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308《生于一九八四》

96
im天行
2017.03.08 19:14* 字数 2394

缘起

  • 2017-02-25开始看第1个番茄钟;从P1到P41,全书计划8个番茄钟。
  • 2017-03-08看完的。
  • 作者郝景芳,电子工业出版社,2016年6月第1版,2016年9月第3次印刷。

内容

第零章 1/343

  • 人生的诸多不顺,只是因为最适合你的那条路尚未出现。人最终要走上一条由我意志推动的路。

第一章 5/343

  • 生于1984年,爸爸妈妈81年才回到城里。
  • 3年后父亲插队的小伙伴王老西找父亲一起商量事,为乡镇企业创业的事。父亲对于这个的选择?同时联想到自己本科毕业后在布拉格聊到自己也走到十字路口的事,跟父亲聊聊如何选择的事?留学或者啥。

第二章 27/343

  • 父亲就去找谢一凡,让他找到父亲商量一下能不能成。自己的名字叫轻云
  • 同时自己的思绪也从国外回到,大四的生活,描写了大学舍友的一些生活场景。
  • 行动力最重要的一环是边行动边打算
  • 小时候的四个发小:微月,林叶,何笑,轻云。

第三章 51/343

  • 谢一凡让父亲去他家里吃饭,正好跟他爸当面聊聊,没想到谢的爸爸也想到了这个点子,想从国外上一套新设备,再把厂里的旧设备给乡下。
  • 聚会是相互观摩生活的地方,有人炫耀,有人隐藏,眼睛却都是大睁着。(区分一个人是不是发自内心的愉悦其实很简单,只要看她表达一件事的时候,是关注事情,还是关注于她自身。)后者多半隐藏着许多不自信之处,一边说一边表现自己,希望别人能交口称赞。
  • 晚上和一帮高中同学聚会时,写到各个同学的百态,也写出了自己的纠结。
  • 我清楚地看到,我曾经喜欢的人和曾经喜欢我的人,就这么都步入了生活。

第四章 73/343

  • 王老西对设备的事不太上心了,开始想倒外汇。在王老西的带领下,父亲见到了插队时谈了几年的女朋友于欣荣。
  • 描写到轻云的爷爷,是老的中国人民银行的,后来人民银行给了工商银行。问倒外汇的风险在哪?(一九八四年,人民银行拆分。
  • 以及自己定了去区统计局,只是借调,不算公务员,因为房改时自己家没有出钱买房,所以当时单位给的住房产权算单位的,不算自己的。
  • 因为噤若寒蝉,所以光明坦荡

第零零章 97/343

  • 事实上,物质越丰富,人的心神就越被物质的比较和追求占据。

第五章 103/343

  • 父亲坐上了南下的火车,以及刻画了一路的记录和经历。
  • 如果一个人必须承担一件事情,他就必须尽量承担,如果他被压垮了下去--哼,那他就活该。《牛虻》
  • 轻云开始疲倦上班的生活,开始了业余时间看书和写字。恍然想起某个长辈曾经的劝告:在机关工作最重要谨言慎行,别人总会知道你说过什么。 2007年微云怀孕。

第六章 125/343

  • 九月底,妈妈的预产期不远了,但父亲没有照顾母亲,却被别人看到他和于欣荣在一起说事,告诉了母亲。(但父亲也是因为王老西的海南提车外汇遇到问题的事给整得够呛)
  • 有的时候,机会的出现不是因为它们降临,而是因为你在寻找。
  • 笔者在跟主任谈话后,上网看房子,正好看到了林叶想找合租室友,然后工作九个半月后,离职去了北京。
  • 她一直那么努力,想在别人眼中活出一个好看的样子。那是我和她最大的区别。

第七章 147/343

  • 父母95年离婚,笔者十一岁。94年笔者和母亲还一起在曼彻斯特呆了8个月。同时交代了前面提到人物一些状况。
  • 介绍了北京一些读书会的情况,以及作者的想法,认识了平生这个人。(07年深秋的事,来北京半年后。)
  • P161

第八章 165/343

  • 平生会回避讲自己。不是完全不讲自己,他会讲自己看到的东西、读的书,但是几乎不会讲他的心。

第零零零章 177/343

第九章 183/343

  • 平生考研依然没有考上,和平生的脆弱关系也失去了。
  • 妈妈叹道:“你怎么能把自己的日子过成这样?” 妈妈也来到北京照顾自己的生活,笔者也被感情折腾的躁郁症加轻微精神分裂,初级阶段。

第十章 195/343

  • 笔者在医院的场景,以及和医生的对话。
  • 通常我们对抑郁症患者的劝告是,不要追溯自我问题。

第十一章 203/343

  • 08年,从欧洲搬去美国的爸爸来电话让笔者去美国看看。描写了美国的小镇场景,自己在和另一个自我思考的时候,掉水里了,然后回国后,跟母亲聊了聊父亲的近况。
  • P207

第零零零零章 221/343

  • 我说“最重要的不是自己被看成什么,而是自己看到了什么。”

第十二章 229/343

  • 自己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的经历。

第十三章 247/343

  • 这一章,竟然没有一个标点符号。

第十四章 257/343

  • 我第一次知道,真的相信什么,意味着不再需要和别人辩论什么。
  • 她才知道自己不是他的港湾,只是他的驿站。
  • 微月父亲由于太照顾上市公司,身体不如以往。轻云反省了自己,也思考了如何与母亲相处。我进入有意识的生活,对每一秒现实加以关注。

第十五章 277/343

  • 全国各地看到本科的同学,描写本科同学的场景。见到何笑(她最喜欢的美剧是《傲骨贤妻》和《老友记》,因为那里面的女人有趣。)

第十六章 295/343

  • 10年秋天,准备国考。是在看完同学的回来后准备的,考入国家统计局。工作不再是标注我身份的东西,只是我愿意花时间去做的事情比起我介入世界的方式,我更在意世界呈现的方式。
  • 当一个人自身不确定,就觉得四周都是要改变自己的力量。一旦自身确定了,看其他人其他事就成了画。画里都是有趣的人。
  • 父亲去了尼泊尔,作者写了尼泊尔的场景。(因为自己作者写的地方,自己都有去过,倒也没感觉啥)

第十七章 317/343

  • 又回到了自己出生的家庭场景,以及父亲当时为何又再次去了南方。
  • 人什么时候都得看清楚这个‘势’在哪儿。

第零零零零零章 337/343

后记 342

  • 我想说的是,有一些心境,如果你经历过,就知道那些外在的相似与否不重要。事件的细节只是服饰上的冠带,事件的感受才是服饰下的躯体。
  • 我们走不出痛苦,不仅因为痛苦过于深重,也因为我们沉溺其中,缺乏走出的动力。

收获

  • 阳志平的开智学堂出的书,今天还看了下阳志平的博客,内容相当不错。他推的书,我目前都借过来了。
    • 《追时间的人》
    • 《刻意练习》
    • 《在达尔文时代找到意义》
  • 回到这本书上,可能写作结构不错,也写出了年代感,以及一家三口和自己各个同学的各种纠结,慌张生活的样子,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在生活中寻找自己。
  • 对以下的话印象深刻,若有所思:

当一个人自身不确定,就觉得四周都是要改变自己的力量。一旦自身确定了,看其他人其他事就成了画。

我们走不出痛苦,不仅因为痛苦过于深重,也因为我们沉溺其中,缺乏走出的动力。

人什么时候都得看清楚这个‘势’在哪儿。

读书摘要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