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之难,难于上青天

今天看到了段永平的几句话,在愤怒中有些思考,以下是对自己的劝诫:

“三人行,必有我师。”明明知道该向身边人学习,但大多数时候基本都是只顾自己表达,努力彰显自己有多能耐,但根本没听别人说什么,学不到任何东西。

这一个小例子就说明,客观的标准、客观的榜样就在那里,甚至可以描摹出那个人、理想状态的轮廓,也知道到底缺什么、差什么,但改变依然非常困难。问题似乎不在于不懂什么是正确的,只是不做。真的就做不到吗?谁敢这么妄断?那为什么有人能做得到?

明明知道自己做的是错误的事情,依然不改,不改的时候还振振有词,听不进去任何人的劝告。这显然违背了“做对的事”这样的原则。若没有是非观和原则,没有坚决不做的"stop doing list",必将导致这些错误和正经事之间模糊不清,耗费巨大的精力救火。此外,“给自己找理由不改变”绝对是一个人性弱点,如果不反人性克制它,那么问题将是忠实的一生伴侣。

改变的时候显得神清气爽,不改变的时候整个人充满负能量,而且常常满世界跟别人说自己没办法。

那阻碍改变、阻碍知行合一的障碍到底有哪些?先列举几个,慢慢总结,找一个干掉一个。

第一,质疑、嫉妒和自欺欺人,不愿意相信人家比自己牛,不承认客观差距,明明看到了榜样却像一个瞎子一样不愿意面对现实,非要找个理由在心理上把别人从高位上拉下来。人家发财了,人家干成了,就说他们一定有后台,一定有不可告人的一面,一定充满了血腥和道德缺失。像一个街坊一样到处评头论足,指摘罗列道德问题。最后的结果是,人家越来越有钱,评头论足者越来越穷。必须要承认,人和人之间是有很大差距的,也是分层次的。但这不是回避的理由。

第二,脸皮薄,手短、腿也短,毫无行动力。面子和尊严总是最值钱的,对于那些低眉顺眼成事的人,一般人似乎看不惯。我之前也看不惯,后来觉得我真的佩服。如果没有佩服,也不该是冷嘲热讽。其实,在成事之前,面子根本不重要,也不值钱。至于不愿意动弹,那就只能等着废掉。

第三,把所有问题都推给客观,不从自己身上找问题。遇到问题,最有安全感的做法就是维护自己,贬斥他人和环境。可大多数的问题每个人都会遇到,都要解决,可为什么结果有天壤之别?既然有人已经做的很好,既然很多都是老问题,又有什么理由抱怨?其他人和环境是最不需要去责备的,相反,最需要去批判的只有自己,别人只是路人甲乙丙丁,环境好坏只能有限选择,最大的敌人必须是自己。

今天很多的失败基本是昨天没有处理好,昨天的理念有问题。我看很多人在雪球上询问段永平的问题,也是自己经常困惑的问题,段都用理念来回答,而且简单至极。很多问题根本不是问题,那只是现象而已,抽象过后才会发现实际上是自己的理念和价值观出了问题。

第四,永无休止的拖延,也缺少系统的思考和应对。拖延是即时满足,而不是延迟满足。拖延令人待在一个舒适区里面出不来。磨刀不误砍柴工,不改变这件事一直拖,事情永远解决不了,恶性循环。

第五,不学先进,人家说了答案却挑三拣四,学习别人还要挑剔干净了然后再学。还是得多请教他人,无论好的差的,先别急着挑毛病,也没那个挑肥拣瘦的能力,“先僵化、后优化、再固化”。谦虚一点。

改变之难,难于上青天,难道就不改了吗?绝不,这就是一个反人性的过程,如果不做,那就一直在井里蹲着吧。也没有什么好办法,错误的事情坚决不做、不犯,坚信、践行客观的常识和标准。

Good luck!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