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写作

这两天读完《山羊不吃天堂草》,感触颇多,也因为读了这本书,我发现自己好像是找到了学习写作的方法,也就是先去大量的阅读高手的小说。在阅读的过程,就是我在欣赏和学习的过程。在之前我比较好奇要怎么去写小说;然后通过学习那些教程,我学习到了有真假察觉、故事结构和写作的展示。但是这些本身只是写作的手法,而不是写作本身。要学习如何写作,就是去读和写也就可以了。

目前自己写作的主要两个思路,一个是写分析报告,因为我是站在评估和咨询生命体的角度;去描写生命体当下的状态,并提供一些有意义的建议。这种类型的就是偏逻辑和分析的。另一个也就是去写作小说,小说的内涵也就是用形象生动的语言去描写生命的过程,这是非常有趣而且能够打动人心的。所以现在自己把曹文轩的书作为我学习的重点,也就是来学习他是怎么样把小说写的生动有趣的。

在小说的过程中,主要也就是有一种力量在推动着人物的行动,这也就是生克关系在推着人前行。但是又不能很简单的说出来,而是要通过画面来展现出来这种生克关系,再然后就是人物对于生克关系的反应。在这种结构的不断的持续下,小说就一点点的展现出了其自然的变动过程。对于画面和生命的描写,也就是写作的手法。写作的过程就是一个艺术的过程,在一点点的揭开生命本身的奇幻的面纱。这样当下自己其实除了去看书,另一个也就是来学习这个写作的过程,也就是去更深的察觉自己。

所以接下来自己就是继续来有趣的察觉就可以了,这里面的结构都是相通的。就像自己前段时间所感悟的时空结构,故事在时间上有其因果相续的结构,在空间上也有生克关系的结构。所以在任何一个点,自己可以去描述的东西都很多。而在这个过程中自己就是要能够无所束缚的去表达那一刻的重点的画面或声音,这样故事就在一点点的被生动形象的描述出来。所以当我在这样察觉的时候,就会发现故事本身也是没有什么秘密可言,结构不管怎么样都是相通的,当我在用这种共同的结构来欣赏的时候,我也在不断的提升着对于故事的理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