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我的1/3人生(4)

 

图片发自简书App



    前个礼拜师傅就发了信息给我,说他过几天有事要回家,但由于店里没有人会做生日蛋糕,师母一个人还要照看两个小孩怕她忙不过来,就希望我能抽空去帮他两天,顺便看一下店。

    这两天都下雨,早上8点多优远就把我送过来师傅这边,然后就赶着去忙自己的事情。师傅是昨天下午回去的,原本他还想让我昨天中午过来的,但我不在东莞,所以进到店里的时候,就只有师母一个人在门市,看刚好在吃早餐,然后招呼我一起吃早餐。

    很快早餐吃完了,但看着面包架子上摆放着琳琅满目的产品,却勾起了我初入这行的回忆,也是一波三折。

  从广州辞职后,我回家呆了有将近半年的时间,期间还通过堂嫂的介绍,进入了当地的一间学校和堂嫂一起做起了保安。大概做了有半年时间,我又辞职了。2010年,经一个婶婶的介绍,我就来到了东莞,也顺利的进入了一家规模比较大的鞋厂上班,每天的工作任务就是检验鞋子。

    其实,东莞我并不是第一次来,我记得我读四、五年级的时候,我堂姐就带我来过一次,而且都是来回匆忙,一天的时间基本上是花在了路上。我还清楚的记得,车在经过虎门大桥的时候,我看到路边有一栋楼房都被水淹了,望过去就觉得很恐怖。晚上回去的时候,我们还搭了一趟轮渡,可以说我是这一路是呕吐过来,又一路吐回去的。总之,我是晕车又恐坐船。

    2010来到了东莞,进鞋厂做了没多久,也就刚适应这里的工作环境,工作就有了调动,我被安排去了别的分厂上班,这次是上夜班,黑白颠倒的生活,也就从这时候开始。由于分厂离总厂还有7公里左右的路段,新同事们就建议我和她们一样,买一辆二手的自行车,这样大家方便一起上下班,那时宿舍还是在总厂这边,而她们也刚好在这边租房。

    我们那时上班的时间是,晚上7点对早上7点,所以每天傍晚6点左右就要出发,然后就这样一直工作到,第二天早上才能下班,中途吃个夜宵,然后再偷偷的找个隐蔽的地方打个盹,但即使是这样,可日复一日毫无规律的生活,也是难熬。

人就是这样,总是要经过不断的来回选择,才能寻找到合适自己的方向。

    大概做了有半年的时间,我就又开始反思自己,哪怕上千上万的人,也在做着类似的事情,还一直在自己的岗位坚持着,都没有半句怨言。可我还是要告诉自己,真的不能再这样下去,因为我的身体也开始提出了抗议。说真的,很佩服那些上夜班的人,每天就这样日复一日重复着做同样的事情。

  也就在这时,我又被调回了总厂,之前的一切好像又恢复了正常。终于,我可以好好的和同事去逛逛商场、逛逛街,去附近那家我一直想进去好好看看,又一直不敢进去的面包店看看了。说起来,大家也许不相信,那么大个人了,不至于那么害羞,连面包店都不敢进去,也太差劲了。确实,那时的我确实还是比较的胆小内向,不善于表达,更不懂得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之道。

  好在,这次还有人陪着我,也算是给我壮胆了。我进去的时候,志叔在吃饭,阿姨还在忙着打包礼饼,我弱弱的问了一句志叔,店里还要不要招学徒,我说明了来意,说自己也是非常喜欢吃面包的。志叔说,现在的后生女很少做学徒的,都怕辛苦,很多人嘴上说喜欢,这做不到几天就又跑了,我也懒得理,然后就让我问阿姨,阿姨说如果是做几天的,我们也不想要,而且当学徒又辛苦又脏,你现在什么都不会,你过来我也不一定有工资发给你。

  我说,我对这一行真的很感兴趣,我在广州的时候,还在那些品牌连锁店里做过营业员,本来还想进厂做的,但是地方太偏僻了就没做了。我可以不要工资,我还可以帮你做很多的事情,请你一定要相信我。就这样,好说歹说,才说服了阿姨收留我,让我过去试一试。

  有时候觉得真的很好笑,新的问题解决了,旧的问题都还没有搞定,我没忘记我已经调回了总厂上白班,如果说我真的确定要去当学徒,那么我现在的工作是不允许我这样做的。 我叫阿姨给我点时间,我还要回去和我们领导谈一谈。志叔轻蔑的说了一句,“你都痴筋噶”,意思是说“我神经病的”,自己都还在上班,还想去他那里当学徒。其实我的意思是,晚上上夜班,我就可以利用白天下班的时间来这里做事。

  回去后,第二天一上班我就和组的组长说明了情况,我说我想回去原来的分厂上夜班,然后也跟她说了自己的想法。

没想到她却语重心长的跟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你调回来总厂吗?”我说:“我不知道”。她说:“我之所以把你调回来,是因为现在厂里在招新干部,最主要的是,我看你做事也很认真,才想着要把你又从分厂调回来,好让你到总厂下面的每个部门,都去学习一段时间,顺便熟悉一下流程,然后就提拔你上来,我希望你能好好珍惜这次机会。”我说:“我真的很感谢你给予我成长的机会,谢谢。但是我真的不想当干部,因为厂里有很多事情的做法,我都是看不习惯的,而且即使不调我回去,我也有辞职的打算了。但是,如果我能一边上夜班赚钱,又可以利用到白天的时间去面包店做事那就好了,因为我已经和阿姨说好了,希望组长可以成全。”她说:“你真的是一个懂事的女孩,既然都已经决定了,那我也不阻拦你,我打电话通知一下分厂,你明天过去上班吧!”

  多年后,当我再回忆起以往的一些事,我仍心存感激,觉得我每一次所做的决定都是值得的。

  天还是一样的天,云彩依旧漫不经心,风还是不停在奔跑,而我始终都无法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