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夕何年|第十九章:意外

Z城的秋如白驹过隙,转眼便消失不见。接连半月的秋雨下凉了整个城,雾霾皑皑的天裹挟着阴冷的风带来了冬,让原本还乐于在室外呆着的人儿都缩着脖子窝在教室里,毫无活力可言。

午后,田沁帮着何夕去教员办公室取回来要用的教具,两人肩并肩地在楼梯上互相开着玩笑,却不料方堃突然从楼梯拐角处跳了出来,大喝了一声“鬼啊!”,手作势抓了一下田沁的头发。

楼梯外侧的何夕吓得一扭头脚打滑的滑下了两节台阶,跪倒在地崴住了脚。而田沁却顺着楼梯滚了下去,人当场晕了过去。

“救命啊!”原本休息时间,来往的学生上上下下,一时间乱成了一团。

“快叫救护车!”不知谁提醒了一句,疼得跪在地上的何夕大哭着叫喊着田沁的名字。

方堃愣在当场,看着田沁头下一摊不断渗出的红色血液,他禁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睛直愣愣地不会打转了。

听闻消息的年谨一第一个冲到了现场,让围观的学生都往后退,只见他小心翼翼地把田沁扶好躺平,试探着她的鼻息,冲着人群大喊:“谁有电话?叫救护车没?快叫救护车!”

覃嘉琦慌张地挤了进来,楼梯上的惨状,她直接摊在当场,抱着大哭的何夕也失声痛哭了出来,“夕夕,小沁不会有事吧?”

何夕不知道,她使劲地摇着头,哽咽地说,“扶我下去,我要去看看她!”

而方堃被站起来的覃嘉琦狠狠地跺了一脚,“你等着!王八蛋!”

教员和队长闻讯都赶了过来,救护车也在指引下开到了教学楼前,当田沁被医护人员抬上担架时,微微地睁了睁眼,小声地喊了句“疼!”。

这一句疼,让原本痛哭的两个女生破涕而笑,这是劫后余生的庆幸。而跛着脚跟在一旁的何夕被年谨一腾空抱起送进了救护车里,“你也需要检查,包扎治疗。”

队长疏散了一下现场,安排班级同学赶紧清理现场,匆匆地带着年谨一和覃嘉琦上了救护车。

经过一系列检查后医生诊断,田沁头部后方撞击出血属于轻微的颅脑损伤,伤情并不严重,住院治疗给予止血、营养脑细胞以及脱水等相应的治疗,恢复应该会很快。

而何夕这边,左脚脚踝骨撕裂性骨折,为了能确保不再二次受伤,医生把石膏直接打到膝盖处,让人误以为很严重。

田沁的伤口缝合手术后,就被转入了普通病房,这让一直揪心等在手术室外的几个人心终于踏实了下来。

为了方便照顾,队长特意申请把两个病号转入一间病房,谁来照顾她们这成了难题?

队长建议给双方父母打电话,这可吓坏了田沁。“队长,不能给我家打电话,我爸看见我这样,会,会发疯的。我,我有她们几个照顾就行了,我体质棒,很快就恢复了。”田沁可怜兮兮地央求着,这对于刚出手术室的她来说,费了不少的体力。

“好吧,那何夕呢?我给你爸妈打电话?”队长看见何夕没有回应,又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队长,我......”,何夕面露难色。

“队长,我能照顾她们两。”覃嘉琦抢过话,她知道何夕的顾虑。她现在能做的,就是好好陪着她们两。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她很自责因为方堃的胡闹发生这样的事情。

“队长,你放心,还有我,也能出出力,跑跑腿什么的。”年谨一慎重地接过话。一路上看到何夕因肿胀的脚踝疼得大汗淋漓的表情时,他只能表现出是对普通同学般的关心,内心却是紧张万分,拽了一手心的汗。

好在两人都是皮外伤,若是出了大事,可如何是好?他脑海里闪现出程砚的脸,好似焦急地责怪他没有照顾好这个女孩。

“那好吧,这几天你们辛苦些,互相搭把手也可以,有事给我打电话。必要时还是告知父母一下比较好。”队长再次询问医生注意事项交代好后,临走前递给了年谨一2000元钱,以备后期不时之需。

送走队长后,覃嘉琦站在病房外舒了长长的一口气,突然看到护士站旁边缩着脖子试图探头的方堃。

“你个兔崽子,今天非得死在老娘手里。”气势汹汹得覃嘉琦冲到跟前,方堃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拧住了耳朵,提溜着推进了病房。

何夕单腿翘在田沁的床沿处,坐在她床头为她削着最爱吃的梨,被突然冲进来的人,两人吓得连连大叫了起来,看来之前被吓的经历让她们有了阴影,突如其来的小事故,都能让她们心生恐惧。

看清进来的人是灰头土脸的方堃,脸上是一副愿以死谢罪的表情,田沁红着脸略偏了下头,被子里的脚趾头都紧张的抠住床单。

“你哑巴啦?”站在他身后的嘉琦又踹了一脚,方堃腿哆嗦的打了个弯,让紧盯着他的田沁心跟着揪了一下。

“田沁,对不起。”

“何夕,对不起。”

“我......”。

方堃颤抖着声音,哽咽着只吐出了这两句话。他从未想过,一个玩笑会让朋友受到如此大的伤害,他不仅仅自责,更悔恨自己的行为。可是堵在心里的那些话,看到她们两个的样子时,只感觉那些话轻如薄翼,毫无意义可言。

补完住院费踏进病房的年谨一,看见方堃一拳便抡了上去,把他打倒在地,准备再次挥拳时,却被猛地坐起的田沁带着哭腔着阻止道:“别打了,别打了!”

田沁这一个大起身,何夕放置在她床上受伤的脚被颠簸了一下,疼得何夕倒吸了一口凉气,也跟着喊道:“别打了!”她是担心田沁再受到刺激,影响伤口恢复。

嘉琦倒奇怪受伤这两人的反应,该不是脑子都摔坏了?若不是方堃这个惹祸精,怎么会闹到医院里来了?她更为愤怒地对着年谨一喊道,“打,今天不把这二货打废了,就对不起她两受的罪!”

躺在地板上不做任何挣扎的方堃,嘴角流着血,对着隐忍的年谨一挑衅道:“打吧,打不死我,你是我孙子!"

而揪住他领口的年谨一,扭转头对上何夕那双惊恐的眼睛,脑海里闪现出日记本里何夕对于程砚不见后的恐惧,是不是就是这样的眼神?他在心里无助地问着自己。

刚才何夕叫喊着的那句“别打了”,让他挥舞的拳头瞬间偏移重重地打在了地上。

年谨一同样地姿势倒在地上,擦破皮的手盖住了眼,渗出的血顺着眼角蜿蜒到了耳后,隐藏不见。

“你两流血了,嘉琦,赶紧叫医生吧!”揪着心看着的何夕也惊慌了起来。

一动不动的方堃,突然掩面嚎哭了起来,这让本是一肚子火的覃嘉琦跳着脚要去捂他的嘴,看是没办法,又赶紧关上病房的门,这人,可再也丢不起了。

田沁也跟着流起了泪,顾不上自己的头痛,叫着“嘉琦,快叫医生来看看吧!”

病房里,乱成了一团,各怀心思的几个人,不知道是因为病痛,悔恨还或者是误会,泪水划过的脸庞,也许只有自己能懂。

在那个死寂沉沉的窗外,只能看到不远处突突冒着浓烟的大烟囱,孤零零地矗立,孤独地守候着这个冬天。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篮球赛开赛还有10天,嘉琦充分发挥出了她的多才多艺的才能,自己在篮球场上蹦哒着喊“加油”的同时,还不忘拉上系里的女...
    一念留白阅读 137评论 2 6
  • 一、jQuery简介 JQ是JS的一个优秀的库,大型开发必备。在此,我想说的是,JQ里面很多函数使用和JS类似,所...
    Welkin_qing阅读 3,538评论 0 1
  • 意志力,是什么?为什么这么重要?《自控力》的第一章进行了详细的说明。一直觉得自控力很重要,应该要提高自己的自控力,...
    芸芸倾心阅读 2,169评论 2 4
  • 字符串 1.什么是字符串 使用单引号或者双引号括起来的字符集就是字符串。 引号中单独的符号、数字、字母等叫字符。 ...
    mango_2e17阅读 866评论 0 6
  • 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简单地整理几件必备旅行用品,7.18日早上8.00准时出发了,计划一路南下然后绕西南一圈回恩...
    悠游鱼阅读 793评论 2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