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起的情谊

  北京的一个镇上,马路上车来车往,路边的早点店已经挤满了人,一个小女孩正坐在其中吃着小笼包。

  这年,是2010年的3月份,吃着熟悉的味道,看着熟悉的环境,熟悉的人来人往,以及熟悉的老板娘,小女孩紧绷的神情放松了许多。

  这时端着热腾腾的豆腐脑的老板娘过来了,放在小姑娘桌上小笼包旁边,一脸的乐呵呵,“有两年没见,都长这么大了呀,但是不爱笑了,多笑笑可是更可爱的哟!”

  “嗯嗯,谢谢阿姨!”说着还露出了很甜美的笑容,老板娘乐呵呵的又去忙活了,小女孩低头吹了吹豆腐脑,嘴角的笑意扩大。

  吃完早饭就将近七点了,小女孩背着书包过马路拐个弯就到学校了,她是名小学四年级的学生,但是她不是北京本地人,从小跟着父母在这边,她也就在这里上学,后来二年级的时候父母去了另一个外地,她也就跟着转学过去。

  本来小女孩的性格是很爱笑也很开朗的,但现在……

  小女孩在校园门口,看着熟悉的校园环境和守门爷爷,笑了,真好,不过却再怎么也不爱说话了。

  背着书包回了教室,这时候,教室里已经有了好多同学,看见小女孩来了,该干嘛的还在干嘛,在小女孩落座后,有几个女同学过来叙旧,都是她以前玩的挺不错的。

在小女孩前座位的一个小姑娘转着身抱着自己的椅背看着她,“我怎么觉着两年时间不见,你性子变了不少啊!”

把自己椅子挪过来在小女孩桌子的一侧坐着也莫名的看着她,“是啊,感觉都陌生了,让我都不适应。”

“对对对,就觉着吧身上少了灵气,倒是有一股子让人害怕的沉默。”后座位的小女孩也够着歪着头。

“回来也有一星期了,真的寡言少语了许多唉,跟我们都不熟了!”

“哪有,我这不是刚回来,有点不习惯,下午不是有体育课吗,我们一起玩叠罗汉啊!”小女孩笑着,把课本拿出来,一会该早读了。

“好好好,我要在第二个。”

“我要垫底!不对,我要最上面的位置!”

“蕊蕊你在哪?”

“在哪都行,空了的我去补!”

“童童最近带了五子棋,一会下课去看看!”

“好。”

七嘴八舌的说着,小女孩也有一搭没一搭的搭着,不一会班主任就来了,所有人都回归座位,开始了早读。

早读结束后,小女孩跟着去了后排胖胖高高的女孩的位子那里,童童带的五子棋摆在桌子上玩,两个人下,一黑一白。

一开始还看不懂,但觉着挺新鲜也好玩,就想着上手玩,别的有些小女孩觉着没意思想拉着她去外面跳皮筋,小女孩没去,跟着童童学了起来。

还是有两个在旁边看着,还时不时的说着“应该下这里”、“这里才对”之类的话。

连着下了几把,小女孩都输了。

“连成五子就好了,我们堵住她,别让她连起来!”有些人就在旁边这样喊着。

紧接着又开始下了两把,小女孩似乎找到了技巧,跟着步伐扳回了一局,还没等高兴呢,就听见了上课铃声。

各自回各自的位子开始上课。

是班主任的课,清点人数之后,并没有先讲课,而是说了一件事,春游,地点:欢乐谷,时间:下周一。

当然还有就是交钱,门票费用和车费,总共105元,自由报名,报名的同学下周一前把钱交上去。

说了这个,全班同学沸腾了,去玩啊!多好!

不去的同学就觉着又可以放假一天了!

但对于这个,小女孩是蒙的,春游?是什么?她从来没有春游过,决定一会下课去问问同学们。

“咳咳,好了安静!继续上课!今天我们来讲……”

又开始了枯干烦躁的讲课时间。

大家有的聚精会神的听着,有的则是无精打采的托着腮帮跟着老师记着笔记。

就这样一天下来了,迷上下五子棋,话就更不多了的小女孩走在回家的路上。

问了比较好的同学才知道,春游就是学校组织的旅游活动,去玩一天。

这个好啊,谁不喜欢玩呢,听他们说去年三年级就开始的春游,去年去的是动物园,小女孩还有些失落,要是去年还在这里上学多好,还能去玩,也不会接触那些外地的学生。

想起在靠山的那个外地,小女孩脸上的笑容消失,眼眶又要红了,硬生生没有流下来。

这两年,她在自己的老家上过学,也在那个外地上过学,在家里上学,也跟这里一样有能玩的起来的好朋友,但是在那个比较靠山的镇上的学校,就不是那么理想了。

她当时还是满心欢喜的进入校门的,因为当时自家爸爸带着她去入学的时候,那个胖胖的女老师还说特别喜欢她这样又白又开朗的女孩子,又抱着在小女孩脸蛋上亲了一口,并且保证老师们会格外关照,所谓的格外关照就是上课讲课说普通话,不至于让她听不懂。

所以她很开心,觉着又有了新同学,又可以听懂他们说的话了。

但是显然并不是她想的那样。

除了班主任普通话好点外,别的老师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还是无意,总是让她听不懂,尤其是留作业的时候,说的就是他们本地的方言,她自然是听不懂的。

有次因为作业搞错了,还被数学老师罚站,并不是普通的罚站,而是蹲马步,一蹲就是一节课,腿都酸麻酸麻了。

没办法,那些同学也没人愿意告诉她的,除了几个还算好的同学会写在本子上告诉她,但也是偶尔。

那些同学看她的目光都像是看新奇物种、怪物一样,更不会主动找她说话。

都是她主动去找他们玩,但往往碰一鼻子灰,由于一开始还不怎么能听懂他们的话,只能看到他们对自己的指指点点和哄笑,小女孩就觉着闷闷的,不怎么开心了。

在一起时间久了,渐渐的也能听懂,她反倒觉着还不如不能听懂,当个聋子。

因为这些同学说的话真心不好听,完全把她当成异类。

“这么白,就是外国人吧,老师说外国人才这么白的!”

“对对对,我看也是,你看她大眼睛高鼻梁,跟书上画的鹰钩鼻一样的鼓,绝对不是中国人!”

“哈哈哈,这要是孙悟空里的妖怪见了还不得一口一个啊!”

小女孩恼怒的拿着书都想拍上去,“什么鬼逻辑,外国人长得千奇百怪,我跟他们可沾不上边!”

“长得白,证明我们那边的水好养的人更好!”

却是惹来他们的又一波大笑,“要是天上掉下一张脸,你要不要啊?”

小女孩愣了愣,天上连馅饼都不会掉还能掉脸?她有脸啊,脱口而出,“不要!”

但猛的意识到什么,果然又惹来他们的大笑,小女孩却是铁青着一张脸。

“那天上要是掉下一把菜刀你要不要啊!”

这会儿小女孩不说话了,“那你说天上掉下电线你要不要接!”

“呦呵!不错嘛,还会举一反三。”

在这种各种损被孤僻的情况下,小女孩是变得越来越不相信人了,总觉着别人不安好心。

越来越不爱说话,脸上的笑容也淡了许多,准确的说是开心不起来了。

有时候甚至在想那些不跟自己说话还远离她的,是不是心里都会算上一笔。

那个班级九十多人,她不可能人人都知道,但是常孤僻她的嘲讽她的,她一一记得,有男同学也有女同学,小女孩恨得牙痒痒,跟他们吵的也是不可开交。

往往在回家的路上,一个人走的时候,心里就很不是滋味儿。

心里就很怪他们,跟他们势不两立的那种,不可能合得来。

对别人也产生了严重的不信任。

所以再次回来,跟以前玩的很好的朋友,她都不怎么说话了,就像是她们说的离开了两年,让她们彼此间都产生了隔阂。

心里的隔阂。

她以为她们再也不能回去了,因为她觉得所有的人不可能真的对她好。

就像当初的那些所谓的同学们一样,当面一套背地一套,连老师也是,当着爸爸的面说着多么多么喜欢她,结果呢,还不是横挑眉毛竖挑眼,不管她开始的时候没听懂作业问题去找她问,都是先处理完别的同学的问题最后才轮到她,尽管她是第一个踏入办公室的学生。

当然,这些她都没有跟父母告状,白天他们已经上班那么累了,在者说了让他们找去学校,反倒让同学看了笑话,说她是只会躲在爸妈身后的老外。

每每想到这个可能,小女孩都气的牙痒痒,原本每天都会跟他们吵上好几次,不吵赢绝不认输,搞得脸红脖子粗,谁也不服输,甚至于他们说话更难听,她也要顶上去。

直到有一次,有个叫“媛媛”的女同学在上课铃响后,老师还没来,她跟小女孩搁着一个桌子的距离,伸着手双手合十,说“对不起,不应该骂你,其实我挺想跟你做朋友的,原谅我好吗?”

这是第一个跟她道歉的女孩子,是个比较黑很瘦的女孩儿,小女孩心里忽然有股暖流划过,这是终于有人愿意跟她做朋友了,还道歉了,即便之前说她的人里也有她。

但她还是说没关系。

即便只有这一个,也很开心了,再后来,不管别人怎么难听的说话,小女孩都不理,直到媛媛跟她玩了两天后,就跟别的女孩儿玩去了,完全不叫她,也不让她参与,渐渐的疏远了。

小女孩还是强硬的扯了笑,没关系,她自己玩,自己钻研难解的题,看作文书,写写画画。

怎么都能找到乐趣,也变得更加不爱说话了,也疏远了所有人。

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别人眼里是什么样了,只要在自己眼里是什么样就好了。



……

小女孩默默地把红了的眼眶给揉回去,回了家。

高高兴兴的去找妈妈。

她知道,去春游,妈妈一定会同意,果不其然说了是学校组织的后,妈妈就同意了,还让明天去学校的时候就给她钱去交费用呢!

小女孩开心极了,第一次春游耶!可不是跟爸爸妈妈去旅游,而是自己跟着老师同学去!

想想就兴奋了!

紧接着就掏出书本开始写作业,她是独女 家里面没有别的小孩子玩,这里又刚刚回来,也没有小朋友玩,她很是无聊的,但又很习惯了。

爸爸妈妈在屋外忙活着,而她在屋里看着动画片写着作业。

晚上吃了妈妈包的饺子,是她最喜欢吃的食物,往往有空的时候,妈妈都会给她包,小女孩总是吃上一碗还不嫌够的。

洗漱完睡觉,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第二天,小女孩捏着百元票子,跑去早点小吃吃饭,身后还有妈妈的声音,“小心点,别弄丢了,弄丢了就去不成春游咯!”

“我知道的妈妈,绝对不会丢!”小女孩还是不忘回了一句,人已经离开了院子。

一般早上妈妈是没时间做早饭的,她都是去街上附近的早点店,这里的邻居们也都熟悉她,学校也距离的近,过个马路拐个弯就到了。

到了学校,费用交给负责管理统计的同学,看见自己的名字后,才安心的跑去早读。

跟刚来的时候一样,别人不找她,她也不会主动找,跟着童童、花花她们几个下五子棋,也就渐渐的产生了疏远。

三天的时间过得很快,平稳中一点一滴的时间都能溜走,就是像这个调皮的小女孩,来到了这周一。

清早连早读都省了,所有参加此次春游的师生俱在学校门口集合。

小女孩就在自己班级的队伍里,领头的老师自然就是他们班的班主任。

所有人集合好并统计了人数,确认无误后,才开始上大巴车,小女孩跟着队伍也上了大巴车。

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身边坐下了她不认识的一个女同学,小女孩没有找她搭话,而是一双眼睛探究着窗外。

外面快速掠过的房屋、树木,还有一成不变的蓝天,都令小女孩着迷。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开始喜欢上了不能说话不能动的静物,也更喜欢一个人待着,即使这些天回来熟悉的这里也依旧喜欢不常说话不套关系,大概是习惯了。

半个小时的路程,很快就到了,所有同学跟着老师下了车,在老师的组织下,都排好了队伍跟着进入欢乐谷。

老师检票后带着学生们进去,各个班级各自散开了队伍,跟着各自的老师朝着不同的方向进发。

门口处有几个推销人员一样的人拿着手里的地图折页售卖,小女孩也买了一张,两块钱一份地图,是四折页八面,各个标识全记录在上面,还有各种介绍,多年后,这份地图依旧在小女孩的房间,还依然存在着。

老师生怕同学们乱跑,所以三两句都离不开要同学们跟着队伍,还要经常看顾着他们,往往玩了一个项目就要点一点人数。

不带他们去玩比较刺激系数高的设施,比如那不远处高声尖叫着的直上直下的叫“尖峰时刻”的游乐设施,亦或者“太阳神车”。

他们首先去的是失落的玛雅区域的“丛林飞车”,就是这里,这个游乐设施,小女孩永远记得。

跟着人流,同学们进入了假山山洞,攀岩台阶,而后来到了一处大厅,两两一组排队,等着前面轨道而来的”露天小火车“,小女孩和和另一个同学等在第二排位置。

不一会,外面尖叫的声音消失,一阵轮子的声音越来越近,呼呼的开了进来,停稳后,上面的人从另一侧下去,他们在这一侧上去,同学们有的背上书包不放下去,有的直接抱着然后拉下上面的安全带。

待全部座位无需坐后,就开动了起来,开始的时候很慢,忽然就快了起来,还经历了直上直下的刺激路段,而后就是惊心动魄的拐弯,甚至于水面上激起的水花都溅到了人们的脸上、衣服上,格外的刺激。

连着经历了两遍后,回到最初的地方,从另一侧下去。

同学们缓和了下很快跟着老师离开了,在外面附近的大树下座椅上休息着,天气格外的热,又经历了异常刺激的历程,同学们各个兴奋的讨论者,喝着各种饮料解渴。

小女孩习惯性背着书包,低头找着什么东西,眼睛都微微有些红了,带就是没有眼泪,她的小黄帽去哪了?

她记着明明自己一直拿在手里的,就是刚才坐丛林飞车的时候,放在了脚下……

这下一想起来,心里就开始急了,小黄帽是学校发的,一年四季三种小黄帽,毛线的,布的,以及夏天的黄色太阳帽,丢了,去哪里能买到?

小女孩是很珍惜物品的,尤其是学校分发的物品,从来就没有丢过小黄帽,也不知道这个帽子可以在外面买,就觉着只有学校才会有,后来的后来才知道这帽子在用品店之类的都可以买到,只是帽子上的文字字母之类的没有夜光。

反正现在,小女孩是慌了,这时候,老师看大家也休息的差不多了,正要起身去下一个地方,小女孩瞬间就急了。

索性跟她坐一起的几个女同学发现不对了,跟着她一起去找老师,所有同学就都知道了。

纷纷安慰她,会找回来的,找不回来也没关系,出去后去买一个也一样。

小女孩却固执的以为他们只是在安慰自己,学校发的东西,外面怎么可能有的卖呢?

索性老师很好,同学们也很好,带着她就浩浩荡荡的又回去了,在大厅等着,等着这次“飞车”停靠。

很快,丛林飞车停下驶回圆点。

老师在跟工作人员交涉,这边同学们也在帮忙寻找,小女孩只觉得眼睛更热了,不知道是着急还是别的什么,心里有一股暖暖热流涌动着。

原来大家是在乎她的,有两个同学比她还要早一步跑过去在过山车上寻找,小女孩坐过的位置上空空如也,一颗糖都没有,又哪里有明晃晃的帽子呢?

众人很是失望,小女孩却是在这一刻,觉得帽子不是很重要了,睁着泪眼朦胧的眼睛,看着曾经玩的很不错的朋友们关心的样子,笑了。

在这一刻,她明白不能总是局限于过去,也不能永远的止步不前,毕竟还有这么多关心她的同学、朋友,让她感觉自己真实存在于他们之中的。

不知不觉,跟同学们的感情拉进了,似乎又回到了两年之前,这段情谊,终究被捡起。

老师领着他们在工作人员的协商下谈论的时候,一对父子过来了,小男孩的手里拿着那个黄色的帽子,是他们捡起来的。

物归原主于小女孩,抱着帽子,跟人致谢后,抓着同学的手,一起离开了,去往下一个游乐设施……

这段短短的记忆,深深地埋在了小女孩的心里……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