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人间留不住 第十八章 琴画

文字 | 纳兰木羲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顾辞都忙着温书练琴,但是她似乎是太笨了,根本学不会鼓瑟,二十五弦,每根弦单独她可以拨动,但若要她弹一首完整的曲子,简直是杂乱无章,和那弹棉花的声音一般无二。

“铮——”一生音破,弦线划破顾辞的手指,鲜血涌出,顾辞将手指放入嘴里轻轻吸吮,血腥味充斥着口腔。

“小姐,要不咱不要练了,咱们出去走走吧”十一心疼的说道,这段时间她家小姐一直在练,手指都被划破好几次了,这把通体髹漆彩绘,色泽艳丽的乐器上沾染了好几分血气了。

琴瑟鼓之,以御田祖,以祈甘雨,以介我稷黍,以榖我士女

但愿君心似我心

顾辞真心想学好瑟的

仙乐坊

一首简单的曲子弹完顾辞感觉乐师的魂都快没了,被她的琴声吓没的

乐师叹了一口气说“顾小姐,当初您要学的时候我就说了,您乐理上没有造诣,您不信,练习了这么久您也感觉到了,老朽还是那句话,放弃吧”

“先生,真的没有一点进步吗?”顾辞强忍着泪水问

“有一点,但这点进步只是杯水车薪,再练恐也不会有多大成就”

“那,那我学笛子可以吗?”说着,顾辞起身拿起一把笛子,吹了一下,奈何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顾辞不信又用力吹了一下,笛子还是不发声,顾辞忍者眼泪说“肯定是、是这笛子坏了”,于是又换了一只萧,结果仍然一样

“先生”顾辞看着乐师,希望他能说点什么,奈何乐师只是摇摇头

顾辞的心突然就凉了,难道她真的一点也配不上三殿下吗,自己真的好没用,重活一世,还是如此。

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顾辞心情低落的回到自己的小院子,捣鼓自己的茶具,顾辞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喝茶,茶能让人静心,参悟眼前的阴翳。

“哇,好香啊~~”梁丘菀一进来就问到了茶香四溢

“公主?”顾辞惊讶的问道,前世虽只在宴会上和梁丘菀相处了一会,但就那一会,给她的感觉就像亲姐妹一般,有些人,无须多言,心自欢喜,就像她喜欢殿下一般,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那日你和三哥哥进宫匆匆一别还没怎么好好拜会三嫂嫂,今日特地前来”梁丘镜说着就把一个小礼盒递给顾辞“我想着不能空手前来,我问了问三哥,三哥说你应该会喜欢茶,你看看可还喜欢?”

顾辞接过礼盒,打开闻了一下,居然是上好的武夷岩茶,梁丘镜说她会喜欢,难道,殿下其实在意她的?

“我很是喜欢,多谢四公主,坐下一起品茶吧”

“好啊,好啊”说完,梁丘菀就高高兴兴的坐下来,喝了一口顾辞递过来的茶

“三哥诚不欺我,你煮的茶真好喝,让人心情愉快”

?上次在宫中顾辞问梁丘镜茶如何,他并没有言语,难道他的答案在他心中?

顾辞突然就笑了,阳光透过树叶洒下来,梧桐树下,石砖凳上,女子的笑容,沁人心脾。

梁丘菀又在顾辞屋内待了一会,只见内室布置的很是雅致,案机上放着一幅没画完的桃花图,梁丘菀走近认真端详了一会儿说“三嫂嫂,你这桃花画的实为传神呐”

“闲时解乏信手勾勒的,公主谬赞了”

“真是栩栩如生啊,三嫂嫂,你简直就是马良再世啊,亏三哥还大费周章的找能临摹四季图的画师,殊不知你就是最好的那一个”

“四季图?”

“是啊,母妃喜丹青,三哥估计是想在母妃生辰宴时送给她吧”

如果,她可以临摹出四季图,是不是代表,她不是那个对他没有一点帮助的人?

(未完待续······)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