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就是一个不断蜕变的过程-我的九型五十四型探宝之路

时间定格到2020年5月10号,我的老师张立波(我们亲切地称他为波波老师)首次五十四型专业辨号班最后一次线上课结束,波波老师问我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参加五十四型专业辨号班呢?我立刻答出:修炼爱之能量,滋润亿万家庭啊!这么随口而出的能量满满的回答当时也让我心中很是惊讶,我知道这是我生命所追求的,而这放在六年前是不可想象的。

懵懂期

哲学终极三大问题:我是谁?我从哪来?我到哪去?这对于有些人而言,他们是在有意识的追寻,而我似乎对这些都不感冒。

从小到大,我都是一个“顺势而动”的人,学校时很听老师的话,成绩也很好,考大学时大家说军校不错,所以第一志愿报的是国防科技大学,谁知分数不够,就到了第二志愿武汉大学的应用数学专业,我觉得也蛮好的。读了四年数学专业,2001年要毕业了,当时计算机软件编程很火,我就找到苏州一家软件公司,一干就是十几年,也到了管理层,我觉的也蛮好的,顺顺利利,感觉老天还蛮照顾我的。我的座右铭是乐观、自律,怎么来的,我也不清楚,至于我未来是什么样子,我并不知道,很懵懂,好在我并不纠结,一切就顺其自然吧。

2014年,我负责的团队发生大的变故,在互联网公司蓬勃发展的背景下,软件人才很是吃香,公司软件人才流动很快,团队半年不到,离职了接近8成。当时很是困惑,参加了苏州欧佩克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举办的一天的《行动教练之教练型管理者》,后我参加了洪新老师三天的九型人格主型课程,洪新老师用幽默风趣的言语,把九型知识讲的浅显易懂,深深地吸引了我,也激发了我去探索我是谁?这个之前我懵懵懂懂的话题,从那时起我开始意识到这个问题对我的重要性,我的好奇心被完全打开了,后来在九型人格27型的课堂上第一次遇到我现在的老师:张立波老师,之后我就一直跟随波波老师学习九型。

九型人格学问是博大精深的,九型的知识体系是三维立体的也是动态的,主要分为九种主型(分别属于三个智慧中心:脑中心、心中心和腹中心),三种副型和九个不同的健康层次,这个体系如此神奇,囊括了哲学终极三大问题,也能让你对一个人的理解达到95%。在九型人格这门学问的魅力吸引下,我打开了探索自己的大门,让我从懵懂开始步向觉醒。

觉醒期

在刚开始学习的时候,我一度以为自己是疑惑型6号,做事情谨小慎微,对未来甚是焦虑,担心很多。这些行为表现是妥妥的6号么,甚至还当了两年的人板,但总觉的怪怪的,有什么不对劲,生命很是压抑,我知道我不想要,却无从突破。

遇到波波老师后,他提醒我保持觉察,2号、9号的可能性都不能排除,说学习九型不能看行为,要觉察起心动念。我很清楚我不是2号,但9号怎么可能呢,在我理解中,9号是那种懒懒的,行动很慢的感觉,我不是啊。

之后进入到波波老师的九型主型课堂持续学习,在一次课间杀人游戏的体验中,我完全跟不上游戏中两个脑区朋友的思路,被游戏中那种混乱争吵的气氛弄的晕晕乎乎的,不知所以然。那时我突然意识到我真的可能是个9号和平型呢,“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然后回顾自已生命过往,追求和谐的内心需求历历在目,不仅追求自己和他人、自己和环境的和谐,甚至自已和自己的内心和谐也追求,以及麻痹这个防御机制对我深深的影响作用,原来我是一个处在压力下的9号,九型人格就是这么神奇,它其实早已揭示我的动力走向,9号受压走6号。

 看到是改变的开始。型号归位之后,一切都不同了。生命也喜欢跟人开玩笑,我以为我是一个对身体感觉很迟钝的人,而我实际上是一个腹区的,是个腹部智慧中心的人,对自己身体感受敏感是我的天生优势,真是太有意思了。我就像一个已经发动起来的火车,越跑越快,进入了觉醒的快车道。

释然期

主型的找到,让我明确了我人生的长期目标,让我“动”了起来。而我每时每刻的动力源泉来自那里?我为什么有时也会有那种强烈的“比”、“争”的情况?我为什么不喜欢独处?在我的亲密关系中,我老婆的有些行为我就是无法理解,虽然我知道她的主型号码?在人与人的关系中,起决定因素的是什么?为什么有些人,我一看到他,就觉得不舒服呢,这就是所谓的气场相冲么?这些的根源是什么?

2016年7月份张立波老师的九型人格副型关系源代码课程第一次作为一门独立的课程开课,这个课程是融合张立波老师多年的关于副型研究成果。主型是先天形成的,而副型主要是后天形成的,主型影响一个人的50%,副型影响一个人的45%,多年的研究与总结实践,张立波老师提出副型对人的关系影响最大,副型几乎时时刻刻影响着我们的情绪和关系,作用于我们的生命动力。这也是张立波老师之所以把副型单独作为一门专业课程讲授的原因。在课程中我刚开始我觉察到我可能是个社交副型的人。

例如我小学前是个人来疯,人越多,越兴奋。上小学后,受老师管束,会变得内向些,但还是很喜欢集体活动,学校只要办活动,我就会很期待。在小区里,就喜欢领着一群比我小的小朋友,掏鸟蛋,捉知了等。

例如我大学毕业后工作,刚开始住在宿舍里,没什么朋友,周末一个人呆在房间里,实在是无聊,就去坐公交车,绕着城市转,没有目的,就是去看看人,看着车上的人,感受对方的情绪,想象对方可能遇到的事情,感觉还蛮有意思的。我是非常不喜欢独处的。

我工作几年后,就开始带团队,十分希望自己的团队越来越大,有时会为了争取团队的利益,而不顾自己的利益,我会为团队成员争取更多的加薪,而忽略了自己的薪水,为此我的组员都蛮认可我的。

每个人都会自我催眠,在随后的两年时间,我都非常坚定的认为我是社群副型的人,波波老师提醒我,副型相对主型更加自动化,属于腹区智慧,距离脑最远,要保持对自己的好奇。我随后学习中,我一直很好奇我为何很不喜欢和焦虑感很强的人在一起,为何我觉得我得理性和逻辑性很强,是能力么?为何我有很强得家庭责任感。在2018年6月,我依旧跟随波波老师在其关系源代码课堂当助教,持续学习,就是这一次我有了新的觉察。

我觉察到我得起心动念:我好一切都好!原来我是自我保存副型得人。当时我的愉悦感无以伦比,我喜欢人群以及不喜欢独处,实际是因为我主型9号的原因。我的理性和家庭感而是因为我的副型。我带团队的能力是我社群能力而已,只是我的"用"。我也从波波老师那边学习到了:学习性格学需要分清楚体、相、用,才能看清楚本质。

什么是性格的体、相、用呢?体就是那个本来的你,就是你的起心动念;相就是你体现的状态,你给别人看到的外在表现;用就是你具有的能力;例如我是自保副型的人,我在谈恋爱期间,呈现出跟伴侣深度链接的状态,这时显现出一对一的相。在社交场合,我运用社交的能力,和在场每个人相谈甚欢,这时我时用的社交的能力。而在这两个场合里,我都是基于我好一切都好的起心动念,我的体还是自保。

另外体、相、用这三个又都是一体的,都是我性格的不同表现。比方杯子的本质是陶瓷,这叫体;它有杯子这个形象,这叫相;它能盛水,这叫用。杯子就是这个样子,同时具足体、相、用,缺一样都不叫杯子,对不对?没有形象、只有陶瓷,它能叫杯子吗?不能。但只有杯子这个形象,没有陶瓷,也不对吧。所以说体、相、用这三样是一体的三个方面,体、相、用其实都是一个东西,只不过是从三方面来描述它而已。

杯子具有体、相、用,同样,佛性也具有这三个方面——体,灵知了了、如如不动;相,一切万象;用,万物生灭变化。三者谁也不生谁,同时具足,法尔如是。离开体没有相,离开相没有体,谁都不能离开谁。拿海水来比方,海水就叫体;海水有波浪,这个就叫相;波浪起伏变化、动来动去,这个就叫用。有波浪但没有海水,可能吗?不可能。有海水但没有波浪,那也不可能。

所以说“没有无波之水,也没有无水之波”, 也就是说,体不离相,相不离体,体、相、用同时具足。

副型的找到,让我更加绽放,IT男在大家的眼中是闷骚男,我之前确是如此,现在是在大庭广众的明骚了,越来越驾轻就熟了,当找到自己,天生优势的发挥原来是如此厉害。

随着学习的深入,我对我的性格越来越释然,越释然我却越自由。正如波波老师说的:九型是一门人生哲学;越学对这种感受越深,九型的确是值得用一生去追求的。

绽放期

随着波波老师如匠人一般的研究,第二副型、副型差等理论逐渐浮出水面。而这些在国际上也是领先的。我逐渐觉察到我的第二副型是社群,我缺的副型是一对一,这个觉察让我惊喜异常。我也决定跟随波波不断研究下去。

我和我老婆的关系痛点,在此理论下一目了然。我抱怨她不理解我,她抱怨我不体贴,正是我俩都缺一对一造成。

在关系中,我用我社交的能力去满足她自保的需求,在关系改善中是如此有效,我和我老婆的关系越来越好。

我在社交场合,运用社交的能力,带着一对一的意图跟对方来链接,会让我在副型的修炼方面更容易,让我在社会接受度上会更高,生命更加平衡,我会一直走在不断蜕变的成长道路上,痛苦并快乐着。

在2019年11月,在跟随波波老师两年的不段撰写、论证和编撰中,《九型人格之全副型篇》:首本揭示九型副型运作奥秘的专业著作,终于面世。

随着全副型理论的完善,波波老师的世界上首个九型人格54型快速辨号线上课2020年3月正式上线,而这些都是因为波波老师的心愿。

波波老师有个心愿:

      希望能把此辨号的技法贡献给整个九型界,为了整个人类,更好地发挥这几千年的九型智慧尽一份心力。

在这个心愿的感召下,我义无反顾的参加了第一期,并为第二期代言。

张立波导师

张立波导师是一位拥有20多年营商经验的企业顾问及个人生命顾问,工商管理硕士,多年来一直跟随现代九型人格学问国际大师:(美)海伦·帕尔默(Helen Palmer)、(美)戴维·丹尼尔斯(David Daniels)、及(美)彼得·奥多诺休(Peter O’Hanrahan)、蔡敏莉女士等众多大师学习九型人格学问。

张立波导师经十多年来潜心研修心灵成长学问, 汇聚各门派大师所长,将各门派心灵成长学问融会贯通。特别擅长九型人格学问,核心优势为各种疑难辨号,在企业管理、人际沟通、心理健康及儿童教育等方面的辅导,在婚姻情感、儿童心理、亲子教育、家庭成长等领域深有研究,并以严谨的结构、清晰的理论、生动活跃等特点形成其独特的授课风格。

与海伦·帕尔默合影

如果你现在问我,对自己的型号完全清楚了么,我的回答是95%清晰了,还有5%很好奇,还需继续探索。这正是这个学问的神奇之处,让我不断的对自己和他人产生好奇,人是大于型号的。我期待能将此学问传播的更广,让更多人、更多的家庭为此受益,而参加五十四型专业辨号班不就是在践行我的生命使命:修炼爱之能量,滋润亿万家庭么!


持续前行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说:“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

第一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做学问成大事业者,首先要有执着的追求,登高望远,瞰察路径,明确目标与方向,了解事物的概貌。

第二境界是说:“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成大事业、大学问者,不是轻而易举,随便可得的,必须坚定不移,经过一番辛勤劳动,废寝忘食,孜孜以求,直至人瘦带宽也不后悔。

第三境界是说:“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做学问、成大事业者,要达到第三境界,必须有专注的精神,反复追寻、研究,下足功夫,自然会豁然贯通,有所发现,有所发明,就能够从必然王国进入自由王国。

波波老师已踏入到第三境界,我也跟随老师开始探到了第三境界的门,刻意练习,不断精进,践行自已的生命使命,活出生命本来的绽放和自由的样子。

最后感恩遇到九型,感恩遇到波波老师,感恩九型之路上同行的师兄弟们,期待有更多的人能和我们同行。

我的主型成长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