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五世卷一】第19章·哈根瑙

旁白君:1505年4月6日,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马克西米利安一世和勃艮第公爵费利佩在哈根瑙为路易十二举办了隆重的授衔仪式,正式承认路易十二的米兰公爵头衔。此举让阿拉贡国王费尔南多二世大为不满……

《马克西米利安一家》Bernhard Strigel,云杉木板油画,1515年后,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藏

“总而言之,灵造就了我们神性,肉体造就了我们兽性,而魂让我们成为人……”马克西米利安声情并茂地用拉丁语朗诵着,停顿处眼睛也仍不离开手里的书,“马克斯,伊拉斯谟的拉丁文采太好了!下面还有更精彩的,你听啊……

灵让我们虔诚、服从上帝、善良与仁慈;而肉体让我们轻慢,并忤逆神,刻薄又残忍;魂又让我们中庸,也就是说,不好也不坏。[1]”马克西米利安读到精彩之处,情不自禁地拍了拍身边的桌子。

马克斯手里的笔悬空在手稿上,认真倾听并时不时地加以评论,“陛下,伊拉斯谟明显是在借用圣三位一体:圣父、圣子和圣灵,来论述人的三位一体。然而,以我之鄙见,这与罗马教宗的正统解释有些不同,是异端之见啊!”

马克西米利安把眼睛从书上移开,表情严肃地看着这位保守的学士,“马克斯,不要轻易用‘异端’来指责他人。我倒觉得伊拉斯谟的思想自有其独到之处,比如他倡导人要注重内在的美德,而教会仪式让我们容易忘了这种品质。你看这段啊……”

“父皇——”一个刺耳的男声从门厅外传来,打断了马克西米利安的兴致,他有些气愤地合上了书,一脸不耐烦地说,“这小子来得可真慢,却来的又不是时候!”

马克斯把笔放下,整理整理桌上的草稿,“陛下,那我先告退了。不过,既然您这么喜爱伊拉斯谟,我倒觉得,可以将他的一些话引用到您的这本《白色国王》里。”

马克西米利安摆了摆手,“伊拉斯谟的文采让我望尘莫及,不过他关于基督教骑士精神的论述,倒是和我这本书里的思想有异曲同工之妙。”

“父皇!”这时候费利佩已经走到厅内,看着马克斯在整理书稿,费利佩好奇地问,“父皇,您的书写完了?”

马克西米利安没有回答,看着马克斯对费利佩行完礼,“马克斯,我们现在写了多少了?”

马克斯将手稿呈递给马克西米利安说,“应该有两百多页了,陛下您为国事所忙期间,我将之前已经定稿的内容都重新誊写了一遍,还请您过目。”

马克西米利安翻了翻手稿,又递回给马克斯,“辛苦你了,你先退下吧。还有,那个叫丢勒的版画我看过了,的确不错,以后可以让他多刻一些其他的画,放到我书里。”

马克斯告退后,马克西米利安拿起伊拉斯谟的书递给费利佩,“费利佩,你也多读读书,这个鹿特丹的伊拉斯谟非常有才华,你可以请到布鲁塞尔,让他给你担任个顾问什么的。”

费利佩接过书,看了看封页,并用不熟练的拉丁语念道,“基督教……战士……的册子,伊拉斯谟……著”,然后随意翻看了几下,“伊拉斯谟……”费利佩稍微想了一下,“父皇,这人我是知道的。”

马克西米利安有些吃惊,只听费利佩继续说,“我还记得有人给我读过他的一篇……让我想想……好像是一篇关于英格兰的文章,说是英格兰那里的女孩美似天仙,不管到哪儿,所有的女孩子都要亲吻你。呃……总之是类似的话,那他应该呆在英格兰不愿意离去才对嘛[2],他怎么回到勃艮第了?不喜欢英格兰的姑娘了?”

马克西米利安夺过书,放到了桌上,“你就喜欢听这些男女之事,等你回到布鲁塞尔,就立即邀请这人去你府邸!让他给查理当老师吧,我看教你是没什么指望了。”

费利佩挠了挠头,笑得像个小孩子,“父皇,您别小瞧我啊,去年和路易十二国王签订的布卢瓦条约,让我们和法兰西结盟共同对付威尼斯,您还没有犒赏我呢!”

马克西米利安有些不屑,毕竟这是他命令费利佩去做的事,他却跑来邀功了,“你以为和路易十二这样的人,结下的联盟会可靠?他指不定哪天就把这纸约定撕毁了。再说,你干嘛非要答应路易十二,让我在哈根瑙[3]给他举办封爵仪式呢!他自己又不来,还让乔治-德安伯斯公爵代理[4],话说这个人在哪里?来了没有?”

费利佩说在大厅内四处看了看,回答到,“据说过两天就到了。父皇,您说我们举办个隆重的传统仪式,来册封米兰公爵给路易十二国王,会不会把费尔南多给气死,让他追随伊莎贝拉一同去见了上帝。”

马克西米利安对费利佩有时候的愚蠢简直无能为力,他兀自走到窗边,打量着那具还未设计完的盔甲,这里量量尺寸,那里修改一下图纸,半晌才说话,“我说费利佩,虽然伊莎贝拉死了,现在费尔南多却是卡斯蒂利亚的摄政,你小子在那里一点权力也没有呢!还不赶紧带着你那疯婆子一起过去,接受那里贵族们的宣誓效忠。”

费利佩走到马克西米利安的盔甲前,扯了扯盔甲的缝合之处,摇了摇头说,“父皇,您有所不知,虽然现在名义上费尔南多是卡斯蒂利亚的摄政,但我早已经和那里的贵族们通了气,只要我一过去,他们就会逼迫费尔南多让出摄政之位,让他滚回到自己的老家去!”

“你何以如此有把握?”马克西米利安打了一下费利佩的毛手,不让他碰触盔甲。

费利佩撇了一下嘴,凑到马克西米利安耳朵前说,“我已经暗中联系了那不勒斯总督——大将军贡萨洛。”

马克西米利安有些不相信地看着费利佩,“你说的是把路易十二打地屁滚尿流的贡萨洛?伊莎贝拉死了,他没有投奔到费尔南多那里去啊?”

费利佩走到窗前看着外面,有些半卖弄地说,“贡萨洛这人,他宣誓效忠的是卡斯蒂利亚,即便伊莎贝拉已死,也不可能效忠费尔南多。我们有了那不勒斯总督贡萨洛的帮助,再加上我们勃艮第自己的军队,路易十二国王即使不出手援助,但只要保持中立的话,费尔南多在这次战争中必输无疑!”

费利佩转过身来,指了指那盔甲,“父皇,您这盔甲能否给我一个图纸,我给勃艮第的骑士们每人打造一副穿上,轻装上阵。”

马克西米利安并没有看他,继续在桌上修改图纸,“还没有设计好呢。打一场战争?你说的轻巧,你以为说说就能取胜啊!战争讲究的是……”

“行啦行啦,父皇!”费利佩不耐烦打断他,“我知道您的理论啦,去年您在巴伐利亚[5]的那仗打得是很漂亮,但要是交给我指挥,肯定也不会差您多少。”

马克西米利安对费利佩的自大狂妄更是无可奈何,“你少吹牛了,你打过几次战争?你只会打打猎,还有在床上和女人打打架罢了!”

费利佩嘿嘿笑了几声,“也不一定真打,反正我们有这样强大的联盟,费尔南多肯定只能被迫让步。”

马克西米利安将精力全部放在盔甲的图纸上,过了半天,才抬头看了看费利佩,“你什么时候前往托雷多?”

“我打算过了圣诞节之后。”费利佩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拿了个苹果。

马克西米利安搁下了笔,“现在复活节还没到呢!你圣诞节后才去?!”

费利佩边嚼着苹果边说,“我还在筹划呢,大将军贡萨洛的军队还在那不勒斯,还有路易十二那边也说推迟几个月,我们勃艮第不也得准备准备粮草啊,还有您这盔甲我是要定了。”

费利佩把吃剩下的苹果丢出窗外,“我这次打算从海路过去,比较快一点。”

“随便你了,你去看看典礼准备的怎么样了,路易十二的使节来了再告诉我。”马克西米利安又拿起了桌上那本《基督教骑士手册》翻看起来,突然想起了玛格丽特,他又说道,“费利佩,你妹妹老公[6]又死了,让她再嫁,她又宁死不肯。你这次顺便把她接回布鲁塞尔吧,你去托雷多的时候,还能让她摄政管理勃艮第。”


  1. 这里引用的是伊拉斯谟《基督教骑士手册》(Enchiridion militis Christiani ,1503),此处是我根据爱丁堡Morrison & Gibb Limited出版社1533年出版的英译本翻译而来,全文请参见The Manual of a Christian Knight

  2. 伊拉斯谟在1497年发表的一篇《论英格兰》的文章里提到,“空气柔和甘甜。人民通情达理,聪明敏锐……英国的女孩美似天仙,她们还有一个习俗值得大力推崇:你不管到哪儿,所有的女孩子都要亲吻你……”摘引自雅克·巴尔赞:《从黎明到衰落》,中信出版社:2013,P13.

  3. Hagenau,原属德国士瓦本公爵领地,后并入神圣罗马帝国,属于法德历史上的争议领土:阿尔萨斯洛林地区的一部分。1648年《威斯特伐利亚条约》中将此地划给法国,法德为此地区爆发过多次冲突和战争,此地即现在法国的阿格诺。由于本故事发生的年代,Hagenau尚属于神圣罗马皇帝统治地区,故以德语发音哈根瑙为译名(Hagenau,法语中H不发音故译名为阿格诺,而德语则发音翻译为哈根瑙)。

  4. 1505年4月6日,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马克西米利安在哈根瑙为路易十二举办了隆重的授衔仪式,正式承认路易十二的米兰公爵头衔。乔治-德安伯斯公爵代路易十二接受了册封仪式。

  5. 这里指马克西米利安在1504年亲自领军参与了巴伐利亚-慕尼黑和巴伐利亚-兰茨胡特之间关于继承权的战争,史称文岑巴赫之战(The Battle of Wenzenbach)

  6. 这里指玛格丽特的最后一任丈夫萨伏依公爵菲利贝托二世因在打猎中误饮生水而生病,于1504年11月死亡,玛格丽特随后不愿再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