛苦。

我的经验啊,就是如果我做的是我喜欢的工作,我真的不是很在乎别人怎么对待我,就是别人对我好一点也罢,坏一点也罢,薪水多一点也罢,少一点也罢,我都会觉得,因为我已经在做我喜欢做的事情了,我只要做这件事我就会很开心很进步了,那别人怎么对我真的就不用计较了;可是如果我做的是一点兴趣都没有的工作,过的是我们自己一点兴趣都没有的人生的时候,那我们就会很容易去计较谁对我好一点谁对我坏一点。

比如说有很多人好像年纪到了,他就觉得他应该要去谈一次恋爱了,然后建立一个什么家庭关系。那我就觉得我淡淡然的等到今天都40岁了,我还是没有一点兴趣,就是我对于跟一个人这样靠近真的是没有兴趣。但是在我年青的时候,对自己真的没有那么诚实,我没有兴趣,还是觉得好像大家都是这样做所以我也要这样做,可是这真的非常痛苦,因为我实在是不喜欢跟人靠近的那种人,我觉得最好大家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就好了。

每一个人真的有他过日子过的比较快活的方式。我每天在家里埋在一堆古书里面就在看这味药那味药,我就会很开心。对我来讲跟古代的药方谈恋爱是那种非常高度的有爱情的感觉的东西。我不是说谈恋爱不对,我只是说我不是这块料。

可是当你因为人家觉得你应该如何如何的时候你就去做你不是那块料的事情的话,那就会麻烦大了。你就会不断在觉得说,我都已经付出这么多了,你怎么还是没有对我很好或怎么样,你会越来越计较,然后那些气都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就是这样一个过程。

所以我常常在鼓励天下父母,就是当你在跟你小孩怄气的时候,你就要想,是不是我对他其实没有那么爱,那不爱就不爱嘛,唉儿子啊,你自己努力啊,我不爱你,这样就结束了,其实这不用怎么受伤的喔,我跟我家人都常常这样告白喔,就是我妈妈看我就是儿子其实我觉得你蛮讨厌的,其实我当初根本不想把你生出来,是你爸一定要生的,就是当你逼自己诚实到这个程度的时候,其实也没有什么受伤的。因为感情是不能勉强的,即使是自己的小孩,有的时候还是不能勉强的。即使是自己的父母你也是不能勉强的,所以当我对我的父母做最很诚实的告白,其实我对你们也没有多爱,那我的父母会怎么样呢?当她们很了然这件事情的时候啊,他们也就轻松了,就自己规划好去退休要去哪里玩。如果看得出来我不想照顾他们生病的话,他自己会找好养老院,就是大家都会自有一番出路,也没有说一定要你来如何。

就是在我们去决定自己应该如何之前,我想这一份的诚实还是要鼓起勇气先拿出来的。但是你说我现在这样的诚实,将来万一我父母生病会怎么样呢?那我觉得能够照顾当然还是会照顾哦,我也不会有太多的怨言啦。

那这个就好比说我们家是订《中国时报》哦,礼拜天的版面有新开的专栏是wudanru(吴淡如)写给他的小孩子的文章,那昨天的wuzhanru(吴淡如)写的文章,就是他跟他小孩说他现在好心甘情愿在家里面照顾你,他说因为我年轻的时候是非常自私的,所有我能够吃喝玩乐出国什么的,全部都玩过了,所以我现在生了你我已经无怨无悔了。就是我不觉得说因为你我会人生损失了什么,因为我能玩的都玩过了,所以现在的话照顾你我就很甘心了。那我觉得这样子也不错哦,就是wudanru(吴淡如)自身这种逆向的活法,所以他说他朋友都是老了之后退休才去玩的,但他能在之前就都已经把所有的都玩够本了,那在生了小孩专心照顾小孩就很甘心了,就是这样的一种感觉我觉得也是蛮不错的。可是这个在wudanru(吴淡如)生小孩之前,他那篇文章形容他之前是如何的出国啊,疯狂的购物,大玩特玩啊,过着奢华的生活啊,那个你没有几分勇气也是做不到的。因为这真的很自私,他不是为什么别人在活着,但是如果能够自私到这样一种境界之后啊,那有一天他需要不自私的时候,她也就做得到了。

就像这个庄子里面一棵大树,你说他没有用吗?其实它也有用,到最后它庇荫了很多人。可是它这个能带给这么多人一块遮阳光的地方,让很多人啊牛羊啊可以在它底下休息,它先决条件是它可以长到这么大。那我们人的可怜哦,就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叉题,就是当你自己这一块还没有长到这么大的一天,就很努力的去爱别人,就到中途就爱不动然后就悲伤,这样的一种人生还是面对起来不太好搞的一个矛盾。

原文 翻译
匠石覺而診甲其夢。 工匠醒过来之后,就在想这个梦是在告诉我什么啊?
弟子曰:“趣取無用,則無社何邪?” 那学生就来插话了,开始对这个树挑毛病,说这个树它自身的兴趣是要没有用,那它干嘛要长在这个土地公庙旁边?就是长在土地公庙的旁边就是摆明了就是要当公共场所的一部分,它其实还是有一点用啊,根本是自相矛盾。
曰:“密! 那结果这个工匠就骂他的学生,你们闭嘴
密,就是闭起来,就是闭嘴
若無言! 你们不要再讲了
彼亦直寄焉, 工匠说,它呢也是心甘情愿的靠过去的

其实人真的完全没有用的话,也会被这个世界消灭的。真的是完全当这个人世间的寄生虫的话,我们人类也不欢迎它的存在的。那所以还是要有一点点用。

可是有一点点用并不是要满足你周遭所有人对你的需求,就是这棵树他既没有结出甜美的水果,也没有形成好的木材,这些都没有,他只是靠在这边当一个名胜古迹的地标物而已,就这样子就好了,就是放在那边看就好了。

原文 翻译
以為不知己者詬厲也。 他这样子心甘情愿的让自己处在这个地方啊,让不懂得它的人来骂他。

这一段故事在这个点上面很要紧。甚至我也要自问我自己,我们能不能享受别人讨厌我们这件事,我觉得这件事。虽然我们人的本能上来讲都是希望跟别人能相亲相爱,就当是一个生物层面的本能,我并不否定这件事情,可是很多情况,我们一定要接受别人讨厌我们这个事实。

我们扪心自问就知道,周遭的人有多少是我看不顺眼的,就是我是如何在讨厌他的,那既然以我的立场会讨厌他,那在他立场会讨厌我,这不是非常非常自然的事情吗?当我们能够接受人与人的彼此讨厌之后,其实生命会简单很多。

我前两个礼拜啊听丁助教说了一句我觉得蛮有道理的话,丁助教就说,其实在很多时候,被人讨厌比被人喜欢轻松太多了。其实这句话是真的耶,如果对方是一个跟我们思想理念不合,生活习惯都差很多的人,最好的方法就是我讨厌你,你也讨厌我,我们谁也不要靠近,不要摸到,对不对。人类有一种很可怕的状况是我很讨厌他,可他很喜欢我,那你就惨了对不对,这样子你不喜欢的人一直靠过来让你非常痛苦,所以这种时候还是不如让大家讨厌算了。

我们要认清楚这件事,就是人家讨厌我是因为我不符合他的什么需求,比如说有人可能讨厌我会说,你这个人好冷血无情哦,我心灵受伤你都不来安慰我。那我就要自问,我的生命如果在别人受伤的时候我安慰别人我会快乐吗?如果我去安慰受伤的人我内心一点快乐都没有的话,那好那那些容易受伤的人就讨厌我吧。因为我没有办法供应你的需求啊。

就是别人的需求不是你想供应的东西的时候,那就被讨厌就好了。就像我们的周遭可能有我们父母对我们的需求,我们的同事对我们的需求,我们的上司对我们的需求,可是你一定要搞清楚一件事,就是你想买的这东西我想不想卖,那如果我不想卖的话,那请讨厌,我不供应这样的商品。

不要说同样是人所以全身上下都可以这样称斤称量来卖,有些东西我们就是不想卖的。那这样子的话我觉得多多少少是会被讨厌的,我觉得我现在教庄子哦比较安全啦,会来听课的人本来就是对这本书有兴趣的,我也比较不讨人厌一点,可是我在教中医的时候其实是很讨人厌的,因为我在教中医的时候我很明显的感知到我的客户要的东西不是我要给的东西。

所以说我觉得自己在中医这一块觉得非常有快感的一件事情是我很能够把医术复制给别人,意思就是说,伤寒论如果我来教的话你快去准备《伤寒论》过会就可以上手了。就是我很能够把这一套操作技巧复制给别人,我对这一块我觉得是我喜欢做的也是比较强项的。可是呢我在刚开始出来教中医的时候啊,那时候学生有的时候还没有看清楚我是什么货色,所以就有些误会。他会以为说教中医的人都是悲天悯人的人,我说神经病啊,我悲天悯人什么啊,就是我觉得对我来讲只是一个技术上面的操作让我有一种快感。这个跟你的人生有没有非常幸福根本一点关系都没有的,就是我一点都不觉得我教中医是为什么救苦救难的哦,我觉得不会的,我是那种为了想要享受那个制造机械兽的乐趣,所以设定征服世界为目标的那种狂人,其实对我来讲就是如果今天学了个方子治什么的我当时在想你有没有生病啊,有没有中风啊,我今天学了个方是治中风的,啊你都没有中风我好失望,如果我是这种人我不是悲天悯人,我一点都没有,我只是享受技术上操作的快感而已。所以这个让我给什么爱心啊我都给不出来,所以我自己知道说我是在享受这个技术上的贩卖,可是我没有这种什么救苦救难的情怀。

就这件事情对我来讲,在信念结构上面对这整件事情是有怀疑的,因为我一直觉得医疗是一种非常负面的东西,因为我都觉得一个人一路走来有许许多多的不养生,然后呢终于造成一个结果他的身体变坏了,那我们用什么方法去帮助它身体不要这么坏,都有一点像是在包庇别人之前种的恶因的感觉,我倒是有一点同恶。

我在想说我爸爸也是西医,那我妈妈是一个很拗客的人,就是对医疗系统很没有很高度信心的人,他们就会因为对于整个医学界的信心不高,所以非常会养生,因为他觉得万一我身体坏了落入医生手上我就完了。所以他们就长年累月都活的很健康,就是一点都不容许自己身体出差错这种状况。

那可是像我爸爸妈妈就是对于整个医疗这个世界是很欠缺信心才能够养生养到这么好。那像我这种很喜欢吃药的人就到一天到晚都在生病。因为我觉得吃药太好玩了,所以要多生病。对于就是那个结构上是不好的,就是医疗到底是一个支持负面世界的东西。所以如果世界上没有医生,就是比如说现在应该是有一个所谓的事实,就是外国如果有医院在罢工的时候死亡率就会特别降低。就是当你没有医生可以找的时候就会自求多福大家就会多爱护自己一点,这是很奇怪的。

所以我的信念结构上面不太能够认同这是疗愈这件事情的价值。我比较会觉得在我们变成需要疗愈之前有很多很多事情要更优先反省的哦,我的想法是这样子。

那所以在这一点上面呢我就觉得不小心有点跨足到中医界就让我一直在这一面是不断地被别人责怪的。因为你常常觉得说你做医生怎么可能那么没有爱心,对病人那么冷漠,然后怎么样怎么样我觉得看了庄子这一讲呢,也就觉得都只好认了呀,因为你要我去对人家什么医者父母心,我不是那么很多父母心唉,就是我爸妈对我也是都蛮尊重蛮放任的哦,我就觉得病人爱怎样就怎样啊我也不想关心哦。所以无论如何呢就是我想人生就是面临不断地选择,那我选择了我喜欢的某一个选项的时候,我没有选的那一部分其实多多少少就是会被别人投予不认同的这个看法哦。那我觉得我也曾经很努力的就是想要努力做到别人眼中的好人哦,可是我觉得这样子虚伪哦过一段时间之后我就撑不住了,就是内心实在累积痛苦,就是我当了你心目中的乖宝宝之后,我每天都很痛苦,就像全身上下哪里都不对的那种感觉,所以到最后只好放弃了。

我不晓得各位是不是有办法用怎么样的坚强的意志力撑到最后,但是我发觉我自已是撑不到最后的。所以渐渐也就觉得说人生哦真是演戏也演不起来哦,就只好对自己老实一点呢。那对自己老实一点呢,那会不会觉得自己对不起世界呢,其实也还好。我发现我不喜欢给爱心,世界上有很多人他就喜欢给爱心,原来这是一个高度分工的社会哦,就是我做好这一块就好了,另外一块有别人会做哦,那大概是这样的感觉。

原文 翻译
不為社者,且幾有翦乎! 如果不长在这个土地庙旁边的话,那不是早就被砍掉了吗?

那也对哦,总要提供一点用处,但是一点点就好了,就够你活下去就可以了。

原文 翻译
且也彼其所保與衆異, 工匠就说,他想要保护住的东西跟别人想要保护的不一样。
跟众异,就是跟大家要的都不一样

这棵树想要保护的是什么?那当然这个故事里面就讲说长成一棵大树对不对,它的生命的一个终极的愿景是长成一棵大树,一直好好的生长下去,那它是得到了,这是它的愿景。

如果以人的立场来讲,有些人的生命想要买房子,有些男生很喜欢买车子,重型机车,有些人他想要当一个伟大的运动员,有些人就是喜欢跑步,每个人想要拥有的都不一样的。

当一个人他很努力的比如说跑步,当了奥运选手,夺得金牌银牌之后,其实他之后的人生也不见得比较健康哦,可能他的身体已经超坏了,所以他的晚年可能会比较不健康,可是他喜欢这个运动的过程带给他的这种快感的话,那他要的不是健康那也不能怪他对不对。

像很多人要的并不是健康也不是长寿,而是要如何活比较过瘾,那当然也有的人他是觉得健康好,长寿好。我们要先承认,大家要的都不一样。在彼此的价值观之中,你会觉得他活的很没意思,他也会觉得你很没意思。人类在这个头脑的层面是会彼此不认同的,甚至会彼此讨厌的,那就讨厌吧,这是自然现象。自然现象有什么好挣扎的。

怕是怕我们人类就是硬的要推翻自然,就是比如说明明你跟某某人,这个某某人可能是你的上司、你的父母、你的另外一半、你的小孩,那你跟他的价值观根本是天差地远,人生的追求根本完全不一样,然后硬的说什么我们为什么不相爱,这就叫违逆自然啊,爱不动嘛。

原文 翻译
而以義喻之,不亦遠乎!” 对于这样的跟你的生命要的东西不同的对象,你却要拿我们一般人的这种规范来要求他,那不是差太多了吗?就是对于一棵树它的目标就是活得长长久久长成一棵大树。

那可是我们身为工匠要的是什么,是这个树能够切下来做什么对不对。所以以一个工匠的角度来讲的话,这棵树实在是太糟糕了。那但是也就只好如此了,因为那个树它的生命的渴望并不是让你来切它,当然我也不是说这些有用的好树就是不好啊,就是我相信一棵树它会结出什么苹果啊李子啊那它也是喜欢我们吃它也才结的。如果它真的不喜欢这它也不会这样感觉的的东西了。但是如果偶尔有这样一个异端的树木的话我想也是能够接受的。

那下一个故事跟这个故事是很类似,那我们就顺带看下去啊,文字上面过一过就好了。

南伯子綦遊乎商之丘,見大木焉,有異,結駟千乘,將隱芘其所藾。子綦曰:“此何木也哉?此必有異材夫?”仰而視其細枝,則拳曲而不可以為棟梁;俯而視其大根,則軸解而不可以為棺槨;咶其葉,則口爛而為傷;嗅之,則使人狂酲,三日而不已。

子綦日:“此果不材之木也,以至於此其大也。嗟乎神人,以此不材!

“宋有荆氏者,宜楸柏桑。其拱把甲而上者,求狙猴之杙者斬之;三圍四圍,求高名之麗者斬之;七圍八圍,貴人富商之家求樿傍者斬之。故未終其天年,而中道之夭於斧斤,此材之患也。故解之以牛之白顙者與豚之亢鼻者,與人有痔病者不可以適河。此皆巫祝以知之矣,所以為不祥也。此乃神人之所以為大祥也。'

Tsechi of Nan-po was traveling on the hill of Shang when he saw a large tree which astonished him very much. A thousand chariot teams of four horses could find shelter under its shade. "What tree is this?" cried Tsechi. "Surely it must be unusually fine timber." Then looking up, he saw that its branches were too crooked for rafters; and looking down he saw that the trunk's twisting loose grain made it valueless for coffins. He tasted a leaf, but it took the skin off his lips; and its odor was so strong that it would make a man intoxicated for three days together. "Ah!" said Tsechi, "this tree is really good for nothing, and that is how it has attained this size. A spiritual man might well follow its example of uselessness."

In the State of Sung there is a land belonging to the Chings, where thrive the catalpa, the cedar, and the mulberry. Such as are of one span or so in girth are cut down for monkey cages. Those of two or three spans are cut down for the beams of fine houses. Those of seven or eight spans are cut down for the solid (unjointed) sides of rich men's coffins. Thus they do not fulfill their allotted span of years, but perish young beneath the ax. Such is the misfortune which overtakes worth. For the sacrifices to the River God, neither bulls with white foreheads, nor pigs with high snouts, nor men suffering from piles, can be used. This is known to all the soothsayers, for these are regarded as inauspicious. The wise, however, would regard them as extremely auspicious (to themselves).

《庄子·内七篇·人间世·五》

原文 翻译
南伯子綦遊乎商之丘, 这个南伯子綦应该就是齐物论一开始的那个南伯子綦,就是听到天籁的那个人,他在商丘这里玩
見大木焉,有異, 见到非常不同于一般的大树
結駟千乘, 旁边绑马车可以绑一千辆马车啊,每个马车是四马驱动哦。
將隱芘其所藾。 它的荫影可以庇护住全部绑在它旁边的这些所有的车啊人啊马啊牛啊这些
子綦曰:“此何木也哉?此必有異材夫?” 这棵树可以长到这么大,让这么多人享受到他的荫影,这一定是一个不同于凡响的树,那结果呢他就开始观察这个树是如何能够这么好,
仰而視其細枝, 往上看它的细的树枝
則拳曲而不可以為棟梁; 做屋子的栋梁都是要很直的木头,这棵树每个树枝都是弯弯扭扭的,不能拿它盖房子
俯而視其大根 往下看他的树根
則軸解而不可以為棺槨; 它的中心轴是歪曲的,如果要切割一个棺材的话需要一个直一点的木头也不行啊,因为它的木纹是弯曲的,你真要把它割直了,那干燥的过程呢它又会歪掉,所以也不能用。
咶其葉, 咶,意思就跟添差不多,
那咶其叶就是这个树是不是可以当香料,让我们吃吃看
則口爛而為傷; 结果一添上去马上就严重腐蚀了。
嗅之, 有没有精油可吸取呢,闻闻味道
則使人狂酲,三日而不已。 让人昏倒三天还不醒,就是具有相当的毒性。
子綦日:“此果不材之木也, 他观察了结果果然是个没有办法用的树啊。
以至於此其大也。 所以才能够长到这么大。
嗟乎 他就感叹说,
神人,以此不材! 真正了不起的人啊,就是要如此的没有用啊!

人其实一直有这种到底是要往内在对自己诚实,还是要往外在迎合别人这个一个拉扯,我觉得在我们生命之中时时刻刻都会存在的。

可是真的能够硬的就是对外在的人随他讨厌啊,而能够对自己内在诚实,我觉得还是不容易哦,还是很需要点勇气的。

原文 翻译
宋有荆氏者, 宋国有一个荆氏他们这个族人的地方啊,
宜楸柏桑。 适合种这个楸柏桑啊,就是有用的好树了,
其拱把甲而上者, 拱,就是两只手这样圈一圈,
把,就是一只手这样圈一圈,差不多这个粗细度
求狙猴之杙者斬之; 如果有人想要做一根木桩,来绑这些动物啊猴子类的动物的话,那就把这个粗细度的做木桩刚刚好,就砍下来做木桩了,就长不了了。
三圍四圍, 当三四个人合抱的这个尺寸的话呢,
求高名之麗者斬之; “丽”,就是屋梁啊,
“高明之丽”,就是这个屋梁可以让客人来之后说,你们家这个盖得实在是太好看了,客人看了之后可以赞美你几句啊,非常有面子的,就是想要让他们家的屋梁,非常有面子很气派的,
那就会把这个粗细的砍掉了
七圍八圍, 那七八个人合抱的更宽的
貴人富商之家 有钱人家
求樿傍者斬之。 最高级的棺材是一棵木头雕出来的,没有接缝,那如果是用合板的那种棺材显得很低级了,就是高级的棺材呢就要砍这种树才能够一整块木头雕出来一个盒子可以放死人。

其实它的这个用途上庄子都暗暗的留下了一些很讽刺的点。就是一个屋梁是要干什么啊,要让客人称赞用的,那一个棺材是干嘛,是装死人用的,那一根木桩是要干嘛啊,绑猴子用的,其实这样好像一时之间人家会觉得哇好华贵,事实上都是很低贱的,其实用它的人其实不是真的很享受这些东西。

那这样子一种象征性的讲法其实在我们人生中也是这样子,就像是我小时候是那种很怕爸爸妈妈嫌我功课不好的人,然后就当乖小孩拼命的把功课搞好。可是我功课真的好了他们有多高兴也没有。就是到最后你为了他们努力了这么多其实感觉很虚无。像现在很多父母也很喜欢踩着小孩子的罪恶感来鼓励小孩孝顺,他们这么用力的勒索小孩要孝顺,照理说小孩孝顺他们都很喜欢啊,结果也没有,小孩孝顺的话他们也没多高兴。

我会觉得在我的家里面我很开心的一件事情就是我的长辈都是我一点点孝顺他就会很高兴的,所以我觉得孝顺起来非常有成就感。可是我就看到有些别人家的小孩真的好可怜,就是他父母非常逼着这些人要孝顺,可你真的孝顺他会不高兴,这么难讨好,就好像你怎么修都会是坏的机器,那怎么办,那不要修。就是我会觉得要给出爱要给识货的人对不对。那你如果怎么讨好他都不会高兴,那就不要讨好了,让他去痛苦就好了。

原文 翻译
故未終其天年,而中道之夭於斧斤, 斧斤,就是斧头的意思
就为了这些没有什么价值的理由还没有活够它的天年。

也就是说我们人类啊可以到达的一个生命最完美的状态我们还没有到,就被这些别人的需求把我们搞的七零八落的,就夭折了。

原文 翻译
此材之患也。 这就是有用带给人的坏处。
故解之以牛之白顙者與豚之亢鼻者,與人有痔病者不可以適河。 解,就是向上天告解,
就是当我们有什么天灾历炼的时候,古时候就必须要丢一些祭品去向上天解罪,就是用来赎罪用的。
那最后的终极这些东西是要适河,就是要丢到水里面去的,就是谢谢河神免得河川泛滥这样子。
那就这些东西要像上天告解的这个供品呢,牛如果额头上有一撮白毛,毛色不纯,品种不好,就像台湾路边土狗一样的,这种杂种的牛那不能用,这种河神不喜欢,这种牛不能用。豚之亢鼻者就是猪的鼻子是往上翘的朝天鼻,那这个也是基因不够好,所以这种猪也不能丢到河里头,还有人有长痔疮的,那这个人身体的完美度也不够,那这种人也不能丢到河里面去祭神。

那问题是牛也好,猪也好,人也好,谁喜欢被丢到河里去祭神呢?对不对,因为你很完美所以被挑上了,并不是一件很可喜的事情。

原文 翻译
此皆巫祝以知之矣, 这些都是那些专业的祭祀人员所清楚的,
所以為不祥也。 这些杂毛的牛啊,翘鼻子的猪啊,长痔疮的人啦,都是不祥的东西。
此乃神人之所以為大祥也。 就是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都惹不到他的头上的人,才可以快快乐乐活下去。

如果以时下的流行来讲或者这个地方有点带到后面一篇那个《德充符》的观点,就象现在我说我们这个年代哦,人类都变得很追求这个比如说肉体的感官我们说性感好了哦对不对,可是呢在某个角度来讲我觉得的的确啊,如果人比较漂亮,比较性感也不错啊,可是问题是我觉得比如说一个人他如果把自己弄到很吸引人的状态的话,那我觉得这个人她就必须要伤点脑筋了,就是我吸引来那么多人我应付不应付得了,那如果应付不了的话呢那还是丑一点日子比较好过,就是至少有一个人喜欢你就会知道他是真心喜欢你的,你就不用花那么多时间去挑选,就是结果往往是人心难测对不对,就是有的时候我们大家想一想我们到底什么样的人生真的比较好过的。

就好比说像我教书,我觉得我过去当学生的年代一路走来哦,也看过很多不同风格的老师,那我也曾经知道我应该说老师还是同业哦都可以,就是可是有些同业他的教书风格就是很快就会把他自己捧成一个类似教主的地位,那这样他的学生当然可以收的很多啊,可是我在另外一面又同时看到一件很为难的事情,就是天底下没有一个教主不是天天在被他的信徒虐待,这是一个很奇妙的人际关系,就是简单来说就是崇拜是距离且最遥远的感情,就是当人家当你的信徒的时候,他整个人很多东西都信赖你的权威角色丢出一句话告诉他怎么做,他变成你的依赖者,然后这种依赖的关系集中到在上位的人也会很累很累,所以我会觉得说或许从某个角度来说,当个教书的人如果能够好像跟教主一样收到很多学生,他的确是可以收到比较多学费哦,然后很多事情好像可以做的比较大一点,比较衣食无忧,可是你到底形成那样的人际关系其实对于一个教书人来讲我都觉得是非常的心理疲劳的。所以我就觉得那算了,还是老老实实教好了,不要再耍这些东西了,会有这样的感觉。

那当然从某个角度来讲呢,人家会觉得说好像你明明可以教一百个学生你为什么只教二十个学生,那问题是在我的感觉就是二十个学生我教起来舒服啊。就是在我自己的部分我会觉得是这样子,教一百个学生固然好像可以收到比较多的钱,可是其实我会变得没有体力去花那些钱。就是工作上面哦我还是觉得差不多能量上的收支差不多刚刚好就可以了。那像我常常觉得我自己是一个对朋友蛮觉得理亏的人,因为我非常喜欢跟人绝交,当然我也不是要跟人家吵架闹翻,可是很自然的就这个朋友放着三年五年也不要再通一次电话了。那为什么呢?因为我觉得我没有时间啊,就是如果我这些朋友都留着,我三天五天都要跟他吃饭聊天什么的,或者跟这个人见见面聊聊,跟那个人见见面聊聊,我觉得很烦啊,就是因为你知道像我们这种做古籍研究的人对不对,通常都会觉得我们一般朋友聊天时候提供给我的那个智慧的营养不如这些古代的典籍,就是我去看那个什么《千金方》什么《医心方》啊那种很古代的医疗典籍哦,我从里面学到一些方剂的那种什么药味的加减变化哦,我跟我现在的就算是中医同好聊我也会觉得相对来讲我的中医同好比较没有营养,就是实在是很势利很抱歉地说我真的会有这种感觉。所以就没有什么喜欢跟人在那边互动,就是这样子一种状况。

我真的觉得我不是这方面那么有才的人,可是我主动用头脑觉得我要如何如何去帮人的时候,就是人家反而觉得我这个人很烦、很啰嗦、很带来压力、很在逼人。那我这些助教呢既然我这么讨人厌我这些助教为什么还留在我身边呢?因为我的助教他们对我的比较好的那个评价是我常常会在不经意之间自己无心之间说出什么话帮他们解决到困难,而帮他们解决了困难的时候自己本身是不晓得的。也就是根据这个庄子这个气心法的原理,或者他们发给他们的讲义说什么500份这样的心境,爱的心境那个什么神力与魔力那个对决那个心境表。原来啊人真的能够爱别人的时候是他本人不知道的时候。所以在我身上就说在我无心之间可能什么东西通过我说了个什么,他们觉得我帮到他了,其实我本人不知道的,那我自己本人觉得我要如何如何来爱你,他们都嫌烦。

所以在我的立场就会觉得想要帮人啦,我这个头脑或者我这个自我的力量实在是有限的人啊。那真正能够帮到别人的时候其实都是在我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就是做人有的时候也是会有这样子的无奈哦。就是这个成就感要归于自己其实是没有办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