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龙客栈【盗墓系连载】南墙4

字数 3776阅读 288
《南墙》

前情提要:南屿、蔷薇一行人受一鸣胁迫,深入神秘洞穴。老百不慎掉落洞底,米可拉临危受命出洞求援。蔷薇识字,揭露夜郎古城秘密。第一次接触地下探险,他们将何去何从?

《南墙》目录

上一章    神秘洞穴


第四章:洞底迷局

“一鸣先生,这么做,会不会有事?毕竟这洞……”子酉并没有说完他的话,就陷入了沉思。他知道,下这样一个洞对这群新人意味着什么。

几缕烟雾在两人之间盘旋,上升,消散。良久,一鸣吐出一口烟,“相信他们有办法的,我们花了这么多精力,都没办法找到那个入口,派出去的人都没有回来,反正多他们几个不多……”

两个人盯着那个洞口注视着,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脚边到处是零零落落的烟头。

突然,他们看到洞口冒出来一个人影。两个人都兴奋起来,子酉冲着一鸣说:“出来了,他们出来了!”

米可拉没有注意到前面那个小山坡上的一鸣二人,只是向驻守在洞口处的士兵诉说着什么,看起来,有点着急。

“不好,出事了!”一鸣扔下刚点燃的烟,狠狠踩了一脚,就冲向洞口。子酉也忙跟了上去。

“出什么事了?”子酉跑到洞口,赶紧问道。

“老百掉进洞底了!凡殊他正在拖延他们的时间。”米可拉看到一鸣和子酉,紧张急促的心情变得缓和起来。

“这没用的家伙!这下就算他们活下来也不受我们掌控了!”子酉瞪着眼,望向洞口的方向。

“无妨,米可拉,你暂时不用下去了。”一鸣低声说道。

“不去救老百?”子酉不解地问。

“他们会去救的。”一鸣转身,走向营地。米可拉也跟着一鸣向营地走去。留下子酉呆呆地站在原地。“老百,你一定要没事啊!”子酉心里期盼着。

洞穴里。

听完蔷薇的介绍,他们都拿不定主意,虽然在讨论,却始终没个结果出来。毕竟他们这几个人聚在一起还没有两天,不知道该信任谁。

“米可拉什么时候回来?”清风问道。

“她真的能出去吗?如果我没记错,她刚才走得这条路和我们来的时候并不一样。就算出去,应该也找不到援助。还是找到老百再一起进去吧。”凡殊还在想劝说大家跟他一起下去救老百。

“凡殊说的有道理,米可拉出去的方向确实和我们来的方向差别较大,即使她能找到路顺利出去,也不会是在我们来的那个洞口。”南屿冲着凡殊点了点头。借助微弱的光亮,站在凡殊身旁的瑞林看到凡殊露出了笑容,开始转变态度,想要帮凡殊找到老百。

“不对!我们刚才进来时的路是什么样子的?”南屿忽然加大音量向凡殊问道。

“我他妈不记得了,挺绕的反正,好多弯弯,还撞到老子膝盖了,你要是不说,老子都忘了。”凡殊说着,揉起自己的膝盖来。

“没错,我现在回想起来,这个方向确实指向洞口。”南屿用手指向刚才米可拉离开的方向。

“那我们还是等米可拉来吧?”瑞林提议道。这家伙虽然身体健硕,但是胆子却出奇的小。

没人回应他。大家都在想各自的事。

突然,洞穴的一侧涌过来一阵轰鸣,声音越来越近,似风声,若哭声,凄凄凉凉。

“难道是梼杌?”瑞林赶紧往后退,这一退不要紧,刚好站在老百掉落的地方,不过他自己却没有发觉。

“应该不是,这声音像是什么东西在飞。”清风望着蔷薇,等待着蔷薇告诉她答案。

“血蝙蝠!他妈的,子酉!等老子出去扒了你的皮!”凡殊整个人的表情都有些狰狞了,“瑞林,快跳下去!”

“好…好,都…都跟紧我……”瑞林的声音颤抖起来,他虽然不知道血蝙蝠意味着什么,但是听到凡殊这么说,内心本能的害怕起来。然而,瑞林不是跳下去的,而是失足跌下去的。

乓咚一声闷响。

其他人也来不及思考,纷纷跳下,南屿最后一个。

“瑞林在哪?”南屿跳下后,只看到凡殊、清风、蔷薇三人,便问他们。

清风咧着嘴,表情看上去很尴尬,右手食指不停地指着南屿脚下的方向。蔷薇一只手捂着自己的眼睛,另一只手拉着清风。凡殊则背朝着南屿,在打量着这个地方。

南屿看看脚下,正躺着瑞林,挠挠头,也尴尬地笑了起来。“谁来帮个忙,把他扶到那边去,给他弄点水喝。”

南屿本来是期待凡殊过来的,但凡殊并没有理会他。

在蔷薇和清风的帮助下,他们把瑞林拖到一个角落,让瑞林保持坐立的姿态。南屿掏出腰间的水壶,将水小心翼翼地倒进瑞林嘴里。

安顿好瑞林,南屿才好好审视这个地方。这里并没有上面那层漆黑,离很远就可以看见凡殊。“怎么样,这里有什么文字提示没有?”南屿将希望托付到蔷薇身上。

“没有,没看到夜郎文字,搞不懂这是什么地方。”蔷薇四周看了看,无奈摇了摇头。

“喂!你们快过来!”凡殊回过头来,冲着他们三个人喊。

南屿留下一个打开的手电筒放在瑞林身边,赶紧向凡殊的方向跑去。

“你们抬头看上面。”凡殊仰起头,抬着左手向天上指着。

他们顺着凡殊手指的地方往上看,是月亮,明晃晃的月亮。这里之所以不会显得漆黑,正是因为月光能照进来。撕破一切的黑暗,那月光简直就是希望。

“先找老百,找到他,我们就从这出去!”凡殊激动地指了指天。

“从天上出去?开什么玩笑?”蔷薇轻哼了一句,凡殊却正在兴头上,没有理会凡殊。

“对,先找到老百再说。我们过去瑞林那边。”南屿先望望蔷薇,用手指着刚才过来时的方向,又对着凡殊说道。

手指的方向,没有一丝光亮,南屿虽然疑惑,但却未多想,拉着凡殊走了过去,蔷薇和清风也紧跟了过来。

瑞林果然不在。只留下那个手电筒,熄灭了的手电筒。清风捡起手电筒,打开开关,手电筒又亮了起来。“瑞林,你出来啊,我们过来了。”清风拿着手电筒四处照着,没有发现瑞林。

“等一下!”当手电筒的光亮照完一圈回到之前瑞林躺着的地方的时候,蔷薇喊道,急切地走近那个地方。

“小心点。”南屿对着蔷薇轻声道。他还是没有想通,老百和瑞林究竟去了哪里。

这个角落里,有半截石碑。石碑上正刻着夜郎文字。“**密境”。

“这里应该还有什么密道,这石碑上写着什么密境,大家都找一下。”蔷薇向大家解释道。

“那石碑是固定的吗?”清风问道。

“应该是吧,我不太清楚,这个有关系吗?”蔷薇问道。

“有!让我来看看。”清风示意蔷薇给自己让出一个位置来,然后走上去,蹲下来,考量着那个石碑。“没错,石碑是固定的。那么说,那个密道应该就在这个石碑的附近。”

“那快找找,南屿,我们一起,快找找!”凡殊再次兴奋起来。

凡殊不太正常的表现让南屿疑惑起来,如果真的是急于找老百,为什么刚下到这里的时候,他要找出去的路,而不是第一时间去找老百在哪儿呢?还拉他们去看什么月亮?

月亮?“现在是什么时候,蔷薇?”南屿望向蔷薇。

“大概十二点半吧,怎么了吗?”蔷薇看了看自己的怀表,扭头看着南屿。

“是中午还是晚上呢?”南屿追问道。

“管什么时间,快点找老百吧!”凡殊催促道。

“是中午。我明白了。”蔷薇站起身来,盯着凡殊。清风此时也凑了过来,和蔷薇站在一起。

“你们盯着我干嘛?快点找密道,找老百啊!”凡殊紧张地往后退了两步。

“你把凡殊怎么了?”南屿拿着手电筒,一束光径直照在凡殊的脸上。

“我…我就是凡殊啊!你们干嘛呢?赶紧…赶紧找到密道,救老百和瑞林啊。”凡殊开始结巴起来,不由自主又开始后退。

“你知道瑞林在哪儿?”南屿盯着凡殊,一步步逼上前去。

这一次,凡殊没有再回答,而是转身跑向刚才带他们看月亮的地方,躲到一座石块后面,紧接着传来“咚”地一声响声。

他们没有追过去,因为恐惧,不知道那里还会发生什么。

“凡殊什么时候变成假的了?”清风看看蔷薇,又望着南屿。

蔷薇把怀表递到清风面前,“我们进来没超过十个小时吧?所以只能是中午十二点半。不可能出现刚才的月亮。”

“这就能看出来凡殊是假的?那个月亮又是怎么回事啊?太可怕了,白天的月亮。”林清风还是不太理解,她还以为那里真的是出口呢。

“月亮这个事我还没弄懂,不过出去后,这个假凡殊应该会告诉我们的。他叫我们过去,就是为了弄走瑞林。”南屿先是挠了挠脑袋,接着又肯定地说。

“哦!我明白了,调虎离山对吧?”清风露出一副恍然大悟地神情,不停地用手指指着假凡殊离开的方向。

“凡殊是什么时候被调包的呢?”清风又追问道。

“他什么时候开始不骂人的?”南屿笑着,又转向蔷薇,“这里还有没有别的提示?”

“没有了。”蔷薇没有直接看着南屿的眼睛,转过头盯着还在思考的清风。

“不对啊,蔷薇姐姐,碑文上还有字啊。以我的经验来看,应该会说明密道的入口在哪儿,运气好的话,还会告诉我们里面有什么呢!”清风看到蔷薇望着自己,立刻接话道。

蔷薇低下头去,再抬起头,发现南屿和清风还在盯着她。

“好了,我说。这下面是一个真正的墓穴,埋葬着夜郎古城时期的一个贵族,具体是谁不知道,碑文这里有点缺损。还有重要的是,碑文说,下面很危险。”蔷薇不情愿地说道。

“怎么个危险法?”南屿问道。

“撞南墙者,不复返。”这几个字,蔷薇说得很慢很慢。

“我们还去吗?蔷薇姐姐?”林清风盯着蔷薇,又望了望南屿。

“我建议是不去。在这里等救援。”蔷薇用手拍了拍抱紧自己的清风。林清风虽然精通许多历史并励志成为考古学家,打扮也颇有几分男孩的帅气爽朗,但是此时却只是将那瘦弱的身躯贴到蔷薇身上。

“三姐!我叫你一声三姐。”南屿盯着蔷薇,“我知道凭你的能力轻轻松松就能盗了这个小墓,这样我们才能通过这所谓的测试啊!”

蔷薇表情稍显诧异,继而又恢复平淡,“什么三姐?我应该没有你这个弟弟吧?我能有什么能力?”林清风此时呆呆地站在一旁。

“你右臂那朵蔷薇花出卖了你,三姐!盗墓世家的陆三姐!”南屿盯着蔷薇。

“三姐?”林清风怔怔地站在那里。


“一鸣先生,老板找你。”刚借着洞穴里的机关跑出来的路人葵掀开一鸣的帐篷门帘。

听到这句话,正准备抽烟的一鸣,火柴怎么都点不起来了。


下一章在此


喜欢就关注我们的专题吧|【盗墓系连载】南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