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14E51一位地质人的平淡与幸福

相“识”明清,是因为一场“好中文”的缘份——我们俩都报名参加了王佩老师的好中文的样式的学习班。然而,好中文班有同学三百,而且,上课是用很现代的方式:微信。因此,虽然贵为同班同学,想要相识,也是不易的。

明清同学第一次给我留下印象,缘起于一次在群里我与同学的意见不统一而引起的口水之争。明清同学在班上的名字是“妇人之见”。好中文课程设置以是和合本圣经为教材的讲课,很多同学因为对基督信仰的质疑,引发了对圣经的质疑的讨论。而我呢,是一位基督徒,同学们经常会有意或无意的咨询一些圣经上的问题。

我记得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妇人之见:“老师,圣经是神话?历史?还是神话了的历史?”

因为老师长时间没回答,好事如我,我回复:“是历史,历史(history)就是他的故事”。

妇人之见:“历史基础上的文学创作吧!”

对话就此结束,因为我深知,如果再说下去,很有可能引发口水战。

我们的奇葩老师,常常要求我们进行小组作业,而且,不厌其烦的让我们一次次重组。在经历过n次的重组后,我与明清居然分在了一个小组。这次作业我的采访对象是明清,基于好奇与缘份,我对明清同学进行了一个简单的采访。

我:请问您是哪里人?请介绍一下你的家乡。

明清:我家住在山东泰安。我喜欢这个地方,风景优美、空气清新。泰山,自然风景壮观,历史文化丰富。而且,泰安市区就在山脚,进山特别便利,有个半天时间就可以到山里找处幽静的地方玩玩。比如彩石溪,一年四季风景不同,各有千秋;层峦叠嶂间更有无数驴友们喜欢穿越的路线。此时只觉词穷,不能描述泰山的各种好,惭愧。

我:请问你是做什么工作的?你喜欢你的工作吗?

明清:地质。喜欢。地质人豪爽、豁达,是我喜欢的。虽是女人,却不喜欢家长理短、扭扭捏捏。身边男同事居多,相处简单许多。

我:请问你参加好中文原因是什么?

明清:很偶然进了简书,很偶然看到好中文班的招募贴子。上学时作文不错,算理科生中间的文科生,但是写东西只是自己娱乐一下,很业余的水平。想知道写作是怎么回事,想了解一点专业人士是怎样码字的,于是乎就进来了。发现自己进对了地方!

我:请问你喜欢哪方面的书?能否介绍一本你喜欢的书?

明清:喜欢小说类的,也包含报告文学。最喜欢的书?没想出来。以前买青年文摘、读者文摘,曾经有几年办公室隔壁是图书室、阅览室,那些小说、杂志成了工作之余最好的陪伴。去年,去北京逛,进了西单的北京书店,竟然不知道可以买什么书……现在,各种快餐似的文字太多,打发了长的短的零碎时间,很少捧起书本了……

我:请问你有信仰吗?请你谈谈对信仰的看法。

明清:对神佛存敬畏之心,不抵触、不妄言、不亵渎。2001年入党,也只是因为从小接受的教育吧。做为六十年代出生的人,正统的教育多一些,当自己认为工作做得还算可以的那几年,交了入党申请书。当然,也不是因为有共产主义信仰。

我:请你谈谈对人生的看法。

明清:对人生的认识……没有长远的规划,把当前的事情做到尽量好。很少跟别人比,只跟自己比,现在的自己比五年前、十年前好得多,就可以了。如此积累起来的人生,相对也还满意。

基于缘浅,我无法对明清同学进行更深的挖掘。但是,在短短的访谈中,我能感受到一位地质的平淡与幸福:与世无争,不做做,真实……这也许这是是她给自己起名为“妇人之见”的原因。当今急燥的社会,有这样的心态,也是非常难得的。尤其是她很真诚的说她自己并不是为了共产主义信仰而成为党员的,这需要很大的勇气。

因着明清同学“对神佛存敬畏之心”,我送她一句箴言上的经文: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