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科手术

这些年体弱多病

我有无数个手术必须要做

而音乐、诗歌、手工、甜点、写字、丈夫和孩子

是我手术台上的麻醉剂


最麻烦的是

疼痛感在麻醉失效后

象野兽冲破牢笼闯到外面

失心疯一样乱窜

这时我总想

再也不会康复了吧


可希望就在

下一次被推上手术台时

手术灯齐刷刷亮起

太阳一样照着我

生活拿起了一剂麻醉

深深扎入我的身体

太阳在旋转

我哼起了小时候的歌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