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说服与引导

昨天看了黄执中老师的说服力课,灵魂的某处忽然被打通了不少。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愿意改变,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小世界。当你苦口婆心说教,试图说服别人的时候,在很多人看来:你根本就是在瞧不起他,不接纳他,觉得他很笨,难道自己不比你更了解自己吗?他会不自觉的在内心升起一种反抗机制,朝着你所期望的相反的方向走去。

说服力强的人,从来不去说教对方,而是引导对方进行自我说服,对于对方来说,这是一个主动理解自己说服自己的过程,而不是被动接受的过程。

引导的时候,让对方发现那个想要改变的小火种,然后你抓住抓住契机通过语言技巧点燃那个可改变他的小火苗,让他自我发现,自我正向梳理,自我做决定。

比如一个从不跑步的朋友赞扬你每天跑步,你想让他跑步,不是告诉他一堆道理,道理大家都懂。首先你发现了他对跑步有过一点小想法,这就是小火种。    再要正向引导点燃小火苗:“你怎么会觉得跑步好?”他可能会跟着你的话,说出本来是你说教他的道理。      然后你可以继续点燃他的小火苗,你可以激将法说:“想不到你一个不跑步的人还懂点?”云云,也许,某天他自己的跑步关卡就忽然被打通。那就是他自我说服成功了。

教育其实也是同理。人生来就有自己的先天性格。后天是一个社会化的过程,也是自我认识的过程。内向的人有什么不好,外向的人跟你有关系吗。

《零零后》里,辰辰自小就性格内向,不喜与人交往,只有一个好朋友叫南德。她特别执着,无论酷暑炎热,天寒地冻,还是感冒生病都会在幼儿园门口等南德来,再相跟上进教室吃早餐,谁劝都不行。长大一点后的她除了网络里的朋友,现实生活中没有一个朋友,她是学霸,喜欢玩编程,喜欢小动物,想在长大后成为野外探险家,就是不想与人打交道。

我特别心疼她,隐隐约约还与她有些共鸣。

她身边的人都在试图改变她的性格,希望她能多与人交往一些,外向一些。老师如此也罢,家长亦是如此。其实希望她多与人交往的想法本身没有错,错的是,在劝她改变的人里面,没有一个人真正理解过她的想法,尊重过她的意见,接纳过完整的她。

人们不理解她为什么一定要等南德?为什么不爱与人交往?为什么就喜欢和动物打交道?为什么只喜欢一个人研究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也没有人看到她在小时候还有南德这个朋友,长大后却是一个朋友也没有,这中间,有多少人想改变她,最终结果成了什么样子?这难道还不能引人深思吗?

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可是如果是作为一个家长,一名老师,你要知道,没有一个人喜欢被改变。每个人都有自己与众不同的一面,这也许就是她与生俱来的底层优势,优势的迸发,需要老师和家长拧成一股劲,去合力开发引导出来。

同样是在幼儿园就表现出比起与人打交道,更喜欢一个人琢磨探索的一一,在成长的道路上,是比较幸运的。她的老师告诉他的父母她的情况,他的父母选择接纳她的性格,理解尊重他,又不忘记正向引导,挖掘他的与生俱来的思考力潜力。所以在他经历13年的社会化后,他不迷茫,很理解也很接纳自己。他说与人打交道是一个向外搜集信息的过程,而独处是我自己梳理这些信息的过程。13岁的他表现出强大的思考能力,这要感谢他的父母亲对他的理解与引导。

这世界,每一个人都有自己与生俱来的特别之处,有独特的美好,就像不同的花儿会绽放出同样的美丽。

人云亦云,何为良言。很多人没有一一幸运,不迷茫,也没有辰辰幸运,聪明还有志向。在后天人云亦云的社会化中,彻底把自己化了,忘了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使命是什么。有一天,他们会走遍世界去努力找到自我,也许会在山区的小教室里,也有可能是在叱咤风云的商场,也有可能是在挥汗如雨铁血军魂的部队里,甚至是在一场日落中,一片落叶时。

也许我们终其一生,都在理解自我、接纳自我、找到自我。

就像那位辞的女教师写的: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仅此而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