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真迹《木石图》回归故土,创中国古画最高记录!

11月26日,苏轼传世名画《木石图》以4.636亿港币在香港佳士得拍卖专场成交,创下中国古画最高纪录。《木石图》是中国美术史极少能确定的苏轼真迹,画上还有米芾等人的题诗。这幅画作流落海外多年,如今终于被中国竞买者购得——国宝回家了!

苏东坡,这位中国文艺史上难得的天才,在诗词、文章、书法领域都有极高的造诣,其真迹更是凤毛麟角。《木石图》被誉为中国字画史上最重要的私人收藏作品,其重要意义不亚于2017年秋拍达芬奇的《救世主》!

先欣赏几张近距离实拍高清大图:

苏轼 《木石图》

苏轼 《木石图》局部

苏轼 《木石图》局部

《木石图》公认是“不超过3件苏东坡传世作品”之一,无论是真伪考证、学术价值、还是文化意义,在业内和业外,都引起高度关注。横跨千年来到我们的眼前,途中流落何方,我们或许可以从上面的题跋及鉴藏印中找出脉络。

《木石图》局部 刘良佐跋语

首先有东坡同代书画家 - 米芾(1051-1107)的跋,跟着有宋高宗赵构(1107-1187)「绍兴内府」的印,以及南宋(1131-1204)金石学家王厚之的印。大宋灭亡后,元初著名书画家鲜于枢(1246-1302),以及元末诗文家俞希鲁都曾在上面题跋。据鉴藏印显示,至有明一代,则曾为朱元璋养子沐英(1345-1392)家族,和藏书家李廷相(1485-1544)所藏。

《木石图》卷之上的米芾名款题跋

苏轼留存于世的画作凤毛麟角,除去《木石图》,另一幅公认的东坡真迹《潇湘竹石图》,藏于中国美术馆。

苏轼擅长画墨竹,且绘画重视神似,主张画外有情,画要有寄托,反对形似,反对程序的束缚,提倡“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而且明确地提出了“士人画”的概念,对以后“文人画”的发展奠定了一定的理论基础。

苏东坡生平爱竹,“可使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他画得一手好竹,“必先得成竹于胸中”,这便是“胸有成竹”这句成语的来源。

苏轼《潇湘竹石图》 局部 

现藏于中国美术馆 28x105.6cm

苏轼《潇湘竹石图》与《木石图》这两幅画作本身的价值已经远远超过了它们本身的绘画价值,据传,北洋政府管治之时,《木石图》与《潇湘竹石图》皆为风雨楼所藏。前者从山东藏家而来,后者则一直为这间风雨楼古玩店的收藏,白坚夫从北京风雨楼中的古玩店中买走了《木石图》和《潇湘竹石图》这两件苏东坡的稀世珍品。

白坚夫曾为军阀吴佩孚的秘书长,后因日子拮据,把这两幅东坡真迹都放售出去。《潇湘竹石图》卖了给《人民日报》社长邓拓,邓氏后来赠之予中国美术馆。据传,白坚夫曾留学东瀛,太太又是日本人,后来他把《木石图》卖给了日本藏家,收藏于日本阿部房次郎爽籁馆。

旋 转 手 机 横 向 观 赏《木石图》 ▼

宋代邓椿《画继·轩冕才贤》中开篇即记苏轼之枯木怪石:“(苏轼)高名大节,照映今古。据德依仁之余,游心兹艺。所作枯木,枝干虬屈无端倪。石皴亦奇怪,如其胸中盘郁也”。

宋代《春渚纪闻》则记有:“东坡先生每为人乞书,酒酣笔倦,多作枯木拳石以塞人意。”

从这些宋代笔记中,可以想象在当时这幅苏轼《木石图》的重要程度,何况横跨千年的今天,更是价值不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