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原罪 第一章

曾听人说,“命苦的人,命都硬”。现在看来,还真是至理名言。


躺在床上,许甘棠眼前闪过些陈旧、腐朽的画面,她被这些影响着。恶心、恐惧、以及隐藏在恐惧之下的微不可查的愤怒,这些情绪积压在胸口,它们厚重的甚至让许甘棠产生了些许窒息感。

而就在这窒息感产生的同时,她却又得到了些许的快意。

眼前的画面仍在不停的变动着,都是些熟悉的人,熟悉的事。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它变得和现实不同起来,里面的人,包括她,都变得幸福快乐起来,没有痛苦和伤害,是如此的完满。

可这些反倒刺痛了许甘棠,它们的虚伪和禁不起推敲,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她,提醒着她它们的虚假,提醒着她,这些都是她这辈子都不可能拥有的东西。

眼前又开始变化,不过这次,里面没有许甘棠的存在。她却又开始感到无地自容起来,因为他们看起来比之前还要幸福。

她不想再看见它们了,她挣扎着,抗拒着,呼喊着,暗暗祈求着,可是什么都没有,没有人出现,没有人帮她,一如从前。她的身后是一片虚无,脚下是万丈深渊,眼前是一场默剧一般的喜剧,她似乎又听见了些什么,可是它太过遥远,变得破碎不堪起来,只能隐隐分辨出那些是恶毒的指责。

平白的,许甘棠胸口又平添上一种情绪,它来得猛烈,甚至压过其他情绪,她分辨许久,才隐约明白这让她鼻头发酸,眼眶发热的情绪叫做委屈,可她直到泪珠子掉下来才真正确定。

耳边又是不实的说话声,可它比起之前的指责,却又要真实的多,温柔的多。她努力的听着,分辨着。

“才……真年……想不开呢……哭了……”

随即便是左脸被轻抚而过,伴随而来的,是胸口复杂情绪的安定,它们如同潮水一般褪去,宛如来时一般汹涌。

许甘棠慢慢的睁开眼睛,她先看见的是窗,窗外阳光正好,暖洋洋的洒在她身上,她的眼睛被阳光刺了下,眨了眨眼,溢出些生理盐水来。

等她好不容易适应,再次撑开眼睛,偏头,她彻底看清了窗外,除了明朗的天空,温暖的阳光,远处的建筑物,便再无其他了。

门外传来小声的说话声,许甘棠偏头看去,只能看见白色的衣袍。

对话持续了几句,就结束了。门外的人走进来,是姜雪。

“你醒啦……”

“嗯。”

等姜雪走近,她小声,踌躇着道:“那个……你怎么突然……”她似是又觉得不妥,便说了声算了。

“一时想不开,以后不会了。”

“什……哦!那就好。”

姜雪见许甘棠目光沉静,不似作假,便理所应当的安下心来。她本又是个藏不住话的心大之人,这一安下心,便不管不管的说起来。

“辅导员来过了,就在半小时前,走的时候把另外两个人带走了,说开不了她们的假条,他还说,因为你这事他手机快给校领导打爆了。他给你妈打过电话了,你妈说让你没事了给她回信报下平安。还有……辅导员说,你搞不好要休学一年,上面怕你抑郁症,到时候摊上事……”

姜雪喋喋不休的说着,许甘棠就安安静静的听着,时不时嗯哦两声,阳光打在她们两个人身上,久了,姜雪便流了几滴汗,她随口抱怨起太阳、天气,说着伸手拉上窗帘。

没了阳光的照射,许甘棠更冷了,彻骨寒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