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把利刃挥向了总是笑脸相迎的两位同学……

《守夜者2:黑暗潜能》连载第2期~

前情提要:童年惨遭熟人性侵的曹允与弟弟相依为命多年,谁知弟弟犯下弥天大罪,最后竟然落得惨死下场,而那个杀死他的人,居然被市民们奉为“英雄”。

第一章 迷宫的死角

遗忘比绝望更强有力。

——(德国)叔本华

在这个世界上,曹允已经没有继续生存的理由了。

但她不想就这样简单地结束自己的生命。父母失踪的时候,她还太小,什么都做不了。现在,她至少可以为死去的弟弟“做点什么”。

她在心里默默列好了一份名单。

名单上面有曹刚寝室那两个告密的同学。她每次去学校给曹刚送东西的时候,也热心地给他们带过好吃的,帮他们认真打扫过整个寝室,希望他们能替她照顾好她的弟弟。他们每次都笑眯眯地答应着,然后笑眯眯地从头到脚打量着自己。弟弟杀完人后,曾经哭着告诉自己,大学的生活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光鲜美好。她恨弟弟这么晚才告诉自己,她更恨那两个总是笑眯眯的同学。死的应该是他们,而不是她的弟弟。

“那就让他们去死。”曹允这样想着。毕竟,这不是她第一次为了弟弟杀人了。

看着鲜血从那两个男生的颈动脉喷涌而出的时候,曹允收获了有生以来第一次的快感,那种痛快淋漓的感觉让她流连忘返,甚至在现场留下了她的血指纹。

她杀死弟弟的两名大学室友之后,再次在狐朋狗友的帮助下隐藏了起来,继续用招嫖得来的钱维持着她自己的生活。

因为她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做完——杀死名单上的最后一个人,那个“幽灵骑士”。

这件事情很难,她不知道怎么下手。更何况,现在公安部门已经对她发出了A级通缉令,她完全不能在公众场合现身。那么,如何才能完成未尽的夙愿呢?

只要完成了这个夙愿,她随时可以选择去阴曹地府和弟弟团聚。

直到昨天,她终于等来了机会,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一次找上门来的机会。

一根烟的工夫,曹允的脑海里像是放电影似的过了一遍自己二十四年的人生。她苦笑着掐灭了指间的烟头,在胖男人巨大的鼾声中,从连衣裙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小字条。

上面是那个人的联系方式,曹允相信,那个人不会是个骗子。

1

凌漠一把拽下程子墨腰间的钥匙串,紧紧握在了手心里,警惕地左顾右盼。还好,在这一片被遗忘的角落里,并没有多少行人走动,更没有人注意到凌漠这个细微的动作。在确认安全后,凌漠小心翼翼地把手心里的钥匙串塞进了他左胳膊的石膏筒里。其实凌漠的伤势并不严重,但是他还是在包扎了绷带的胳膊外面套上了一个石膏筒。

程子墨一脸惊讶,但仍然挽着凌漠的右胳膊,低声问:“你干吗?”

凌漠保持着他踱步的速度,冷脸道:“伪装。”

“嘿嘿嘿!”程子墨甩开凌漠的胳膊,抗议道。

凌漠赶紧做了个“嘘”的手势。

程子墨压低声音说:“我这还不叫伪装?这套衣服估计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流行款吧?还有,我脸上抹的这些,看起来就一个村姑好不好?我都不敢照镜子了!”

凌漠弯起右胳膊,示意程子墨赶紧重新挽过来,说:“把你的口香糖吐了。”

程子墨又想抗议,但却迎上了凌漠冷峻的警告眼神,于是悻悻地转头,装作吐痰似的把嘴里的口香糖吐了。

凌漠收回眼神,任由程子墨不情不愿地挽着,不动声色地对程子墨说:“这个区域的房屋外侧没有配套的设施,窗外连一个空调外机都没有,窗帘都是麻布制的,说明这是一片贫民窟。穿着时髦的背带牛仔裤,嚼着口香糖,住在贫民窟里,你自己不觉得很奇怪吗?善于伪装是作为一名捕风者最起码的素质。”

程子墨自知理亏,想转移话题,低声说:“那你抢我的钥匙干吗?我钥匙招你惹你了?”

她的话语中已经没有了针锋相对的语气,而更多的是询问。

凌漠用右手的中指伸进石膏筒里,把那一串钥匙掏了出来,挡在怀里,拨出其中的一把,给程子墨看。

“哦,手铐钥匙。”程子墨恍然大悟,“随身带着手铐钥匙有可能暴露咱们的身份,我还真没想到这一茬。不过,就是一串钥匙而已,谁能注意到这么细的细节?”

“永远不要低估我们的对手。”凌漠抬起头,重新把钥匙塞进了石膏筒里。

伪装成夫妻俩的凌漠和程子墨,顺着小区里的道路慢慢地走着。程子墨没了口香糖,顿时觉得百无聊赖。而凌漠则一直左看右看。

大约一顿饭的工夫,凌漠说:“好了,差不多了,可以回去了。”

“啊?”程子墨被凌漠冷不丁的一句话惊了一下,说,“你看完了?看出什么来了?唐铛铛和我姐(程子墨的姐姐——程子砚,后文中有展开介绍。)的视频追踪做得准不准?”

“差不多。”凌漠说,“回去说。”

凌漠“拖”着一脸茫然的程子墨加速向小区门口走去。其实这个小区也没有什么正经八百的大门,或者说,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正经八百的小区。只是在那破落的几栋楼之前,有一条唯一通向外界的通道罢了。

不远处的废墟旁边,“万斤顶”就停在那里。

万斤顶是部刑侦局为守夜者组织专门配备的两辆特种用车之一。另一辆是专门为天眼小组(天眼小组,守夜者的组成机构之一,后文中有展开介绍。)配备的特种车辆,守夜者组织成员们称之为“皮卡丘”。

万斤顶是由一辆十七座的运兵车改装的,改装后的万斤顶通体漆黑,从外表看,像是一辆普通的保姆车。它的四周窗户全部被拉上了窗帘,就连正面的挡风玻璃也做了特殊处理,让人看不清车里的情况。但是,除了车内前部的几个座位,它的后部被设置成为储存各式各样装备的仓库,以及可以和总部进行即时通讯的联络间。车辆的周身铁皮和玻璃都做了特殊的钢化处理,可以说它的冲锋能力不亚于一辆军用装甲车。整车有将近七吨重,所以大家称之为“万斤顶”。不过,五升的排量让万斤顶的动力系统丝毫没有受到车重的影响。和万斤顶相比,皮卡丘要轻便许多。唐铛铛第一次走进皮卡丘的时候,着实被吓了一跳。车内的各种仪表、屏幕、按钮,看起来就像是宇宙飞船的驾驶室。皮卡丘因为全车被喷了黄色的油漆,并且车顶有两根可供即时通讯的粗天线而得名。皮卡丘上传下载数据的速度不亚于一个数据实验室;其讯号甄别、定位能力也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当时,唐铛铛钻进车里,硬是“玩耍”了两个小时不愿意下来。

但此时此刻,唐铛铛还在守夜者大本营,在万斤顶车上等着凌漠和程子墨的是萧朗。和唐铛铛相比,身形高大的萧朗对这些特种用车的感情就复杂得多了,在车子里守候的每一分每一秒,他都有一种要被逼出幽闭恐惧症的感觉。

凌漠和程子墨低调地钻进了车子。

车内的几个人正焦急地等待,车内的广播开着,可能是为大家缓解心情。

“据南安都市报报道,我市新桥镇一幼儿在接种疫苗后出现昏迷的症状,幼儿家属大闹卫生院,导致一名医生和一名护士受轻伤。接到报警后,市公安局、卫计委和药监局组成联合调查组,对新桥卫生院进行调查。经查,本次事故可能与卫生院保存疫苗不当有关。目前,卫生院负责人已停职接受调查,当事幼儿已脱离生命危险。”

凌漠一关车门,将广播音量调到最小,然后拿出一张白纸开始画了起来。程子墨站在凌漠的身边,惊叹道:“你是怎么做到的?就那么一小会儿,绕了一圈,就能把整个小区的地形画下来?”

“什么?什么?什么?”萧朗个子太高,在车内只能弓着身子,他一手拿着望远镜,一手扶着凌漠的座椅靠背,说,“这么久还叫‘一小会儿’?都急死我了!你们找到没有?找到没有?”

“暂时没有。”凌漠头也不抬地说。

“没有?”萧朗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没找到你们怎么回来了?我说我去吧!说不定我去就直接给她擒回来了!”

“你去暴露吗?”凌漠冷冷地把萧朗怼了回去。

“就我这身手,有住户有什么关系?保证伤不到!”萧朗秀了秀胳膊上的肌肉,说,“不行还是我去吧。”

说完,萧朗就要开门下车。

“回来。”凌漠伸手把萧朗拉住,说,“凶手虽然是女性,但是做事不计代价,她的前科就可以说明一切问题。另外,还不知道她从哪里得到了枪支。我们更不能确定她的住处会不会设置其他危险品,所以不能贸然行动。”

“老萧带着特警的人估计五分钟之内就会赶到,我要在他赶来之前抓住她。”萧朗说,“我们守夜者可不是吓唬人的。”

“不要个人英雄主义。”凌漠说,“老师说了,安全第一。你要是静不下心来,就再仔细看看背景调查报告。”

说完,凌漠把一叠红色封面的资料扔在了车前排的小桌子上。

萧朗还想辩驳,凌漠再次用冷峻的警告眼神看着萧朗,说:“我才是指挥员。”

萧朗梗着脖子瞪了凌漠一会儿,还是败下阵来,背靠着副驾驶座位,坐在车门口,百无聊赖地翻起资料。

“这没什么好看的嘛,我都看了好几遍了。”还没看上一分钟,萧朗就等不及了,“曹允嘛,失足女,辗转待过好几个地方,就是这么回事。”

“没那么简单吧?”程子墨说,“经过一组刑警长达数月的工作,依旧没有发现曹允的行踪。可以肯定的是,曹允在杀死两名学生之后,寻找到一个可靠的藏身之处,喏,可能就是这里面,潜伏了起来。她没你想得那么简单。”

“当然不简单。”萧朗说,“我们抓住‘幽灵骑士’这事,是警方高层的机密事件对吧?你不说我不说我们大家都不说,没几个人知道。可就给这么一个可怜又可恨的女人知道了,然后‘幽灵骑士’就被这个可怜又可恨的女人给设计杀害了,还是在警方的眼皮子底下。要是我在,我直接当场就给她抓住了,你信不信?”

“你就拉倒吧。”程子墨乐了,“要不是凌漠记性好,把越狱犯H的名字——曹刚给记住了,怎么能联想到曹允去杀‘幽灵骑士’的动机啊?”

“分析动机有什么用啊?”萧朗说,“要不是我抓回来的那几个人的交代,线索的头儿就没了。而且凌漠你知道‘幽灵骑士’手心里那个‘守夜者’的字条是啥意思不?”

“难道你知道?”程子墨问。

“行了行了,反正斗嘴的时候从来都没见你站在我这边过。”萧朗挥了挥手,没劲地说,“又不让我去抓人,又不让睡觉,两天没睡觉了都。”

“睡什么?”凌漠又破坏了萧朗的黄粱美梦。

一个小区的概览图,在凌漠手中的白纸上,慢慢地展现了出来。

“这还真是一个藏身的好地方。”凌漠轻轻地咬着笔尾,沉吟道。

萧朗听见凌漠终于开口,猛地一个弹射跳了起来,无奈脑袋狠狠地撞在了已经钢化处理过的车顶棚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在程子墨惊讶并且关切的目光中,萧朗仅是揉了揉脑袋,说:“怎么说?怎么说?”

凌漠依旧没有抬头,咬着笔说:“这里,曾经是一处矿场的宿舍。矿采没了,矿场就迁移了。既然矿场迁移了,在职的员工自然要跟着矿场走,所以留下来的,都是一些守着老房子的老弱病残了。”

“何以见得?”萧朗问,“警方的报告还没到。”

凌漠说:“房屋虽然都老旧了,外墙的漆虽然都剥离了,但是我在一栋房屋的侧面,看见了‘矿’字,而且你看我们现在旁边的这一片废墟,原来的框架就应该是一个矿场。你记得吗,今天凌晨的时候,我们还在考虑这个区域为什么没有派出所管辖?其实以前国有矿场都是有自己的公安保卫部门的,里面的民警属于企业公安(在我国改革开放之前,一些国有企业里入驻了一批企业公安人员,企业公安人员和公安民警一样有制服、工作证、侦查权和讯问权等,工资福利在原企业拿,业务上归上一级别的公安机关管理。),企业公安管理自己企业区域内的事件,地方公安无法涉足。可能是改制之后,这里的行政区划出现了问题,成了‘三不管地带’。矿场基本都是国有企业,那么这些宿舍显然不能分配给个人。所以,大部分房屋都已经搬空了,留下的,自然就是老弱病残了。”

“你都没有进楼去看!”程子墨说。

“空置的房屋是没有窗帘的。”凌漠说,“只有五分之一的房屋窗户悬挂了窗帘。位置偏僻、有免费的空置房屋、行人稀少、邻居很难发现动静,这当然就是最好的藏身之地了。之前曹允消失的那段时间,很有可能就是潜伏在这里。”

萧朗拿起望远镜,朝远处的小区方向看了看,说:“可是,有人居住的房屋也不少吧?我们怎么找?”

“就在这一栋。”凌漠指了指纸上的其中一栋房屋。

“你看见她了?”萧朗激动地问。

“显然没有。”凌漠扬了扬手,打断了萧朗接下来的问题,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只是单纯地觉得,如果是我,必然会选定这一栋楼。”

“好好好,你地形感好,行了吧?”萧朗不耐烦地说,“别卖关子了,快说。”

凌漠无奈地摇摇头,说:“而且,我还知道,曹允肯定选择了这栋楼第三单元最西边的这一户。这栋楼,位于小区内道路咽喉的位置。只有第三单元西边的这一户,从南侧的两个窗户就可以完全监视到所有进出小区的人。这种绝佳的地形优势,她没道理不用。另外,这栋楼的北侧长了几株大树,如果单元口被警方封锁,只要她住的楼层不高,她完全可以利用其中一株贴近阳台的大树下楼逃窜。虽然出入小区的通道只有一条,但是如果她逃了出来,只要身手还可以,不排除有攀登废墟逃离的可能;又或者可以窜进其他有住户的屋子,警方接下来的工作就比较棘手了。前可监视,后可逃窜,这是黄金地形啊。”

“住的楼层不高?”程子墨问,“楼有六层,你的意思是……”

“下面四层。”凌漠说,“大树已经有四层楼高了。而且,我刚才说了,她很有可能选择没有邻居的屋子。根据刚才说的窗帘理论,有窗帘的这一户——三〇六,很有可能就是曹允的藏身之地。”

萧朗重新提起望远镜,调整焦距,向小区内看去。

“不用看了。”凌漠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一户的窗帘是用夹子夹上去的简易窗帘。我们知道,如果要正常安装窗帘,要有滑轨,保证窗帘能开能合。如果是曹允,她既然永远不会拉开窗帘,那么只需要一根铁丝和几个夹子就可以固定窗帘了。所以说,我的推论应该不会错,就是这个三〇六。”

“她怎么会找到这个区域?”萧朗说。

“一个被世界遗忘的人,自然很容易找得到被城市遗忘的角落。”凌漠耸了耸肩膀,一脸漠然。

“她会不会不在屋里了?”程子墨担心道。

“不在屋里会在哪儿呢?”凌漠想了想,说,“至少你姐姐敢保证她进入这个区域之后两天就没有再出来过了。只要在这个区域里,我敢断定她就在这个屋子里。”

“那还等什么?”萧朗拔出腰间的92式手枪,检查了一下弹夹,又把枪重新塞进枪套里,然后从装备库里抽出一支JS9毫米微型冲锋枪,一把装上了弹夹。

“等警方支援。”凌漠说,“行动前,必须封锁楼前楼后,这样即便曹允看见了我们的行动,也会让她放弃逃跑的希望。另外,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需要先疏散群众。这里的群众没有工作,所以应该大多数都在家里,不疏散他们,还是会有很多未知危险的。”

“还好,他们已经到了。”程子墨指了指远方悄无声息地开过来的几辆依维柯。

“万事谨慎为先。”凌漠猜到了萧朗所想,安抚道,“瓮中之鳖,跑不掉了,不过,我们不能忽视她的狡猾。”

“即便再狡猾,不还是被我们轻而易举地锁定了吗?”萧朗自信地说。

2

确实,守夜者组织和警方已经明确是曹允杀害了“幽灵骑士”。

话说事发当天晚上,在萧朗和凌漠发现“幽灵骑士”已经死亡之时,萧朗就像箭一样蹿出了ICU(重症加强护理病房)。

凌漠并不知道萧朗的用意是什么,他觉得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但很快凌漠就冷静了下来,拨通了傅元曼的手机。

可能是惊吓和内疚的双重作用,聂之轩苍白着脸靠在ICU的墙壁上,因为全身颤抖,他的假肢也被带动着微微颤抖。凌漠用手搭住聂之轩的肩膀,拉着他走出了病房。

下期预告:

萧朗荷枪实弹带队,能顺利抓到曹允吗?凌漠将聂之轩带出病房,他有什么打算?

敬请期待明天的连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