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史话》18:晚节不保的于禁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东汉末年诸侯纷争,曹操手下猛将如云,除去典韦、许褚、曹氏和夏侯兄弟之外,还有张辽、乐进、于禁、张郃、徐晃,并称“五子良将”,个顶个英勇无比。但这于禁因为晚节不保,到了后世评价这“良将”就“巴凉巴凉的”。当时乱象,投降将军比如关羽、张辽等不计其数,“良将择主而从”,也算不得什么太丢脸的事情,可为什么唯独这于禁落得如此光景?此一回书评就来看看于禁的故事。


                一、于禁生平


于禁(?-221年),字文则,泰山钜平(今山东省泰安市)人,东汉末三国时期曹魏武将。

于禁原先是鲍信手下部将,后来归附曹操。曾经在张绣投降又复叛的宛平之战中,诛杀不守军纪的曹操手下青州兵,同时为迎击敌军而扎起营垒,因此曹操称赞他可与古代名将相比。在219年的襄樊之战中,于禁败给关羽后投降,致使晚节不保。关羽败亡后,于禁从荆州获释到了吴国。221年,孙权遣还于禁回魏国,同年于禁在羞愤中去世,谥号厉侯。


      二、战功卓著与晚节不保的

                    一代名将


战功卓著的前30年。184年,于禁受鲍信招募讨伐黄巾军。192年,鲍信迎接曹操领兖州牧,于禁与其战友都被封为都伯,属将军王朗部下。王朗极力向曹操推荐于禁之才可任大将。于是曹操召见了于禁,拜军司马。193年,曹操命于禁统兵攻打广戚(今山东省济宁微山县)。攻克之后,任命他为陷陈都尉。

194年,于禁随曹操到濮阳讨伐吕布,他单独率兵在城南攻破了吕布两座营寨,又率兵在须昌(今山东省泰安市东平县)打败了高雅。之后转战寿张(今山东省聊城市阳谷县)、定陶(今山东省菏泽定陶县)、离狐(今山东省菏泽市牡丹区)、雍丘(今河南省杞县)等地,击败黄巾军刘辟、黄邵等部,迫使其全部投降。同年,包围袁术部将乔蕤、张勋等于若县(今湖北省宜城市),斩其四将。198年,擒吕布于下邳。199年,与史涣、曹仁、乐进攻破眭固于射犬(今河南省沁阳县),破斩之。200年,作为主要将领之一参加官渡之战,得胜后升任偏将军。

“分辩小事、退敌大事”的于禁。于禁一生光辉的顶点出现在第一次宛城之战中。197年,于禁随曹操到宛城征讨张绣,张绣投降,但接着很快又叛乱。曹操阵营深夜遭到张绣军队突袭,措手不及,手下大将典韦、侄子曹安民都战死。

曹军狼狈逃窜,混乱不堪,只有于禁能够约束住部下,且战且退。曹操主力部队中的个别青州兵,乘机大肆抢掠,于禁当场斩杀了部分人。有些青州兵逃回曹营后,诬告于禁造反,曹操也将信将疑,准备摆开阵势迎击于禁。等到击败张绣后,于禁才向曹操报告了事情原尾。曹操说:“你不先向我报告情况,而是先安营下寨,这是为什么?”于禁说:“当时情况紧急,如果不先准备好大营,怎么能够拒敌?分辩小事,退敌大事。”曹操夸赞于禁说:“将军在匆忙之中,能整兵坚垒,任谤任劳,使反败为胜,虽古之名将,何以加兹!”于是录于禁前后功,封为益寿亭侯。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七军被淹”后的投降将军。219年,关羽进攻曹仁镇守的樊城,于禁率领庞德带七路大军救援。此时大雨连绵,汉水暴涨,七军都被大水淹没。于禁和众将登高坡望水,没有可以回避的地方。关羽乘船攻打于禁等人,于禁随即投降,被关押在荆州江陵,于禁部将庞德大骂关羽,宁死不降被杀。

曹操得知后,哀叹良久,说:“于禁跟从我三十年,怎么在危急关头,反不如庞德!”

曹丕即位后孙权称臣,221年孙权遣返于禁回到魏国。于禁回去后,遭受众人嘲笑,胡子和头发都白了,人也很消瘦。曹丕明里安慰于禁,任命他为安远将军。但暗地之中在于禁拜谒曹操陵墓时,却命人事前在墓内墙上画关羽战胜、庞德不降、于禁跪降之像,以羞辱于禁没有骨气。于禁见到后很快因羞愤而得病死去。


              三、后世评价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于禁与张辽、徐晃、乐进、张郃四人同为曹操的五子良将,但其地位明显要高于另外四人,因为他一直是曹操的肱股亲信,对其他部队有监督权。却因一念贪生而使英名毁于一旦,死后被谥恶号“厉侯”。后世评价很多,这里谨摘录几句,以供大家参考。

《三国志》作者陈寿为其惋惜不已:“太祖建兹武功,而时之良将,五子为先。于禁最号毅重,然弗克其终。”

《三国志注》作者裴松之也完全同意陈寿观点:“围而后降,法虽不赦;囚而送之,未为违命。禁曾不为旧交希冀万一,而肆其好杀之心,以戾众人之议,所以卒为降虏,死加恶谥,宜哉。”

但也有人为于禁打抱不平,王歆说:“世无百战百胜将军,禁逢霖雨,败于关某,不为耻也。然虽比类荀林父、孟明视,虽败而国家不替,然未闻其腆颜降敌也。使二子降楚归晋,吾恐不得死所也。禁为国家宿将,以威慑众,能治乱伍,亦当时之杰,惜乎为德不终。既为羽禽,复为吴得,送诣文帝,如此辗转,禁未羞死,独登高陵而突然惭恚发病乎?文帝所为亦过矣,非帝王之行,亦非君子之行。”

后人有诗叹曰:

久战经锋砺,终跻上将篇。弓镝鸣车骑,贤毅愧彭韩。

旌麾留浩气,金鼓落萧山。今人独展卷,犹叹竟失樊。


图片发自简书App


黄其军

      作于2018年3月4日 (古历正月十七)

    文中照片来源于网络,对作者的辛勤劳动表示衷心的感谢!

近期同类文章链接:

诸葛瑾和他的儿子诸葛恪

说说“建安文学”

钟氏父子的大事业

单刀赴会鲁子敬

读《三国演义》谈做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