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口红(1)》

二狗有个姐姐,一出生就送了人,那时候还没有二狗!

1

烈日骄阳炙烤着大地,一条由鹅卵石和黄土铺成的大路通向远方;其实,大路并不大,只容得下一辆小型翻斗车单向行驶。每次,二狗打酱油都要去邻村的小卖部,那是方圆几里一个让所有小孩向往的地方,也靠着那条不宽的大路。

“二狗,妈要你去打一块钱酱油!”大姐拉住跑得满头是汗的二狗。

“大姐,我刚刚都听到妈要你去买。”二狗用手背擦掉浑浊的鼻涕,又在裤子上抹了两下。

“你瞎呼呼什么,妈改口了,现在要你去买。”

“我就不去,白菜说他们抓住了一只笨鸟,我敢打赌那只鸟不笨,没有鸟会自己撞树上,我现在就要去看看!”二狗说完就挣扎起来,想要挣脱大姐的魔抓。

大姐的一只手紧抓二狗手臂,一只手呈碗状包住二狗的小弟弟,吓唬道:”你再动,再动,我就把你这东西给摘掉,看妈以后还宠你啵!”

二狗一听,似乎真被吓唬住了,停止了挣扎,半蹲在地上,眼睛里含着泪花,又不敢哭出声,大姐的样子好像真的要摘掉他的东西。

“知道怕了,快起来,打酱油去!”

二狗不情愿地接过一块钱,挪了几步,才回头问道:“大姐,真有笨鸟会撞树吗?”

2

一辆拖拉机突突哼哼地行驶在大路上,后面载着一条白色的狗!

二狗踢着大路上的石子,左手攥紧一块钱,右手折了根柳条,鼻涕依然在流,脸上沾了些灰色的粉尘。

“打酱油,打酱油,打呀么打酱油,打完酱油找白菜,找呀找白菜...”柳条随着旋律在空中飞舞。

“二狗,你还不回去吃饭?”

“我家都没有酱油了,我怎么吃饭!”二狗冲着声音来的方向吼道。

一阵哄笑声抛在身后,二狗走进充满嘈杂声的小卖部。吊扇呼呼作响;男人们玩着纸牌,嘴里说着粗鄙下流的话,手里夹着烟;女人们在角落里磕着瓜子,说着闲话,偶尔看几眼玩牌的男人。老掌柜早已习惯如此的繁华,不理众人,趴在柜台上打瞌睡,他那只被机器削掉大拇指的左手突兀地垂在空中。

“喂,我要打8毛钱酱油,还要一根2毛钱的冰棍!”二狗冲着柜台吼道。

“你个小兔崽子,小点声会死!”老掌柜从梦中惊醒,唾沫星子喷了二狗一脸。

“呸呸呸,你口水都吐到我口里来了!”二狗用沾着鼻涕的小手使劲地抹着脸。

“总共一块钱!”

二狗接过酱油和冰棍,把卷成球状的一块钱朝老掌柜扔去,一溜烟跑出了小卖部,口里还喃喃念叨“要你骂我!要你骂我!”

老掌柜追到门口,破口大骂几声,没有追来!

三伏天的午间烈日包裹着大地,万籁阒静,只剩下二狗舔冰棍和拖鞋摩擦地面的声音。连好事的家狗也懒得吠了,躺在屋檐下睡午觉!

忽然之间,一道刺眼的亮光从二狗的视线中划过。二狗顺着亮光找到了一个银色有金属感的塑料管,他好奇地想捡起塑料管,却被烫到了手。无奈之下,二狗咬上最后一口冰棍,在嘴里化成冰水,吐在塑料管表面。退温的塑料管被二狗玩弄在两手之间,捏一捏,拔一拔。二狗发现塑料管中间有条缝,感觉里面一定有什么,两手握着缝的两边一拉,塑料管既然开了。二狗兴奋之余发现,除了一种他用指甲从塑料管中抠出来味道不好的红色膏状不明物体之外,里面没有其他好吃好玩的东西。

二狗无奈地把塑料管合上,放在口袋里,两手捧着酱油跑着赶回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