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色彩虹与黑橡树

七色彩虹与黑橡树

        我见过那么多的树,各种各样,如此坚强的黑橡树令我动容,它仅靠着唯一的枝叶伸向天空,它渴望生长,渴望被周围的世界接纳与认可。其实我想告诉它,无论面前的是荆棘还是鲜花,都要勇敢面对。

        青春岁月里,原本有很多本应刻印在心里的痕迹,最终却也无声湮灭......看似平淡的人生,谁又能感受得到背后的激情与超越,无论,它,有没有开花、结果......

【一】

        前面就是距离自己不足两百米的外婆桥了,楚淮一边走,一边远远地看着,好像全然忘记了路途的劳累。仔细看去,外婆桥高高拱起的桥背上站着一个身穿棒球服、头戴棒球帽的女孩子。步伐越来越近,女孩的身影越显清晰:背后背的是一个蓝色的书包,挎在右肩的是一块七彩画板,左手高高的举着手机,右手配合着做出V形的姿势,满满的微笑在阳光下格外耀眼。

        当楚淮的脚步落到了外婆桥上,站在最高处望着尽收眼底的合欢镇时,背垮着七彩画板的女孩已经走在前面了,看得出来,女孩很开心,带了那么多东西,连步伐都是那么的轻盈。此刻楚淮的眼前浮现的是一幕唯美画意:笑语盈盈暗香去......

        合欢镇本就是这座城市最不发达的小镇,大部分年轻人都外出谋生,所以这里留下的大都是老人和儿童,楚淮此时回到合欢镇完全是为了一个未曾实现的愿望。

        自己是因为这个愿望才回来的,那么那个女孩呢?楚淮的步伐还是不疾不徐,一边向前走,一边陷入思考。

        合欢镇的天气也不是很好,这里临海,所以经常有大风。不巧,今天又有一阵阵的大风持续吹来,走着走着,楚淮发现走在前面的女孩慌张地跟着被风吹的起起落落的画跑,等画落在地上不动了,她才蹲下身子捡起落在地上的画。

        散落的画被风吹得四散,大风并没有消停,女孩的脸上显露出更慌张的神情。

        也许就是有缘吧,就算是一片树叶也会让人与人产生火花,更何况是一幅画呢?

        突然,一幅画被风吹落在楚淮的脚下,他迅速地弯下腰捡起,生怕下一秒画又被吹到别处。他把画摆正,看了看画的内容,看得出来这的是一幅写生素描肖像画——画的是一位慈祥的老人,银发苍苍,圆圆的面庞,双颊深深的酒窝,双眸却显得深邃......

        这幅画,楚淮越看越感到熟悉,画中人和方奶奶怎么这么像?他对着画满满的疑惑,很快,女孩就站在了他的面前,伸出手说道:“喂,把画还我!”

        “你这丫头,我给你捡了画,连句谢谢都没有,居然说话还那么蛮横。”

        “好,好,谢谢你,这总行了吧!”女孩满脸的不屑。

        不等楚淮说话,女孩一把夺过画,把画小心翼翼地拉了平整些。

         风停了,楚淮盯着眼前这个“不讲理”的女孩看了看,忍不住激动的心情,对女孩说:“你是夏苒吧!”

        女孩也看着眼前的大男孩,满脸的疑惑:“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你认识我?”

        时光易逝已不回,往事只能回味。忆童年时竹马青梅,过去的事回忆起来,可是一段难以忘怀的儿时往事了。

【二】

        一路上楚淮和夏苒有说有笑,全然忘却了之前的不愉快说起来,他们很久之前就已经认识了。

        十多年前,楚淮和夏苒都还是小孩子。那个时候,楚淮的家就落户在合欢镇。夏苒的外婆,也就是画中的老人——方奶奶,也生活在合欢镇。每个夏天,夏苒都会来外婆家住上一段日子,加上楚淮和方奶奶是邻居,所以楚淮和夏苒就自然地熟识,成为儿时的好玩伴了。

        “楚淮,我们也有那么多年没见了,你还记得我啊?”

        夏苒把捡回来的画重新按次序排好,叠在一起卷好把它们收进书包里面。

         “怎么会不记得你呢。”楚淮一边回答夏苒,一边看着她安置那些画,“你连背包的拉链都不拉,也难怪画会被风给吹走。”

        听了楚淮的话,夏苒笑嘻嘻地冲他做了个鬼脸。她还是像小时候一样淘气。可就在片刻时间后,当一些话从楚淮的口中说出来之后,夏苒再也笑不出来了。

        “夏苒,这些年都没见到你,你去哪里了,怎么也不回合欢镇看看啊。”

        有些记忆,是时光无法带走的,就像楚淮对夏苒的记忆。他清晰地记得,十年前的夏天第一次遇见夏苒,之后的连续五年间,楚淮在每一个夏天都可以见到夏苒,就像是两个人约定好的一样,可在这五年之后的每一个夏天,约定却失效了,楚淮再也没有见到过夏苒。

        即使三年前夏苒的外婆——方奶奶,去世了,本该出现的夏苒还是不见踪迹。

        “唉......”听完楚淮说的话,夏苒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过往的一幕幕回忆,楚淮记得的,夏苒同样记得。小的时候,夏天的合欢镇烈日炎炎,夏苒的外婆就会搬一个矮脚躺椅在院子里的那棵老槐树下乘凉。而楚淮、夏苒以及其他的玩伴便以老槐树为“根据地”,开心地玩各种各样的游戏。

        两小无猜,纯真无邪的童年往事,怎么会记不得呢?只是人都会长大,褪去了满身的稚气,而夏苒的外婆却早已不在了。

【三】

        自打方奶奶去世之后,儿女们为了谋生,都住进了发达的城镇,自从他们走后,老房子无人打理,现在的老屋已经长满青苔、铺满灰尘,外来人可能会误以为这是一座多年古宅。楚淮的家也在两年前搬进了其他城镇里。想到夏苒一来没有地方住,而来衣食住行都成问题,楚淮提议两人先到楚淮的叔叔家住几天。

        合欢镇交通不便利,也没有公交车愿意跑这里,走了一天的路,满身疲惫自然就换来了一个夜晚的长眠。第二天清晨,当楚淮站在夏苒的房门前叫她一起吃早饭的时候,夏苒猛地拉开了房间门。

        “哦?你这么早就起来了。”楚淮看着她,说道,侧着眼睛却发现夏苒的房间乱的一团糟,楚淮很疑惑,接着问她:“你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昨天的画册少了两幅画,我翻遍了书包和整个房间都没找到。”

        楚淮从夏苒急促的语气和不安的神情里,看出了这两幅画对于夏苒的重要性。

        “要不这样,我们先吃完早饭,然后我陪你去找丢的画。”

        “嗯。”夏苒还是有些焦虑。

        为了消除夏苒的顾虑,楚淮加强了语气:“放心,一定可以找到的!”

        两个人草草地吃完了早饭,就一起沿着昨天来的路找寻被大风刮跑的画。

        其实楚淮很好奇,到底是什么画能让夏苒如此心神不宁。于是,他一边沿着路旁走,一边问夏苒:“少了的那两幅画画的是什么?”

        “ 画的是一个人和一棵树。”夏苒的话言简意赅,似乎说出每一个字都要承受莫名的压力。

        夏苒不太清楚的言辞里似是隐含着很隐秘的事情,让人很难想象仅仅是丢了两幅画那么简单。

        他们走着走着就到了昨天刮大风的地方,夏苒焦急地开始四处寻找,显然她不愿意放弃每一个可能的角落。楚淮也帮着夏苒一起找那两幅画,可是两个人几乎把周边的每一个角落都找遍了,还是找不到那两幅画,哪怕是其中一幅的影子。

        “楚淮,我看我们还是回去吧,那两幅画可能被吹到更远的地方去了。”找不到画,夏苒满脸的沮丧。

        “不要着急,再找找吧。”在楚淮的心里,一方面不想放弃找画,哪怕一线希望;另一方面,更多的是不愿看到夏苒因此而沮丧的样子。

        “那好,听你的,我们再找找。”说出这话,不知道是楚淮的鼓励起的作用还是自己不愿放弃的信念,夏苒的言语里显出几分坚定。

        可是,两人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那两幅画的影子。或许,真的像夏苒所说,画都被吹到更远的地方了,再怎么原地找寻也是徒劳无功。

        走在回家的路上,楚淮想起夏苒给方奶奶画的肖像画很有水平,很细腻,他在心里想了一会儿,然后对走在前面的夏苒说道:“夏苒,有空的话给我画一幅肖像画,好吗?”

        对于楚淮突如其来的请求,此时的夏苒显得有些动摇。

        楚淮看着没有回话的夏苒,不知道她是回绝还是答应。随后,楚淮看见夏苒看着天空发呆,眼神里止不住的忧伤默默流淌。

        “夏苒,你怎么了?”看着夏苒的神情,楚淮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

        “我没事的......楚淮,对不起,这件事恐怕我不能答应你。”夏苒的言语里流露出些许歉意。

        “没关系的,我这模样,绝对比画里的好看。”楚淮红着脸说道,像是在自嘲又像是在摆脱尴尬的氛围。

        然而,楚淮心里仍是有些感伤,但他知道有些事还是不知道的好。因为他也不希望夏苒一直因为找不到画而深陷内疚自责。

        他们沿着原路回家,天上的乌云已经越聚越多,好像顷刻间就要大雨倾盆。

【四】

        因为丢了画的事,夏苒一直闷闷不乐,总是躲在房间里不肯出来。

        楚淮看着灰黑色的天空,心想天快要下雨了,他不顾随时都会落下的雨水又重新回到当时的地方找画。回来的时候,身子被大雨淋透了,他好像全不在意,迫不及待地跑向夏苒的房间。

        “夏苒,夏苒,我找到你的画了!”楚淮站在夏苒的房间门口,上气不接下气地喊。

        话音刚落,夏苒打开房门,眼睛里闪烁着光彩,期待地问楚淮:“画呢?”

        “对不起,我...我只找到了一张。”说这话的时候,楚淮有些怅然若失,毕竟花了好些功夫,最后只找到了一幅画。

        楚淮赶忙把画递到夏苒的手里,夏苒打开画,发现画中人已然不复当初模样。

        是一夜的“风餐露宿”和风吹雨打让画中人模糊了样貌;也是时光让画中人变了样。

        “夏苒,对不起,我没有好好地保护它。”楚淮有些自责,更多的是担心夏苒。

        “别管我了,找到一幅也算不错了,总之我要谢谢你。你看你,全身都被淋湿了,快去换身干衣服吧,感冒发烧就不好了,这样我会更自责的。”细心的夏苒说完之后,楚淮就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去换衣服。

        楚淮换完一身干净的衣服之后,又去了夏苒的房间。在门口,他看见夏苒坐在矮矮的竹椅凳上,微微地驼着背,两只眼睛炯炯有神地注视着那块七色画板,一双手则不停地在画板面前晃动着。

        楚淮想敲门问问夏苒自己可以不可以进去,但他看到夏苒专注的样子,还是不愿意打扰她而放弃了敲门。可没想到的是,细心的夏苒发现了他。

        夏苒在房间里冲着他微笑:“你进来吧。”

        楚淮更关心的是夏苒怎么处理找回来的那幅画,他发现夏苒把画贴在了墙壁上。借着房间里昏暗的灯光,楚淮还是看清楚了画中的那位身穿T恤的少年——少年的眸子里闪烁着光芒,仿佛有着不一般的梦想,少年嘴角的笑扬成了脸上最优雅的弧线,看上去是在笑,却又不像,像极了古时候达官贵人家的公子哥......

        “他...他是谁呀?”楚淮禁不住好奇,问了夏苒一句。

        话音刚落,夏苒在面前的七色画板上完成了最后一笔。

        “你是说他吗?”夏苒指了指贴在墙上的画,看着楚淮轻声问道。

        “嗯。”

        “他...他是我年少时候的一个梦。”

        ……

        听完夏苒的故事,已经是十分钟过去了,此时的楚淮再回头看这幅画,发现原来一幅画里面竟然可以隐藏这么多的故事。

        年少的时候,就像大多数女孩子一样,青春懵懂,夏苒渴望自己的世界也会有那么一个男孩来过,可以给予她以温暖和爱护。进入大学之后,这个梦从幻境走进了现实,男孩就像是专为赴一场约定一般出现在了夏苒的世界。他们一起出现在大街小巷的饭馆,一起走过纵横交错的街道,一起看电影时享受欢乐与悲伤......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都留有他们爱情的见证。当沉浸在甜蜜的爱情里的时候,他们也曾说过“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永远誓言。可现实终究还是会打碎梦境,现实中的遗憾更多一些,浪漫就像奢侈品,可遇不可求。大学毕业后,男孩选择回到北方家乡发展,而夏苒选择留在原地,从此天南地北,分道扬镳......

        爱情就是这样,年少的我们曾经以为相爱的人就能到永远,可当我们相信情到深处在一起的时候,已然听不见风中的叹息。透过时光看回忆,原来一切都是时间给我们开的一个天大的玩笑。

        现实,太无情,总是将爱情击得一败涂地。

        有些故事注定是无法用三言两语可以说的清的,夏苒只是告诉楚淮,她曾经疯狂爱过的男孩最后离开了她,至于究竟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夏苒不说,楚淮也不好意思问。

        他们相顾无言,彼此摆弄着各自的衣角,昏暗的房间一时寂静的可怕。

        此时,窗外已是大雨瓢泼。突然,从窗户外吹进来一阵风,裹挟着冷冷的气息,两人不由得打了一阵寒战。

        “我把窗户关一下。”楚淮试图打破尴尬的氛围。

         风退的瞬间,七色画板上夹的画纸被风吹起了一角,楚淮把视线转移到了画板上,然后把脚步从窗前移到了画板前。

        楚淮久久地注视着面前的这幅画,画的是一棵黑色的树,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很特别。这棵树跃然纸上,像一把倒立的伞,四散的枝干支撑着伞形的延伸,支撑起来,主干继续向上生长……

        越看这幅画,楚淮的眉头皱的越紧。主要是他从未见过如此奇特的树,光秃秃的枝干像是衰老的生命,而在无数条光秃秃的枝干中,被拥挤在树中间位置的枝干生长出唯一的枝叶。

        没错,楚淮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就是整棵树上的唯一的一片树叶。

        楚淮见过那么多的树,各种各样,如此坚强的黑橡树令他动容,它仅靠着唯一的枝叶伸向天空,它渴望生长,渴望被周围的世界接纳与认可。

        “你在看什么?”发现楚淮看画看出了神,夏苒顺势拍了拍楚淮的肩膀,轻声问道。

        “你画的这是一棵什么树?”楚淮的心里充满了好奇。

        “这是一棵不存在于现实世界里的树。”夏苒一边回答着,一边从笔筒里拿起画笔,在画的右下角落款,“不如就叫它黑橡树吧。”

        “黑橡树,黑橡树,黑橡树......”楚淮在心底默念着,眼神里泛着莫名的忧伤。

        “楚淮,你怎么了?”

        夏苒看出了楚淮神情不大对,猜想他有心事。

        楚淮沉默,没有说话,他缓缓地坐在了竹椅凳子上,眼神紧紧地盯着七色画板上的画纸,看得出来,是那幅奇异的“黑橡树”触及了他的心。从最初的时候见到这棵黑橡树到在心底反复默念“黑橡树”,仅仅不到一分钟,谁也没有想到,感受到顽强的生命力到感到深深的绝望竟是仅需片刻。

        这短短的一分钟,楚淮的心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感情变化?或许他自己也说不上来。

        是回忆太过于渺远,从而模糊了视线,还是未来太渺茫,总之,过去和未来都是遥不可及。

        夏苒见楚淮对这幅画很有感触,又问道:“楚淮,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画这样的一棵树吗”

        她的话还没说完,他的泪就流了出来。晶莹的泪珠滴落在地板上,啪啪作响,打碎的泪珠全是无言的哀伤......

        “我见过那么多的树,各种各样,如此坚强的黑橡树令我动容,它仅靠着唯一的枝叶伸向天空,它渴望生长,渴望被周围的世界接纳与认可。”楚淮发出几近哽咽的声音。

        此刻,夏苒目瞪口呆,她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画的这幅“黑橡树”的设想和思绪都会被楚淮猜个正着。

        “楚淮,你怎么了,怎么哭了?”夏苒不想再提画,此刻她看到因为自己的画而如此难过的曾景,心里很不是滋味。

        楚淮把头转了过去,用手背抹干眼泪,然后转过头来故作微笑着面对着夏苒,“我没事,有些激动。嘿嘿......”

        “多大的人了,真是的,你真以为你还是小时候啊。”夏苒被楚淮的嬉皮笑脸搞得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楚淮,你有什么心事可以说出来,不要憋着。”说完这句话,夏苒觉得自己很可笑,自己又何尝不是把心事憋在心底呢?还妄想去安慰别人。

        “可是,可是夏苒,你还记得我之前想让你帮我画一幅肖像画的,你...你可不可以......”说到这,有些话楚淮停在了嘴边,

        其实就算是楚淮不说出来,夏苒也知道,无非楚淮就是想让夏苒帮他画一幅肖像画。或许,楚淮耿耿于怀的就是这件事。

        安慰人的话总适合用在别人身上,一旦用在自己身上就像一个荒诞笑话。就像是夏苒劝楚淮不要在心里藏着心事,这样会使自己更难过,而她自己心里却也是塞满了心事,无法向他人诉说。

        “楚淮,对不起……也许你没有深深地爱过一个人。”

        接下来,楚淮和夏苒各自坐在竹椅凳上,夏苒满眼深情地看着贴在墙上的少年画像,楚淮却是依旧注视着七色画板上的那棵“黑橡树”。

        不知道是心里对楚淮充满愧疚,还是决心要勇敢一次,夏苒鼓起勇气,打算将心事完全的像身边的这位脆弱少年一一吐露。

【五】

        夏苒告诉楚淮,她的大学男友并不是有意要离开她的,隐藏在背后的故事有太多的无奈。大学刚毕业那会,男友为了夏苒选择留在南方。刚开始,他们像很多普通的大学生一样,离开校园,步入社会,开始找工作、找房子,可是房子是好找,可是想要找到一份薪酬丰沃的工作却是一件难上加难的事情。转眼,一个月过去了,夏苒和男友四处奔波,找寻工作仍然无果,那时的他们几乎身无分文了,于是当时夏苒大胆地做了一个决定:去街头画画,这件事一定不能让男友知道。就这样,那段时间男友忙于四处投简历、找工作,夏苒偷偷地去一些繁华的商业街头画画,尽量避开男友可能出现的场地。其中的心酸只有夏苒自己知道,虽然偶尔会有几个前来要求画肖像画的顾客,但是赚得钱非常少,而且经常被城管追着跑。

        很快,夏苒在街头画画的这件事被男友知道了,当时夏苒还与男友大吵了一架,但最后两个人还是冷静了下来。夏苒知道男友爱她,男友同样知道夏苒也爱着他。当他们和解了之后,夏苒将为男友画的肖像画摆在男友面前时,男友几乎快要哭出来了。男友一把抱住夏苒,然后说:“以后都别再帮别人画肖像画了,我养你!”

        “嗯,以后我只给你画。”夏苒已经泣不成声。

        “我养你”这三个字涵盖了太多的责任感,但同时这三个字也像致命的毒药。

        紧接着,男友将找到工作的好消息告诉了夏苒,两个人为了庆祝苦日子熬到尽头专门去了饭店,可回来的时候却被一个电话打破了原有的平静。这个电话是男友的父亲打过来的,电话里男友的父亲说男友的妈妈得了重病,要男友马上回去一趟。男友很爱他的母亲,便匆匆忙忙地赶了回去。可是回去之后男友却发现母亲没有生病,原来他的妈妈是骗男友回去的。原因很简单,男友的母亲知道自己的儿子在外面混得不好,于是就叫男友回来,在家里这边工作都已经安排好了。就这样,剩下夏苒一个人孤零零地留在南方。

        夏苒历经千辛万苦勉强找到一份工作,做了不到一个月,因为思念成疾所以丢掉一切只身去往男友的城市。

        “既然他不回来,我就去找他。”夏苒这样偏执地想,于是就义无反顾地前往了男友的城市。朋友们都劝夏苒不要主动去找男友,这样是没有结果的,一厢情愿换来的只会是空想的两厢情愿。

        作为一个男人,为什么不回来将女朋友带走呢,而要女朋友一个人只身前往,这算哪门子爱情?

        是啊,这算哪门子爱情,可是当时夏苒不明白这个道理,也不懂得放弃。

        历经千辛万苦来到男友的城市找到男友,男友一把将夏苒抱住,问她为什么这么傻。

        是啊,在爱情里,只有夏苒这么傻;而男友则在一旁充当了说她傻的那个角色。

        就这样,如夏苒所愿,男友带她见了男友的父母。但很快,男友的父母便问及了夏苒的家庭情况,夏苒一向诚实,不想有任何隐瞒,就像她希望她和男友两个人的爱情没有任何杂质掺合一样。

        父母离异,单亲,跟了父亲。这是夏苒的回答,简单明了。但是男友的母亲听完之后脸色却突然变得凝重起来。男友家境优越,怎么可能会和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在一起,这是夏苒后来所知道的,也是当时男友母亲的想法。面对男友母亲的想法,夏苒除了无法接受,更多的是觉得不可理喻。可是,无法接受又能怎样,觉得不可理喻又能怎样?

        有时候,爱情就是这样,有些人舍身拼命去追求,冲破重重阻隔,却始终也逃不过宿命的安排。

        夏苒如斯。

        她义无反顾地追求自己的爱情,却不料在男友心里把母亲摆在了第一位,而她从原来的第二位慢慢靠后,直到成为陌生人,什么都不是。

        男友跟随夏苒回到南方,只不过不是以“爱“的名义,而是以“送”的名义。

         是的,男友把夏苒送回了南方,离开的时候男友说让夏苒忘了他,他们之间是不可能的,如果他们俩在一起,他妈妈又要寻死觅活了。

        人终究逃不过一个情字,男友逃不过的是亲情,夏苒逃不过的是爱情。分开之后,夏苒曾无数次想将男友忘掉,然后试着开始一段新的感情,可是到最后都是徒劳。于是,夏苒放弃了,她想,既然这样,那就把一切就交给时间吧。

        关于夏苒那段的故事早已死掉,想要忘记却久久念念不忘的爱情,也只能交给未知的时间了。

        故事止于此,很多事情都再明朗不过。

        比如,自从某一年开始,楚淮就没有再见到夏苒,也就是在那一年,夏苒的父母离婚,夏苒跟了父亲,而母亲在一年之后也开始了一段新的婚姻……

        直至现在夏苒耿耿于怀的是:当年母亲没有告诉她外婆去世的消息。这次回来,夏苒就是看看外婆的故乡,希望能够在这里寻觅到一些从前的记忆,关于外婆,关于美好,关于明净如水的童年时光。

        楚淮认真地听夏苒讲完这个故事,一时间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好。他本想安慰安慰陷入深深悲伤的夏苒,但终究还是归于沉默。此时,窗外的雨停了,继尔吹进来一阵强劲的风,将贴在墙壁上的少年画像吹翻,那张画纸在空中摇曳着身姿,最终尘埃落定,静静地躺在地板上。

        夏苒一阵叹息,如同在叹息只剩下回忆的爱情。

        房间是沉默的,夏苒和楚淮也保持沉默,他们各怀心思,却以同样的目光注视着那张“黑橡树”画。接着楚淮卷起左腿的裤脚,轻轻地抚摸着脚跟以上的部位。

        然而这个动作被夏苒轻而易举地忽视掉。

        当楚淮重新将裤脚卷下去,然后站起来往房间外走时,突然转过身来对夏苒说:“夏苒,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就像你画的这棵黑橡树一样,有天空、有骄阳迎着它生长。”

        夏苒将视线转移到房间门口时,楚淮已经消失了,好像突然之间,小小的世界只剩下夏苒一个人。

【六】

        雨后的夜晚显得异常宁静,隐藏在草丛中的虫子响起了杂乱无章的乐曲。楚淮穿着单薄的背心坐在门前的竹椅凳上,望着一片漆黑的夜空,眸子里流露出淡淡地忧伤。当楚淮感觉有人为他披上了一件外套时,转过头才发现夏苒站在他身边。

        “叔叔说怕你着凉,给你拿了一件外套。”

        接着,夏苒坐在了与楚淮并排的竹椅凳上。

        “谢谢!”楚淮回应,却发现夏苒好像有什么心事,于是继续问道:“夏苒,你怎么了?”

        夏苒沉默了好久,才回答:“你为什么要我给你画肖像画呢?”

        “我……”楚淮没有办法说下去,就像突然之间有鱼刺卡在喉咙里。

        “怎么?”夏苒反问,她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答案。

        “没什么。”楚淮故作微笑,显然内心深藏心事,望着夏苒又害怕夏苒看出来,于是故意转移话题,“夏苒,或许你说得对,我没有真正爱过一个人。”

        这是一句没有任何代表意义的转移式话题,却在突然之间牵动了楚淮的心,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趁着从未有过的话唠劲道:“可是,夏苒你知道吗,我一直暗恋一个人。”

        有些话,在某个时间点说出来,无关勇气,却存在比勇气更重要的东西。比如,害怕。害怕这个时候不说出来,恐怕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楚淮的话不禁让夏苒扑哧一笑,“你都多大的人了,还谈暗恋。”

        也是,青春少年时,一段暗恋,让人烦恼,也让人欢喜。然而,越过青春少年这道每个人必经的时光,一旦提及暗恋,要么说是年少时那段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根本不值一提,要么说那样单纯的时光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你别笑我,我是认真的。”楚淮很严肃地说道。

        夏苒从楚淮的眼神里,看出了他对这件事是多么的在乎。

        ……

        雨后的夜空总是这般别致,它将星星与月亮隐藏起来,就像隐藏一个又一个秘密……

        夏苒和楚淮聊了很多无关紧要的话题。那些话题有关童年、有关夏苒的外婆、有关小时候玩过的所有游戏。

        但凡有关回忆,总是或甜蜜或悲伤,然后流出或幸福或不幸的眼泪。

        到了最后,夏苒含着泪花,楚淮也含着泪花,一个说想外婆了,一个说想念曾经这里的所有……

        “楚淮,早点休息吧,明天记得早点起来哦,我有惊喜要给你。”夏苒在回房间休息之前这样对楚淮说。

        楚淮自然不知道夏苒在说什么,然后低沉地回了一声:“晚安。”

        晚安,就像和这个世界告别一样,一切隐于黑暗,最后被迫被光亮叫醒。

【七】

        穿过黑夜,转头又是一个黎明。一些人在我们的生命里出现,然后一不小心就离我们而去。对夏苒来说,楚淮便是如此。

        第二天一早,夏苒便拿着画去找楚淮,可楚淮的婶婶却告诉夏苒,楚淮一早起来晕了过去,情急之下,楚淮的叔叔开着车,把楚淮送往了平风城的人民医院,平风城就在合欢镇的附近。

        有些事总是在不经意中发现,比如夏苒在与楚淮的婶婶交谈中得知了一些关于楚淮的事。

        接着,来不及深入了解,夏苒便收拾东西离开了合欢镇。

        夏苒不想真的就这样和楚淮不告而别,很多事情她想去一探究竟。于是,离开合欢镇的夏苒匆匆赶往平风城的人民医院。

        再次见到楚淮时,楚淮半躺在病房上,左手血管被扎了一道口子,高挂着的吊瓶液体一滴一滴地进入楚淮的身体。

        “楚淮,你怎么了?”夏苒一时慌张,她不愿相信昨日还生龙活虎的楚淮,现在却以病态的姿势躺在病床上。

        “我没事。”楚淮脸色苍白,接着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

        “你婶婶告诉我的,我向你婶婶要了你叔叔的电话,然后就赶往这儿来了。”

        在生活中,寻找一个人往往过于艰难,而当真正找到那个人的时候,往往会将寻找的过程抛之脑后。因为我找到了你,所以过程再如何艰难,都已经不重要了。

        “你昨晚说今天有惊喜给我,快说,是什么?”楚淮不是一个健忘的人,他今天早上起得很早,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夏苒给他什么惊喜,却不知自己怎么突然之间就晕了过去。

        夏苒听完,拉开背包,从里面掏出一张卷成棍棒似的的画,然后递给楚淮:“昨晚熬夜给你画的,呶,你的肖像画,说实话,画里的你可比现实的你好看多了。”

        说这些话,夏苒只是想让楚淮心情好一些。

        楚淮望着夏苒微肿的眼睛,分明是熬了夜,心里一阵心疼。

        “夏苒,谢谢你。”

        “你不用谢我,你冒雨为了我去找画,你愿意听我讲那些不值一提的往事,你仅凭一张画就能认出我的外婆,然后说出了我的名字……而我却连为了画一张肖像画都犹豫再三,一直以来,都是我的不对......”

        夏苒鼓起勇气这么说,她知道很矫情,但是如果她不说出来,她怕以后就没机会了。

        “夏苒,你别这么说,我知道,你一直爱着他,你不答应给我画肖像画是因为不想打破曾经对他许下的承诺。”楚淮说完,突然有些后悔,他害怕触及到夏苒柔软的心房。

        “已经不爱了。”夏苒的回答,既果断,又决绝。

        此时,楚淮发现夏苒的眼眸里透露出之前没有的倔强。

         没等楚淮开口,夏苒又忍不住说:“楚淮,你有什么心事可以告诉我,我愿意听。”

        显然,夏苒想知道有关楚淮的事,比如他为什么急迫地想要一张自己的肖像画,又比如他为什么在早上突然晕了过去?

        有些秘密,夏苒不愿去捅破,她怕一旦说出口,会伤及到一个新生希望的灵魂。

        楚淮不说话,他在跟自己做思想斗争,他把左腿的裤脚慢慢挽起,夏苒清晰地看见楚淮左腿上那颗硕大的黑痣,像极了那天的乌云,又像恶魔一样咬噬着楚淮的肉体……夏苒眨了眨眼睛,缓缓地将视线移开。

        夏苒想起自己来医院的途中,在百度百科上查找一些资料时所知晓的一些官方答案,她不敢再问下去,更不敢再去看楚淮。

        “夏苒,我,我……”楚淮想说什么,但似乎又开不了口。

        后面的话,夏苒既期待知道,又害怕知道。

        病房陷入尴尬的气氛,还好夏苒的电话突然响了,于是便接着电话匆匆地走出了病房。

        夏苒再次回到病房,没有多加犹豫,而是果断地对楚淮说:“我接了一家公司的电话,叫我去面试,我得去一趟。”

        一扫之前的尴尬,楚淮道:“是啊,不能因为一次失恋,就永远地把自己困在一个角落不出来……你要勇敢地去面对新的生活。”

        楚淮所说的,正是夏苒说想的。于是,夏苒道:“我们都要勇敢地去面对新的生活。”

        我们都要勇敢地面对生活。这句话隐含了太多太多的故事,曾经提及过的,现在无法提及的,未来即将发生的……

        “这幅黑橡树画也送给你。”夏苒笑着说,她不希望楚淮在她走之前不开心。

        楚淮望着黑橡树的时候,夏苒已经背着七色画板,背对着楚淮走到了病房门前。

        “夏苒,你等等。”很仓促的一句话,几乎不到一秒钟就从楚淮的口中说了出来。

        夏苒转过身来,望着面色平静的楚淮,“怎么了?”

        楚淮摸了摸脑袋,对着夏苒说道:“其实,这么多年来,我暗恋的那个人,是你,一直都是你。”

        “我回到合欢镇的愿望就是再到这些老地方想着我们的小时候,牵过你的手还在老地方,留下的欢笑还在老地方......我想我最后的一段时光在这里度过,过去与你的回忆会是我这么多年来最深的渴望。”

        有些话,怕的是现在不说出来,以后就没机会了。

        话落,夏苒久久地站在病房门前,她想说什么,又好像说什么都帮不了眼前躺在病床上的楚淮。

        最终,夏苒面对着楚淮绽开了无比纯真的笑容,那笑容仿佛将楚淮带回了在合欢镇的童年时光……

        “楚淮,你说过,这是一棵现实世界中不存在的树,它代表着不屈的生命,即使处于无比黑暗的境地,它那唯一的枝叶也能够自由地生长……它渴望被世界接纳,它渴望活着。”

        “那就请你好好保管它吧!”

        夏苒指着楚淮手中的画,如此说道,然后转身,离开了病房。

        走出医院,夏苒忍不住哭了起来,她又想起自己在百度百科搜索的那种之前自己从来没有听过的病学名——“黑色素瘤”。

        她不敢相信楚淮会患这种病,但当她看到楚淮挽起裤角,然后露出那颗硕大的黑痣时,她又不得不去相信这一切。

        恶性黑素瘤是由皮肤和其他器官黑素细胞产生的肿瘤。皮肤黑素瘤表现为色素性皮损在数月或数年中发生明显改变。虽其发病率低,但其恶性度高,转移发生早,死亡率高……

        一切的解释都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阳光下,夏苒抹干眼泪,咬着牙,背着七色画板,大步大步向前走,离开了合欢镇。

        多么希望,多么希望的是,我们能像那棵黑橡树那般,永远保持黑色,唯一的枝叶向天空延伸,一直延伸……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