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岁的我和四十岁的他

不知道一个人一辈子能有几个贵人指标,我想我已经又用掉一个了。

玻哥四十岁,是一个工作十多年的上海独立设计师,我,二十七岁,是一个工作三年就独立的郑州设计师。

公司解散后我选择留在工作室成为独立的设计师,一个刚工作两年年轻设计师,或者说都不能称为设计师,没有经验,没有人脉,是不具备独立创业的条件的,按照常规,我应该好好在公司呆几年,积攒够足够的经验和人脉再出来独立,但是,我着急,或者说没有足够的耐心,回头看我过往十多年的经历,似乎总是比同龄人早一步,据我妈说,当同龄的小伙伴能还不太会说话的时候,我都会背诵好几首唐诗,当身边的小伙伴们还流着鼻涕的时候,我已经知道收拾打扮自己了,那时候,头发流行梳偏分,抹发乳,我的头,天天都是明晃晃的,小时候,大人都夸我懂事,有眼力劲,现在想,这应该是早熟,因为大脑发育的早,所以我小学初中的学习成绩都还不错,课本上的知识点基本上是不需要老师讲,看一遍基本上都能懂,优秀的学习成绩保持到了高中,在高二因为意外的小腿骨折,休学一年,这一年,学会了抽烟,学会了去网吧,学会了泡妞,腿上康复以后,再回到教室,我已经不是那个因为成绩考不好而难受好几天的我了,因为基础比较好,我的学习成绩也没有特别的差,但是第一年高考只考了一个三本,复读,考了一个普通二本,在洛阳读了五年的建筑学,建筑学并不是我的第一志愿,在去学校前,我甚至不知道建筑学究竟是一个什么学科,五年间,每次的课程设计作业都让我感到非常吃力,每次刚开始的时候,都想好好做,一定要做好,但每次到最后都是草草了事,我是一个求快的人,但设计是一个手工活,需要慢慢的一点一点打磨,而我总希望走捷径加速,欲速则不达,老祖宗留下来的古训一定是有道理的。因为是实在感觉设计对我来说实在太难了,所以,我选择了逃避,在学校外面乱跑着做兼职,卖自行车,赚了一些钱来满足我的内心,人总是需要做点事情来证明自己的价值。

熬到了毕业,我因为感觉室内设计独立创业的起步低,所以就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进设计院,当时刚进装修公司后,整理资料看到自己之前的作业和喜欢的作品,一阵唏嘘,甚至红了眼眶,毕竟是自己学了五年的专业,虽然过程很痛苦,也没做出成绩,但是,回头看,仍然充满感情,这件事,也使我重新思考自己的职业选择,似乎,我找不到其他更适合我的专业,除了设计,我总是觉得其他职业好像都不是正经的工作,我感觉,我还是喜欢设计的,或者是适合做设计的,只是,我做不好,导致了我觉得自己不适合,能把不喜欢的事情做好是牛人,不能把喜欢的事情做好是真的笨蛋,喜欢的事情都做不好,一定是个体本身哪里出了问题,深入思考是一个很辛苦的过程,记忆当中,我好像很少做过很深入的思考,所以,我的生活就一直在纠结,抓狂,后悔这三个过程中往复,每天生活的很辛苦,耗费了大量的体力,却从未体验到运用思维做事情的感觉,最近两年,我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了,似乎过往的经历当中,只有高中学习物理的时候,才觉得是很轻松的,我一直想重新找回这样的感觉,但却没有深入思考过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现在来看,应该就是运用思维做事情的感觉。

跟玻哥合作的第一项目是南京的一个大平层家装,当时,他做完效果图,想让我帮他画施工图,当他把资料发给我的时候,我连说了几十个我靠,他居然能把一个法式的家装模型做的无比极致的精细,每一个造型,每一个脚线的细节都完美呈现,模型当中没有丝毫的废线,我震惊了,他的模型可以直接导出施工图,只需要在CAD中重新的标注和排版即可,所以我给他报了一周的时间,价格也比市场价低了几块钱,算下来,这套施工图下来可以赚五千多块钱,那时候,刚从工作室出来,一周赚五千块钱比之前上班一个月赚的还多,我很满足,起早贪黑的加班做,但还是因为没有好好的规划安排,最终的结果并不好,交付结清款项以后我以为他不会再找我合作了,没想到没过多久他就又让我帮他做另外一套的效果图,当时,我跟他说,你能再次回来找我,让我很感动,他回我说,没什么,合作最重要的是开心,的确,过程中,我们一直聊的很嗨,这让我一度觉得自己很会聊天,后来我才发现,不是我会聊天,是玻哥情商高。跟他聊天很舒服,我跟他聊天时不时会傻笑,旁边的同事都觉得我傻了,这样,在合作了几个项目后,茜茜出生了,有天夜里三点多,玻哥给我发了一份售楼部的资料,可能是跟原来的深化单位合作出现了点问题,他希望我来帮他做后续的施工图修改,对于家装和小体量的工装来说,我勉强可以帮他做,但是,一千多平的售楼部,我心里没有一点底,当时我们俩打电话沟通,我跟他说了我的担心,我当然很愿意做,这毕竟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但是我怕砸在我的手里,他跟我说做吧,没事,我来把控着,不会出问题的,售楼部的项目做了有大半年的时间,前面因为我自己的问题,图纸反复的修改,每次的错误我自己都觉得很脸红,我觉得他会发火怼我,但是,他居然从来没有对我发过火。后来他又让我帮他做华为餐厅的一个酒楼项目,因为是做深化,他希望我能去上海看下现场,他开车到机场接我,当时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个子好高,穿的好潮,在飞机上,我挺担心我们见面会觉得尴尬,因为一直是在网上沟通,虽然已经很熟悉了,但是没见过面,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见面后他比在网上更能聊,他带着我先去打印图纸,打印完图纸看到旁边有家按摩店,就带我去做按摩,因为我来上海前跟他调侃说干活太累,要他请我按摩,没想到他居然记着,更没想到的是我们去的是一个可以打飞机的按摩店,他应该也没去过那家店,我们俩莫名其妙的在见面后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里,一起去打了个飞机,这下,让我觉得让我们之间完全的破冰了,那天晚上我们在他的公寓里聊到很晚。

时间过得很快,年底,他又在湖南接了一个别墅项目,他让我去帮他量房,我自然跑的很快,那天时间有点紧张,最后回来发现缺失很多数据,回来放图放了两天才放出来,他说让我把原始模型-出来,因为别墅是坡屋顶的形式,我做了四五天,最后发给他一个千疮百孔的模型,我不知道他看到了模型后会说几声我靠,反正我觉得尴尬无比,过完年,他给我发了一个他优化过的模型,打开后我再次觉得很震惊,虽然他没有之前做的细,但是内部的结构基本上都还原了,屋面的形式也做了出来,他让我检查数据,我检查了平面数据和标高,都没有问题,我跟他说没问题,他没吭,没想到两天后,他又发给我一个模型,说让我再仔细检查一遍,而且语气异样,我知道,我是又惹事了,原来他居然在上个模型上,故意丢了两个面,而我,没有检查出来,他认为我没有仔细看模型,语气中,能感到他有点生气,他还是给我台阶下了,他跟我说,他知道我草图大师用的不好,他希望我去上海跟他待几天,好好跟他学习一下草图大师的建模逻辑,第二天,我安排好手上的工作抱着我的主机来到了上海,跟他同吃同住了一周,他担心我睡沙发不舒服,还特意给我买了一个床垫,他带我参观了他离婚前居住的别墅,五天的时间里,我们聊了很多,事业,家庭,爱好,饮食,女人方方面面,我觉得他简直就是一个百科全书,似乎就没有他不懂的东西,而且他还不仅仅是懂,还研究的很透彻,期间,有个保险推销员给他打电话推销车险,我感觉他把那个推销员都聊得怀疑人生,这种人,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最后的两三天时间,他让我看着他复原了我们一起测量的画室和湖南别墅的结构模型,从CAD到sketchup ,手把手的教,从思维到技巧,各种细节,都耐心的给我讲解,有时候甚至要来来回回给我解释三四遍,始终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耐心。

几天相处下来,我可能对他之前所说的话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你们胆子大,我胆子小,很多事情我不敢做”,知道自己的局限性,哪些东西该做,哪些不能做。

“我做事情的时候,不会慌张,我知道我最后一定能完成”这句话他经常说,刚开始有点想不通他为什么会这么有自信,其实是因为他在做这件事之前已经从思维层面做过预判,这件事情的难点在哪,我是否有把握做好,如果没把握我就直接选择不做。但他并不是一个只待在舒适区的人

“硬骨头“每次遇到有难度的项目,他都喜欢称这些项目是硬骨头,“硬骨头”背后的含义就是虽然我知道这个骨头很硬,但它还是骨头,我一定要把你吃下去,这是一种更强硬的意志。

“韧性”做事情不能一直硬着来,要有足够的韧性来周转斡旋,要敢于走回头路,要学会示弱。

“思维方式的问题”,每次我有问题解决不了问他的时候,他都能快速的解决,他总说我的思维方式有问题,一开始,理解就是思维方式这四个字,没有去深想这几个字的含义,似乎字面意思也大概知道,现在对思维方式这个词的理解可能更深了一步,相当于大脑思想的运行机制,碰到一个问题,大脑的反应流程,分析>执行>排错>总结>简化>储存。而我以前的流程是粗略分析或者不分析>执行>执行>出错>畏难>草草收场,思维方式是可以经过刻意训练达到习惯成自然的地步的,就像其他生活习惯一样。其实以前我也有过这方面的意识,但是并没有成功过,也没有体会过两种思维方式所导致结果的不同。

“让自己生活在一个高级的环境当中”优雅舒适的环境能让人保持一个高级的气场中,也会帮助人保持一个有条理的思维习惯。

“温润如玉”又“坚如磐石”是我对一个男人最高的评价,我把这个奖状发给我玻哥。

他为什么愿意帮我?我们未来的发展?我自己未来的计划?玻哥的故事,玻哥的设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