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年与特洛伊

法国画家Eustache Le Sueur 1650年作品

01

这一天,奥林匹斯山上,发生了一件大事。

“听说昨天神王从人界带回来了一个美人。”

“何止,他还赐予了这个美人永生。”

对于风流成性,四处留情的神王宙斯来说,这等韵事本不应该成为众神之间津津乐道的传闻。

但是神王宙斯在人界惹下的风流债,都只是在人界珠胎暗结,便拂袖离去,从未带上过奥林匹斯山,更别提赐予她们不朽的神性。此番可是破天荒头一回,一时间甚嚣尘上。

“这次是哪国的公主?还是哪位王后?”

“这次是特洛伊的...”

两位神使旁若无人的议论,让不远处的天后赫拉,妒火中烧。炯炯明眸中闪耀着猩红的愤怒之火,胸膛剧烈地起伏着,身后的侍女看不清天后的脸色,此时呼吸都不敢大声。

赫拉疾步冲向宙斯所在的神殿,连一路上酒神向她致意都置若罔闻。

“哐”大门被推开。

只见宙斯一手托着那美人的下巴,另一只手举着酒杯轻轻放到美人的唇边。那美人面色冷淡,生生将头转开。臂膀洁白如清晨的百合,秀美的卷发肆意散落在耳边,流露出慵懒的美态,仅举手投足就着实令人倾心梦萦。

面对赫拉的破门而入,那美人转头看向赫拉,湛蓝的眸子仿佛可以将人吸入眼底。

赫拉这才看清了那美人的相貌,竟是个美少年。

法国艺术家Pierre et Gilles摄影作品

02

众神皆各司其职,严谨地遵守着奥林匹斯山的秩序,但是衷于流言这点依旧不能免俗。

他们绘声绘色的描述着神王宙斯俯瞰人界时,对正在草坪上嬉戏的拥有无双美貌的少年伽倪墨得斯一见钟情,化为老鹰借着风雨的掩护,将他劫至奥林匹斯山,当晚便将他留在了寝殿之中,自此没再让他离开...

他们还传言神王亲手在神殿后的花园里为他栽种了金葡萄藤,为他酿制美酒,乐忠于在他绘陶的时候,坐在一旁用手指拨弄着少年柔美的秀发...

一切留言传到赫拉耳中,嫉妒的怒火都能将她的心灼烧得生疼。

这天,众神在大殿中举行夜宴。

英姿焕发的青春女神赫柏作为侍酒正穿梭于宴席间,为众神斟着美酒佳酿,觥筹交错,大家都沉浸在愉悦之中。

“欧!”赫柏一个没留意,洒了些酒在大英雄赫拉克勒斯的身上。

原本在传杯弄盏,尽情享乐的夜宴中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插曲,但没想到却被神王宙斯注意到。

“赫柏,斟酒时总是这么磕磕绊绊吗?”未待赫柏出言辩解,宙斯便继续淡淡地开口道:“如此这般,你也不适合继续担任侍酒了。”

原本纷乱酣畅的夜宴现场瞬间安静了下来,鸦雀无声。

姿容姣好的青春女神赫柏是宙斯与天后赫拉的女儿,侍酒又是宴席中调动神侍,款待宾客的重要角色,如此小事便要将赫柏罢免,众神一时猜不透宙斯的心思,都不敢作声。

“以后侍酒就交给伽倪墨得斯吧。”威严的声音在殿中响起。

那位美少年依旧神色冷淡,在众神的瞩目中走向宙斯所在的首席。

宙斯状似无奈地笑了笑,自行斟了一杯酒放到伽倪墨得斯的嘴边,待他喝下两口之后,悄然一把夺过来,饮尽了杯中酒。

一旁赫拉霍地起身,冷哼一声,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宴席,惟留下面面相觑的众神。

“等着瞧吧!”

03

宙斯推开伽倪墨得斯房门之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景象。

伽倪墨得斯赤裸着身体倒在地上,一个侍女正在与其接吻。他全身白皙的肌肤泛着淡淡的粉色,脸上潮红未退,眼神仿若还沉浸在肉体欢愉中的迷离涣散。

侍女发现了宙斯与赫拉,立马惊恐地坐直了身体,随手抄起身边的衣物遮挡着。

伽倪墨得斯却依旧没有起身,身上一阵薄汗,金色秀美的卷发粘在脸上,平添了几分意乱情迷。

外面乌云翻滚,雷霆欲至无不显示着神王此刻的愤怒。

赫拉斜睨地注视着宙斯,眉毛轻挑,似乎在等着宙斯的滔天怒火。外面越发的暗沉,黑云深处开始有闪电隐隐作祟,宙斯目光如炬,居高临下地盯着伽倪墨得斯,仍未置一词。

伽倪墨得斯缓缓撑着地面坐起,毫无波澜的目光始终盯着远处,也没有言语。

“奇伦,将他处死!”赫拉见时机一到,抢先开口,不想给宙斯任何反悔的机会:“区区人类,竟敢在奥林匹斯山,神王的宫殿内公然淫乱!”

弓箭手奇伦似乎也早有准备,话音刚落,一支利箭直接破势而出,直直刺向伽倪墨得斯的胸口。

“咔嚓”一道神光倏地射出,以更快的速度将箭折断。

宙斯大步向伽倪墨得斯走去,却是变出一件披风盖在他身上,随后一把将他抱起。

宙斯面色阴沉,牢牢地看着赫拉,缓慢而威严地说道:“奇伦,将这个侍女处死。”伽倪墨得斯这时将目光徐徐地看向了宙斯,后者抱着怀中少年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了。

闪电划破天际,雷声如炸裂开来一般。

殿中赫拉站立在光洁的地砖上,只剩她和反射的倒影,空旷中更显及落寞。

“总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丹麦雕塑家Bertel Thorvaldsen作品

04

“神王觉得让谁决定合适呢?”

“如果让诸神决定,必然有失公允,就选一个人类来决定吧。”宙斯用手撑着头,似笑非笑。

“那不如选特洛伊的王子帕里斯吧?”

看到宙斯轻笑了一声,微微点了点头,在不为人注意的时候,赫拉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这些日子,掌握着至高权力的赫拉赐予了伽倪墨得斯的王国——特洛伊无数的财富,不仅在特洛伊的地下安置了数座金矿,还施法让特洛伊的粮食不断丰收,甚至让特洛伊拥有的港口成为地中海沿岸自然环境最好的天然港。特洛伊一跃成为地中海最富庶最繁荣的地方。

这无疑引起了周边国家的觊觎之心,迈锡尼、斯巴达等国都暗暗训练军队,蠢蠢欲动。

大战一触即发,到时只需自己稍加干预,就能让特洛伊从版图中永远消失。想到能让伽倪墨得斯那秋波流转的眼中流露出痛苦,就觉得痛快。

自那日陷害伽倪墨得斯不成之后,伽倪墨得斯竟开始主动去见宙斯,还用金葡萄藤上的葡萄亲手酿制美酒送给他。宙斯欣喜不已,对他愈发迷恋,这让赫拉恨不得直接冲进殿中将伽倪墨得斯撕碎。

现在唯一的顾虑就是特洛伊的守护神——智慧女神雅典娜。

赫拉不想为此与雅典娜起正面冲突,正搜索枯肠,没想到契机竟来得这么快。

女神西蒂斯的婚礼邀请诸神参加,却唯独忘了纷争女神厄里斯。厄里斯寻衅将一颗金苹果扔在宴席间,扬言“只有最美丽的女神才能拥有”。

赫拉原本以为这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但雅典娜与爱神阿芙洛狄忒都有争抢之意,心下深觉不快。转念一想,眉心旋即舒展开来,带着狡黠。

便有了刚才的对话,在赫拉的刻意引导下,宙斯同意让特洛伊王子帕里斯做裁决。

如果帕里斯决定给自己,可以为自己得到“最美”的荣誉;如果决定给爱神,雅典娜必然心有不甘,迁怒于特洛伊,便与自己站在了同一阵营;如果决定给雅典娜,那爱神和她的情夫战胜阿瑞斯便能成为自己的盟友,到时雅典娜,远不足为虑。

最终,爱神许诺让帕里斯娶得世间最美的女子,换取了帕里斯的金苹果。随后帮助他掠走了斯巴达王后海伦。

“夺妻之恨”为斯巴达国王讨伐特洛伊提供了名正言顺的借口,联合希腊其他城邦,开始了旷日持久,规模巨大的“特洛伊战争”。

在赫拉和雅典娜的帮助下,希腊人渐渐势强。

战火烧红了天空,英雄们接连战死,尸横遍野的场景不断上演,空气中的血腥气久久不退散。特洛伊的富饶正逐渐消失,城中繁华热闹的街景仿如隔世,越来越鲜有青壮年的身影。

文艺复兴画家Baldassare Peruzzi作品

05

开战之后,奥林匹斯山的诸神都或多或少发觉,神王宙斯对伽倪墨得斯冷淡了许多。

不仅不再为了讨他欢心而亲力亲为,还让他迁殿别居,甚至不久之后本性难移,与大洋、宁芙两位神女发生了露水情缘,盛传于奥林匹斯山。

伽倪墨得斯始终都是淡淡的表情,对周遭或嘲弄或怜悯的表情置之不理,让人看不出心中所想。只是仍然日日将亲酿的葡萄酒送至宙斯殿中。

这一日,大地之神盖亚有事前来与宙斯相商。

“这场战阵,诸神渐渐分成两派,陆续参战,规模不断扩大,神王准备如何收场?”盖亚作为宙斯的祖母,也是最德高望重的原始神,不禁有些担忧地问道。

“无需作为。”宙斯不带任何感情地说道。

“为何?”

“此前,我在梦中收到了上天的旨意——人类不断地学会了欺诈、贪婪、背叛,且越来越肆无忌惮,毫无敬畏之心,需要让他们接受严厉的惩罚。雷电和洪水均不足以让他们得到教训,唯有战争才是铭心之痛。”

“我不能直接引发战争为世人指摘,丧失神王威信和民心,只好利用一下赫拉的嫉妒心了。”

虽然残酷,但既然是上天的旨意,盖亚也无法辩驳。

起身告辞时却发现门口多了一个盛满了美酒的夜光杯,悄然而落寞的在那里。

第二天,伽倪墨得斯来到宙斯面前,静默许久,一室安静。

良久,“我想请神王允许我离开这里。”

“你已获得了神性,无法再回到人界了。”声音毫无波澜。

又是好一阵沉默,“那就让我成为天上卫星,永生守护...我的家园吧。”

“...准...”

伽倪墨得斯轻笑一声,倏然,幻化成一道白光,随即天上多了一个水瓶状的星座,开口对着奥林匹斯山,呈缓缓倾倒状,似要倒尽最后的那一杯葡萄酒。

水瓶座-图片来源于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凤九险些喝了打胎药的事情被折颜捂得严实,凤九更是不愿提起,九重天除了滚滚,并无人知晓,几天了,青丘也是平静。这几天...
    微笑天使999阅读 3,070评论 13 61
  • 26 次日,听司命说,青丘一行连同折颜均已告辞而去;其他前来观礼的一概三界之士多半也都离去。天庭在热闹了七七四十九...
    稻草任阅读 1,000评论 2 28
  • 此文承接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一直圆到《三生三世枕上书》,再作续。相当于枕上书的前传和续写。有大量上古洪荒时...
    CH南苼阅读 175评论 0 7
  • 小时候一直不知道为什么嫦娥要抛弃心爱的丈夫,老百姓的大英雄一个人独守月宫? 昨天参加孩子的中秋活动,终于知道了一个...
    我是秀一阅读 264评论 3 10
  • 1992年,贾平凹的妻子发现他“精神出轨”,闹着要离婚,贾平凹不愿意,不久后,路遥去世,参加完好友的葬礼后,贾平凹...
    子煜说阅读 23,533评论 34 5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