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情的灰烬

对一座死火山而言,十八年的草木荣枯,仅是沉默的伴音。倏忽往来,空空荡荡。

而我造的句子,正是热情的灰烬。

站在五大连池火山口

我再次爬上了飞出过一条黑龙的火山口。

这中央黝黑的空洞,是1720年4月地火留下的遗迹。老黑山火山口中堆着千疮百孔的残渣,周围方圆几公里,喷涌物凝成石海,巨型“火山蛋”四处崩裂,斧劈刀砍一般,壮观至极。山顶秋风乍起,流云如龙似怪。西方奇异云中有光芒跃出,远方堰塞湖,镜光闪闪。

平原上,我脚下之山,与其余十三座遥相呼应,仿佛下了十四步的黑棋。十四座中,仅有此山与邻近的火烧山于1720年左右喷发形成,另外十二座涌现自1200万年~100万年的地质时期。

山,所有攀爬的路,只是通向这黑龙的大洞,围绕着烧完的残炉,历年生出更繁茂的草木。玄牝之门,某日万物喷涌,此后在大地上守着中央凹陷的负型。

多云转晴,岩石的细节忽然明亮。石海浩瀚,石流涌动。随机残渣的美感,燃烧的扭曲,岩浆流动的韵律,令艺疯狂艺术家的奇想也望尘莫及。

往火烧山方向走,火山碟、火山锥,沉积之痕迹形象诡异 。白桦树、落叶松、栎树、杨树等等摇摆着伴奏,树下布满灰绿色的老苔藓。火山石上树木长不高,因其根脉无法深入,仅仅浮皮潦草。

古罗马时期,人们看见火山喷发的现象,将山燃烧之原因解释为火神武尔卡诺发怒,火神也成为火山的名字——Volcano。火山所意味的,另一层,则是自我——不可抑制的欲望,冲破种种规矩的藩篱,突然释放而出。

世界美的幻象,无论活的,还是死的。注入心灵者,都牵动着过客们的顾影自怜之心。喷涌过后的死山,既无奇险、转折,又无峭壁、仙洞。一座呆山,为过度纵容留下一个死寂的空缺,是心有余悸的幻想。如此,作为纯化的形式,火山是热情的考古地点。

黄昏时刻。完美的太阳仅仅存在二十秒。天边挂的鸭蛋黄,过二十秒,成了沾水的大火球,每一秒钟都在暗淡下去。普照平原、湖水、岩石,每日循环的光,在此处告别。就在这几秒之中,苍茫平原上的一切,都赛不过孤绝的纯阳。老黑山在逆光中,丰碑一般立在远处。太阳终于消失在山后,成了星芒。

H感叹:火山石啊,像垃圾堆……或者炉灰渣滓。

我说:热力咆哮,摧毁万物。可是假以时日,地狱一样的土地,草木虽然肤浅,也都这么繁茂了啊!

回想十八年前,我曾来过此地,见过此山此洞。记忆黯淡,灰飞烟灭,唯独那一年的日落之光在记忆中始终闪亮。

对一座死山而言,十八年的草木荣枯,仅是沉默的伴音。倏忽往来,空空荡荡。

而我造的句子,正是热情的灰烬。



作者:王可越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