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地

“真是荒凉啊。”我心想。

在高速运行的火车上只有我一个人。

转头看窗外,除了远远隐隐看到孤寂的村落,田地间劳作的老人,剩下的就是空旷的天空。静谧,空虚的气氛牵引着我走入回忆的铁门 ,刚看到邻家死党的姐姐秀她那一身新裙子时一阵大风路过,裙摆上扬到快不可描述时,到站提醒的声音‘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眉头一皱,感到十分扫兴。其实我是一个严肃的人,只是不喜欢我做事的时候中途被打断。

出了车站,拎着我的行李箱(并不重,只有几件衣服),缓缓地走着,望了一眼四周,空气中还有一股泥土的气息,很熟悉。就在我渐渐动情的时刻,然后我被人迎面一把抱住。

“你还算有点良心,走了那么久,还舍得回来了。”那人情真意切,让旁人看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