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食而遨游

飘飘何所似,不知今夕何夕。

浮想联翩之间,浪将我推得更远了。

海上若浮云


只要躺在水上浮着,仰起脖子,寰宇之内,水天相连。

眼皮一闭一睁,从波士顿海转到了漓江之源。

咸水也变成了甜泉。一潭宝石般的水。生吞若干口,如沐天地甘霖。

有诗云:安能追逐人间事,万里身同不系舟。

赤身裸体,闲荡,不自控,且心安理得。

靠岸休息。波士顿海滩脏,沙粗。烈日下无事可做,我赏一颗橙。肚饿,只好吃了它。常见海鸥巡逻,老贼故作慎重,踱着方步只在寻些食品残渣,一经发现就不再矜持。

那漓江源岸边有趣得多。漓江源头在猫儿山,猫儿山山头似猫。山麓溪中有鱼,水冽,鱼无半点腥,临水有小筑,多喝两杯酒,对着水看童子戏水。过午,自己下水,微醺的酒气,触水即散。

哈尔滨松花江有漂游地,名曰“老头湾”。石头滩,水急,流大。夏日乘凉,吞香肠,喝啤酒,酒足饭饱,顺水遨游,毫不费力。

松花江常年浑浊。然遨游乐趣不减。站在江堤上看热闹,江流中漂游者众多,一堆横膘亮肉。

老头滩上有老头,常年混迹于此,皮糙肉黑肚大,海豹一般。老头笑起来如撞洪钟。声传寰宇,不亦乐乎。

美国海滩生机乏陈。沙上陈列了若干挺尸的男女。通通抹了亮油,如如不动,上了炉子烧烤肉一般,定时翻面,定时涂油。

儿童和狗活泼点儿。儿童热衷筑沙城,大狗喜欢海澡。看过三岁小儿被爹娘送上了冲浪板的,那是加州海岸,浪比人高,不适合在水里躺着遨游。

波士顿的脏大海,却安静平缓。海里漂游的好处是浮力大。不用挺肚皮,只需仰脖,便可不沉。

耳朵藏水下,听的全是咕噜咕噜声。

戴墨镜,幻天流云,如入太空。云成怪,自不用说,用意念消掉一朵小云,也如愿了。

云忽然聚在一处,挡了太阳,再过半饷,光芒自一云洞中倾泻。

漂游时,融化在水中一般,只留下五官。身体无法自主,此事最妙。

万里流云,大荒初开。大概是最接近的回到母体的体验了。

我想着,若运气好,我是可以一直顺水漂到爱尔兰的。

浮想联翩之间,浪将我推得远了。

翻身划水,再躺下飘着,如此往复。


忽然想起我漂浮的小历史。没有一丁点哲学的意义。只是自幼懒惰,学了游泳又不游。也是在露天的池子里漂着。

记得一日在池中,忽闻有人大骂:谁这么缺德?!

原来,满是游客的池子里浮起一坨大便。那自在的阿堵物,亦为虚而遨游者也。



作者:王可越

请勿转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