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刻尔克,以生命的名义。

字数 2682阅读 165

前几天看了诺兰的《敦刻尔克》,心里久久不能平静,总想说点什么,写点什么。

很喜欢这张海报,一个普通的士兵,站在成千上万的尸体上,站在炮火连天的海边,向着家的方向,孤独的,坚毅的站立着。

107分钟的篇幅,绝美的画面,很少的对白,没有绝对的主角,没有交战的背景,没有任何情感带入。诺兰没有渲染血肉横飞的战争场面,甚至没有血的出现。贯穿全剧令人紧张恐惧绝望的敌人连一个正面镜头也没有,就只用了三条故事线,三个时间刻度,以一种细腻的侵入感,让观众始终揪着心的跟着汤米逃亡,恐惧。跟着道森船长正义,坚定。跟着飞行员法里尔果敢,视死如归。

诺兰想拍的不是一部战争片,而是一部关于生存的悬疑片。

故事是从几位英法联军漫无目的的游荡在一个不知名的街道上开始的,颓靡的士兵,安静的画面,只有风吹起传单漫天飞舞哗哗的声音。尖锐的枪声响起的很突然,没有任何递进。画面一下开始变得紧张,密集的枪声,无处不在的枪声,唯有奔跑,在狭窄的街道上奔跑,士兵一个一个的倒下,只剩下汤米一个人。活着来到豁然开朗的海边。

以为是生机,其实只是另一个绝境。

敦刻尔克的海边,40万双期待的眼睛里,倒映着漫无边际的大海,眺望着海那边的英吉利海峡,眼神里只有深情的一个字—Home。

敌机突然袭来,对着沙滩上黑压压的士兵,狂轰滥炸,士兵们就像搁浅暴露在沙滩上的鱼,唯一能做的就是匍匐在地,把头埋进沙里祈祷。一阵空袭过后,很多人再也没有起来。

汤米和吉普森在第一辆驱逐舰解开最后一根绳索的时候,抬上了在沙滩上捡到用来伪装自己的伤员,但被无情的赶下了船,趁军官不注意溜下桥墩,恰好听到了将军的谈话,丘吉尔要3万人,拉姆齐要4万,可是这里有40万,善良的将军,坚定的眼神,一定可以多一点,多一点。

一小时一次的空袭,看着刚刚搭载着希望准备起航的驱逐舰被击沉,一个一个跳入水中的士兵,巨大的轰炸声,从未谋面的敌军,无处不在的敌军,在这群等待被救援的士兵的眼睛里,唯有绝望和恐惧。

英吉利海峡边,道森先生的渔船被征用,道森先生和儿子彼德准备驾驶着渔船前往敦刻尔克营救,17岁的乔治也要前往,道森先生说“乔治,我们是去战场”。沧桑的脸庞上坚定的眼神散发着万丈光芒。

渔船驶出港湾,营救上第一个被鱼雷击中翻船的士兵,士兵还没从刚刚的鱼雷袭击中缓过神来,蹲在甲板上瑟瑟发抖,无话。得知道森的船是驶向敦刻尔克去参加营救的,歇斯底里的士兵疯狂的去抢道森手里的方向盘,他刚刚才从那个梦魇般的地方逃出来,怎么可能回去,激烈的抓扯中,撞到了想去劝阻的乔治,失明,死去,生命如此脆弱。

是的,正如老道森说的,家,如果敌人攻下了英吉利海峡,哪里还有家。想要回小家就要万众一心的保住大家。

天上,三架护航机并排的飞行在海面上,画出一道美丽的弧线,他们的任务是击落敌机,当然,也可能被敌机击落。

诺兰镜头下的大海美的令人窒息,一如星际穿越里美的令人窒息的太空。

气氛随着敌机的出现紧张起来,队长的飞机被击落,法里尔的油表损坏只能靠柯林斯同步油表,一次次看时间,一次次的记录,这时,他本可以返航的,但他没有。继续奋力追击,无处不在的敌机,无处不在的威胁。

柯林斯被击中迫降海面后,就只剩下法里尔了,剩下他一个人,一架飞机,在湛蓝的大海上,在夕阳西下的天空上孤独的奋战。油表一点点没有刻度的减少,未知的恐惧莫名的袭来。

汤米和吉普森被转运到另一艘驱逐舰上,船舱里的食物和茶温暖了疲惫的身体,紧张的神经,吉普森没有进去,他站在甲板上,看着硝烟四起的敦刻尔克海边,看着远处救生艇上叫喊着救救我们等等我们的士兵。还有一颗幽灵般的鱼雷。

船再次沉没,再次失去依靠,再次回到千辛万苦才离开的敦刻尔克海边。当三个年轻人全身湿透的坐在海边,面无表情的看着一个士兵丢掉他在战场上无比重要的武器,直直的毫不犹豫的扑向大海。面前是难以逾越的大海,头顶是不断轰炸的飞机,身边是成千上万的尸体。死亡的气息就像波浪一样汹涌,生存的希望,却如此渺茫。

除了恐惧,还是恐惧,无边无际的恐惧!

诺兰没有用恢弘的战争,血腥的场面来直接的描述恐惧,而是用一组组无声的画面一点点的渗透,这样的绝望渗透进骨髓,渗透出电影屏幕,让观众真切的感受到当下的每一次呼吸都这么弥足珍贵。

温暖还是有的,当道森看到柯林斯在没有跳伞的情况下迫降海平面的时候,超负荷的用最大马力的飞奔过去,就像坠机的是他的儿子一样,他只想用尽全力的救起每一个人,每一个像他孩子般大小的年轻人,即使自己是一个普通人,驾驶着一艘普通的船。

他的孩子是飞行员,参加战斗两周就牺牲了,他多想用自己的双手救起自己的孩子啊。

法里尔在开启备用油箱的时候是纠结的,他再次可以返航了,这一小时的战绩可以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可是看到前方出现的敌机,海面上的驱逐舰和参与营救的民用船只,他还是追了上去,没有犹豫。

诺兰的镜头下,人性的描写,不需要语言。

汤米在一周时间里,先从枪林弹雨中逃出街区,又在敦刻尔克的人山人海中,抬着伤员的机会登上军艇,藏在船舷下面,本以为可以脱险,结果军艇被炸沉。好不容易换乘上一艘驱逐舰,刚刚缓了口气,驱逐舰就被击沉,重新落入冰冷的大海。拉着小艇的绳索回到海边,逃到一艘搁浅的渡船上等待涨潮,渡船却被德军的枪弹击中进水而沉没。逃过燃烧的漏油,终于,他被道森先生的小艇救起,九死一生他躺在月光石号的甲板上,用尽全身力气只说了句“take me home”

“home”,就是对面的英吉利海峡,在这几十万士兵的眼里,这么近,那么远。

希望出现在波顿将军满眼期待的望着一艘驱逐舰离开,发现了海那边出现的密密麻麻的前来救援的民用船只,望眼镜后面的将军第一次嘴角缓缓上扬,旁边的军官着急的问他看到了什么,经历了无休止的绝望的他深情的说了一个字“home”

是的,他看到了家。

希望之光弥漫开来,欢呼,所有人都在欢呼。

法里尔在击沉最后一架敌机的时候,螺旋桨停止了转动,飞机滑行在敦刻尔克的海平面上,这个画面极美。他打开舱门,可以跳伞了,如果跳伞,海滩上的士兵该是多么的失望和恐惧啊,他是唯一的一架护航机了,于是他关上舱门,任这架战功赫赫的飞机滑到敌人的海滩上。

当他停好飞机,站在空荡荡的敦刻尔克海边,身后熊熊燃烧的战机和夕阳映衬着他坚毅的脸庞,被俘的时候我想他的内心是平静而坚定的,战争,总有人要牺牲。

电影里的每个人都是英雄,一直在逃,一直在恐惧,一直在希望和失望中沉浮的士兵汤米,指挥若定的波顿将军,燃尽机油也要奋力追敌的法里尔,不顾安危驾船参与营救的道森父子,还有那三十三万五千被救的士兵。

诺兰深刻的理解了生命的意义,所以在电影里每个人的表现就是想要活着。活下去,就是对战争最大的反抗。

何况战争,从来就没有绝对的正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