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思

风轻轻地吹着我的脸

那种感觉既干燥又挚热

就像秋天的霜敲落了梧桐树的叶子

在无奈飘零的时光里

静美的凋落

有没有人告诉我

夏曰的阳光有多炽热

只有无止的风

化作热浪在脸疣滚过

在风中的我

早已记不清

曾经迷失了多少个日日夜夜

漠然回首

憾缺早已如同秋天的叶

无息地来过

迎面又吹来一阵

凉爽的风

在风中

我感觉已卸下沉重的行嚢

轻装前行

跨过昨曰的星河

踏上这条奋笔疾书的路

才发觉——

现实与理想之间

相隔有多么的遥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