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回望我眼中的《手机》

    《手机》首映时,我去电影院看过,时隔几年仍记忆犹新,剧中人物好像就在我们身边。影片给人们的启示是:手机在给人们带来便利的同时,有时也会给人制造麻烦甚至是灾害。

      导演冯小刚联袂作家刘震云打造的电影《手机》撩开了男人的面纱,呈现出来的男女故事耐人寻味。

      影片有两个男主人公,一个是电视台《有一说一》主持人严守一,一个人是《有一说一》栏目组策划费默。这两个男人在工作中,一个写,一个说,配合十分默契;在生活中,他们无话不说,相互提醒、相互关心、相互掩护,这种配合同样默契。费默的老婆和严守一离婚后的女友沈雪也因两个男人越走越亲密,直到后来她们相互怀疑和监督这两个男人,搞得草木皆兵,这两个男人的结局可想而知。

     《有一说一》的著名主持人严守一,在去电视台主持节目时把手机忘在了家里,这个小小的“失误”却让他的妻子余文娟发现了他与一个名叫武月的女孩的秘密,回想丈夫在电视上笑容满面,回到家却神情恍惚,外边滔滔不绝,对着自己却一言不发,妻子似乎明白了一切,便就此提出离婚。

       戏剧学院台词课老师沈雪是严守一的新任女友,两人由师生关系走到一起,经过一段快乐时光后,沈雪发现严守一手机的响铃方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过去严守一的手机是放在震铃上,现在改成了震动。这使沈雪产生了猜疑和嫉妒。从此,严守一开始试着摆脱武月。

       武月因公请严守一帮忙,严守一无心为出版社写书,但武月穷追不舍。为让武月帮助下岗的前妻余文娟找个工作,严守一不得不答应,但从此后,他的生活也变得“恐怖”起来……

       应该说严守一是个好男人,他对三个女人都是真心的,三个女人对她也是真心的,可结局都事出所愿。余文娟与严守一的离异,余文娟很是武断,甚至离婚时怀孕,以及后来生子都不让严守一知道,正如人们所说,爱得真,才伤得深。

       严守一选择沈雪老师做二任妻子的理由很简单,正如他对费默说的:我承认跟武月在一起很有激情,但我不能娶她。武月遇事首先想到的是自己,沈雪老师遇事首先想到的是别人。

       武月一个大姑娘深深爱着严守一,天天收看《有一说一》,尝够相思之苦,她却只得到严守一的一句话-----我不会娶你的!武月为了求得心理平衡,她不择手段地取代了严守一的位置,做了《有一说一》的主持人。

      就这样的三个女人,她们看似都离不开严守一,却又都离开了严守一。严守一处心积虑地在三个女人中周旋,他三个都不想伤害,却伤害了三个,这样的结局令人悲哀。

     费默的麻烦也是由手机引发的,由于妻子和沈雪一天天熟悉起来,有次无意戳穿了费默的谎话,她疑心大发,还伙同沈雪到到移动公司查看各自男人的电话记录,费默妻子发现有个电话号码联系频繁。从此,她一直暗中观察费默的动静,直到清理衣服发现费默荷包里面掉出一张房卡。

     费默的结局虽然没有严守一惨,但也好不到哪里去。自命清高的费默,他时常摆着文化名人的架子,做人做事讲究原则,一向提醒严守一,做人要厚道。按理说,这样一个有身份、有品位的男人和一个没有共同语言的家庭主妇长久生活,生活难免乏味是很正常的,正如费默对严守一所说的:“二十几年睡一张床上,哪有不审美疲劳的。”何况费默向严守一交待:“冤枉啊!说了又有谁会相信呢?房是开了,没有上去,后来改在咖啡厅见面,还是怕麻烦。”可费默还是没有逃过妻子的指责,甚至当着前来劝架的严守一和沈雪哭闹:“平时我上网聊个天,你就说我堕落,自己倒好,还跑到宾馆开房,什么你的崇拜者、什么美学研究生,就是一破鞋……”这种结局很尴尬,也很悲哀。以致费默在片中发出冷幽默:“还是没有通讯的时代好啊,进京赶考几年不能回家,回家说什么都是成立的。”

     影片的结尾,严守一废弃了手机,怅然若失、自言自语,说他很想念费默。费默离开了电视台,去国外做了中文教师。

     手机仅仅打破了严守一和费默的幸福吗?或许值得人们思考、再思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