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之怨 第十九章 事情结束了吗

亲之怨 第十八章 终于看到千夏了


千夏醒了,这段时间让人紧张的弦一下松了,我们都松了一口气,虽然还有很多东西不明白,但只要千夏醒了,似乎什么都不重要了。

虽然我们好像有很多话说,但实际上什么也没说,只是互相看着笑,几个人像小孩子一样笑着,笑累了就各回各屋了。

回到屋已经是半夜了,我没有一丝睡意,缠着南卡说这说那,南卡出奇地很耐心的陪着我,直到天泛白,我们才沉沉地睡去。

“当~~叮当叮当~~”诡异的铃声响了,我摸索着接起:“喂~~”

“在干嘛,忙吗?”一时没听出是谁。

“咳,我赵铎啊!”嗯?哦。

“你在干嘛,怎么这几天都没打电话啊?”算来都有好几天了,只是第二天他来过电话。

“部队里不许开手机,我是趁买东西的时候用公话给你打的。现在怎么样?过得习惯不?”

“还行,我还在睡,整天像猪似的。”呵呵,自认为猪哈。

“那你睡吧,我有空再打给你!”

挂了电话继续睡……

“当~~叮当叮当~~”,电话又响了。

我迷糊的接起来:“怜衣!起床没啊?你和南卡一起过来吧,他们都快到了!”噼哩啪啦一句话,不用猜都知道,是易筱啦。哦,对了,昨天晚上大家说一起到易筱家里去听千夏讲故事,顺便“审审”楚辰。

睡意全消,一翻身起床,居然发现南卡就睡在地板上,哎哟,即使你看来身体有多棒也应该注意别着凉了啊。

我用脚踢踢南卡,南卡嘴里喃喃的说了句什么。

死猪!我看着旁边有一本厚厚的辞典,随手拿在手里然后对准他的肚子让辞典作自由落体运动……

“啊!”

他马上坐了起来,瞪着我,看来想吃了我似的。我马上跑出卧室,怕报复噻。

坐在那儿的南卡还没反应过来,哈哈,偷袭成功!

我喝着牛奶,不忘给南卡也准备一杯,免得他记仇。卧室门吱呀一下开了,南卡眼冒火光的看着我,我忙把牛奶举起给他看,然后讨好的向他笑着。

他有一个弱点,我只要对他好一点,他就会忘了我对他坏的地方。哈,抓住这个弱点,看我不治死你!

胡乱吃了点东西,南卡和我就往易筱家去。

在车上,我听着南卡的民乐,感觉心情很好,当然也和昨晚的事情有关。

跟着音乐我都快飞起来了,看着我那个样子,南卡忍不住大笑:“你看你那样子,比我们那儿的‘普姆’还要疯!”和他一起一段时间,我知道了一些简单的藏语,“普姆”指女孩,我就当他夸我嘛。

“当然,我高兴嘛。”扭着扭着,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南卡,你跟赵铎说没说我的新号?”

“没有,我没他的号啊,怎么?”

“我也没说,但我早上接到他的电话了。”好奇怪,我连忙打开手机,查找已接来电。

“不会哦,做梦吧!”也对,这几天弄得我们神经兮兮的,难道真做梦。可是在电话里却赫然出现了一个陌生的长途来电。我忙拨过去,居然是空号,好奇怪!

南卡也觉得奇怪,说:“会不会你说了电话号码,但你忘了?”

“不可能,这段时间很忙的,我从没给赵铎打过电话,他也几乎没找过我。何况我说没说我怎么会不知道!”南卡很笨啊,真是的。

“那我就不知道了,你的事我怎么知道?”噫!真是的。

我和南卡到的时候,千夏和寒凌已经在易筱家了,一会儿楚辰也来了。

楚辰很冷漠,眼皮也没抬的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寒凌和南卡,也包括我,对他都有点忌惮,千夏却很热情地唤着:“辰辰,过来和千夏姐坐。”

楚辰也不说话,直接坐过去了,我们有点诧异。千夏微微一笑,娓娓谈起她的事。

千夏有次无意间听朱姨说,楚先生人很阴沉,也不喜欢楚辰。她就有点怕和楚先生打照面,幸好楚先生很少回家。后来有一天,她无意间和易筱聊天的时候,听到关于楚辰出生的一件怪事,很好奇(好奇也是我的天性,哈)。于是多问了几句,就牵出了张医师,后面一些事情的我们知道了,暂不提,只说其他的事。自从找了张医师后,千夏就怀疑整件事和楚辰有关。回来之后,她尽量不表现出来,但是楚辰还是看出来了。晚饭之后,她照例陪着楚辰看书,但有点心不在焉。

“千夏姐,你这两天是不是不舒服?”

“没有啊,怎么了?”

“要不就是怕我了!”

千夏听得一惊,好半天才镇定下来:“怎么会,我怕你干什么啊?”

“不怕我还好。”

然后,千夏就找借口回房了。那个时候好像才八点左右,楚辰敲门进来了,千夏马上就紧张了。

“千夏姐,你打听我的事~~”千夏一听都快晕了,忙站起来慢慢缩在一个角落里。楚辰并没紧逼,只是在原地很委屈地看着她。

“你有事可以问我啊,我肯定会说的。”

“我——我是打听你的事来着,你想怎么样?”

“唉,为什么呢?你们都不我相信我?”楚辰的神情根本看不出来一点恶意,但千夏还是害怕。

楚辰双眼直盯着千夏,双眸闪着魔光,声音也越来越飘浮,千夏心里一凝,马上聚集精神。楚辰嘴里念念有词,千夏眼睛紧闭,但感觉人都飘起来了。

“千夏姐,你这何必呢?”听到楚辰急切的话,千夏不禁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居然是自己躺在地上的身体!

楚辰蹲在一边,无奈地看着她的身体,又看看立在地上的“她”,摇摇头说:“千夏姐,你为什么那么不相信我,也要避开我?”

离开身体的千夏,对楚辰的惧意减了几分,而添了几分恨意:“那你为什么要用眼神催眠我?难道你的弟弟和你的母亲都是这样被你逼死的?”

说到后来,忍不住有些战栗。

“还是不相信我,为什么每个人都说是我害死他们的,为什么!”楚辰的情绪很激动,说到后来都成吼了。

千夏看他这样,不禁有些心软:“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你别这样,说来我听听?”

“不错,我有超能力,能影响人的脑,让人产生莫名的情绪,也能让人控制不了自己,甚至能让人失忆。最早我无法控制我的超能力,因此无意间害了我的兄弟。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是长大后,那个人说的。嘘!别问,等会儿会告诉你。那个人还告诉我,说我的母亲也是我害死的。其实,当我刚出娘胎,我就有感觉了,很快我就自己能控制自己的能力了,他却说我的母亲是被我害死的!哼!其实害死母亲的不是我,我怎么会害生我的母亲呢,我特殊,但我不是怪物!”

楚辰说到这儿,就没再说了,千夏其实听懂了,“那个人”就是楚先生!


亲之怨 第二十章 无法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