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徐电:记忆是大脑亲自挑选的礼物

@诗人徐电

没出任何意外,我没有在26岁死掉,也没有一夜暴富或者成名,说不出高明的话来,对待感情依旧不够积极,总是错过重要的场合。我想我会好长一段时间死不掉,凭着一股执拗劲儿在喜欢的职场默默耕耘,吸收新的能量和知识,过着不打搅别人也不被人打搅的规律生活,贪食贪玩贪睡,这样挺好的。

26岁是我一直盼望长大能够伸手触碰得到的一岁,因为很多人说女人26岁以后就会加速衰老,就会长皱纹了呀,可是直到现在我还是满脸的青春痘,单眼皮的我熬一宿也不会有人看到我的黑眼圈,这样挺好的。

我在不同的城市围着不同的时针转呀转,当我真正抵达26岁最后一天的时候,才发现:此刻的我既没有老年人的安详,也没有子孙满堂。时不时还有拉黑一两个好友、遇到话不投机的同行人立马掉头的冲动。我心惶惶又有些小窃喜。长大,也不过如此嘛。


我还小吧?只有小孩子才会只顺着自己的心意过活呢,只有小孩子才会喜欢吃甜食只有小孩子才会特别容易哭也特别容易笑呢。我觉得这样很好呀。

可是,老去的迹象还是有的,比如说听到“夜吧”两个字就瑟瑟发抖,定期去做各种按摩排毒,每天泡脚续命,关注各种保险,前段时间还差点和一个小哥哥私定终身,拉着闺蜜一同看房,睡觉一定要戴耳塞,抱着北极熊公仔就能取暖。不用人教,我们也在做大人们才会做的事了。

我能感受到时间飞逝,尤其这一年过得特别快。当我想找个人抱一抱歇一歇,或者说出想念在湍流不息的时间里滞留时,却发现身边的每个人(包括我自己)都停不下来了。时间对于中年人是严肃而又冷酷的,它只会对小孩子和老年人特别深情。将生和将死的人不算。


我们的大脑要比我们想象得聪明得多,接触到食物的后槽牙会第一时间躲开,在梦里的精彩如果醒来记不得,应该是大脑暂时帮我们扣留了。相逢也是一样,也许我们的失去成全了别人的拥有,而我们的拥有也正建立在别人的失去之上。我逐渐开始不相信命运,而转向对大脑的好奇,摄取和输出是一个很奇妙的过程,它比从前更有智慧了。

记忆是大脑亲自挑选的礼物,如果同样的时间路过同一条街,看不到那个外国年轻妈妈牵着在花坛边快速行走的小女孩时我就会特别想念。不单单是因为美丽容颜,她们的动作和甜蜜笑声,与这马路上其他表情麻木动作僵化的上班族相比,俨然是最生动的风景,和时间赛跑交朋友的人都尤为可爱。

保罗•奥斯特说过人必须可爱的死去(如果可以的话)。康拉德也曾让亨利克恪守一个纯洁的誓言,宣称“我们要纯洁地活着”。

27岁,我来打卡了。祝我快乐,也祝我可爱。

家人和朋友们,谢谢你们的守护和支持,远行或疏远的人们我想我们不会走散的,大脑会帮我们记得,你们都是我记忆里最珍贵的礼物。

今天给大家分享一首歌,任素汐的《胡广生》。"你叫胡广生,我叫马嘉琪。"名字可能已经是小人物一切的拥有了,或许我听到你名字的那一刻,你便在我心里,有名也有情。

我是徐電,一个爱睡回笼觉很容易饱也很容易饿很容易哭也很容易笑很容易睡着睡着就滚到地上的92摩羯女。写诗,教拳,饮马。坐标上海,挺好的。

2019年依旧踏实做事,真诚感激。

如果可以,那就温柔。

注定要去的地方,多晚都发光。

生日快乐吧,老徐。


《魔方》

文/徐电

电视机上落尘的金色魔方

总是突出一个角

像在时间里定格

有一小块的记忆

不知道什么时候

才能触摸得到

还有一小块的记忆

总是直视我

质问我

是否

我已将它遗忘

记忆碎片就像是魔方的千分之一面

原来

不是我忘记了

而是它躲起来了

我找不到

是因为

我无能为力

在上帝手中走走停停

交谈或者相爱

上帝才会有记忆

而走散或者走不动了

上帝也会

无能为力

作者简介

徐电,字荷骊 。

坚持良知与善,专注教育事业。

已出版诗集《到马路对面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