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锁红楼:大观园里,那些有趣的灵魂

我是个标准的颜狗,外貌协会资深会员,所以,走在大街上,不管是明目张胆,还是偷偷窥探,都会看来来往往的男男女女,一旦发现好看的、漂亮的、帅气的,坚决不错过。毕竟,看多了美女帅哥,也养眼嘛,而眼睛是心灵的窗口,因此养眼等于养心。这心灵二字,包括心理和灵魂,都是需要滋养的。唯有滋养得好,心灵才不会枯竭,不枯竭,人生才能多姿多彩,才能丰盛富足而不枉这一世。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能透过眼睛而滋养了心灵,所以,正如王尔德所说:这个世界上好看的脸蛋太多,有趣的灵魂太少。也因此,尽管《红楼梦》里大大小小有名无名的人物算起来近千,有趣的人却不多。漠尘根据自己所知,分门别类列举出四种有趣的类型,你也可以对号入座,看看自己属于哪一类的有趣之人。

第一类:纯真而烂漫,小情小性

毫无疑问,这一类型的有趣之人,当属黛玉和湘云。

尽管黛玉是心较比干多一窍的聪慧之人,但她的志向不在于争名夺位,而且她是那种看透不说透、知世故而不世故、活得比较明白的小女子,所以,她不屑于靠智谋布局自己的未来。黛玉这短暂的一生,只做了两件事情:1、还泪;2、有趣。还泪嘛,就是和神瑛侍者即宝玉在情爱上纠缠不清,要么置气试探、要么多疑担心,总之得有各种虐心的情事来惹出黛玉的泪水,以此报答神瑛侍者的灌溉之恩。而有趣,是以葬花、是以写诗、是以弹琴、是以养鹦鹉、是以戏谑刘姥姥、是以打趣宝玉、是以小性子、是以目下无尘等等不一而足。

或许,有人以为这耍小性子算不上有趣,若这样想,只能说明你没体验过真正的爱情。在生死相许的情爱世界里,恰恰是这小性子,让两个人都觉得有趣。如果都是王夫人那样木讷、不善言辞、一本正经,搁现在这个社会,必出轨。即便固守传统思想非常严重一如漠尘,在爱情里也会或多或少耍耍小性子,来增添无穷的乐趣。所以,虽然未得长久,但过后的记忆深处,觉得最美好的多半是耍小性子的场景,那些记住我的,也皆因我的生命活力久盛不衰,而生命活力的久盛不衰之法宝,就是让自己成为有趣的人。

当然,黛玉的葬花来得太悲哀,但你不得不承认,一般人想不出这样的玩法,即使爱玩的宝玉,也只想起把落花放在水里,任由落花随着水流去。所以,黛玉葬花,是玩出了悲剧的新高度。和黛玉一样玩出新高度的,还有湘云,有多少被养在深闺中的女孩子,能想出醉酒后睡在石头上,以花为枕、以花为被,把自己包裹在花香中?在芦雪庵,豪情万丈般的拿起铁架子大块烤肉,并大口吃肉,被人说像个乞丐还能理直气壮的反驳。即便当今社会,也没几个女子能如湘云这般有趣。

所以,走向衰败的贾府最后一个中秋夜,有趣的黛玉和湘云能走到一起,说出“寒塘渡鹤影(湘云),冷月葬花魂(黛玉)”这样的千古名句。

第二类:独立且泼辣,坚守自我

这个世界最美妙之处,是有千万种花开。所以,有趣的灵魂也不只有纯真而烂漫派系的。那么这个独立且泼辣、坚守自我类型的有趣之人,首选凤姐,其次探春。之所以把凤姐放在第一位,源于她的身份,一个已婚女人,还能在打理家务事的同时,保持着独立且泼辣的个性,并且坚守自我观念,当真不容易,看看现在多少已婚女子沦陷在黄脸婆之列里,便不得不佩服虽然歹毒却仍保有自我个性的凤姐了。

作为文艺且保守的《红楼梦》,在两性方面的描述显得既隐晦又隐蔽。所以,很难看到更多关于凤姐在婚姻中的有趣行止。但熟悉《红楼梦》的人一定记得这样一个片段:贾琏陪着黛玉回去探亲,谁料变成了奔丧,当一切事宜打点完毕,贾琏又带着黛玉回到了贾府时,凤姐见没什么人,就出门迎接,还喜笑颜开的对贾琏说了一句“国舅老爷大喜,国舅老爷一路风尘辛苦”。

每次想到这个环节,就觉得凤姐是个有情趣的小媳妇。再看她每每逗趣贾母,虽说有讨好贾母的成分,可若不是个有趣的人,又哪里得来讨好的显著成就?即便她毒设相思局,让贾瑞最终一命呜呼,也得承认凤姐实在大有意趣,整人也整得如此趣味盎然,否则,贾瑞又何以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更重要的是,就算全世界都认为夫君有几个妾室是正常的,凤姐也仍坚守她的自我认知,宁肯费尽心机,也绝不放松对贾琏的监视,并且冒着极大的风险肃清所有情敌。这简直是跟全世界对抗的节奏啊,败了又如何?仍然是脂粉堆里的英雄。

作为养在深闺宅院的三小姐探春,也配得上“脂粉堆里的英雄”这一荣誉称号。她敢于质问冤枉了王夫人的贾母,敢对抗抄检大观园这一荒唐举动,不但顶撞凤姐,拂逆王夫人之意,且非常利索地打了王善保家的一耳光,每次回想这个情节,我都觉得太爽了。并且,在众人都沉默的时候,探春敢于发出“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一个个不像乌眼鸡,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这样震撼人心的警句。

另外,探春还有收藏的嗜好,第20回,探春攒了十几吊钱,让宝玉帮她去外面买那些新奇的小玩意儿。所谓“或是好字画,书籍卷册,轻巧顽意儿,给我带些来。”又或者”像你上回买的那柳枝儿编的小篮子,整竹子根抠的香盒儿,泥垛的风炉儿,这就好了。我喜欢的什么似的,谁知他们都爱上了,都当宝贝似的抢了去了。”

这说明什么?探春也是个灵魂有趣的女孩子,而且,她的有趣还能够用在现实生活中——做鞋。且看贾政是如何评价探春给宝玉做的鞋子:“何苦来!虚耗人力,作践绫罗,作这样的东西。”可见这双鞋做得既精细又相当考究,再次见证了探春是何等有情趣之人,若无趣,定不会在一双鞋子上下苦功夫,让贾政都觉得太过分了。

无论外界如何,在不出大错、尽己所能的范围内,凤姐探春们都竭力保持着鲜明个性,并依靠自身的智慧,为平淡无奇的生活增添无穷乐趣。

第三类:豁达又开朗,进退适宜

若说不管什么境遇下,能把生活过得无穷乐趣且达到了最高境界,无疑是豁达又开朗的贾府当家主母贾母,和积古的老人家刘姥姥。

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享受荣华富贵的贾母,殊不知,在享受之前,贾母也是吃过很多苦、受过很多罪的。用她自个儿的话说,既能享得了福,也能受得了苦。所以,在玩过乐过,享受过天下最好的美食、绸罗锦缎之后,贾母凭借一己之力,扛起了被抄家的贾府。以贾母的智慧和担当,若她还活着,贾府再落魄,也能够平安度过艰辛困难时期。

可以说,用“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这句话来形容贾母的品格,也是恰当的。贾母不仅有修养、识大体,完全符合封建社会的女子身份,更难得的是,她对生活始终保持着应有的情趣。而能体现贾母情趣的例子,实在太多,仅举一例:元宵节,贾母点戏,一出《寻梦》、一出《下书》,吩咐只用箫和笙笛。同是贵夫人的薛姨妈甚为惊奇,说:“实在戏也看过几百班,从没见过只用箫管的。”贾母认为这没什么稀奇,只是在个人讲究罢了。可见贾母对艺术的赏鉴,是很清雅脱俗的。试想一下,若是个无趣的老太太,怎有这般清雅脱俗的艺术趣味?又怎会放任宝玉和黛玉及姑娘们,对他们日常生活中稍微不符合常规的举动,从未阻拦过?

那么,是不是只能贾母这样的老太太,才称得上有趣呢?也不尽然,看看被黛玉戏虐的“母蝗虫”刘姥姥,二进贾府吃饭的时候,一句话就把贾府尊贵的太太姑娘及丫鬟们逗得完全没了矜持的形象,就可见虽然是农妇出身,但刘姥姥同样是个有趣又知趣的老太太。且看原文:

贾母这边说声“请”,刘姥姥便站起来,高声说道:“老刘,老刘,食量大如牛,吃个老母猪不抬头!”说完,却鼓着腮帮子,两眼直视,一声不语。众人先还发怔,后来一想,上上下下都一齐哈哈大笑起来,湘云撑不住,一口茶都喷了出来。黛玉笑岔了气,伏着桌子只叫“嗳哟”。宝玉早滚到贾母怀里,贾母笑得搂着叫“心肝”。王夫人笑得用手指着凤姐儿,却说不出话来。薛姨妈也撑不住,口里的茶喷了探春一裙子。探春的茶碗都合在迎春身上,惜春离了座位,拉着他奶母,叫揉揉肠子。地下无一个不弯腰屈背,也有躲出去蹲着笑去的,也有忍着笑不上来替他姐妹换衣裳的。独有凤姐鸳鸯二人撑着,还只管让刘姥姥。

平常这些人会不会笑?一定会笑的,但真正敞开自己,笑得这样没心没肺的,整本书里只此一次,忧郁的黛玉、矜持的王夫人和薛姨妈、严肃的探春、孤介的惜春,在刘姥姥面前,全部忘了保持平常应有的形象。这是真的笑,是发自肺腑的笑,笑到喷饭,笑到岔气,笑到弯腰曲背,笑到说不出话来。

两个年岁相仿的老人,一个享尽齐人之福,一个受尽人世颠连;一个行走坐卧有人伏侍,一个八十来岁了还下地劳动;一个走到哪里都被称为“老祖宗”、“老太太”,一个走到哪里不过让人叫一声“老刘”,或者“刘姥姥”;一个大箱子大柜,里面盛的全是宝贝;一个矮墙浅屋,一屋子全是破烂。她们却突破身份地位的界限,都做了灵魂有趣的人。

这个有趣,不是会讲几个段子,不是捧哏,更不是逗趣于大众。他需要储备很广的知识面,善于察言观色,有敏锐的感知力;是聪明的、睿智的、幽默的、乐天的,反应能力极强的。所以,虽然没有见识过大人物,刘姥姥照样在贾母面前应对自如。而且,当凤姐和鸳鸯想捉弄刘姥姥时,刘姥姥不是不明白凤姐和鸳鸯的意思,不就是逗老祖宗开心一笑嘛,这有什么?这是什么?这就是大智慧,我知道你想的是什么,要的是什么,我也知道我想的是什么,我要的是什么。因此,刘姥姥完全本色出演了一出戏,给贾府的主子丫鬟们看,所以,我从来不认为是贾府单方面救助了刘姥姥,从精神层面讲,刘姥姥也给贾府的主子丫鬟们打开了另一个世界大门,让她们体会到了别样的快乐与幸福。

第四类:卑微又自尊,默默绽放。

除了以上这些人之外,还有香菱、莺儿、紫鹃、晴雯等人,她们的灵魂也自带香气,有着有趣的一面,比如香菱学写诗、莺儿编花篮、紫鹃试宝玉、晴雯撕扇,虽然不多的场景,却为她们短暂的人生中,带来了令人赞赏的趣味。属于泥土中自由绽放的鲁冰花,即使香气极弱或无香气,也仍不屈不挠的绽放着。

你呢?你属于哪一类?或者以上四类型都不是,但仍是个有趣的人?生命苦短、苦多于乐、苦中作乐等等词语都暗示着我们,人生苦多乐少,所以,再不做个灵魂有趣的人,真就是二十岁就死了,直到八十岁才下葬这种生活状态了。但现实很残酷,脸蛋漂亮的人太多,灵魂有趣的人太少,所以,若你的生命中出现了灵魂有趣之人,一定要珍惜。若没有这么有趣的人,就来找漠尘吧,漠尘比不过黛玉湘云,比不上探春凤姐,更攀不上贾母,但做一个刘姥姥,也还过得去。不过,漠尘擅长冷幽默,想识得我这个有趣,还要靠缘分,嘿嘿!

原创不易,感谢你的点赞、打赏与转发!

文/费漠尘,针对红楼梦的阐述及解析,均属个人观念与感悟。文中图片均取自87版红楼梦剧照,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感恩遇见!

红楼幻梦之林黛玉

红楼幻梦之薛宝钗

红楼幻梦之王熙凤

红楼幻梦之贾探春

红楼幻梦之宝黛爱情

图解87版红楼:第1集林黛玉别父进京都(1)

图解87版红楼:第1集林黛玉别父进京都(2)

图解87版红楼:第1集林黛玉别父进京都(3)

图解87版红楼:第2集宝黛钗初会荣庆堂(1)

图解87版红楼:第2集宝黛钗初会荣庆堂(2)

图解87版红楼:第2集宝黛钗初会荣庆堂(3)

图解87版红楼:第3集刘姥姥一进荣国府(1)

图解87版红楼:第3集刘姥姥一进荣国府(2)

图解87版红楼:第3集刘姥姥一进荣国府(3)

图解87版红楼:第4集探宝钗黛玉半含酸(1)

图解87版红楼:第4集探宝钗黛玉半含酸(2)

图解87版红楼:第5集王熙凤毒设相思局(1)

图解87版红楼:第5集王熙凤毒设相思局(2)

图解87版红楼:第5集王熙凤毒设相思局(3)

尘锁红楼:红楼悲情女子之晴雯

尘锁红楼:悲情十二金钗之王熙凤

尘锁红楼:悲情十二金钗之林黛玉

尘锁红楼:宝钗为何不教香菱写诗?

尘锁红楼:贾瑞之死,只因入戏太深

尘锁红楼:黛玉教香菱学诗意欲何在?

尘锁红楼:这件事,林黛玉骗过所有人

尘锁红楼:贾瑞为何没有得到祥瑞之命?

尘锁红楼:“小心眼”的林黛玉如何得人心

尘锁红楼:王夫人凭什么不能喜钗厌黛?

尘锁红楼:为什么贾琏冒死偷娶尤二姐?

尘锁红楼:黛玉为何没有碰过通灵宝玉?

尘锁红楼:从宝黛的三生三世看因果不虚

尘锁红楼:宝玉爱黛玉并非只因三观一致

尘锁红楼:瞧不起赵姨娘,说明你比她还蠢

更多尘锁红楼请点击下面链接:

尘锁红楼系列文章总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